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混乱脑域】(下)

第三百三十四章【混乱脑域】(下)

        崔世春捻起金针准备完成最后一针的时候,萨金花却突然睁开了双眼,崔世春内心一怔,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催眠术失效,准备再次将萨金花催眠的时候,却看到萨金花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竟然涌出了鲜血,崔世春此惊更甚,他呆呆望着萨金花,耳边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道:“你的眼睛有东西。”

        崔世春突然掉转金针,照着自己的左目毫不犹豫地插了下去。

        这一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周围人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更不用说去阻止惨剧的发生,李长青抓住崔世春手腕的时候已经晚了,崔世春刺瞎了自己的左目,疼痛让崔世春从短暂的迷惘中回到现实中来,可是他脑海中的恐惧却并没有因此而驱散,崔世春惶恐大叫。

        李长青扬起手,一个掌刀击打在崔世春的颈后,崔世春被李长青一掌打得晕了过去,马上有人走过来架起崔世春。

        萨金花缓缓从床上坐起,房间内的几人第一时间用耳塞塞住双耳,李长青试图安慰萨金花,柔声劝慰道:“金花,是我,是我,你不必害怕,这是在咱们自己家里。”

        萨金花的双目死死盯住正在被架出门外的崔世春,流露出怨毒愤恨的光芒,她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胸膛不断起伏。

        李长青一边后退一边提醒众人道:“快走!”

        罗猎和老鲁恰恰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房间内,他们先看到了被架出门外已经昏迷不醒且血流满面的崔世春,而后又听到李长青的警告,老鲁一把抓住了罗猎的手臂,试图阻止他进去。

        罗猎却轻轻挣脱了老鲁的手,缓步走向李长青,此时萨金花已经从床上站起,萨金花原本投向崔世春的目光被罗猎挺拔的身躯阻挡,她缓缓抬起头,盯住罗猎。

        李长青低声道:“不要和她对视……”他很快就意识到,身边的这位张专员并没有接受自己的奉劝。

        罗猎望着萨金花的双目,强大的意志力已经在自己的脑域外构筑起一面隐形的城堡,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无形且凛冽的力量透过自己的双目试图向自己的脑域中冲击而来,这让罗猎感到困惑,萨金花本身的意识就已经错乱,在她迷失本心的状况下仍然能够发动如此凌厉的精神攻势,一时间无法判断这是一种出于自保的反击,还是被某种神秘力量操纵所致。

        虽然宋昌金提供了所谓的解药,可罗猎并不相信这解药能够解决萨金花的问题,心病还须心药医,他坚信萨金花的病是因为受到精神上的重大打击,种种迹象表明,萨金花的身体很可能发生了变异。

        一个人在全力进攻的时候其防守必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萨金花试图侵入罗猎脑域的时候,其脑域的防守能力也处于一个相对薄弱的时候。罗猎的意识进入萨金花的脑域之前的确经过一番犹豫,毕竟萨金花处于精神错乱之中,也就意味着她的脑域处于混乱混沌之中,这样的状况无法用正常的规律去推测,侵入其中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罗猎只说了一句:“劳烦大掌柜为我护法,任何人不得进入室内。”

        李长青闻言一怔,看到原本赤足走来的妻子突然停下了脚步,双目宛如入定一般,整个人似乎被人施以了定身术。目前仍在室内的只有老鲁,老鲁向前一步,他并不清楚罗猎是不是想要对萨金花不利。

        李长青伸出手臂,拦在老鲁的前方,然后摇了摇头,示意老鲁退出去。

        老鲁皱着眉头向李长青缓缓摇了摇头,他是在向李长青表示罗猎并不可信,李长青摆了摆手,这次表达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老鲁暗自叹了口气,转身退出门外,出门的时候将房门关上。

        李长青目不转睛地望着罗猎,他不敢直视妻子的眼睛,因为他曾经领教过那恐怖的眼神。

        血沙漫天,一头灰色的孤狼从血沙的漩涡中走入这片混乱的荒原,血色地面到处龟裂,空中飘飞着暗红色的浮尘,遮天蔽日,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生物的尸首。

        孤狼的目光审视着这死寂的大地,却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生机,远方传来波涛拍岸的声音,孤狼停下脚步,视野的尽头,一条红色的血线正飞速向这边蔓延而来,血浪还未抵达,地面上龟裂的缝隙中已经被鲜红色的血填充并溢出,整个地面因为血液的浸泡而变得松软粘稠,孤狼的四爪向下陷入,孤狼颈部的灰色毛发宛如钢针般竖起,它开始奔跑,迎着那飞速涌来的血浪奔跑。

