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全靠演技】(下)

第三百二十六章【全靠演技】(下)

        罗猎道:“早就想走了,可又没什么地方好去,所以还是留下来看戏。”

        “演的什么?”

        罗猎目不转睛地望着舞台道:“你请过来的,居然不知道唱的什么戏?”

        兰喜妹道:“人家只是想见你,唱什么戏都无所谓,反正见到你就好。”

        罗猎没说话,从怀中抽出香烟,叼在嘴里,并未点燃。兰喜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又抽烟了?”

        罗猎道:“再生缘!”

        兰喜妹道:“不是已经戒了?”

        “你说人会不会有轮回?”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兰喜妹突然停下说话,目光回到舞台上,似乎专心看着这场未完的戏,两人谁也不再说话,直到这场戏散场,兰喜妹站起身来,罗猎随着她一起走出戏院。

        夜色深沉,大街上行人不多,兰喜妹指了指前面道:“陪我走走。”然后她不由分说地挽住了罗猎的手臂。

        罗猎陪着她向前方走去,前方的钟楼开始鸣响,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罗猎吸了口清冷的空气道:“这种感觉好像被人绑架一样。”

        兰喜妹道:“别忘了是谁把你从巡捕房救出来。”

        罗猎笑了起来,这笑容在兰喜妹的眼中满怀深意,两人都是明白人,兰喜妹导演的这场劫狱虽然暂时让罗猎获得自由,可事实上却将罗猎拖入更深的泥潭,剥夺了罗猎证明清白的机会。

        罗猎惜字如金道:“谢谢。”

        兰喜妹道:“不用谢我,其实咱们根本不用说谢,别说是为你深入虎穴,就算为你死,人家也甘心情愿。”

        罗猎停下脚步:“我受不起!”他忽然捧住兰喜妹的俏脸,低头吻住她的樱唇,兰喜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整个人瞬间石化,脑海中一片空白,而此时远处有两名巡捕走过,兰喜妹方才明白罗猎不是情之所至,压根是拿自己当掩饰身份的道具。

        她不由得想起当初协助罗猎气走麻雀的情景,两人之间的亲吻为何总是在做戏中开始。

        巡捕朝这边看了一眼,感叹当今时代民风开放,却没有产生怀疑,谁也没有想到这对热恋中的男主角就是正在被全城通缉的要犯。

        巡捕走远之后,兰喜妹用力推开了罗猎,然后扬起手,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有种狠狠给罗猎一记耳光的欲望,可手掌落下去却改成狠狠捏了罗猎的面颊一下,啐道:“无耻,你利用我。”

        罗猎抓住她的手,双目仍然盯住兰喜妹的双眸,低声道:“你的消息很灵通,从叶青虹出事到你前来巡捕房救我,只相差不到两个小时。”

        兰喜妹内心一沉,她意识到罗猎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罗猎道:“如果不是青虹出事,我未必会跟你逃走。”

        兰喜妹道:“看来在你心中我始终比不上她重要。”

        罗猎道:“连张凌峰都无法顺利探监,你却能够从容进入,这件事是不是让人感到奇怪?”

        兰喜妹道:“因为崇洋媚外的人太多。”

        罗猎摇了摇头道:“那里是法租界巡捕房。”

        兰喜妹道:“你怀疑我?你认识我那么久,我何时害过你?”

        罗猎道:“每个人身上都有特定的气息,我恰恰能够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青虹在你手上对不对?”

        兰喜妹仍然在坚持:“你胡说什么?是不是脑子糊涂了?”

        罗猎道:“我仔细调查过那晚的事情,在当时的状况下,警方并未向外公布消息,你何以在第一时间知道是叶青虹出了事?除非你一直跟踪她,又或是追杀她的人就是你。”

        兰喜妹道:“我跟踪她不可以吗?”

        罗猎道:“你跟踪她就不会见死不救!”

        兰喜妹怒道:“我当然会见死不救,我之所以落到今日全都拜她爹所赐,奕勋害死了我爹,夺走了我的应有的一切,现在他的私生女又要夺走我的爱人!”

        罗猎平静望着兰喜妹,兰喜妹抬起脚愤怒地向罗猎的脚面踩去,罗猎不为所动,抓住她的手腕却越来越紧。

        兰喜妹被触怒了,她失去了理智,抓住罗猎的手腕狠狠咬了下去。

        罗猎道:“刚才我吻你的时候催眠了你,你脑海中只是片刻的空白,可时间却过去了十分钟。”

        兰喜妹已经咬破了罗猎的肌肤,尝到他血液中咸涩的滋味,听到罗猎的话,她抬起头,樱唇上沾着罗猎的鲜血,更映衬得肌肤雪样洁白,眼泪在她的双目中打转,紧咬樱唇道:“罗猎,你好卑鄙!”

