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二章【飞鹰堡】(下)

第三百三十二章【飞鹰堡】(下)

        徐北山已经在私下里收编了狼牙寨,如果他再收编了飞鹰堡,那么就等于徐北山控制了整个苍白山,在满洲两大势力的地盘争夺中占尽先机且居于不败之地。

        张同武自然不能坐实这种事情的发生,双方为了争取李长青的归附都开出了极其优厚的条件。

        罗猎就是在这种状况下,打着收编的旗号来到飞鹰堡。

        李长青今年三十九岁,不过早生华发,头发斑白,看上去要比实际的年龄大得多,他为人低调,在苍白山各支土匪队伍中平时是露面最少的一个。据说此人在落草为寇之前还曾经当过教书先生,至于事情的真假就无从考证了。

        罗猎道:“这飞鹰堡的景致还真是美丽。”前方就是一片冰瀑群,傍晚的阳光照射在冰瀑群上,溢彩流光瑰丽非常。

        李长青微笑道:“飞鹰堡最美是在秋季,哪个季节五彩缤纷美不胜收。”

        罗猎道:“有机会一定要亲自来看看。”

        他们说话的时候,其余几人都在留意观察飞鹰堡的内部环境,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态会往何处去,所以首先要熟悉这周边的环境并将之牢记在心,这方面是张长弓的强项,张长弓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几乎踏遍了苍白山的每个角落,但是这个地方他却从未进入过。飞鹰堡和凌天堡、连云寨都是土匪的巢穴,普通山民都是避之不及,如果贸然进入其中,很有可能会被当成奸细杀掉。

        阿诺观察的角度和其他人不同,在进入总巢那面积巨大的山谷内时,他发现其中竟然有一条笔直的道路,道路上可以看出轮胎碾过的痕迹,阿诺心中暗奇,从他们进入飞鹰堡都没有看到任何的车辆,为何会有轮胎碾压的痕迹?难道是马车?

        阿诺估算了一下距离,这条跑道的长度应该足够飞机起飞了。

        铁娃恨极了飞鹰堡,在他的眼中飞鹰堡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不过来此之前师父特地交代过,让他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要让人看出破绽,铁娃对师父的话言听计从,居然很好地控制住了自身的情绪。

        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不同,飞鹰堡也是一样。

        飞鹰堡和凌天堡的感觉完全不同,凌天堡的险在于难以进入,而飞鹰堡却是如果进入就很难离开,整个贼巢由两个天坑组成,更像是一座天然的牢笼。

        在他们进入飞鹰堡内部广场的时候,看到了一座断头台,那里是用来公开处决俘虏的地方,虽然每次行刑之后都会用水清洗,但是经年日久仍然留下了不少殷红色的陈旧血迹。

        李长青安排罗猎几人先行入住,靠山吃山,他们居住的地方也是山洞,不过多半都是人工开凿而成,他们被统一安排在三层,沿着崖壁上的曲折石阶一直来到三层,又沿着狭窄的栈道进入他们所住的山洞。

        罗猎所在的这间山洞颇为宽敞,人工开凿,洞顶为拱形,像极了西北的窑洞,只不过后者是用黄土制成。洞**布置虽然并不豪华,可胜在舒服自然,据说洞里从家具到被褥都是飞鹰堡内部制作,称得上已经初步自给自足。

        就在飞鹰堡内还有一处温泉,常年水温都在50℃,当然这温泉就算对飞鹰堡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开放,除非贵客到来,罗猎几人身为徐北山的特使自然得到了最隆重的接待,温泉沐浴也是其中之一。

        罗猎舒舒服服泡了个温泉,换了身干净衣服回到住处,已经有人过来邀请他前往风雪厅参加晚宴。

        说是晚宴,并不是邀请所有人,其实就是李长青特地安排的和罗猎的一场私人宴会,其余人也受到隆重接待,不过和罗猎并不在一起。

        罗猎跟随那小喽啰来到风雪厅,风雪厅并非山洞,而是一座建在高处平台的石亭,坐在亭内,可以将谷内的景色尽收眼底。

        石亭两侧各自挂着一条巨大宛如玉龙般的冰瀑,等到春暖花开,这冰瀑就会融化从上方的崖顶飞流直下。

        李长青作为主人先于罗猎来到这里等待,石亭的周围设有铁筒,里面燃烧着木材,石亭虽然处于室外,可是坐在其中即便是数九寒天也不会感到寒冷。

        石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四样凉菜,两荤两素,称不上精美,但份量极大。

        李长青换上一身青色棉布长袍,微笑道:“张专员,温泉如何?”

