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一章【再向虎山行】(上)

第三百三十一章【再向虎山行】(上)

        兰喜妹久久凝望着罗猎,不知为何她感到鼻子一酸就流下了眼泪,罗猎伸出手,用拇指为她抹去眼泪,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可内心中却同时感到温暖。

        就这样在夜风中站了良久,兰喜妹道:“我冷了!“

        罗猎将自己的风衣脱下为她披上,兰喜妹叹了口气道:“我给你这样的提示,你都不肯抱着我吗?“

        罗猎道:“你是不是要走了?“

        兰喜妹点了点头,一定是刚刚自己不经意流露出的情绪暴露了,罗猎太聪明。

        罗猎道:“回苍白山?“

        兰喜妹道:“是!“

        罗猎道:“如果你担心身份暴露就不要回去。“

        兰喜妹道:“有些事明知有危险,可不得不去做,可能这才是你我最像的地方。“

        罗猎没说话,忽然展开臂膀将兰喜妹拥入怀中,兰喜妹的娇躯颤抖了一下,然后将俏脸埋在罗猎的胸前,她哭了,酣畅淋漓地大哭了一场……

        “老罗!“阿诺这次回来之后多了个毛病,对人的称呼喜欢加上一个老字,好像不如此不显得亲切,老张、老陆、老罗,如果不是铁娃太小,他就叫一声老铁。

        罗猎嗯了一声,端起面前的那杯酒一饮而尽,他送兰喜妹回到罗氏木器厂,发现几人带着菜回来,烩了满满一铁锅,围着火炉继续喝酒,于是也加入了战团。

        阿诺道:“你到底是喜欢叶青虹还是兰喜妹?还是麻雀?“

        几人的眼睛都望着罗猎。

        罗猎道:“你以为呢?“

        其实阿诺还想到了颜天心,但是他不敢说,说出来怕让老友伤心。

        阿诺向铁娃看了一眼道:“你说!“

        铁娃啊了一声,他手里还在把玩着一把廓尔喀弯刀,这弯刀是兰喜妹离去之时送给他的,作为他此前叫了声婶子的回报,拿人家的手软,铁娃想了想一会儿道:“我觉得吧……还是麻雀姐姐最好……不过……她去了欧洲,嗯,兰……小姐也不错。“

        张长弓眼睛一翻道:“小孩子家就是好哄,一把刀就把你给收买了?没出息,我看兰喜妹太狡猾,找老婆当然要找个靠谱的。“

        一直没说话的陆威霖道:“海明珠靠谱喽?“

        张长弓老脸通红,低下头去喝酒装作没有听见。

        阿诺道:“海明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铁娃也是一脸好奇。

        罗猎道:“咱们还是别说这些无聊的事情,我估计咱们出发也就在这两天,大家都想想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只要不过分都可满足!“

        阿诺道:“飞机!我要一架飞机!“

        几人都望着阿诺,张长弓道:“你喝多了!“

        陆威霖道:“我看是!“

        铁娃跟着点了点头。

        罗猎却道:“没问题!“

        该来的始终还要来,宋昌金终于还是要和罗猎见面,不过以他的阅历和脸皮仍然可以做到坑人之后而面无愧色,见到罗猎第一句话就是:“想死我了,大侄子,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我都担心死了。“

        罗猎笑眯眯道:“我也在担心你啊,你老不死,我怎么当侄子的哪敢先死!“

        宋昌金哈哈大笑,指着罗猎的鼻子道:“小子骂我,犯上!“

        罗猎道:“做叔叔的坑我,无耻啊!“

        宋昌金振振有辞道:“凡事皆有两面,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我若是不这么做,你又岂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地走在奉天大街上?“

        罗猎道:“这么说我还得谢谢您?“

        “自家人,说什么外气话。“

        罗猎道:“您老这次找我,又想把我往哪条沟里带啊?“

        宋昌金微微一笑道:“这段时间小日子过得挺舒坦,安排得也差不多了吧?徐北山让我通知你,你要得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出发。“

        罗猎道:“出发往何处去?具体的计划呢?“

        宋昌金笑眯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全都在这里。“

        其实罗猎早就意识到这次可能会和宋昌金同行,毕竟是宋昌金将自己引入了徐北山的棋局,所以他并不意外,点了点头道:“徐北山知道咱们的关系吗?“

        宋昌金道:“瞒不过他,你的底,我的底,他必然能够查得清清楚楚,帮他完成目的之日就是你我叔侄的死期。“

        罗猎道:“都这么清楚又何必自投罗网?“

        “你不杀他,他就杀你,咱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以为知道咱们的底,他认为咱们不清楚他的底。“宋昌金的脸上布满了狡黠的神情。

