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八章【风九青】(上)

第三百二十八章【风九青】(上)

        罗猎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也会参予进来。”

        宋昌金道:“元宗金身现世,我怎么都要去亲眼看看。”

        罗猎听到元宗金身的时候,顿时想起了爷爷曾经给他讲过的一个故事,元宗乃是传说中的一位活佛,据说这位活佛乃是灵猿悟道,还有人说这位元宗就是传说中的孙悟空。

        罗猎道:“你当真相信这种荒诞的传说,”

        宋昌金道:“只是好奇,三泉图中就有元宗的画像。”

        三泉图乃是罗家祖上传下来的秘图,其中包罗万象,不仅有探宝巡幽的秘技还有罗家祖祖辈辈所见到的奇珍异兽。

        两人正在说话,那个刚才闯入罗猎包厢藏身名叫家乐的小男孩蹦蹦跳跳走了过来,这孩子压根不认生,看到罗猎,笑嘻嘻主动走了过来:“叔叔,吃饭呢。”

        罗猎笑道:“是啊!”

        那中年妇女随后走入餐车,本想斥责家乐又打扰人家,可目光落在宋昌金脸上,神情顿时一变,宋昌金看到那中年妇女也是一怔,下意识地将头低了下去。

        中年妇女拽住那男孩道:“家乐,别打扰这位先生吃饭。”她向罗猎抱歉地笑了笑,带着男孩离开。

        宋昌金目送那中年妇女离开。

        罗猎道:“认识?”

        宋昌金点了点头道:“风家的人。”

        罗猎道:“风家?”

        宋昌金道:“当年跟你爷爷并称南风北罗的摸金高手,跟咱们老罗家不对付,这女人是风三爷的女儿风九青,怪了嗳,不是说终身不嫁,何时生了个儿子?”

        罗猎道:“那孩子未必是她的,看她的穿衣打扮更像是一个保姆。”

        宋昌金听他这么一说恍然大悟道:“我这脑子,果然有些老了。”

        罗猎道:“你可不老。”

        宋昌金嘿嘿一笑,而后又将眉头皱了起来:“那女人向来目空一切,怎地会甘心给人家看孩子?”

        罗猎可没有他那么大的好奇心,吃饱之后,起身离开,宋昌金也不挽留,一个人留在那里继续饮茶。

        罗猎刚刚躺下看书,包厢门又被敲响,罗猎起身开门,发现风九青站在门外,罗猎以为家乐又不见了,向风九青笑道:“这位夫人,我没见到家乐。”

        风九青一言不发,反手将车厢的门掩上,不等罗猎发出邀请已经坐在了床上,这样的举动有些不够礼貌。

        罗猎道:“夫人还有什么事?”其实他已经看出风九青必然是有备而来,只是奇怪她因何会找上自己。

        风九青道;“我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罗猎笑道:“您难道看不出我不是生意人?”

        风九青道:“我应当称呼你为张中尉还是罗先生?”她的这句话等于挑明了罗猎的身份。

        罗猎点了点头:“什么生意?说来听听?”

        风九青难得笑了起来,在她笑起来的时候面孔终于生动了一些。风九青想要委托的生意很简单,无非是请罗猎当保镖,保护家乐安全抵达奉天。

        罗猎听完她的委托之后道:“你自己难道不可以保证他的安全?”

        风九青道:“实不相瞒,家乐父母双亡,有人想要斩草除根,所以我才带他前往奉天投奔他的伯父,我发现仇人可能已经混上了这列火车。”她盯住罗猎的双目道:“如果你肯答应我的要求,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

        罗猎道:“我不缺钱,而且我对此事也没什么兴趣。”

        风九青道:“如果你拒绝我,应当知道后果。”

        罗猎笑眯眯望着风九青,她是在威胁自己。

        风九青和罗猎对视了一会儿就主动示弱,轻声道:“我没有举报你的意思,只是这件东西,你应当无法拒绝。”风九青将一物轻轻放在茶几之上,罗猎定睛望去,那是一枚指环,铂金制成,罗猎认得这戒指,在他儿时有记忆开始母亲就戴着这指环,只是后来有一天突然不见了,根据母亲所说,她不慎遗失,想不到这枚指环会落在风九青的手里。

        罗猎拿起那枚指环,和记忆中母亲的戒指比照,很快就确定就是那枚指环无疑。

        风九青道:“如果你答应帮我,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秘密,这指环权当是定金。”

        罗猎的目光并未离开戒指,低声道:“我答应你。”

        风九青的包厢号是9号,和罗猎中间只隔着一个房间。

        罗猎接受委托之后,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事实上这辆列车也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第二天夜晚,火车已经出了山海关,行进在南满铁路线上,再有六个小时就能够抵达奉天,风九青的委托到奉天火车站结束,按照她的话,只要抵达那里,就会有人前来接应,罗猎的使命也宣告结束。

