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古怪】(上)

第三百三十六章【古怪】(上)

        李长青正在犹豫,突然铁笼中传来一声怒吼,李元庆飞扑到铁笼边缘,伸出双手试图向罗猎抓来,不过他竭尽全力,距离罗猎仍然还差两尺的距离。

        罗猎近距离观望着李元庆的面孔,李元庆的情绪陡然变得激动,额头之上布满青筋,一双眼睛也布满了血丝,紧咬牙关,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罗猎并没有被他狰狞的表情吓住。

        罗猎道:“他还不到三岁吧?”

        李长青点了点头:“是,可看起来已经是个小伙子了。”李长青想过,以儿子现在的生长速度,恐怕他最多只能活到十岁。

        罗猎道:“如果不是这副镣铐困住了他,他的破坏力超乎想象,我曾经见过一个和他类似的人。”

        李长青听得非常认真,自从他得悉罗猎的真正身份之后,就知道罗猎或许能够帮助自己。

        罗猎道:“那人并不是出生起就这个样子,他和其他几人来到苍白山探险,误入了一座女真古墓,几人侥幸离开之后,他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方方面面的机能变得极其强大,可是他们衰老的速度也加快了数倍。”

        李长青道:“那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罗猎摇了摇头道:“都死了,不过其中一人前往日本治病,因而引起了日方的注意,他们从此人的身上提取血液并进行研究,研制出了一种化神激素。”

        李长青颤声道:“这激素是做什么的?”

        罗猎道:“化神激素去除了一部分不良的副作用,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体产生变异,从而提升人体潜能,制造出强大的战争机器。”

        李长青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内子不可能接触到这些东西。”

        罗猎心中暗忖,李长青对萨金花的过去并不清楚,他的否定也没有那么坚决,可见李长青的内心也开始动摇。

        李长青道:“我要尽快回去。”母子连心,以往的经历告诉他,只要儿子情绪开始躁动,萨金花那边必然有所反应,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回到妻子身边方才稳妥。

        罗猎却道:“不急!”他慢慢向前走了一步,李元庆刚刚收起的手爪倏然向罗猎胸膛抓去,李长青惊呼道:“小心!”

        罗猎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一把将李元庆的手腕抓住,李元庆膂力奇大,用力一扯,罗猎感觉这股力量难以抗衡,慌忙松手,左手挥出,暗藏在手中的地玄晶飞刀戳在李元庆的手背之上。

        李元庆负痛发出一声惨叫,将利爪瞬间缩了回去,绿色的血液沿着伤口滴落下来。

        李长青看到儿子受伤,不由得有些心疼,可他也知道刚才那种状况,如果罗猎不及时做出反应,必然被他所伤。

        李元庆被飞刀割裂的伤口很快就开始痊愈,罗猎发现他的自愈能力非常强大,地玄晶制成的武器虽然能够伤到他,可是伤口依然可以愈合。

        李元庆显然被罗猎的一刀给震住,满脸的委屈,望着罗猎双目居然流露出几分惶恐的神情。

        罗猎扬起手中的飞刀,在李元庆的双目前晃了晃,轻声道:“睡吧,睡醒了你娘就回来了。”

        李元庆望着那来回摆动的飞刀竟然缓缓合上了双目,扑通一声四仰八叉地躺倒在了地上,没多久就发出香甜的鼾声。

        李长青目睹眼前的一切,不禁暗暗称奇,对罗猎的手段又生出了几分佩服。儿子既然入睡,想必萨金花也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

        罗猎向李长青道:“我想跟尊夫人再见一次面,不知大掌柜意下如何?”

        李长青道:“你当真可以读到别人的记忆?”

        罗猎道:“未必每次都灵,可总会有成功的时候。”

        李长青从未看到如此大的希望,这希望是罗猎赋予的,他无法拒绝罗猎的请求,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的内心存在着和罗猎同样的疑问,妻子在和自己相遇之前究竟有过怎样的经历,难道当真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吗?

        李长青带着罗猎回到住处,可眼前的所见却让他大吃一惊,萨金花失踪了,负责看守的卫士七窍流血暴死当场,死状极其极惨,李长青慌忙召集人手寻找失踪的妻子,此事极其蹊跷,光天化日之下,萨金花居然能够逃离。

        整个飞鹰堡都因为萨金花的失踪而喧嚣起来,李长青已经顾不上罗猎。

        事态的发展总是百转千回,罗猎也没有料到这次意外,他想到了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宋昌金,准备找到宋昌金从他那里套出一些实情,可让他意外的是,宋昌金也失踪了。

        张长弓几人对宋昌金总是爱理不理,他们也从未将宋昌金当成自己人,宋昌金是死是活跟他们的干系不大,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们对宋昌金也不够关注,尤其是在抵达飞鹰堡之后,想不到宋昌金居然也会选择不辞而别。

        阿诺道:“怎么?这老狐狸难道和萨金花的失踪有关?”

