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全靠演技】(上)

第三百二十六章【全靠演技】(上)

        白云飞听闻叶青虹出事之后,马上就开始收拾行李,他有种预感,黄浦已经风雨飘摇,这次的事情很可能要波及到自己,原本他还指望着和叶青虹合作,可现在已经没可能了。

        那晚出事之后,他的府邸就被巡捕给严密监视起来,白云飞仍然决定逃离,不逃恐怕没机会了,他策划了几条逃离的路线,一番斟酌之后,终于选定了一个方案,现在只需等待时机。

        “老爷,外面有位张先生想见您。”

        白云飞道:“哪位张先生?”

        “他说叫张长弓,是罗猎的好朋友。”

        白云飞当然记得张长弓,听到罗猎的名字,他有些头疼,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跟张长弓见上一面,应当是叶青虹的事情吧。

        张长弓大步走入客厅,白云飞从见到他第一眼起就感觉有些不妙,因为张长弓的身上带着太强的杀气,杀气凛冽丝毫没有隐藏的意思,白云飞下意识地去拿手枪。

        张长弓在距离他三米左右的地方站住,这样的距离让白云飞稍稍感到心安一些,张长弓慢慢解开长衫,露出里面环绕腰间暗藏的一圈手雷,然后道:“白云飞,劳烦你跟我走一趟。”

        白云飞望着环绕在他身体周围的手雷,吞了口唾沫,他向感到不妙而向张长弓围拢过来的手下人摆了摆手道:“退下!”

        白云飞道:“去哪里?”

        张长弓道:“去了你就知道。”

        白云飞下了车,在张长弓的逼迫下他亲自驾车而来,并勒令所有的手下都不得跟踪尾随,当他们来到黄浦郊区的这座小桥前方的时候,雨刚停。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身影静静站在桥上,观望着下方平缓的水流,从侧影白云飞已经辨认出那是罗猎。

        张长弓推了白云飞一把,白云飞的力量和张长弓无法相提并论,被张长弓推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他摇了摇头,然后缓步向罗猎走了过去,很多时候暴力才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然而通常人们都不屑于采用这种方法。

        白云飞暗自斟酌着,如果一个人拥有绝对的实力,又何必去劳心劳力地去想什么阴谋诡计?

        冬日的寒风送来一股淡淡烟草的气息,罗猎食言了,他曾经说过要戒烟,在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却又重新拿起,应当说这和叶青虹的遇害有着很大的关系。

        白云飞望着罗猎,他忽然呵呵笑了起来。

        罗猎将烟蒂丢下碾灭,然后缓步向白云飞走去,来到近前,白云飞主动向他伸出手去想要跟罗猎握手,罗猎却毫无征兆地照着他的小腹给了他狠狠的一拳,这一拳打得毫不留情,打得白云飞因为疼痛而躬下了身子,他张大了嘴巴用力呼吸,希望这样能够减轻痛苦,却最终还是因为胸腹部剧烈的疼痛而咳喘起来。

        还好罗猎并没有给他第二拳,白云飞双手扶在膝盖上,长时间地弯着腰,等到这一拳带给他的疼痛稍稍减轻方才道:“叶小姐的事情……和我无关……”

        罗猎道:“如果不是你,事情不会闹到这样的地步。”

        白云飞道:“是,都是我的错!”事已至此,辩白也是无用。

        张长弓道:“这种卑鄙小人,跟他多说无益,杀了他就是。”

        白云飞哈哈大笑道:“张长弓,如果不是我自己主动前来,你以为可以强迫我过来吗?”他站直了身子,指着罗猎道:“你救过我,我也帮过你,太虚幻境的事情你为何要骗我?”

        罗猎冷冷望着白云飞道:“就因为这件事,你就要赶尽杀绝?”

        白云飞摇了摇头道:“对你们赶尽杀绝的不是我,是任天骏,是!塔楼上的枪手是我布置的,可我要杀的是任天骏,那天的目标根本不是你们!”

        张长弓怒道:“你放屁,满口胡言。”

        白云飞道:“我骗你们又有何意义?你们回来之后,我的确想过要和任天骏合作,因为我觉得你们欺骗了我,戏弄了我,可是任天骏拒绝了我的好意,非但如此,他还利用我本来的身份要挟我。”

        罗猎道:“因此你对他产生了杀念?”

