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九章【迷雾重重】(上)

第三百二十九章【迷雾重重】(上)

        罗猎道:“风九青将家乐交给徐北山,徐北山放了她的哥哥,皆大欢喜,大家都没有麻烦了。”



        宋昌金道:“真有那么简单反倒好了。”



        罗猎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他低声道:“途中是不是有埋伏?”



        宋昌金道:“那孩子是一张牌,一旦徐北山得到,我们就失去了讨价还价的资格。”



        罗猎对这位三叔忽然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他和风九青此次前来竟然是要和徐北山对抗,要知道徐北山乃是满洲两大军阀之一,和北满军阀张同武相抗衡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徐北山的实力还要在张同武之上,毕竟徐北山的背后还有日本人的支持,这也是徐北山在满洲的口碑不如张同武的原因。



        罗猎道:“您老何时变得那么热血了,难道是为了风九青。”他感觉宋昌金和风九青之间没那么简单。



        宋昌金道:“你或许不知道你爷爷因何要把你送往国外?”



        罗猎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三叔,无论你怎样说,这件事我都不会参予。”



        宋昌金道:“你爷爷并非自杀,他是死在此人之手!”他的情绪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激动:“他的真名叫罗水根,是你爷爷的大徒弟,罗家就坏在他的手里,你爷爷就是被他所杀!”



        罗猎从未听说过罗水根的名字,爷爷也从未向他说起过曾经有过一个大徒弟,罗家家破人亡,难道都和此人有关?



        宋昌金道:“你不信我,不打紧,可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你爹、你娘、你爷爷全都是为你而死!”



        罗猎的内心突然变得无比沉重,宋昌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重锤楔打在他的内心,如果一切都是事实,他决不能置若罔闻,如果这样还不为家人复仇,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宋昌金道:“明天中午十二点,我在城北老火炕等你。”



        罗猎在奉天有产业,也有朋友,南关天主教堂右侧的小街里有一座棺材铺,那是当年罗行木留下的产业,罗行木死后,罗猎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继承人。现在瞎子、陈阿婆、铁娃等人都在那里,在周晓蝶的组织下居然将那间棺材铺又开了起来,据听说生意还很不错。



        罗猎原本是想直奔棺材铺的,可中途出了宋昌金这档子事儿,他又改变了主意,甚至没有前往南关,就在奉天北区找了家宾馆住下。



        罗猎刚刚入住没多久,就听说了一件事,在奉天老毛桥发生了一起枪击案,被伏击的目标是南满军阀徐北山的车队,其中一辆汽车在司机中枪之后,失控落入了河中,车上的几人可能已经殉难,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着这件事,多半人都没有亲眼目睹,却都说得有鼻子有眼。



        罗猎大概了解到那辆不幸落水的车内还有女人和小孩,他几乎能够断定那辆车就是风九青和家乐所乘坐的那辆,而罗猎并不担心他们出事,宋昌金此前已经透露了一些信息。



        家乐应当是他们手中一张极为重要的王牌,他们不会轻易将这孩子交到徐北山的手中,发生了这件事之后,罗猎开始回想途中的一切,风九青和宋昌金很可能并不知道会遇到自己,至于风九青提出条件要自己保护家乐,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包括死去的那两名日本人。



        罗猎虽然年轻,可是丰富的阅历却让他拥有着同龄人无法企及的心态,看待问题的高度也和寻常人不同。



        第二天一早,罗猎去了南关天主教堂,因为并非礼拜日,教堂内的人很少,罗猎选了一个角落坐下,望着彩色玻璃窗,心中默默梳理着过往的一切,阳光经过彩色玻璃窗的过滤变得神秘,穹顶上昏黄的壁画不少已经剥落,罗猎想起了教堂下的密室,想起了那密密麻麻的十字架,生死或许仅仅是一个字眼的区别罢了,超越时空,生命就能获得某种意义的永恒,如果他能够做到,或许就可以回去找到青春正好的颜天心,或许就有机会扭转所有的悲剧。



        可扭转之后呢?他又将带给这个世界怎样的变化?如今生存的熟悉世界是不是会变得完全陌生?理论告诉他一定会,理智提醒他绝不可以这样做。



        陋习可以打破,然而自然法则却不能,否则只会带来无尽的灾难。



        罗猎忽然很想抽烟,这次的戒烟不知为何变得如此辛苦,若非他强大的毅力在支撑,或许早已失败。



        只是掏出烟盒,闻了闻烟草的味道,罗猎发现自己还是喜欢这种味道,长期失眠导致他的头部开始一跳一跳的疼,烟草舒缓了头痛,坐在昏暗角落的罗猎居然产生了一些困意,他打了个哈欠,就这样趴在教堂的长凳上打起了瞌睡。