        罗猎摇了摇头,就算借给宋昌金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掳走萨金花,罗猎仔细回想了一下,李长青口中的吴彩蝶应当就是风九青,此事终究还是自己疏忽了,此前和宋昌金的一番谈话,让宋昌金过早警觉,他一定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风九青,萨金花和他的失踪应该都和风九青有关。

        张长弓道:“他走了就走了,这老狐狸在咱们身边不知什么时候会害咱们。”

        铁娃跟着点了点头,这群人中无人对宋昌金有好感。

        罗猎道:“咱们尽量不要出去,作壁上观就好。”他心中却明白,无论他们情愿与否必将卷入飞鹰堡的内部事件之中,他忽然想起萨金花和李元庆母子之间有心灵感应,从这一点线索兴许能够找到萨金花的下落。

        如果劫走萨金花的人就是风九青,那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萨金花对她又有怎样的利用价值?

        从表面上看做局的人是徐北山,可随着事态的发展,罗猎却发现风九青和宋昌金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徐北山做局的同时或许也被人骗入局中。

        罗猎去找兰喜妹的时候,兰喜妹正坐在椅子上修整着指甲,虽然觉察到罗猎的到来,可仍然眼皮都没翻一下。罗猎就在一旁的方凳上坐下,没有出声,静静看着灰蒙蒙的外面。

        风比起清晨又大了许多,迷蒙在空中的并非是雪,只是被风吹起的积雪和冰尘,整个飞鹰堡如同笼上了一层纱,又像是突然起了雾。罗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距离发现萨金花失踪已经过去了接近三个小时,从四处奔走搜索的人群来看,萨金花仍然杳无音讯。

        兰喜妹悄悄抬起双眸,偷偷看了罗猎一眼,发现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的身上,忍不住抬起右腿在罗猎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罗猎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兰喜妹呸了一声:“去你的君子,我是女子,再说我也没动手。”

        罗猎笑了笑,没有辩驳,跟兰喜妹争辩的结果绝不会以胜利收场。

        兰喜妹道:“你终于舍得来见我了?”

        罗猎道:“闲着也是闲着。”

        兰喜妹坐直了身子:“哟嗬,也就是闲着的时候才能想起我,你当我什么?”

        “朋友啊!”

        “呸!”兰喜妹呸了一声,感觉还不够解恨,又踢了罗猎一脚。

        罗猎道:“风九青应该已经来到飞鹰堡了。”

        兰喜妹白了他一眼道:“正常啊,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拿出一些诚意又怎能把人引过来?”

        罗猎道:“看来你比我看得更清楚。”

        兰喜妹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身在局中,咱们站得角度不同,所以我看得要比你更清楚一些。”

        罗猎道:“今天飞鹰堡发生了一件大事。”

        兰喜妹道:“算不得大事,李长青的那位夫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失踪,昨晚不是才逃跑,还是被你这位好心人遇上方才顺利找回。”

        罗猎道:“看来这飞鹰堡内你的眼线不少。”

        兰喜妹格格笑了起来:“想活得长久一些就必须多点小心,人家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没人疼也没人爱,凡事只能靠自己。”

        罗猎道:“你知不知道萨金花的下落?”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也不关心,不管找不找得到,明天我就得走了,这飞鹰堡让人气闷得很。”

        罗猎道:“宋昌金也失踪了。”

        兰喜妹切了一声道:“那老狐狸,也就是你这个当侄子的才相信他。”

        罗猎向她靠近了一些,低声道:“照你看,宋昌金和风九青的目的是什么?”

        “我也想知道。”兰喜妹眨了眨双眸,然后又道:“他们会不会劫走了萨金花,然后用萨金花要挟李长青做某些他不情愿的事情,比如把你干掉?”

        罗猎笑了起来,他并不认为宋昌金想要杀掉自己,宋昌金想要利用自己是肯定的,不过叔侄两人还没有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他低声道:“今天早晨,老狐狸给了我一个瓷瓶,他说这里面装着可以治好萨金花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