        罗猎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风九青就会忠人之事。他时常失眠,一旦心中有事,失眠的症状就会变得越发严重。虽然身在7号包厢,可是罗猎却始终留意着外面走廊内的动静。

        凌晨一点,罗猎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推开车门,从门缝中看到一道身影来到走廊之上,却是身穿睡衣的家乐。罗猎心中一怔,不知这孩子为何半夜出来,他不是和风九青住在一起吗?家乐双目茫然一步步走了出来,看到他的样子似乎在梦游。

        罗猎不敢轻易惊动他,等家乐从自己的门前经过之后,也推门出来,悄悄跟在他的身后。

        家乐光着双脚走在地板上,夜深人静,只能听到车轮在轨道上喀嚓喀嚓的摩擦声,一等车厢内的旅客大都已经入睡,除了罗猎之外,应当并未有其他人留意到这梦游的男孩。

        罗猎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其他人没有留意家乐,风九青又去了哪里?难道她也不知道家乐离开?

        此时巡夜的列车员走入车厢,看到赤脚走在回廊上的家乐,他不由得一怔,跟在家乐身后的罗猎向他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这列车员不要吵醒了家乐,一来害怕突然惊醒会对家乐造成不良的影响,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想看看梦游中的家乐到底要去何方。

        列车员并未明白罗猎的意思,轻声道:“嗨!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家乐身躯一震,然后他的双拳紧紧攥起,那列车员的身体突然向前扑倒,直挺挺扑倒在地面之上。

        罗猎大惊失色,以他的感知力都不知道这列车员发生了什么事情。

        家乐霍然转过身来,黑白分明的双目已经变得漆黑一团,罗猎曾经在苍白山见过有人发生这样的状况,这种状况曾经被女真族称之为黑煞附体,只是不知道这小小的孩童因何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蓬!蓬!蓬!蓬!一阵阵声响宛如爆竹般接连响起,螺丝、铁片、全都解体飞出,甚至连罗猎腰间的手枪也脱鞘飞了出去。

        罗猎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宋昌金惶恐的大叫声:“趴下!”

        漂浮在空中的金属物体宛如暴雨般向罗猎倾泻射去,罗猎第一时间扑倒在了地上,只听到嗖嗖不断的声音,那些射向他的金属物贴着他的后背飞了出去。

        轰隆!春雷炸响在火车的上方,耀眼夺目的电光抢在春雷之前将车厢照亮。

        家乐哆嗦了一下,似乎被这声春雷吓住,他眨了眨眼睛,幼稚的面孔之上浮现出迷惘且惶恐的神情,蓬!有人向车厢内投掷了烟雾弹,整个车厢内瞬间被弥散的烟雾所笼罩。

        罗猎慌忙从地上爬起,突然听到家乐发出一声尖叫:“救命!”

        一道黑影扑入烟雾之中,他抓住了家乐转身向后方车厢逃去。

        罗猎快步追逐了过去,浓雾中,一柄太刀向他的咽喉横削而来,罗猎身体后仰,躲过这记袭击,扣在掌心中的飞刀激射而出,正中对方的要害。

        劫持家乐的歹徒已经离开了这节车厢,罗猎越过歹徒的尸体,用肩头撞开过道的小门,当他进入下一节车厢的时候,绑匪扛着家乐已经进入前方的餐车。

        罗猎岂能让绑匪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继续穷追不舍。

        进入餐车,那绑匪突然停下脚步,以手枪抵住家乐的脑袋,向罗猎道:“你再敢追过来,我就杀了他!”

        罗猎冷冷望着那名绑匪,家乐此时应当清醒了过来,他非常害怕,身躯颤抖不已,眼泪都流了出来:“叔叔……”

        罗猎向他笑了笑,示意他不要害怕,向那名绑匪道:“何必为难小孩子,你是不是想要钱,我给你啊!”

        绑匪用手枪更加用力地顶住家乐的脑袋道:“信不信我打烂他的头。”

        罗猎道:“不信,你如果想杀他就不会等到现在,你的雇主一定是想要留下活口对不对?”

        绑匪的目光出现了波动,他的真实用意无疑被罗猎说中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连底牌都被对方看透。

        罗猎道:“放开他,我让你活着离开。”

        绑匪冷笑道:“你当我三岁小孩子?我真会杀了他!”

        呯!枪声从后方响起,却是有人从绑匪的身后开枪,绑匪额头被子弹射出一个血洞,罗猎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将家乐揽入怀中,避免他被绑匪的尸体压住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