        鼻息间一股幽香传来,清雅淡泊,罗猎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他仍然静静趴在那里,感觉到她在自己肩上轻轻披上了一件外套。



        罗猎道:“我没睡。”



        “我知道!”兰喜妹的声音柔和而温暖。



        兰喜妹少有对人如此温柔的时候,当然罗猎是个例外,而且她在罗猎面前通常会表现出极强的耐性,比如这次,罗猎说了一句话之后就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搞不清他到底是睡了还是不想理会自己,兰喜妹居然还可以耐心地等。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两人离开教堂漫步在前方小广场的时候,罗猎对自己刚才的行为进行了说明:“我太累了。”



        兰喜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就算你睡一辈子我也会在一旁守着你。”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是充满怜爱的。



        “咒我死?”



        两人禁不住同时笑了起来。



        罗猎掏出烟,闻了闻又放下。



        兰喜妹道:“戒了?”



        罗猎道:“好像没那么容易。”



        兰喜妹道:“证明你的内心在动摇。”



        罗猎眯起眼睛,看到天空中的太阳变得苍白,周围的云层正在朝着太阳缓慢的移动,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会将太阳遮住,他低声道:“要下雨吗?”



        兰喜妹道:“通常这个季节还会有雪。”



        罗猎吸了吸鼻子,感受着清冷的空气:“你怎么找到了这里?”其实他已经猜到了答案,兰喜妹一定在跟踪自己。他奇怪的是,兰喜妹为何跟踪这么久,到了满洲方才现身?



        兰喜妹道:“算是意外的惊喜吧,本来我跟踪得是宋昌金,没想到你会和他在一起。”她笑盈盈看了罗猎一眼道:“张富贵,这名字蛮适合你。”



        罗猎将兰喜妹的大衣为她披上,兰喜妹穿好大衣,美眸打量着罗猎道:“我喜欢你穿军装的样子。”



        罗猎道:“我现在值五万块大洋。”于广福为了抓住这个杀害儿子最大的疑凶悬赏五万大洋,所以罗猎才这么说。



        兰喜妹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是有些心动了。”别说五万,就算拿一座金山来换,她也不会出卖罗猎。



        罗猎看了兰喜妹一眼,他们之间从彼此对立的敌人开始,现在早已抛弃了敌对。兰喜妹每次的出现都会抱着既定的目的而来,不过有一点罗猎能够确定,无论她的动机是什么,她应当都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罗猎道:“跟踪宋昌金又是为了什么?”



        兰喜妹幽然叹了口气道:“你对我从不肯说实话,火车上发生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



        罗猎道:“死去的日本人是你派去的?”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与我无关,船越龙一的人。”



        罗猎和船越龙一曾经打过交道,此人武功高强,曾任玄洋社社长,日本暴龙会四大金刚之一。只是后来此人已经返回日本,难道又再次来到满洲?



        兰喜妹道:“黑堡的事情还记得吗?”其实在黄浦的时候,兰喜妹就曾经出示过几张黑堡的航拍照片,不过罗猎当时并未承认,而因为叶青虹的事情,他当时也没有对这件事报以太多的关注。



        兰喜妹这次前来绝不仅仅是为了跟自己叙旧情,以罗猎对兰喜妹的了解,她表面上热情似火,可其实却是一个极其冷静理智之人,否则她也不可能在日方阵营中潜伏得如此之好。身处虎狼之群从容不迫,历经凶险每次都可全身而退,这些不仅仅用幸运两个字能够解释的。



        兰喜妹认为罗猎的沉默就是承认,一阵冷风吹过,她下意识地将大衣紧了紧:“我虽然不清楚黑堡里面有什么,可藤野家族因为这件事损失极大,他们应当是用某种条件说服了军方。”她停顿了一下道:“你已经被列入暴龙会的黑名单。”



        罗猎淡然笑道:“这么说我已经成了必杀之人。”



        兰喜妹点了点头,小声道:“我可没要杀你。”伸手挽住罗猎的手臂向前方走去,罗猎没有拒绝,两人走在一起,谁也不会怀疑这是一对情侣,然而他们的内心却各有盘算。



        兰喜妹道:“你知不知道那小孩子去了什么地方?”



        罗猎道:“你是说家乐?”



        兰喜妹道:“自然是他。”



        “你没看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