        罗猎道:“自作聪明的人可以稀里糊涂活一辈子,可自作聪明的事情只要一件就可以断送一个人的性命。“

        宋昌金道:“上了这条船就下不去,老罗家的仇,你不报,我得报!“

        罗猎道:“那孩子在什么地方?“

        宋昌金摇了摇头:“王牌只能用在该用的时候。“

        罗猎道:“这么说,我只能听您老的安排和指挥了?“

        宋昌金道:“我可指挥不动,我只能扮演自己应当扮演的角色。“

        “何时出发?“

        “明天!“

        从奉天来到苍白山,罗猎感觉又回到了冬天,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追着冬天的脚步,躲避着温暖的春天,封山的大雪想要彻底融化要到清明以后,也就是说今年的冬天会格外漫长。

        和上次前来苍白山不同,这次有了张长弓的全程带领,铁娃也是土生土长的山娃子,对他们两人来说更多出了几分故地重游的感慨和触动。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飞鹰堡,据说家乐被劫到了飞鹰堡,罗猎对飞鹰堡并不陌生,他第一次前往苍白山凌天堡,就是打着飞鹰堡的旗号,而飞鹰堡在铁娃心中更是苦大仇深,他的奶奶以及乡亲都是死于飞鹰堡的一帮悍匪之手。

        昔日盘踞在苍白山的多股势力之中,以狼牙寨和连云寨最为强大,飞鹰堡次之,在连云寨因火山爆发而毁之后,颜天心率领部下不得不选择向西迁移,以躲过狼牙寨和军阀的联手围剿。

        想到颜天心,罗猎的内心不禁又是一阵阵隐痛,月光如霜,照耀在遍布积雪的山谷之中,一旁就是潺潺的山涧流水,这样的月夜,这样的景色本该让人心旷神怡,可罗猎却黯然神伤。

        这个时间别人已经睡了,罗猎一如既往的失眠,这就意味着他比常人要承受多一倍的痛苦,颜天心已经死了吗?她的身体或许仍然活着,那强大且邪恶的意识不知将她带往何方?

        罗猎内心的孤独感越来越强,虽然他有朋友,可有些事他无法向任何人诉说。如果不是父母带着使命来到这里,他本该出生于若干年后的时空中。每当想起这件事,罗猎的唇角就会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丝苦笑,如果父母没有来到这个时代,又不知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发生过的事情无法改变,当罗猎心中涌现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忽然又联想到自己曾经做过以及正在去做的事情,自己究竟是不是在改变历史?如果自己在改变历史那么将会对后世的发展造成怎样的影响,如果自己没有改变历史,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什么意义?

        一阵哗啦啦的落水声打断了罗猎的沉思,却是宋昌金出来撒尿,被冷风一吹,禁不住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宋昌金看到了罗猎,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裤带束上,嘿嘿笑了一声道:“人老了,不中用了,我过去一觉睡到天亮。“

        罗猎道:“您看上去也不过才五十多岁的样子。“

        宋昌金的表情有些尴尬:“我四十六。“

        “真没看出来。“

        宋昌金知道他故意埋汰自己,一边束着腰带,一边走到他的身边,挨着罗猎蹲了下去,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借个火?“

        罗猎虽然戒了烟,可火机并未离身,给宋昌金点上,火光映红了宋昌金的面孔,可能是火苗在风中摇曳不定的缘故,宋昌金的目光也显得游移不定。

        罗猎收起火机提醒他道:“烟头别乱扔,千万别引火烧身。“

        宋昌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呵呵笑了起来,他也不说话,将一卷东西递给了罗猎,拍了拍他的肩头道:“阅后即焚。“宋昌金将只抽了一口的香烟扔到了溪水里,然后重新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罗猎展开宋昌金给自己的那卷东西,却是一幅手绘的三泉图,三泉图乃是老罗家祖传秘密,这幅虽然不是原本,可也能够看出是精心临摹的,和原本相差应该不多。

        罗猎拿着三泉图在篝火前坐下,借着火光逐一观察,这一夜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

        宋昌金醒来之时,看到罗猎正在篝火前准备早饭,手中的三泉图已经不见。张长弓抱着一捧木材走了过来,往篝火内添了几根,陆威霖在溪边洗漱,铁娃在山林中摸了一捧鸟蛋,小跑着过来炫耀自己的战果,只有阿诺还在帐篷里酣睡,这货的酒终于还是没有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