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欲加之罪】(下)

第三百二十四章【欲加之罪】(下)

        于广龙道:“我只相信证据,单单是你和刘尚武联手敲诈一万大洋,这个罪名就能让你在监狱里呆一辈子。”

        罗猎将喝空的茶杯放了回去,然后道:“于探长是不是有什么条件?”

        于广龙道:“穆天落,是不是穆天落指使你这样做的?”

        罗猎皱起了眉头。

        于广龙道:“你曾经接受过穆天落的雇佣,为他出海办事。”

        罗猎道:“这和凶杀案又有什么关系?”

        于广龙道:“如果你说出真相,并指控穆天落,我至少能够保住你的性命。”

        罗猎笑了起来:“听上去是个诱人的条件。”

        于广龙道:“你也可以不答应,可是我也要提醒你,如果找不到幕后的真正指使者,那么所有的罪名都会落在你一个人的头上,后果你自己掂量。”

        罗猎道:“最坏的后果无非是死刑。”

        于广龙愣了一下,他从罗猎无畏的表情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罗猎道:“张凌峰提供的证词无法为我脱罪对不对?”

        于广龙道:“停电之后,他的确没有看到你在什么地方。”

        罗猎道:“像他那样的人如果不肯为我作证,背后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微笑望着于广龙道:“凶杀案只是一个借口,有人想要利用这件事将我铲除,张同武对不对?”

        于广龙的诧异已经掩饰不住,他不知道罗猎究竟是如何猜到的。

        罗猎起身道:“我回去了。”这件事不难猜测,以张凌峰的性情,能逼迫他改变主意的只有他的父亲。罗猎不知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因何会引起北满大帅张同武的注意,思来想去应当和曾经苍白山的经历有关。

        如果张同武施压,那么自己很难洗清冤屈,他应该重新考虑应对的方法了。

        律师带给叶青虹的消息并不乐观,张凌峰虽然提供了证词可证词的力度不够,不足以让罗猎脱罪,甚至无法提供停电之后罗猎的去向证明。这一消息也大大出乎了叶青虹的意料之外。

        “恩将仇报!”叶青虹愤愤然道。

        张长弓和唐宝儿都感到不解,在他们看来张凌峰为罗猎作证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他们都看好张凌峰的影响力,认为由他出面很快就能够扭转局面,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让几人都看不懂了。

        张长弓道:“张凌峰为何不肯为罗猎作证?”

        唐宝儿道:“不是不肯作证,而是只证明了一部分。”

        叶青虹怒道:“我去找他,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唐宝儿道:“难道是他嫉妒你对罗猎好所以……”

        叶青虹瞪了她一眼,吓得唐宝儿将剩下的话全都咽了回去。叶青虹去拿起了外套,张长弓道:“我送你!”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你还是送宝儿回去,他住的不远,我开车过去就行。”

        张长弓想了想,叶青虹武功不弱,而且她去找张凌峰讨说法,自己也不适合出现。

        叶青虹开车向张凌峰的住所驶去,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这场延绵两日的冬雨还在没完没了地下着。叶青虹已经出离愤怒了,她认为张凌峰的行为太过卑鄙,虽然张凌峰没有诬陷罗猎,只是将实话说出来,可叶青虹记得他答应过自己要为罗猎作证,要为他洗刷罪名,可张凌峰却出尔反尔,并未兑现他的承诺。

        叶青虹虽然从未对张凌峰动情,可她一直都将张凌峰当成朋友。张凌峰这次的所作所为让叶青虹大失所望,叶青虹前去问罪的途中也考虑了这件事,根据律师反馈的信息,张凌峰的确也前往为罗猎作证,只是他的证词对罗猎脱罪并没有太多的作用,或许张凌峰说的都是事实,可在叶青虹看来远远不够,张凌峰明明可以提供有力的证据,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这份证词要比其他人有力得多。

        迎面一道强光直射而来,叶青虹慌忙抬起头来,她下意识地向一旁打着方向,然而对面的那辆货车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向她驶来。

        危险让叶青虹迅速反应过来,她将档位切入倒档,将油门踩到最低,控制轿车全速后退,可是仍然没能顺利摆脱那辆货车,疯狂的货车狠狠撞击在轿车的前部,轿车的体量无法和货车相提并论,因为这次撞击而旋转偏出,撞击力使它脱离了道路。