        干涸的红色荒原顷刻间已经被红色的潮水覆盖,孤狼被滔天的红色巨浪席卷其中,倏然之间整个世界突然变得平静,潮水平复,孤狼从血色海洋中露出头来,红色的水面平整如镜。

        一条独木舟静静漂浮在水面上,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静静坐在其中,怀中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孤狼的身躯缓缓升腾而起,它的肋下居然生出一对翅膀,舞动翅膀飞到空中,于空中俯瞰,那白衣女子轻声吟唱着摇篮曲,一边摇晃,一边轻轻拍打着襁褓。

        襁褓之中陡然伸出一只青黑色的利爪,那只利爪猛然掐住了女子雪白的脖颈,女子发出一声尖叫……

        现实中萨金花发出了一声惨叫,她的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一直都在旁边留意动静的李长青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抢在妻子倒地之前抱起了她。罗猎的意识同时抽离出了萨金花的脑域,向来镇定的他脸上露出惶恐之色,周身因为刚才探查到的一幕而布满冷汗。

        李长青将陷入昏迷的妻子抱起小心放在了床上,转向罗猎,面色变得极其严峻。

        罗猎道:“他还活着对不对?”

        李长青不解地望着罗猎,并不理解对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罗猎道:“元庆!”

        听到罗猎说出的这个名字,李长青的胸口宛如被人重击了一拳,他差点没坐倒在地上,强行支撑着来到一旁坐下,他的一只手落在枪柄上,这短暂的时间内脑海中已经转过无数的念头。

        罗猎知道李长青产生了杀人灭口的念头,可是他并不害怕,就算李长青有枪在手,自己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罗猎仍然站在原地,望着李长青道:“这个世界上有可能帮到你的只有我!”

        李长青抬起头,他的额头上也布满了大汗,他不知道对方究竟从妻子那里得到了什么,可这么久以来,还是头一次有人在自己的面前提起这个名字,他从未公布过,这名字和他的关系只有他和妻子才知道。

        李长青好不容易才调整好情绪,他的手却仍然颤抖着,端起茶盏,因为手的抖动,茶盏发出急促而脆弱的震颤声,艰难地喝了口茶,李长青道:“请坐!”

        罗猎知道对方已经放弃了杀死自己的念头,点了点头,来到李长青的身边坐下。

        李长青道:“你知道什么?”

        罗猎道:“人可以伪装,但是脑海中的记忆伪装不了。”

        李长青充满惊奇地望着罗猎,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读取他人脑海的记忆,如果换成以往,他一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可刚才发生过的一切又由不得他不相信。

        罗猎道:“他仍然活着对不对?”

        李长青抿了抿嘴唇,仍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罗猎道:“夫人的症结就是心魔,他只要仍然活着,心魔就无法根除。”

        李长青道:“张专员的话,我不明白。”

        罗猎道:“夫人受刺激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她的意识被人操纵。”

        李长青道:“什么人?”

        罗猎没有说话,深沉的目光却给了李长青一个明显的暗示。

        李长青感觉有些呼吸困难,闭上双目,有气无力道:“多谢张专员,你先回去吧。”

        罗猎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兰喜妹、铁娃、陆威霖都在那里等着自己。看到罗猎平安回来,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兰喜妹道:“张专员,你要是再不回来,你的这帮好朋友恐怕就要我偿命了。”

        罗猎笑道:“哪有那么严重。”他示意其他人先回去,让宋昌金留下。

        众人离去之后,宋昌金笑眯眯道:“怎样?解决了?”

        罗猎将那瓷瓶扔还给了宋昌金,宋昌金愕然道:“你没用?”

        罗猎道:“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风九青的家人死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宋昌金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我和风九青还有些旧情。”

        罗猎道:“圈子兜得太大很可能连自己都被绕进去了,就怕绕进去了还不知道。”

        宋昌金道:“大侄子,人多点提防心不是坏事,可最怕疑心太重。”

        罗猎道:“为什么选择飞鹰堡来设下圈套?你们怎么知道藤野家一定会来?”

        宋昌金道:“都说了几百遍,家乐对藤野家极其重要,只要他们知道家乐在飞鹰堡的消息,肯定会循迹而至。”

        罗猎道:“最好的结果是不是藤野家和飞鹰堡发生火拼,最好两败俱伤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