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三章【老相好】(上)

第三百三十三章【老相好】(上)

        那女子虽然疯狂挣扎,可是在罗猎的面前她的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此时后方追逐女子的那群人都赶了过来,有人叫道:“放开夫人!”

        罗猎微微一怔,他怎么都想不到这疯疯癫癫差点跳崖寻死的女子竟然是李长青的夫人。

        李长青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大声道:“不要误会,这是张专员。”他来到罗猎面前,投过感激的目光,罗猎将那女子交给李长青,那女子张嘴又想大叫,李长青伸出一物在她面前晃了晃,那女子顿时软绵绵倒了下去,李长青展臂将她抱住。

        罗猎看得真切,李长青刚刚晃动的东西乃是一块怀表,心中暗忖,这李长青居然懂得催眠。

        李长青将妻子横抱起来,向罗猎点了点头道:“多谢张专员。”

        罗猎向一旁侧了侧身,给他让开一条道路。

        回到自己的住处,那女子疯狂尖叫的模样始终萦绕在脑中挥抹不去,罗猎开始明白为何李长青的头发会白那么多,为何他的眉宇之间总是笼罩着一层忧郁,看来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罗猎并不关心李长青的家事,真正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李长青妻子的尖叫声,那尖叫声的分贝奇高,如果不是自己及时掩住她的嘴巴,还不知她会发出怎样惊人的能量。罗猎已经能够断定,她的声音拥有杀伤力,李长青的妻子绝不是普通人。

        苍白山是一座神秘的山,他最早就探秘过这里的九幽秘境,或许九幽秘境的存在影响到的不仅仅是女真族的子孙。

        张长弓几人回来的很晚,飞鹰堡对他们的招待很热情,阿诺喝了个大醉酩酊,铁娃滴酒未沾,他才不会和仇人喝酒。

        当晚十一点,宋昌金带着一身的酒气来到罗猎的住处,乐呵呵道:“我看到你没关灯这才进来。”

        罗猎道:“喝了这么久?”

        宋昌金道:“他们轮番劝酒,想走也走不了,不过还好,张长弓海量,那帮土匪谁也喝不过他。”眼睛一转道:“你怎么回来那么早?”

        罗猎道:“李长青不喝酒,我一个人喝酒多没劲。”

        宋昌金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我听说,明天张同武那边会有人过来。”

        罗猎冷冷望着宋昌金,这老狐狸瞒着自己的事情还有很多,听说?谁会跟他说。

        宋昌金道:“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罗猎道:“习惯了。”

        宋昌金讪讪一笑,罗猎这声习惯了肯定是说习惯自己撒谎。他又道:“这两天陆续还会有人来。”

        罗猎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他居然感到有些困意了,可能是接连几天失眠有些疲惫,又或是今天的温泉起到了一些效果,也可能是宋昌金的这番话实在太过乏味。

        宋昌金道:“你知不知道李长青的老婆萨金花生病了?”

        罗猎点了点头,这下反倒论到宋昌金奇怪了:“你怎么知道?”

        罗猎道:“刚才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披头散发赤脚奔跑的疯女人。”

        宋昌金忙不迭地点头道:“不错,她就是萨金花,她得了失心疯,已经有两年了。”

        罗猎道:“此前也没听你说。”

        宋昌金笑得越发诡秘:“有些事不能过早说出来,你若是早就知道,这次表现得就不会那么自然。”无论在任何状况下,他都能够找到理由。

        罗猎道:“失心疯?李长青有钱有势,为何不找个好大夫给她治治?”

        宋昌金道:“找过,可惜没人有这个本事。”

        罗猎道:“这跟咱们这次过来有什么关系?”

        宋昌金道:“你知不知道她因何发疯?”

        罗猎摇了摇头,他对萨金花的资料知之甚少,更不可能知道她发疯的理由。

        宋昌金转身拉开房门,向外面看了看,而后又关上,重新回到罗猎的身边,他的谨慎让罗猎有些好笑,其实没这个必要,以罗猎现在的能力,只要有人靠近洞穴或在附近偷听,他都会察觉到。

        宋昌金道:“他们夫妇近二十年都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可两人却始终恩爱如初,萨金花提出让李长青纳妾,好给他们老李家续上香火,也被李长青拒绝,本来两人准备这样相守一生,谁曾想三年前萨金花居然怀孕了。”

        罗猎对宋昌金的故事开始有了些兴趣。

        宋昌金继续道:“两口子虽然算不上老来得子也差不许多,自然欣喜万分,李长青为了照顾老婆甚至将手上的事情都交给了手下,一心一意地陪着老婆生产,他老婆怀胎十月,生产倒也顺利,可生下的孩子却是一个怪胎。”

        罗猎道:“怪胎?”