        白云飞点了点头。

        罗猎道:“因为我们和任天骏本来的矛盾,任天骏若是被杀,我们就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你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白云飞没有否认,依然点了点头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想算计别人,可最后却被别人设计,我没有料到老安竟然被任天骏收买。”

        罗猎从白云飞的话中已经推断出问题果然是出在老安的身上,以他对老安的了解,如果不是被任天骏抓住了弱点进行要挟,老安应当不会服从,老安的最大弱点就是海明珠。

        无论老安背后有多少隐情,有多么无奈,他的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罗猎已经下定了决心,若是让他找到老安,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铲除。

        白云飞似乎猜到了罗猎的心思,叹了口气道:“我比你更加恨他,我现在的困境就是他造成的。”

        罗猎道:“你的困境是你自己造成的,和任何人无关。”

        白云飞道:“你想怎么做?杀我?就算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发生的事实。”

        罗猎道:“至少可以减轻一些心头的仇恨。”

        白云飞道:“我有刘尚武的消息。”他从罗猎的目光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果决,想要让罗猎暂时放下对自己的敌意,唯有拿出一些可以让他心动的消息。

        罗猎将信将疑地看着白云飞。

        白云飞道:“在叶小姐出事之前,她已经料到背后的黑手是谁,她委托我去找刘尚武,并将之铲除。”

        罗猎心中一阵感动,叶青虹让白云飞找到并铲除刘尚武,目的应当是消除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如果刘尚武死了,那么他所有对自己的指控和所谓的证据就不复存在了。可现在叶青虹杳无音讯,兰喜妹的这次劫狱让原本混乱的局势越发错综复杂。现在就算杀掉刘尚武,自己也难以脱罪。单单是杀死巡捕逃狱,这件罪名已经足够判自己死刑了。

        白云飞道:“我可以帮你找到刘尚武。”

        在罗猎越狱之前,刘尚武一直都是警方的重点保护对象,可在罗猎越狱之后,一切发生了转变,在这次的越狱过程中共有五名巡捕被杀。而且发生在法租界,性质之恶劣前所未有。越狱发生之后,侦破于卫国被杀一案已经不再是重点,因为无需侦破,越狱本身就已经将此案坐实。

        刘尚武早已成为惊弓之鸟,他虽然迫于压力成为警方证人,可并不代表着有警方的保护就可高枕无忧,罗猎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真正让刘尚武感到害怕的是,警方对他的保护力度明显开始削弱,当刘尚武从早报上读到罗猎越狱的消息之后,他马上就明白了原因。自己已经失去了价值,已经不需要自己的证据为罗猎定罪,他不再是关键人物,只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

        刘尚武陷入极度的惶恐之中,而很快就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就在罗猎逃狱的当天下午,一群陌生人进入了他藏身的酒店。负责保障他安全的两名便衣几乎没做出反抗就被人射杀当场,听到动静后的刘尚武顿感不妙,他跳窗逃走。

        刘尚武疲于奔命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辆轿车,车门打开,里面的人向他招手道:“快上车!”

        已经无可选择的刘尚武想都不想就冲入了汽车内,他刚刚上车就被几支冰冷的手枪抵住了脑袋,刘尚武完全放弃了反抗,举起双手道:“别杀我,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小教堂已经被查封,叶青虹位于黄浦的所有物业都被警方搜查了一遍,然而警方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新闻却没有一刻停歇,记者们掌握的情况好像比巡捕们更多,各方消息层出不穷,其中有关于发生在穆府的谋杀,有发生在巡捕房的越狱,最离谱的是,很多消息都将矛头直接指向了于家,说越狱是于家一手策划,目的是要给罗猎这个重大嫌疑人落罪,因为缺少必要的证据。甚至连于家通过关系让市长施压,不许罗猎保释的事情也掀了出来。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刘尚武的一篇访谈,他坦白了迫于于家压力诬陷罗猎的事情,并向报社提供了亲手画押的证据,还有拿着证据的照片。这些新闻让黄浦众说纷纭,舆论导向从来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不少人从开始确信罗猎是个杀人凶手动摇了。

        警方在黄浦进行大肆搜捕的时候,罗猎正静静坐在大华戏院看戏,一旁的座位始终空着,直到戏演了一半的时候,兰喜妹方才到来,在他的身边坐下后,兰喜妹望着舞台道:“戏快演完了?”

        罗猎道:“你晚了一个小时。”

        兰喜妹笑了起来:“难得你对我那么有耐心,我听说男人等女人是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