        罗猎道:“彼此,彼此!”

        兰喜妹抽噎了一下道:“是,是我抓了叶青虹,怎样?我就是要你见不到她,我就是要你永远都见不到她!”她感觉自己空前的脆弱,虽然想在罗猎面前表现出坚强狠辣的姿态,可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罗猎叹了口气,居然掏出一方手帕递给了她,兰喜妹抢了过去,擦去脸上的眼泪,然后扔在地上,狠狠踩在脚下,可刚刚擦干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她抬起头,试图以这样的方式让眼泪停止流淌,却看到了钟楼上的时间,时间只不过刚刚过去了三分钟,除去他们刚才交谈的时间,自己脑海中的空白只不过是几秒的事情,兰喜妹的脊背下意识地停止了,她忽然明白自己中计了,罗猎在诈自己,这个狡诈的混蛋,竟然用这样的手段对付自己,让自己误以为被催眠,承认了抓叶青虹的事情。

        兰喜妹用力抽了一下鼻子,然后格格笑了起来:“我演的好不好?”

        罗猎点了点头道:“好!带我去见叶青虹。”

        兰喜妹叹了口气道:“我刚才都是在骗你。”

        罗猎道:“我没骗你,我闻得出她身上的味道。”

        兰喜妹凤目圆睁,指着罗猎的鼻子骂道:“好你个无耻下流的东西,你竟然……”

        罗猎道:“你也一样。”

        兰喜妹的脸有些发热了,她知道自己的心机已经全部被罗猎识破,在他面前一败涂地,她显得有些忸怩,就像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双手的十指纠结在一起,跺了跺脚,然后点了点头:“好吧!”

        罗猎抬起手臂,示意他们继续将情侣的角色扮演下去。可突然兰喜妹却尖叫了起来:“来人啊!救命!救命!”

        远处的巡捕被惊动,全都向这边看来,罗猎头皮一麻,他不得不逃,若是继续留下只怕会被这帮巡捕包围,急促的哨声响起。

        兰喜妹向罗猎道:“傻子,还不快逃,我帮你挡着他们。”这会儿她还在继续当好人,罗猎唯有向右侧的黑暗巷口逃去。

        听到兰喜妹的声音,叶青虹甚至懒得回应,有和她斗嘴的功夫不如琢磨如何逃出困境。

        兰喜妹道:“我刚才见到罗猎了。”

        叶青虹虽然非常想知道罗猎的消息,可却强忍住没有发声,因为她知道兰喜妹很可能又在设置一个圈套。

        兰喜妹道:“他已经越狱了。”

        叶青虹愣了一下,罗猎若是越狱岂不是坐实了罪名,那么以后他只能做一个亡命天涯的逃犯了。

        兰喜妹道:“他实在是个狡猾的家伙,我估计要不了太久,他就会找到这里。”说这话的时候兰喜妹的唇角带着笑意,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开心和骄傲,她没有喜欢错人,罗猎一直都是那么优秀,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套路不丢人。

        叶青虹道:“他知道我仍然活着?”

        兰喜妹道:“那又如何?他现在是全国通缉的逃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哪还能顾得上你?”

        叶青虹道:“一定是害他对不对?”

        兰喜妹道:“只能是我害他,除了我之外,谁敢害他,我就要谁死无葬身之地!”

        叶青虹道:“你是不是想杀了我?”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我非但不会杀你,还会放了你。”

        叶青虹才不会相信她的话,可兰喜妹说完这番话之后,许久都没有再开口,叶青虹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你还在吗?”房间一角的墙面突然移动开来,原来是一扇隐藏的房门,叶青虹慌忙从门洞中走了出去。

        前方不远就是木质阶梯,叶青虹沿着台阶一路向上,推开大门走出地面,方才发现外面一片漆黑,周遭石碑林立,从前方耸立的教堂尖顶能够判断出,她应当被关在教堂附近的墓园中。

        叶青虹看了看周围,正准备快步离开,却发现前方似有光芒,她担心来人对自己不利,慌忙藏身在一块石碑之后。

        远方的身影越来越近,叶青虹悄悄望去,却见夜色中那人的身材高大而挺拔,手中电筒的光束在四处寻找着什么,突然光束停顿在那里,听到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道:“青虹,是你吗?”

        叶青虹用激动的颤抖的声音回应道:“罗猎,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不顾一切地从藏身处站起来冲了出去,扑入罗猎宽阔温暖的怀抱中,素来坚强的叶青虹此时再也止不住眼泪,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