        罗猎仍然用着张富贵的名字,所以李长青才会这样称呼他。罗猎笑道:“好极了。”

        李长青邀请罗猎入座,不忘介绍:“我曾经请过一个日本温泉学者来此,通过水质鉴定,他说我这里的温泉如果放在日本也是要进入前十的,每日一泡,青春不老。”

        两人都笑了起来,罗猎望着李长青的满头华发,心中暗忖,若是这温泉当真有这样的功效,你为何早生华发?

        李长青似乎猜到了罗猎此刻的想法,笑眯眯道:“我这头发从二十岁就这个样子,如果早一点来到飞鹰堡,早泡几年温泉说不定会更显年轻一些。”

        罗猎笑道:“李大掌柜气宇轩昂精神焕发。”

        李长青道:“当别人夸你气质的时候,就证明你长相不行,当别人夸你精神的时候就证明你老了。”

        罗猎哈哈大笑道:“岂敢!岂敢!”这李长青是个头脑清醒的人物。

        李长青端起面前酒杯向罗猎道:“请!”

        罗猎举杯和李长青碰了碰,两人一饮而尽,喝完之后罗猎放下酒杯,一旁马上有人为他满上。

        李长青白皙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的红意,歉然道:“张专员,敝人酒量欠佳,生平喝酒从未超过一杯。”

        罗猎微笑道:“饮酒随意,只要心意到了,即便是喝茶也是一样。”

        李长青释然道:“张专员的胸怀让人佩服。”

        这边热腾腾的红烧狍子肉已经上了桌,李长青招呼罗猎吃菜,让手下人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口茶轻声道:“张专员今次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罗猎道:“还是此前的事情,大将军让我给李大掌柜带来了一封密函。”他将徐北山委托自己亲手交给李长青的那封信取了出来,信密封得很好,不过这难不住罗猎,他们仍然事先看过了其中的内容,徐北山开出的条件极其优厚,优厚到让人无法拒绝,可罗猎却明白条件归条件,一旦达成目的,任何事都存在变化的可能。尤其是像徐北山这种草根起家的枭雄。

        徐北山现在表露的目的就是要保护他的宝贝儿子家乐,罗猎前来苍白山只是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至于下一步应当怎么做,徐北山并未给予明示,而他和徐北山之间的沟通还需要宋昌金传达,让罗猎头疼的是,宋昌金跟他一样也在等,因为徐北山还未给出下一步行动的说明。

        李长青当着罗猎的面打开了这封信,他看得很仔细,看完之后又将那封信收起,并没有急于给出答复,而罗猎也没有急于发问,在自己之前,徐北山曾经不止一次派人过来收编,可最后都被李长青婉言谢绝,罗猎并不认为李长青会突然改变主意。

        李长青道:“这两天张专员可以四处转转,徐大将军的这封信我会仔细看。”

        罗猎道:“公务繁忙,后天就得启程回去。”

        李长青微笑道:“我后天会给张专员一个明确的答复。”他端起茶盏,以茶代酒,两人还未碰杯,就见一人匆匆走了过来,附在李长青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李长青脸色骤然一变,他慌忙起身,向罗猎歉然道:“张专员,实在不好意思,发生了点急事,我必须亲自去处理。”

        罗猎道:“李大掌柜请便。”

        李长青让二当家陈明喜过来替他陪客,陈明喜非常殷勤,不过罗猎跟他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草草填饱了肚子,告辞返回自己的住处。陈明喜本想相送,罗猎谢绝了他的好意,只说自己想一个人走回去,顺便散散步。

        罗猎对回去的道路记得非常清楚,刚才李长青突然离去的时候,罗猎也听到了他们耳语的内容,应当是夫人发病了,关于李长青老婆的资料罗猎掌握很少。

        罗猎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因为担心他迷路,后方还有一名土匪远远跟着,其实就是监视。

        罗猎暗自好笑,这陈明喜做事也不够大气,走到中途,却看到一个灰色的身影慌慌张张迎面跑来,乃是一个高瘦的女子,她披头散发,赤着双脚,脸上写满惶恐的神情,后面有一群人都在追她。

        那女子看到罗猎转身就要翻越栈道,这里距离谷底还有近二十米的高度,如果翻出栈道掉落下去,只怕要活活摔死。

        罗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抢在那女子翻栈道之前将她抓住,那女子宛如疯魔般尖叫起来,罗猎初时还没觉得怎样,可那女子的叫声实在太过刺耳,宛如钢针直刺他的耳膜,在后方跟踪罗猎的那名土匪已经因承受不住这尖锐的叫声捂住了双耳。

        罗猎应变奇快,一手抱住那女子一手将她的嘴巴捂住,避免她继续发出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