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八章【风九青】(下)

第三百二十八章【风九青】(下)

        开枪的人是风九青,她来得还算及时,关键时刻将家乐救下。

        这边的动静将列车上的旅客惊醒,通过初步的检查,前来劫持家乐的两名绑匪全都是日本人,最早准备叫醒家乐的那名列车员也死了,只不过他的体表并未发现明显的伤痕,众人都将他的死归于这两名劫匪的身上。

        罗猎却认为事实并不是这样,风九青将惶恐的家乐重新带回包厢,宋昌金本想离去,却被罗猎拦住了去路。

        宋昌金看了看周围,叹了口气道:“有你在的地方就会有麻烦。”他想从罗猎身边经过,却被罗猎抓住手臂,连拖带拽弄到了7号包厢内,宋昌金苦笑道:“你这是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

        罗猎道:“说,为什么要把我拖进这件事里?”

        宋昌金装糊涂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猎道:“家乐在车厢内跑来跑去,风九青一直跟着,你们此前肯定见过面,昨天午饭的时候却装出头一次见面的样子。”他其实早就看出了破绽,宋昌金此行的目的一定和风九青有关,自己的身份十有八九也是宋昌金告诉了风九青,不然风九青又怎能对自己如此了解。

        宋昌金道:“你多疑了。”

        罗猎道:“三叔,你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可你若是对我欺瞒哄骗,休怪我不念血脉亲情。”

        宋昌金咬了咬嘴唇,叹了口气道:“就知道瞒不住你,只是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车上遇到你。”

        罗猎道:“你和风九青一样都是护送家乐的对不对?”

        宋昌金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和家乐不熟,只是风九青找到我,让我帮忙将这孩子送到奉天,我曾经欠她一个人情,所以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答应之后,方才发现那孩子是个天大的麻烦。”

        罗猎刚才已经领教了家乐的厉害,这小男孩应当拥有某种特殊能力,在梦游的状态下居然可以操纵金属。

        宋昌金道:“他几乎每夜都会梦游,无论是捆绑还是将他铐住,他都能够轻易摆脱,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在梦游的状态下居然还可以催眠别人。”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从未听说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宋昌金道:“离他越近,就越容易受到影响,风九青跟他在一个车厢,虽然她非常警惕,仍然被这孩子催眠。”

        罗猎暗忖,这可能就是刚才风九青没有及时出现的原因。罗猎道:“他是风九青的什么人?”

        宋昌金道:“我也不甚清楚,我只知道风九青的哥哥因为盗窃被徐北山给抓了,可能要被砍头,所以风九青才带着这孩子去交换。”

        罗猎道:“你是说这孩子可以换得她哥哥的自由?”

        宋昌金道:“应该是这样。”看到罗猎满脸的质疑不由得苦笑道:“你是我亲侄子,我是你亲叔叔,我怎会骗你?”

        罗猎道:“如此说来这孩子对徐北山非常重要。”

        宋昌金道:“当然重要,不然他也不会下那么大的血本。”

        罗猎深知这位三叔为人狡诈,他若肯说实话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他刚才出手也不是为了什么报酬,只是不忍心看到那男孩被人伤害,风九青举止怪异,对于风家的所为,罗猎也曾经听说,对宋昌金的无利不起早,罗猎领教颇深。暗忖这一切绝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容易。

        宋昌金笑道:“刚才真是多亏了你,我就知道我侄子从来都是古道热肠,侠肝义胆。”他向罗猎讨好地竖起了拇指。

        罗猎道:“三叔,记得爷爷生前不止一次对我说,遇事皆让三分利。”

        宋昌金道:“若是小本生意,只有一分利,我岂不是还要舍上两分?”

        罗猎笑道:“赔本赚吆喝。”

        宋昌金道:“早晚得饿死。”

        罗猎扬起他戴在尾指上的指环道:“这指环也是你给风九青的吧?”

        宋昌金道:“这跟我可没关系,我从没见过你娘,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指环的事情。”

        罗猎道:“风九青怎么会得到这指环,又怎么知道我娘的事情?”

