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通缉令】(上)

第三百二十七章【通缉令】(上)

        罗猎抱着叶青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他留意到一个红色的光点正落在叶青虹的头顶,罗猎心中一紧,抱着叶青虹转动身躯,用身体挡住那个光点。

        不远处土坡上,兰喜妹藏身在树丛之中,手中的狙击枪瞄准了叶青虹的脑袋,只要她扣动扳机,就能将叶青虹射杀在罗猎的怀中,可是她刚才并没有这样做,现在罗猎用身体护住了叶青虹,她更加不会这样做。

        兰喜妹咬了咬樱唇,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负心汉,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叶青虹的平安归来让许多人都松了口气,然而叶青虹对她失踪期间发生的事情一概不提,于家关心得并不是叶青虹的死活,他们更关心罗猎的下落,罗猎的这场逃狱给了法租界巡捕一个完美的结案借口,将所有的罪责一并推到了罗猎的身上。

        白云飞侥幸逃过一劫,叶青虹甚至没有提起老安追杀她的事情,在叶青虹回归之后,白云飞只是派人送去了一束鲜花作为问候,并没有亲自登门慰问,有些事情心照不宣,白云飞明白,罗猎之所以没有报复自己,将自己拖入泥潭,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也要利用自己现在的势力,只要自己不倒,任天骏在黄浦就不可能再泛起什么风浪。

        任天骏这次的行径已经和自己接下了深仇,自己和任天骏是不可能再合作了。不仅仅是因为利益,更因为白云飞对罗猎产生了深深的畏惧感,他会时不时想起罗猎的眼神,深邃不可捉摸,一旦触及了他的底线,罗猎会不计任何手段实施报复。

        叶青虹平安返回不久,刘尚武的尸体就在苏州河内发现,此人已经没有了价值,他的证词也失去了重要意义。刘尚武死后,群龙无首的菜刀会就此分裂,大部分成员都转而投奔了白云飞,还有小部分人投奔了赵虎臣的开山帮,菜刀会这个名字自此从黄浦抹去。

        张凌峰在听闻叶青虹平安回归之后,居然也没有去探望这位老朋友,甚至连花都没有送,他匆匆离开了黄浦,据说是家中有事,他的父亲张同武将他急电召回。

        因为命案发生在穆府,白云飞又是舞会的举办者,他也因此而担责,向于家做出了赔偿,与此同时,关于白云飞本来身份的传言也尘嚣而上,白云飞针对此事特地做出声明,在他发出声明后不久,如愿当选为法租界新任华董。

        连开山帮的赵虎臣都不得不佩服白云飞的手段,经历了这么大的风波,他居然还能够屹立不倒,此人的手段不次于穆三寿在世。当然赵虎臣也不会善罢甘休,白云飞为了平息他的怒气,暂时搁置矛盾,转让了一家戏院和一家码头,作为对他的赔偿,总算将赵虎臣稳定了下来。

        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任天骏也没有闲着,他在返回赣北的途中,麾下发动兵变,幸亏一帮旧臣力保,方才平定叛乱,力保他的统治地位,而此时,一直在旁边觊觎已久的湘水军阀崇基江趁机向他们发动战事,刚刚平息内乱的任天骏再度陷入战争之中。

        这本来就是一个混乱的时代,战争层出不穷,大事件层出不穷,军阀割据,各方势力混战,正因为此,一起杀人案并不会在人们的记忆中存留太久,一张通缉令哪怕是全国通缉,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在这样的年代从不缺乏恶行杀人案,更不缺乏全国通缉的逃犯,黄浦发出的全国通缉令,一旦到了别人的势力范围,其影响力和注意力就会大幅削弱。

        时间会洗刷掉许许多多的印记,许多人,许多事随着记忆会如照片般渐渐褪色。

        叶青虹端着红酒,望着眼前初春的园林,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的博物馆开始复工,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身边没有了罗猎。她看到工地现场正在忙碌的张长弓,张长弓留下不仅仅是为了给她帮忙,更重要的是为了负责她的安全。

        没有人知道罗猎去了哪里,就连叶青虹也不知道,或许他仍在黄浦,或许他去了海外,罗猎做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警方对叶青虹的监视始终没有放松,这也是叶青虹不得不留在黄浦的原因。

