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合作共赢】(上)

第三百三十章【合作共赢】(上)

        宋昌金满脸愕然,旋即气愤地红了脸,怒道:“你脑子糊涂了,我有毛病啊?自己举报自己?通知别人过来抓我?我……我……真是被你气死了。”宋昌金指着罗猎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愤怒。

        罗猎穿上鞋,擦了擦手,起身道:“真相藏不住。”说完他就率先出门,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推断是因为他们在这里相约的事情本没有多少人知道,自己虽然在黄浦被列为嫌犯,可在满洲并不会引起当地军阀的重视,除非这群人冲着宋昌金而来,其实在昨天风九青遇袭之后,罗猎就产生了怀疑,在徐北山控制的奉天,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逃离其难度太大,除非有人有意制造逃离的假象。

        宋昌金跟着罗猎走出门,看到罗猎举起双手,自己也慌忙将两只手高高举起,惊呼道:“别开枪,别开枪,我们都是来吃饭的老百姓。”

        那群士兵冲上来将两人的手臂反剪铐上,宋昌金哎呦呦惨叫道:“轻点,轻点,我一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

        兰喜妹在远处的汽车内观望着,罗猎的目光朝她这边只看了一眼,唇角露出一丝微笑,旋即转向其他的地方,兰喜妹从他的笑容中读懂了他的意思,罗猎应当是放弃了反抗,今天的这场围捕另有玄机。

        罗猎和宋昌金被押上了汽车,宋昌金喋喋不休地辩解道:“我们都是良民,我们都是好人,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罗猎道:“省点力气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

        宋昌金瞪大了双眼,一脸悲愤地望着罗猎:“那就是怀疑我喽,你怀疑我喽?”

        罗猎懒得理会他,闭上双眼似乎已经睡了。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他们被押解到丰田郊外的一处院落,这片院子的四角都有用来警戒的岗楼,围墙很高,上方扯着电网,看起来像是一座小型的监狱,汽车驶入驶入前方建筑物。

        里面漆黑一片,罗猎和宋昌金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只能根据光线来判断周围的大致状况。

        宋昌金道:“什么地方?”

        罗猎从汽车行驶的速度和时间判断,他们应当已经到了奉天郊外,大致位于奉天以北二十里左右的地方,这周围树林众多,罗猎也搞不清具体的方位。

        汽车停稳之后,灯光方才亮了起来,两人被押下了车,就此分开,宋昌金被押到了另外一处,罗猎则在四名荷枪实弹士兵的押解下进入右侧的通道,从通道的拱形结构和不断向下的坡度,罗猎推断出这里应当是奉天城北某处的防空洞。

        抓他的人是徐北山的部队,也就是说这里极有可能是徐北山的一个秘密基地。

        在防空洞内曲折步行了五分钟左右,罗猎被带进了一个黑暗的房间,灯光亮起,强光聚集在罗猎的脸上照得他睁不开眼。

        罗猎眯起眼睛望向前方,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坐在正前方,因为光照的缘故,压根看不清对方的面容,纵然如此,仍然可以感觉到对方强大的气场。

        罗猎虽然被反手铐起,可是这手铐难不住他,只要他想解开,轻易就能够脱困,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他还要看看事态究竟往何处发展。

        有人将从罗猎身上搜到的士官证送了上去,对方看了看,冷冷道:“张富贵,这番号,这名字都是假的吧?你是谁?”

        罗猎道:“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为何要抓我?”

        对方被他问得一怔,然后怒道:“大胆!惹火了我这就把你给毙了。”

        罗猎微笑道:“想杀我何必那么麻烦,刚刚就该让你的手下乱枪将我打死,花费了那么多的兵力,兜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儿,好玩吗?”

        “你不怕死?”

        罗猎道:“不知道,只能等到该死的那天才知道怕不怕!”

        对方被他的回答逗笑了:“哈哈哈,有种!”他停顿了一下道:“你是通缉要犯,你是罗猎!”

        罗猎道:“宋昌金告诉你的?他出卖我得到了多少好处?”

        “悬赏五万大洋,不少了。”

        罗猎道:“名震满洲的徐大将军会把五万块大洋放在眼里?传出去一定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认得我?”对方的这句话等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罗猎道:“不认得,也不想认得,这样的待客方式,无论你想跟我谈什么,都已经得罪我了!”

