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合作共赢】(下)

第三百三十章【合作共赢】(下)

        徐北山之所以选择自己应当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的处境和能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对付藤野家族方面自己和他是一致的,因为黑堡的事情藤野家族想要将自己杀之而后快,换句话来说自己和藤野家族之间的仇恨是半公开的。而徐北山不便公开与藤野家族为敌,他既想保住自己的宝贝儿子,又想维护和日方良好的关系,所以才不得不选择和自己合作。

        罗猎道:“我的麻烦可不少。”

        徐北山意味深长地笑道:“对我来说都不叫麻烦。”

        罗猎道:“将军是否已经有了计划?”

        徐北山道:“只是有了些初步的想法,愿与罗先生商榷。”

        瞎子拿着罗猎手中的士官证反反复复地看,啧啧赞道:“这证件也仿得太像了,改天介绍我认识,我也做几个证件备用。”

        罗猎哈哈大笑,这证件可不是仿造的,徐北山亲自安排的证件岂会有错。他和徐北山已经达成了协议,由他来组织人手对付藤野俊生,所需一切,徐北山都会提供。

        罗猎离开徐北山的秘密基地之后并未和宋昌金打照面,宋昌金是将自己引入瓮中之人,虽然目前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害处,可宋昌金的做法还是不够磊落,估计是出于心亏的缘故,宋昌金没敢见自己。

        有些事有些人注定都会相见,躲是躲不过去的。

        罗猎离开后开着徐北山给他提供的汽车来到了棺材铺,罗氏木器厂已经不是秘密,罗猎来此的目的是和瞎子他们相见,还有一个念头就是通知他们尽快转移,他不知自己和徐北山的合作期会延续多久,但是他能够确定一旦自己帮助徐北山做成这件事,两人的合作关系就会终结,到时候很难说他不会反戈一击,转而对付自己。

        宋昌金的一番话让罗猎产生了困扰,徐北山到底和自己的家族有何恩怨?如果宋昌金没有欺骗自己,徐北山无疑是自己的大仇,此事确定之后,就算他不找自己,自己也不会放过他,应当说这才是促使罗猎并没有做太多考虑就答应徐北山要求的原因。

        虽然和徐北山接触不多,可罗猎已经感到此人心机高深莫测,如果没有高超的手腕,又怎能从一个底层小人物摇身一变成为雄霸一方的军阀,和时运有关,和个人的能力关系更大。

        徐北山并没有要求罗猎马上展开行动,说是给罗猎充分的准备时间,这充分体现出此人的沉稳和老练。

        罗猎无法断定自己是不是徐北山唯一的合作对象,目前来说他需要考虑得就是如何组建自己的队伍,像徐北山这种深谋远虑之人,必然拥有着一套周全的计划,何时出动静待他的通知,而罗猎只有在行动中才可以摸透他的最终目的,对罗猎而言,他要利用徐北山的势力打击乃至消灭藤野家族,同时也要保证自己和同伴们能够全身而退。

        罗猎的队伍中首先把瞎子排除在外,他甚至没有向瞎子提及有这次行动,只是让瞎子尽快结束这边的一切,带着陈阿婆离开奉天。

        劝瞎子离开并不难,毕竟他对罗猎是极其信任,罗猎既然说这里已经暴露,此地不宜久留,瞎子自然不会有半点质疑,在加上陈阿婆年龄大了,自知在世之日无多,最近总说要回老家胶东看看,刚好满足她的心愿。

        瞎子本以为周晓蝶这次仍然不愿和他一起前往,却想不到周晓蝶居然答应陪老太太回胶东看看,瞎子喜出望外,更没多想罗猎让他们离开奉天其实是另有所图。

        瞎子走后的七天内罗猎的一帮老友陆续来到奉天,张长弓和阿诺同日到来,陆威霖比他们晚了两日,除了阿诺之外,其余几人分别都不算长,一时间阿诺成了他们关切的中心。

        罗猎问起玛莎为何没有同来,阿诺一脸尴尬道:“她不习惯这边的生活。”

        张长弓道:“这边才好,西北风沙那么大,有什么好的。”

        罗猎看出阿诺定然有事,并没有点破。

        陆威霖却道:“你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这次舍得回来,八成是被玛莎给甩了。”

        阿诺红着脸分辩道:“她甩我?要甩也是我甩她……”说到这里自己也知道失言,干咳了一声道:“我去那边语言不通,她……她也对我不像过去那般好了……再说,大家信仰都……”

        张长弓笑道:“你的信仰就是酒,得了,不聊了,咱们老友相见,今日一定要一醉方休。”

        铁娃道:“罗叔叔,你们这次玩儿一定要带上我。”

        张长弓斥道:“瞎说什么?我们何时去玩了?”

