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劫狱】(上)

第三百二十五章【劫狱】(上)

        “他在满洲,除非他亲自过来对我说,否则就是你欺上瞒下。”

        “少帅,我没那个胆子。”

        张凌峰情绪越发激动起来:“我现在就去保释罗猎,出了任何事,我来负责。”

        “少帅……这案子……牵连太广……”

        张凌峰道:“拿你们于家吓唬我是不是?你又不是瞎子,你会看不出罗猎根本就不是杀你侄子的凶手?我现在就去,法国领事那边我来打招呼,如果蒙佩罗知道他最喜欢的学生出了事,你们这帮废物巡警全特妈都得滚蛋!”

        张凌峰的这个电话就在法租界巡捕房打出的,打电话的时候刘探长就在一旁,他的脸色很难看,叶青虹是新任领事蒙佩罗的学生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张凌峰真火了,他来巡捕房坚决要求保释罗猎。

        不许罗猎保释是于家的意思,于广龙也在其中起到了作用,如果当初不是张凌峰让步,谁也挡不住罗猎被保释,叶青虹的遇害让张凌峰彻底暴走了。刘探长也清楚这件案子中存在着太多的疑点。

        嫌疑人当时受伤,而他的血迹大都滴落在周围,虽然在杀死于卫国的飞刀上发现了嫌疑人的血迹,可是在嫌疑人和死者被杀现场之间没有找到属于嫌疑人的任何血迹。

        在这件事上刘探长并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于家在黄浦势力庞大,于广龙又是公共租界的总巡捕,自己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负责办案的其实是于广龙。

        张凌峰望着唯唯诺诺的刘探长道:“你听到没有,我现在就要保释罗猎。”

        刘探长苦笑道:“少帅,您知道的,这件事……我做不了主……”

        张凌峰一怒站起道:“谁能做主?”

        “除非……除非市长大人下令放人。”

        张凌峰道:“市长?”

        刘探长点了点头,于家若无强大的靠山,于广龙又怎能踩过界来办案。

        张凌峰道:“好,我明天过来保释,你最好给我加派人手,保证嫌疑人平安无事,如果他出了任何事,我拿你是问!”张凌峰也有无奈的时候,这里不是满洲,他虽然表现得非常强势,可是在黄浦他并无让众人无条件服从的能力。坚持下去也不会成功,想要解救罗猎唯有从上层着手,他必须要有耐心,他不得不选择忍耐,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叶青虹的下落。

        叶青虹在一连串的咳嗽之后坐起,她吐了一口冷水,感觉咽喉火辣辣的难受,这是被水呛入的缘故,她的水性虽然不错,可是当时汽车入水之后车门变形,她根本无法逃出车内。

        叶青虹本以为自己在劫难逃,却想不到自己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深深吸了口气,观察周围的环境,周遭一片漆黑,叶青虹感到惶恐,她忽然想起此前曾经被穆三寿囚禁的事情,难道过去的一切又在重演。

        稳定了一下情绪,检查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受伤,然后小心站起身来,轻声道:“有人吗?”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没有人回应她,叶青虹不由自主增大了声音。

        身后一盏灯光亮起,叶青虹猛然转过身去,她看到了一整面玻璃墙,灯光在她这一边,她看不到玻璃墙那一面的情景,叶青虹认为有人一定在对面观察着自己,她大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

        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顶部传来:“叶青虹,还记得我吗?”

        叶青虹内心一怔,很快她就从声音中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惊声道:“兰喜妹?”

        兰喜妹格格笑了起来:“你居然记得我的声音。”

        叶青虹道:“你放了我!”

        兰喜妹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要感谢我呢。”

        叶青虹道:“感谢你什么?感谢你把我关在这密不透风的地牢里面吗?”

        兰喜妹道:“你啊,真是忘恩负义,如果不是我把你救出来,你此刻已经淹死在苏州河里了,就算侥幸逃出,也一样逃不出凶手的射杀。”

        叶青虹努力回忆着发生车祸的过程,她充满狐疑地望着玻璃墙,虽然她怎样努力都看不清兰喜妹的样子,眼前的玻璃墙应当是单向可视的。

        果不其然,兰喜妹看得清她的一举一动,兰喜妹道:“你在怀疑我吗?”