        宋昌金道:“你问她。”他转身准备离开,手落在门把上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风九青曾经是你爹的未婚妻。”

        风九青望着终于睡去的家乐,叹了一口气,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警惕地问了一声。听出是宋昌金之后方才起身开了门,她有些紧张地望着宋昌金,责怪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若是让他看到岂不是什么都明白了。”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你以为能够骗过他?我这个侄子虽然年轻,却是我所遇到的最聪明最厉害的一个,连我这个当叔叔的都对他佩服得很呢。”

        风九青冷哼一声道:“只怕言过其实。”

        宋昌金道:“刚才若不是他,家乐只怕要出事。”

        风九青无法否认这件事,转身看了看家乐道:“他知不知道家乐就是……”

        宋昌金慌忙做了个不要说下去的手势,隔墙有耳,有些事不可轻易说出来。

        风九青及时领会了他的意思,停口不说,沉默了一会儿道:“徐北山不是和日本人来往密切吗?怎么会有日本人想要带走家乐?”

        宋昌金道:“我也不清楚,咱们这次的目的是救人,至于这孩子……”他停顿了一下方道:“徐北山应该会妥善安置。”

        初春的奉天春寒料峭,从南国到关外,天气越来越冷,本已适应了江南的春意,仿若突然又进入了冬天,车窗外的原野仍然枯黄,柳树仍未发芽,只有小河中的流水显露出春天应有的绿意,河岸上黑褐色的土层裸露在天光下,阳光照射的地方偶尔还可以看到斑斑点点的白,那是未曾融化的冬雪。

        罗猎穿上了灰色毛呢军大衣,整理好了行李箱,再有十多分钟就到奉天,他做好了下车的准备。

        昨晚的事情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这列车厢的警戒也提升到了最高的级别,罗猎一直没有出门,他并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火车开始减速,罗猎在窗前坐下,摸出一盒烟,只是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有人过来敲门,门并没有锁,得到应允后,风九青推门走了进来。

        罗猎留意到她并没有带家乐过来,他也没有起身迎接。

        风九青道:“无论怎样,还是要谢谢你。”

        罗猎道:“我没帮你什么。”

        风九青道:“我想了很久,有件事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母亲并不是正常死亡。”

        罗猎的内心沉了一下,不过他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其实他一直对这件事存疑,母亲离去的太突然,从生病到离去只不过是短短一周的功夫,可母亲并未说过什么怀疑的话。

        罗猎并不了解风九青,如果她当真如宋昌金所说是父亲的未婚妻,那么她和父亲最终分手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对风九青的动机,罗猎心中存疑。

        罗猎并没有轻易去窥探风九青的脑域世界,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风九青并非寻常人物,自己看到的一切未必是现实,最大的可能就是风九青联手宋昌金设下圈套将自己引入其中。

        叶青虹此前遇险之后,罗猎的心态发生了一些改变,他担心颜天心的事情会在自己的身边重演,这也是他离开黄浦之后始终没有和叶青虹联系的原因之一。

        风九青道:“徐北山就是害死你母亲的人之一。”说完她就离开了罗猎的包厢。

        罗猎真正认识到了风九青的心机,分别在即方才抛出一个最为厉害的诱饵,罗猎无法确定她的话是真还是假,不过有一点他能够确定,风九青要引自己入局。

        列车缓缓进入奉天站,罗猎提前去了下一节车厢,他不想引起太多的关注,毕竟在一等车厢内发生了命案,正如他所料,列车到达之时,站台上已经站满了严阵以待的军警。

        还好军警并没有调查列车的打算,或许因为整起案件已经非常明朗。

        罗猎站在人群中眺望着,他看到一辆隶属于北满军方的汽车借走了风九青和家乐。

        宋昌金没有跟着上车,也和他一样混在人群之中。宋昌金没有发现罗猎,戴上毡帽,悄悄混入人群中离开。

        在出站口,宋昌金方才停下脚步,将手中有些破烂的藤条箱放下,转身向后方笑了笑,他猜到罗猎一定会跟踪自己。

        罗猎也没有回避,随着出站的人群慢慢来到宋昌金的面前,点了点头道:“好巧啊!”

        宋昌金笑得非常开心:“的确巧的很,大侄子,是不是有很多话想跟问我?”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想知道的事情一定会查出来。”

        宋昌金道:“想催眠我啊?”

        罗猎道:“不可以吗?”

        宋昌金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罗猎道:“风九青被徐北山接走了?”

        宋昌金道:“徐北山要得不是风九青,他要那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