        张长弓收到了一封信,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叶青虹的面前。叶青虹习惯性地问道:“有他的消息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期待也变得越来越少,因为她明白,还没到罗猎现身的时候。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阿诺,里面土不土洋不洋的,我也看不太懂。”他还是谦虚了,其实他一个字都看不懂,毕竟阿诺的这封信是用英文写的。

        叶青虹笑着接过那封信,看完之后道:“阿诺要来黄浦。”

        张长弓笑道:“太好了。”随即又道:“可惜罗猎不在。”

        叶青虹道:“我总觉得他去了满洲。”

        张长弓道:“他做事从来都是这个样子。”看到叶青虹脸上的牵挂,他安慰道:“其实他应当是不想给咱们添麻烦,只要情况允许,一定会马上跟你联系。”

        叶青虹笑了笑,将杯中的红酒饮尽:“或许,我在他心里本没那么重要。”她想起了颜天心,如果自己和颜天心易地而处,不知罗猎还会不会连一声胶带没有就毅然离去。

        对别人感情的事情张长弓没有任何的发言权,虽然罗猎是他的朋友,张长弓道:“还有不少的侦探在跟踪咱们。”

        叶青虹道:“让他们盯着呗,总有疲倦的时候。”

        张长弓点了点头,那些侦探之所以跟踪,其目的无非是想通过他们找到罗猎,一旦他们丧失了耐心就会放弃继续跟踪,不过这需要等待。

        叶青虹道:“我收到消息,安藤贤一明天就会来到黄浦。”

        张长弓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安藤贤一是安藤井下的儿子,上次出海,安藤井下给于他们不小的帮助,安藤井下最大的牵挂就是他的儿子,所以将此事委托给他们,如今他们找到并将安藤贤一安全带回,终于完成了安藤井下的嘱托,对于这位救命恩人算是有了交代。

        张长弓道:“我去接他。”

        叶青虹道:“不知安藤先生去了哪里?”安藤井下在他们前往黑堡之时就已经失踪,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因为安藤井下的特殊身份,安藤贤一的事情一直进行的相当隐秘,接受安藤井下的委托,也等于接受了一个天大的责任,他们无法断定是不是还有人在关注安藤贤一,此次将安藤贤一带走,会不会引起日方的怀疑。

        张长弓道:“他被宣布死亡那么多年,应当不会有人再关注。”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藤野家族很不简单,我总觉得黑堡的事情没有完结。”

        张长弓道:“你打算怎么办?”

        叶青虹道:“我打算将这孩子送去欧洲完成学业,也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他的安全。”

        张长弓道:“欧洲?”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我会亲自去一趟。”继续留在黄浦也要在警方的监视之下,叶青虹也想利用这次的机会摆脱警方监视。

        张长弓道:“也好,有罗猎的消息,我会尽快通报给你。”

        白云飞坐在临安郊外明溪的摇橹船上,船头茶桌上泡着新采摘的龙井,杯中的茶色和周围的绿色树影相映成趣,白云飞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向船头站着的那名身穿长衫,负手而立的男子道:“喝杯茶吧!”

        男子转过头,居然是失去音讯许久的罗猎,罗猎微笑点了点头,来到茶桌前坐下,捻起洁白如玉的茶盏,品了口新茶道:“白先生怎么有空?”

        白云飞道:“出来透透气,最近事情不少,心情烦闷,总想找个人聊聊。”

        罗猎道:“麻烦不是已经解决了?”

        白云飞叹了口气道:“总觉得对不住你。”

        罗猎道:“有些事不必太过放在心上,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还难得拥有这样的清闲,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白云飞道:“我也曾经想过衣食无忧平淡一生,可像我这样的人也只能想想罢了。”

        罗猎道:“因为你管不住自己的心,想要得太多。”

        白云飞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罗猎道:“多数人都喜欢往上爬,却忽略了脚下,没看到自己在爬高的同时有人在悄悄撤去你身后的梯子,等你想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白云飞道:“我没想过回头。”

        罗猎道:“还想长生吗?”

        白云飞笑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长生只不过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笑谈。其实他应该满足,在津门风波之后就应当看破一切,上天对他已经不薄,这世上有太多人被打落凡尘,一蹶不振,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甚至会丢掉性命,几场风波,他都在最后关头转危为安,上次穆府血案之后,白云飞突然就大彻大悟了,他得到的已经够多,贪心不足蛇吞象,人若是太过贪心,连上天都会鄙视。

        白云飞道:“一个人如果当真可以长生不死,那么他的人生该多么无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