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通缉令】(下)

第三百二十七章【通缉令】(下)

        罗猎认为白云飞未必是心里话,应该是新近发生的事情让他心灰意懒,等他一切稳定下来,或许还会重新生出野望。

        白云飞道:“我没有找到老安。”

        罗猎点了点头,老安很不简单,无论是武功还是谋略都出类拔萃,在叶青虹平安归来之后,罗猎对老安的恨意也减轻了几分,至少没有造成恶果,老安倒戈的原因必然是因为海明珠。

        罗猎能够理解他的所为,但是不会原谅他的做法,如果让他找到老安,一定会为叶青虹讨回这个公道。

        白云飞道:“任天骏正在忙于打仗,短时间内应当无法兼顾别的事情了。”

        罗猎道:“他不会再有机会。”

        白云飞道:“叶青虹去欧洲了。”

        罗猎点了点头,表情上并未有任何改变。白云飞有些好奇道:“你好像对这件事并不关心呢。”

        罗猎笑了起来,他最为关心的是叶青虹平安与否,至于他之所以现在没有和叶青虹联络,是因为埋伏在叶青虹身边眼线众多,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严密监视,这种时候,没必要增添麻烦。

        叶青虹选择返回欧洲,应当和这件事有关,暂时离开黄浦可以摆脱那些跟踪者,罗猎相信不久以后,叶青虹还会回来。

        白云飞道:“风头已经不像过去那般紧,不过短期内你最好还是不要返回黄浦。”

        罗猎道:“看来我要将杀死于卫国的罪名继续背负下去。”

        白云飞叹了口气道:“此事是我对不起你。”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轻轻放在罗猎的面前。

        罗猎看得真切,这瓷瓶正是当初他们在圆明园地宫内发现的那个,他还曾经用瓷瓶内的液体腐蚀黄金板,只是当时并未对瓷瓶本身提起足够的重视,后来才知道瓷瓶内壁藏有地图,白云飞后来发现了这个秘密,方才引出委托他们前往横滨附近海域寻找太虚幻境的事情。

        白云飞道:“这瓷瓶你应当认得。”

        罗猎点了点头。

        白云飞道:“这东西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罗猎道:“你是要送给我?”

        白云飞点了点头,罗猎此时方才相信啊白云飞刚才所说的对长生不老失去了兴趣居然是真的。罗猎道:“可能是个麻烦。”

        白云飞笑道:“无论是什么,总之和我无缘,罗老弟若是不想要就扔到水里,让其中的秘密永远沉没。”

        罗猎拿起那瓷瓶作势要投入水中,发现白云飞的表情古井不波,果然对这瓷瓶已没有任何关注,罗猎道:“那我还是留下,总不能拂了你的好意。”将瓷瓶收好之后又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白云飞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还有第三人知道,必然是我出卖的你。”

        两人目光相遇同时大笑起来。

        罗猎道:“多谢白兄这段时间的款待,此地风光秀美,生活安逸,我本想多盘桓几日,怎奈还有一些俗事未了。”

        白云飞道:“罗老弟要去什么地方,我来安排。”他将一旁的公文包拿过,打开之后从中取出几分文件:“罗老弟需要的所有文件手续全都在这里。”

        罗猎接了过来,里面是白云飞托人为他伪造的全套身份证明。罗猎打开其中的士官证,轻声道:“张富贵!好俗气的名字。”

        白云飞笑道:“平安就好。”

        罗猎并不担心所为的全国通缉,于家的势力虽然很大,可其影响力毕竟有限,离开黄浦,这张通缉令的威力就大打折扣,更何况当今正是一个动乱的时代,多半人们都在为温饱和安危奔波,可谓是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什么通缉犯。

        罗猎身穿军服拎着皮箱大摇大摆地走上火车,在火车站前他已经看到数张通缉令,居然从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张,可能是因为风吹日晒雨淋,如果不是辨认出上面的名字,根本不知道那张上面的画像是谁。

        白云飞为罗猎安排的非常周到,罗猎进入一等车厢,列车员殷勤地将他请入7号包厢内。

        初春的江南天已经开始感到热了,罗猎摘下军帽,拿起一张报纸,阅读最近的新闻。

        赣北和湘水的军阀为了争夺地盘战事不断,根据新闻上说,赣北一方最近打了胜仗,由此看来任天骏在军事方面还很有一套。满洲也发生了激战,张同武和徐北山为了争夺满洲的控制权,在苍白山一带激烈争夺,因为山区地势的缘故,他们之间并没有展开大规模的战斗,多半的争夺都是通过当地土匪在进行。