        宋昌金道:“具体什么样子没人能够见到,总之为她接生的人,和当时在场的人后来陆续死去,就连萨金花也疯了,你说这得受到多大的刺激。”

        罗猎道:“那孩子是死还是活?”

        “没人知道,八成是死了。”

        罗猎道:“一个母亲死了孩子,精神错乱倒也正常。”

        宋昌金道:“她精神错乱正常,可是李长青为何要将当时在场的人都给杀了?还不是为了灭口?”

        罗猎道:“既然灭了口,你又是从何处得知?”

        宋昌金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肯定是李长青灭口不彻底,有漏网之鱼,不然我怎么知道?”

        罗猎沉默了下去,李长青的家事虽然诡异,可并不足以他们远道而来,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要对付藤野家族,难道藤野家族的人也会来此?罗猎在脑海中构筑出几种可能。

        一个能够发出那种尖叫的女人绝不是寻常人。

        宋昌金道:“大侄子,你在想什么?”

        罗猎道:“我在想,一个马夫不该在这种时间还留在我的房间里。”

        晨光正好,罗猎这一觉睡得非常酣畅,若非陆威霖过来敲门,罗猎肯定还会多睡一会儿,对他来说如此高质量的睡眠实在是太奢侈了。

        陆威霖并不是有心要打扰罗猎的睡眠,而是因为飞鹰堡又来了人,张同武的人,还有凌天堡的人,从凌天堡带队过来的人是一位老相识,他们的老相识,他们眼中罗猎的老相好兰喜妹。

        陆威霖担心他们的身份有可能会暴露,罗猎却并没有这样的担心,狼牙寨私底下已经接受了徐北山的收编,事实上已经成为徐北山的属下,兰喜妹虽然另有打算,可这次她代表狼牙寨而来,表面上应当不会和徐北山的利益相冲突,而且很大可能是为了配合他们的行动而来。

        陆威霖听罗猎说完他的看法,也表示同意,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她不会拆穿咱们。”

        罗猎笑了起来:“大家都清楚彼此的底细,真识破了脸对谁都没好处。”

        “那倒是……”陆威霖顿了一下又道:“你不去见她?”

        罗猎道:“都在飞鹰堡,早晚都有相见的机会。”他坐起身来,决定先去泡个温泉,温泉水还真是不错,李长青并没有夸张。

        最早见到兰喜妹的是铁娃,两人是在小广场上相遇的,铁娃看到兰喜妹第一反应是跟她打招呼,毕竟兰喜妹送了他一把军刀,可话到唇边又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又赶紧装出不认识的样子,他不想给同伴增添麻烦,师父曾经不止一次叮嘱他,要小心提防兰喜妹,千万不要被糖衣炮弹打倒。

        兰喜妹叫住了他:“站住!”

        周围没有其他人,铁娃只当没听到低头向前继续走,兰喜妹道:“让你站住听到没有。”

        铁娃装出不认识的样子道:“这位小姐有何贵干?”

        兰喜妹道:“你叔呢?”

        铁娃当然知道她问的是罗猎,想了想道:“可能还在睡觉呢。”

        兰喜妹嫣然一笑道:“他住在哪儿?我去找他!”

        兰喜妹来找罗猎的时候,罗猎还在舒舒服服泡着温泉,听到兰喜妹的声音吓了一跳,罗猎顿时想起狼牙寨和徐北山的关系,兰喜妹就算认识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知道徐北山派来了特使,如果不主动前来拜访反倒显得不正常了。

        只是现在这种时候有些尴尬,罗猎道:“等等,我还没穿衣服呢。”

        兰喜妹却掀开汤室的棉帘走了进去,罗猎赶紧拽了条毛巾围在身上。

        兰喜妹站在水池边,居高临下地望着罗猎,罗猎就像是掉进陷阱的动物,有些尴尬地抬头看着兰喜妹,吞了口唾沫,艰难说道:“你不觉得尴尬?”

        兰喜妹道:“有什么尴尬?又不是我光着身子?”

        罗猎道:“真是服了你。”

        兰喜妹道:“张专员,咱们过去可不止见过一次啊!”

        罗猎听她这么说,此时方才留意到外面的动静,内心中暗自惭愧,兰喜妹的突然出现扰乱了他的心境,居然连外面有人偷听都忽略了。罗猎道:“八当家还没忘了我?”

        兰喜妹呸了一声道:“没良心的东西,你忘了我才是!”

        外面果然有一个女子在偷听,不过她很快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汤室外面经过,快步向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