        铁娃嘿嘿笑道:“我年纪小,您老犯不着跟我一般见识。”

        阿诺指着铁娃道:“这孩子何时变得那么油嘴滑舌?老张,他挖苦你老了。”

        张长弓瞪了他一眼道:“你也说我老!”

        铁娃道:“我知道这附近有家菜馆不错,今晚啊我来做东,我把这几个月的工钱都拿出来请几位叔叔大爷。”

        阿诺眼睛一翻:“谁是你大爷?你师父最大,我们全都是叔叔!”

        罗猎笑道:“你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别把孩子吓着了,铁娃不错,有孝心。”

        阿诺道:“走吧,那就一起喝酒去。”

        几人离开了罗氏木器厂,还未走出小巷,就看到一道身影婷婷袅袅走了过来,来人他们全都认识,正是兰喜妹。

        除了罗猎之外,几人都没有在奉天跟兰喜妹打过照面,可所有人都清楚这妮子必然是有备而来,而且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罗猎,只要经历过天庙一战的人,都会看到兰喜妹对罗猎那是真有感情了,而他们几个恰恰都是那场生死战的亲历者。

        兰喜妹格格娇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啊,在这里也能和各位相遇。”

        阿诺道:“偶遇啊?我看不像。”

        兰喜妹白了他一眼道:“我又不是找你。”

        罗猎淡淡笑了笑道:“兰小姐,我们几个正要去吃饭,有没有兴趣赏光啊?”

        兰喜妹笑了起来,她一笑宛如春风中盛开的鲜花,迷人的风姿让众人心神都是一荡,以陆威霖的定力都不禁暗叹,罗猎遇到此女只怕要麻烦了。

        兰喜妹美眸忽然转向铁娃,笑道:“铁娃,你是不是喜欢我,总盯着我看?”

        铁娃一张面孔涨得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孩子哪里经过这样的场面,结结巴巴解释道:“没有……没有……你是我罗叔的……以后就是我婶子……”

        一句话把众人都逗乐了,罗猎少有的面孔发热,童言无忌,这孩子遇到事情居然把自己推出去挡枪了,当然这也怪不得他,只怪兰喜妹太妖娆,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兰喜妹笑得花枝乱颤,一双美眸望定了罗猎:“听到没,连小孩子都看出咱俩是一对儿,铁娃,就冲你这声婶子,以后有什么麻烦只管找我。”

        罗猎道:“骗小孩子可不厚道。”

        兰喜妹道:“骗女人就厚道了?”

        罗猎知道跟她斗嘴在这种场合肯定讨不到便宜,他不说话,阿诺这多嘴的家伙却帮衬道:“他骗你什么了?是骗你心呢还是骗你身呢?”

        罗猎气得差点没抬脚将他踹飞。

        兰喜妹红着脸走到罗猎身边,当着众人的面挽住他的手臂,然后小声道:“他骗我什么我都甘心情愿。”

        几人哑口无言,一是因为兰喜妹实在太过厉害,还有一个原因,他们想起了自己,换成一年之前或许他们不会理解兰喜妹的这种感情,可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明白,罗猎遇到兰喜妹这样的女子不知是福是祸?

        铁娃推荐的饭馆儿环境一般,可口味的确不错,兰喜妹可没把自己当外人,跟众人推杯换盏,可酒水多半进了罗猎的肚子。酒至半酣,兰喜妹提出让罗猎送他回去。

        罗猎知道她找自己可不是吃饭那么简单,于是起身出门,脚下的春雪尚未融化,多半已被春寒变成了薄冰,脚下不断传来薄冰碎裂的声音,在暗夜里很清脆很响亮。

        兰喜妹道:“你是不是答应和徐北山合作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他让我帮忙找到那个小孩。”这是他和徐北山事先统一好的口径。

        兰喜妹道:“有消息说那孩子被人劫持到了苍白山。”

        罗猎停下脚步。

        兰喜妹道:“你应当知道狼牙寨和徐北山的关系。”

        罗猎道:“他也找到了你们?”

        兰喜妹道:“狼牙寨现在是琉璃狼郑千川当家,这个人可不简单。”

        罗猎道:“他是徐北山的人?”

        兰喜妹道:“他是暴龙堂的人,连我都没有摸清他的来路,过去,我一直都以为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可后来在他成为狼牙寨的当家之后,我才发现,我低估了他。”

        罗猎道:“你的身份太多。”

        兰喜妹幽然叹了口气道:“身不由己,可无论怎样都逃不开你这个冤家。”一双美眸望着罗猎真情流露。

        罗猎望着兰喜妹,忽然感觉兰喜妹并非表面看上去那样光彩照人,她的内心是极其痛苦和孤独的,很难想像她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长大,她的肩头背负着国恨家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