        罗猎望着占据报纸多半篇幅的内战报道,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神州大地,战火纷飞,这些军阀为了争夺地盘和权力,不惜令生灵涂炭,让百姓流离失所,浑然不顾外敌侵入,甚至有些军阀还勾结外敌。

        对于未来的了解,让罗猎拥有着和常人不同的历史观,知道历史如何发展,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任由一切的发生,无法插手去改变,历史本应遵循着其原有的轨迹,罗猎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历史的捍卫者,炸毁黑堡,消除藤野家族基因改造计划的隐患,就出于这样的目的,如果藤野家族的计划完成,那么这个世界将陷入如何恐怖的境地。

        火车缓缓启动,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胖乎乎的男孩跑了进来,向罗猎神神秘秘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极其熟练地钻入了床下。

        罗猎不禁笑了起来,这顽皮的孩子一定在跟人捉迷藏,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呼喊声:“家乐,家乐,你给我出来。”

        声音非常焦急,因为火车刚刚启动的缘故,那女人应该相当着急,因为不知道那孩童到底有没有上车,过了一会儿,听到敲门声,一个满脸惊慌的中年女人出现在门前,她向罗猎道:“对不起,先生,请问您有没有见到一个男孩,八九岁的样子,白白胖胖……”

        从罗猎的目光中她得到了某种暗示,躬下身去,看到了那躲藏在床底的男孩,女人长舒了一口气道:“小祖宗,你就快把我吓死了。”

        那叫家乐的男孩叹了口气道:“没意思,没意思!”他从床底爬了出来,指着罗猎道:“叔叔,是不是你出卖我?”

        “家乐,不可以没有礼貌!”女人呵斥道。

        罗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那男孩的头顶道:“我连话都没有说过,如何出卖你?”

        家乐的注意力却被罗猎腰间的手枪所吸引,双目熠熠生光道:“叔叔,手枪给我看看呗。”

        “家乐!”女人忍不住又斥责道。

        罗猎当然不会把一把手枪交给一个孩子,尽管这孩子充满了渴望和好奇,那女人再次向罗猎道歉,总算将那顽皮的孩子给拖走了。出于礼貌,罗猎将他们送出门外,火车的走道上,一个带着圆顶礼帽,一身英伦打扮的男子转身望来,当他的目光和罗猎相遇,两人都是一怔,虽然他们两人都换上了和平日不同的装扮,两人还是在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罗猎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宋昌金,他和这位三叔在甘边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罗猎的第一反应就是宋昌金出现的地方必不寻常。

        宋昌金和这位侄子想到了一处,两人对望了几秒钟之后,宋昌金低下头,居然转身走了,压根没有和罗猎打招呼的意思。

        罗猎也打消了走过去和他寒暄的念头,心中暗自琢磨,难道宋昌金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又或是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现在不便和自己打招呼?

        中午用餐的时候,罗猎发现宋昌金先于自己坐在那里,餐厅大都已经坐满了,罗猎来到宋昌金面前,礼貌地询问道:“先生,请问这里有人吗?”

        宋昌金笑了笑:“请坐!”

        罗猎坐下,向侍者要来菜单,点餐之后,望着宋昌金的两撇八字胡,不由得笑道:“胡子不错。”

        宋昌金笑道:“好不容易才留起来的。”他用餐巾擦了擦唇角,而后继续对付盘子里的牛排。

        罗猎发现宋昌金对刀叉的运用非常纯熟,侍者送来了他的午餐,宋昌金瞥了一眼道:“吃素啊!”

        罗猎道:“最近胖了不少,所以控制一下饮食。”

        宋昌金看到侍者离去,方才低声道:“听说你杀了人?”

        罗猎笑道:“你信吗?”

        宋昌金道:“我信不信没所谓,关键是别人信不信。”

        罗猎道:“记得你好像是已经退出江湖了?”他看了看宋昌金的那双手,宋昌金的右手上带着一颗黄灿灿的金戒指,虽然算不得特别名贵,可看起来很俗气,很有暴发户的气质。

        宋昌金道:“的确退出了,这次是去满洲散心。”

        罗猎充满怀疑地望着他。

        宋昌金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了,他放下刀叉,擦了擦嘴唇,大胡子虽然威风,可吃饭的时候多有不便,他低声道:“你也是去奉天的?”

        这辆车的终点的确是奉天,罗猎也没瞒他,本来就没有中途下车的打算。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不会错过这次的事情。”

        罗猎心中一怔,看来宋昌金前往奉天果然是另有目的,老奸巨猾的这位三叔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自己也跟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