        叶青虹并未看清撞击自己的那个司机,兰喜妹自然也在她的怀疑之列,既然没有看到,就没有凭空指责的权力,叶青虹决定还是保持沉默。

        兰喜妹道:“杀手非常厉害,他怕你不死,带着渔枪潜入水中,你所认识的人之中,有没有人使用渔枪?”

        叶青虹听到渔枪顿时想起了老安,在她的印象中使用渔枪的人很少,老安在海石林曾经动用过这样的武器,再联想起白云飞此前的那番话,已经基本可以断定是老安无疑。

        兰喜妹道:“想杀你的人应当是任天骏了。”

        叶青虹道:“你带我来这里又是什么目的?”

        兰喜妹道:“没有人知道我把你带到了这里,你猜他们会不会以为你死了?”

        叶青虹道:“你究竟是想救我还是想害我?”

        兰喜妹道:“你觉得罗猎心中究竟是喜欢你多一点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叶青虹内心一沉,隐然觉得此事不妙。

        兰喜妹道:“无论他心中怎样想,我肯定要比你对他好的多。”

        叶青虹道:“自我感觉还真是不错。”

        兰喜妹道:“你又何必回来?如果我是你,就留在欧洲永远不要回来。”

        叶青虹道:“你是打算杀死我了?”

        兰喜妹道:“罗猎知道你的死讯之后会不会伤心?”

        叶青虹沉默了下去。

        兰喜妹道:“他应该会伤心,不过他那么坚强的人,绝不会被打倒,当初他那么喜欢颜天心,颜天心死后还不是一样从痛苦中走了出来?你死了,应当也是一样,过不了多久,他可能就忘了你是谁?”

        叶青虹的心中一阵难过,她明知道兰喜妹是故意在这样说,故意在折磨自己的意志,可仍然抑制不住难过,如果她把自己关在这里,罗猎又怎能知道自己的消息?或许罗猎真的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他会不会很快就忘了自己?

        兰喜妹道:“就算不忘,又能如何?一个人总要开始新的生活,总要重新面对未来对不对?你不用担心,这世上还有人疼他爱他,关心他!”

        叶青虹冷哼一声道:“你吗?”

        兰喜妹格格笑道:“自然是我?他喜欢我,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他不会喜欢你,你所认为的喜欢,只是他可怜你罢了。”

        兰喜妹被叶青虹激怒了,厉声道:“住口!”可马上她又平复了怒气,呵呵笑了起来:“叶青虹,你故意激怒我,害怕了是不是?很多人都认为死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事情,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比死更惨的事情还有很多。”她向前走了一步,望着玻璃另一侧的叶青虹就像观察着一个被自己捕获的猎物一般:“我会告诉他你死了,他一定会难过,不过我一定会陪在他身边渡过这最难捱的时光。”

        叶青虹道:“真正喜欢一个人就不要欺骗他。”

        兰喜妹微笑道:“只要能够得到他的心,又何必在乎手段呢。”

        叶青虹却越发平静了,她轻声道:“我已经错过了他一次,所以我再也不会骗他。”

        兰喜妹道:“你没机会了!”

        罗猎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他一直没有入睡,本以为被关押之后睡眠得到了改善,可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偶然现象,仅仅睡了一个好觉,失眠症又再度袭来。那阵急促的脚步声也引起了狱警的注意,狱警起身张望,没等看清,就被一枪射中。

        子弹经过消声器射出,动静并不大,罗猎慌忙藏身在黑暗中,可很快他就看清了来人,对方穿着巡捕的衣服,不过窈窕的身姿仍然被罗猎轻易识破了她的身份,来人是兰喜妹。

        兰喜妹在狱警的身上踢了一脚,然后从他腰间解下钥匙,来到囚室门前。

        罗猎愕然道:“你做什么?”

        兰喜妹道:“救你啊!”

        罗猎当然知道她是在劫狱,他虽然很想离开这里,可并不是用这种方式,如果罗猎想越狱,凭着他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离开这里,根本不用兰喜妹来救。罗猎低声道:“胡闹!”如果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巡捕房,罗猎等于是畏罪潜逃,必将成为全国通缉的要犯,而他杀死于卫国一案只怕也会被坐实,兰喜妹现在的做法简直是在帮倒忙。

        兰喜妹将牢门打开,望着罗猎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以为他们会救你,张凌峰避重就轻根本不愿为你作证,于家人买通了市长,不许你保释,一定要将你置于死地。”

        罗猎道:“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兰喜妹咬了咬嘴唇道:“傻子,你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青虹出事了,下一个就会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