        那魁梧的男子站了起来,忽然扬起手来狠狠抽了身边副官一个耳光,怒道:“混账,老子让你们将罗先生请来,谁让你们这么对待罗先生的?赶紧,给罗先生松绑。”

        照射在罗猎脸上的灯光熄灭,周围的灯光都亮了起来,罗猎这才看清他身处在一间极其华丽的客厅中,周围站着六名士兵,其中一人过来为他打开了手铐。

        那身材魁梧的男子五十岁左右,头发花白,国字面庞,八字胡须,仪表堂堂,不怒自威,手中握着一个烟斗,从他的军衔已经判断出此人就是徐北山无疑。

        罗猎打量着徐北山,宋昌金曾经告诉他,徐北山就是罗水根,就是他爷爷的大徒弟和义子,这个人曾经害死了不少罗家人,是罗家的大仇,罗猎虽然暂时无法证实这件事,可对徐北山也没什么好印象,一个亲日之人,正是因为这种人的存在,日方势力才会在满洲如此猖獗,勾结外敌残害同胞,相比和他同在满洲抗衡的大军阀张同武,此人更加可恶,张同武至少没有像他一样与日本人合作。

        罗猎打量徐北山的时候,徐北山同样也在打量着他,相比罗猎心中的厌恶,徐北山对这个年轻人是非常欣赏的,如此年轻在这样的逆境之中还能保持这份从容,实在是难能可贵。

        徐北山点了点头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道:“坐!”

        罗猎也不客气,在他左手的沙发坐下,平静道:“徐大将军准备如何处置我这个通缉要犯呢?”

        徐北山哈哈大笑:“通缉?黄浦法租界发出的通缉令在我这里屁都不算,谁有没有罪,我说了才算。”他并没有夸张,在奉天乃至整个南满,他徐北山的话就是法,当然除了日本人以外。

        罗猎从徐北山的情绪上看出,他没有流露出任何失落的神情,如果他的儿子丢了,肯定会大受影响,如此看来,风九青十有八九跟他是一路,途中遇劫失踪,也应当是两人联手上演的障眼法。

        罗猎道:“将军有什么事?”

        徐北山摆了摆手示意周围人全都退下,罗猎心中暗忖此人也算是有些胆色,如果自己要对他不利,现在可是下手的最好时机。不过艺高人胆大,徐北山胆敢独自面对自己,证明他心有所恃,此人的心智极其强大,从他的呼吸举止来看,武功也相当不弱。

        徐北山道:“喝茶!”

        罗猎端起面前的茶盏,抿了一口红茶:“将军真是客气。”

        徐北山道:“不如你猜猜,我找你来做什么?”

        罗猎道:“我对没兴趣的事情懒得去动脑子。”

        徐北山道:“我对没价值的人也没兴趣。”如果罗猎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徐北山就没必要在他的身上浪费时间。

        罗猎知道他希望自己有所表现,而徐北山想让他做得事情已经在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罗猎道:“我可否问一个问题?”

        徐北山点了点头。

        “家乐没事吧?”

        徐北山笑了起来,这小子够滑头,家乐没事就证明这一切都是自己在布局:“你猜?”

        罗猎道:“将军运筹帷幄,已经将棋局布好,我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做什么?”

        徐北山盯住罗猎的双眼道:“你知道,你一定知道,我想让家乐永远平安。”

        家乐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来自于藤野家族的威胁,徐北山找自己应当是对付藤野家族。

        罗猎道:“以将军的能力难道还保护不了一个孩子?”

        徐北山道:“日本人让我把他交出去。”他之所以能够拥有现在的势力和日方的扶持是分不开的,徐北山不敢得罪日本人,可他也被不愿将自己的儿子交出去,所以只能精心布局。

        罗猎道:“家乐跟你是什么关系?”

        徐北山坦然道:“我儿子,我曾经喜欢过一个日本女孩子,她为我生下了家乐,这些年我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他的脸上充满了忧伤,罗猎相信他对藤野晴子的感情应当是真的。

        徐北山道:“我想你帮我除掉一个人。”

        罗猎道:“我不是杀手。”

        徐北山道:“你不杀人,可别人想杀你。你现在的麻烦可不少,你帮我解决一个人,我帮你解决所有的麻烦。”

        罗猎笑了起来:“听起来条件不错啊。”

        徐北山递给他一张照片道:“考虑一下。”

        罗猎接过照片,照片上的人是藤野俊生,其实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如果不是藤野家族施加压力,日方不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子感兴趣,徐北山要干掉藤野俊生,只要杀掉藤野家族的领头人,那么藤野家族就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他的儿子家乐自然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