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欲加之罪】(上)

第三百二十四章【欲加之罪】(上)

        白云飞并没有得到蒙佩罗的接见,在抵达领事馆之前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途中他抽空看了今天最新的报纸,上面刊登的新闻大都和昨晚发生在穆府的凶杀案有关,唯一让白云飞感到欣慰的是,新闻的焦点大都关注在最大嫌疑犯罗猎的身上,毕竟新闻工作者更为关注桃色花边新闻,罗猎和于卫国因为唐宝儿成为情敌,因此导致仇杀的说法尘嚣而上,这毫无根据的传闻更能够吸引老百姓的眼球,也容易被广大读者所接受。

        白云飞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过,虽然从舆论上来看,目前矛头还没有指向自己,可他清楚地认识到巡捕不是傻子,于家人更不是,而罗猎也不可能甘心认罪,他身边的朋友也不会答应。

        白云飞在吃到闭门羹不久就看到叶青虹从领事馆走了出来,这证明领事出门办事的借口应当只是一个谎言,不过白云飞并没有生气,蒙佩罗因昨晚的事情生气,而且在目前这种敏感时刻想要划清和自己界限的想法很正常。

        至于叶青虹,听说她曾经是蒙佩罗的学生,单单这一层关系就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白云飞主动迎了上去,招呼道:“叶小姐早!”

        叶青虹冷冷看了他一眼,甚至懒得开口回应。

        白云飞能够体谅叶青虹对自己的反感,她一定认为罗猎现在所有的麻烦都是自己造成的。白云飞其实非常羡慕罗猎,落难之时身边朋友不离不弃,而自己身边缺少的恰恰是这样的朋友。

        白云飞又叫了声叶小姐,叶青虹方才停下脚步。

        白云飞笑道:“昨晚的事情实在抱歉。”

        叶青虹道:“你好像选错了道歉对象?”这种话白云飞本该对罗猎说才对。穆三寿死后,白云飞继承了他的一切,身为穆三寿义女的叶青虹并没有放在心上,无论是不是穆三寿的选择,无论白云飞在其中有没有动过手脚,她都不想追究,圆冥园事件之后,她突然看淡了恩仇,只想和过去做个彻底的了断,如果不是因为割舍不下对罗猎的感情,她甚至都不会再返回这里。

        白云飞的做法已经触怒了叶青虹,虽然至今没有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可是她能够确定昨晚的这场舞会就是白云飞布下的局,无论成功与否,无论最终的操纵者是谁,白云飞都需要承担责任,任何人只要触犯了罗猎的利益,那就是她的敌人。

        白云飞并没有因为叶青虹的冷漠而放弃,他必须要阐述一个事实:“叶小姐,其实我们都是受害者。”

        叶青虹道:“那你很幸运,仍然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白云飞道:“老安失踪了!”

        叶青虹愣了一下,白云飞告诉自己这件事当然有他的目的,叶青虹并未怀疑过老安,在罗猎出事之后,她将首要的疑点锁定在白云飞的身上,短暂的迟疑之后,叶青虹认为白云飞正想利用这件事将自己引入歧途。

        白云飞从叶青虹的目光中已经看出了她对自己的质疑,白云飞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老安已经被任天骏收买。”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其实收买两个字并不准确,以他对老安的了解,金钱、权力或是美色对老安的诱惑力都不大,可向来知恩图报的老安仍然不顾信义地背叛了自己。冷静下来之后的白云飞认为老安极可能屈从于某种压力,以他对老安的了解,老安无牵无挂孑然一身,这样的人本不该害怕威胁,可是自从老安此番出海归来,总觉得他发生了一些变化。

        白云飞之所以告诉叶青虹这件事,并非是要通过这件事来减少叶青虹对自己的反感,而是要让叶青虹关注真正的罪魁祸首,他从不忽视女人的报复心,尤其是当一个女人认定你伤害她的爱人之后。

        叶青虹道:“你找不到他?”

        白云飞点了点头,叶青虹总算主动回应了自己一句话,由此看来她已经开始理性地看待问题,白云飞道:“我发动了所有人手,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他应当已经逃出了法租界,很可能已经离开了黄浦。”

        叶青虹道:“你何时发现他有问题?”

        白云飞苦笑道:“我本以为他跟你们走得近一些,却未曾想到他早已和任天骏串通。”

        叶青虹道:“于家铁了心要对付罗猎……”停顿了一下道:“你也一样。”

        白云飞当然清楚自己的处境,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我的确应当承担责任。”

        叶青虹道:“菜刀会的刘尚武你知不知道?”