        叶青虹被这次撞击震得头昏脑胀,可那辆货车调整方向之后继续向这边疯狂驶来。

        叶青虹的轿车在第一次撞击中已经损毁熄火,她慌忙去推车门,可是车门也已经挤压变形。

        货车再度撞击在轿车之上,推动着轿车一起驶入前方的苏州河内……

        张凌峰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要坐起,却被一旁陆如兰搂住了手臂,娇嗔道:“什么时候了?”她听出外面是女人的声音,认为是张凌峰在外面沾花惹草,被人找上门来。

        张凌峰却没那么想,自从他去巡捕房录完口供之后就有些内疚,虽然他说得都是实情,可他的话对罗猎并无帮助,他甚至预见到自己会因此而触怒叶青虹,也做好了被叶青虹骂个狗血喷头的准备,他已经购买了明天一早的火车票,准备离开黄浦。

        外面的声音应当不是叶青虹,能够夜闯自己的住处的人不多,张凌峰很快就听到外面传来副官焦急的声音:“少帅,少帅,唐小姐有急事找您。”

        张凌峰其实已经从声音听出是唐宝儿,他认为唐宝儿很可能和叶青虹一起登门兴师问罪。想了想道:“你说我不在。”

        “可是……可是……她说叶小姐出了车祸,连人带车掉到了苏州河……”

        “什么?”张凌峰如同被霹雳击中,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唐宝儿看到张凌峰出现在楼梯处,马上就冲了上去,两名侍卫慌忙将唐宝儿拦住,唐宝儿指着张凌峰的鼻子骂道:“张凌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派人谋害青虹?”

        张凌峰听闻叶青虹的事情之后也是担心不已,他慌忙道:“怎么可能,我对青虹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伤害自己也不可能伤害她,来人,备车……”他的声音明显颤抖着。

        叶青虹出车祸的岸边已经有不少的巡警,现场的状况非常惨烈,那辆制造车祸的货车车头没入水中,还有一半车厢露在外面,至于叶青虹的汽车暂时还未发现,目前巡警已经沿着河水向下游展开搜索。

        有几人目睹了当时的那场车祸,根据路人的描述,应当是一场蓄意的谋杀,货车突然就向那辆正常行驶中的小轿车撞去,连续两次冲撞将小轿车撞出道路,撞入苏州河中。

        张凌峰在确定那辆小轿车属于叶青虹之后,整个人宛如被人抽去了脊梁一般瘫软了,他不顾形象地蹲在了岸边,突然感觉到胸腹间一阵翻江倒海,张凌峰吐了起来,吐得眼前一片漆黑,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如果叶青虹当真就这么死了,他不会原谅自己。

        刘探长来到他的身边,等张凌峰站起的时候,将一方手帕递给他,张凌峰擦了擦嘴道:“知不知道什么人干得?”

        刘探长道:“还在调查车辆,目前还无法确定有人死亡。”

        张凌峰道:“把你们所有的人都调来……”他转向身后的副官:“把我们所有的弟兄都叫来,给我找人,就算把河水抽干,我也要找到人!”他忽然感觉到背脊有些发冷,转过身去,看到张长弓正漠然看着他。

        张凌峰虽然和张长弓见过几次面,可两人从未说过话。

        张凌峰道:“如果罗猎知道这件事,他不会放过有嫌疑的任何人,我敢保证!”

        白云飞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叶青虹出事的消息,他的内心先是一沉,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叶青虹出事等于将矛盾彻底激化了,他从不认为巡捕房的那个铁笼能够困住罗猎,罗猎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离开,就是因为罗猎有信心无罪获释。无论叶青虹是死是活,都证明背后的黑手将目标锁定在叶青虹的身上,罗猎绝不会坐视不理。

        白云飞能够断定这一系列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任天骏,尽管他已经离开了黄浦,可他的行动尚未结束。叶青虹事件将会把罗猎彻底激怒,白云飞几乎能够断定这场暴风骤雨必将来临,而这也预示着自己可以暂时从焦点中摆脱出来,得到可贵的喘息机会。

        “少帅!这……不好吧?”于广龙接到这个电话感到有些突然,他不知张凌峰因何突然改变了想法。

        张凌峰在电话的那一端怒吼道:“于广龙,你给我听着,我根本没必要向你解释,你的辖区在公共租界,法租界的事情轮不到你去过问,于卫国是你的侄子,身为亲属你在这场案件中应该选择回避,此前的证供并不完整,罗猎在救我之后,全程都和我在一起,我特妈可以作证,他不可能杀人,如果他杀人了,我就是同谋!”

        于广龙被张凌峰这没头没脑的一番话给弄糊涂了,忍气吞声道:“少帅,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跟您说的全都是大帅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