        白云飞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当初刘尚武曾经被于卫国雇佣,找罗猎的麻烦,还是他出手解决。

        叶青虹道:“此人的证词对罗猎非常不利。”

        白云飞道:“我会解决这件事。”

        叶青虹和白云飞对望了一眼,他们谁都不再说话,可心中都明白,无论他们愿意与否,命运的绳索已经将他们困在了一条船上,作为重大嫌疑人的罗猎虽然被关在巡捕房,可外面的白云飞也不见得能够安然无恙,关于任天骏的所为,他们目前仅限于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

        罗猎的境况有所改善,巡捕房同意他和律师见面,叶青虹为他聘请的大律师刚刚和他见过面,也传递了一些消息给他。罗猎的精神状态很好,没有任何的沮丧,甚至比起平时还要精神一些,说来奇怪,他入狱之后,居然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

        律师离去之后,于广龙单独提审了罗猎。

        于广龙这次表情显得和蔼了许多,示意罗猎坐下之后,居然还主动掏出一盒烟道:“抽不抽烟?”

        罗猎微笑道:“谢谢,我戒了!”

        于广龙道:“年轻人不抽烟是好事。”他自己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抽了两口方才道:“案情又有了一些进展。”

        罗猎哦了一声道:“于探长准备何时放我出去?”

        于广龙道:“菜刀会的刘尚武你认不认识?”

        罗猎道:“打过一些交道,不算熟。”

        于广龙道:“罗先生没说实话吧,根据我的了解,你们的关系很不错,而且刘尚武还替你前往于家讨债,七千块大洋的欠条。你和刘尚武联手敲诈了于卫国一万,然后你们将钱平分对不对?”

        罗猎望着于广龙,知道这件内幕的人不多,于卫国清楚,可是他现在已经死了,就算活着也引以为耻,像他这么爱面子的人应当不会到处去说,自己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也就是说问题应当出在刘尚武的身上。

        罗猎笑容不变道:“一个江湖人物的话有多少可信度?于探长的了解恐怕有误,刘尚武和我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他被于卫国雇佣前来报复我。”

        于广龙脸色倏然一变,他突然在桌上重重拍了一记,霍然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怒视罗猎道:“你撒谎!”

        罗猎抬起头不卑不亢地看着他道:“于探长又有什么证据说我撒谎?”

        于广龙道:“我已经找到了那张欠条,刘尚武已经在我方的控制中,他也全部交代了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不但联手他敲诈于卫国,还委托他雇佣杀手意图狙击于卫国,在狙击手失败之后,你决定亲自动手对不对?”

        罗猎道:“于探长将来退休以后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小说家。”

        于广龙道:“人证、物证我全都有,你还敢狡辩。”

        罗猎道:“于探长既然拥有全部的证据只管直接对我进行起诉,又何必审讯那么麻烦?”

        于广龙道:“罗猎,不要以为有些关系就能够逃出法网。”

        罗猎道:“于探长所指的关系是少帅?他应当可以证明我并无足够的时间去杀死于卫国。”

        于广龙呵呵笑了起来:“罗猎,你救了少帅不假,可是从第一声枪响到第二次谋杀,在停电的这段时间内,你有足够的时间行凶,并回到原地。”

        罗猎道:“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经过的地方地面上应当会留有血迹,只需现场仔细勘察,不难认定我和于卫国凶杀案无关,作为一个侦探,难道不应当先收集证据然后再给嫌疑人定罪,而不是先认定了某人有罪,然后再去东拼西凑所谓的证据。”

        于广龙点了点头,他的情绪居然平复了下去,缓缓坐回自己的位子,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罗猎还真是不简单啊!

        罗猎并没有尝试探索于广龙的脑域,虽然他现在已经有能力这样做,相比探索于广龙脑中的秘密,他更希望从于广龙流露的破绽中捕捉到此事的玄机,于广龙自认为毫无破绽的这番指控在罗猎看来却是漏洞百出。通过这番谈话,罗猎确定了几件事,一,于广龙已经找到了刘尚武,并从他那里得到了所谓的证据。二,于广龙至今都没有确认自己是杀死于卫国的凶手,但是他仍然不会放过自己。三,少帅张凌峰,这个被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的家伙,并没有提供确实可信的证据。

        于广龙居然倒了一杯茶,推到罗猎的面前,罗猎没有拒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道:“其实你清楚我和于卫国被杀一案无关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