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嫌疑犯】(下)

第三百二十二章【嫌疑犯】(下)

        陆如兰道:“我总觉得今晚接连发生刺杀和谋杀,舞会的组织者或许脱不开干系,少帅还是多方了解一下,我也能够利用现有的关系查清一些事情,相信很快事情就会有所眉目,至于罗猎,我看他一时半会应当不会有事,他若是被人陷害,那么还是呆在巡捕房最安全。”

        罗猎被关押在法租界的巡捕房内,他暂时没有吃什么苦头,于广龙就算再恨他,也必须遵照程序,于卫国死在了法租界,他无法将疑犯转移到自己的辖区关押。

        罗猎这一夜过得非常平静,他仔细考虑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从一开始老安对他的提醒,他就意识到舞会现场可能会出事,只是他并没有想到枪手会选择张凌峰作为目标,营救张凌峰是出自本能,在那种情况下,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

        于卫国的死更是一个意外,有人趁乱下手,事情发展到现在更像是一场预谋,自己和于卫国曾经的矛盾,现场找到的凶器,所有一切都指向自己。到底是谁在陷害自己?罗猎将疑点缩小,最终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一是任天骏,还有一个就是白云飞。

        任天骏对付自己可以简单地解释成为父报仇,可白云飞却缺少将自己置于死地的理由。

        罗猎没有亲眼看到那柄割断于卫国喉咙的飞刀,可是他相信飞刀的存在,飞刀既然是他常用的武器,就有失落在外的可能,自然会有被别人拾到的机会,或许夺去于卫国生命的就是这样的一柄飞刀,但绝不是自己出手。

        罗猎仔细回忆着舞会上的每一个细节,张凌峰首先被排除了嫌疑,如果不是自己关键时刻推了他一把,那颗子弹已经夺走了他的性命,在那样的状况下,张凌峰不可能腾出手来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赵虎臣?也不可能,他也是那晚的受害者。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罗猎的思绪,一个声音道:“有人来看你了。”

        罗猎活动了一下手足,站起身来,他本以为来人是叶青虹,可从远处走来的身形又不像,来人身穿黑色西服带着礼帽,手中拄着一根文明棍。

        来到门前,巡警打开了铁门,向那人道:“宫本先生,十五分钟。”

        那人应了一声,走入铁门内,巡警从外面将铁门锁了,然后离开。

        罗猎虽然没有看清对方礼帽遮住的面容,却已经从熟悉的气息中猜到了她的身份,摇了摇头,重新坐回自己冰冷的铁床之上。

        兰喜妹摘下礼帽,她化了妆,带着黑框眼镜,还贴上了两撇八字胡,她的化妆术非常高明,应该可以和擅长此道的麻雀一较短长。环顾了一下这昏暗狭窄的牢房,轻笑道:“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罗猎道:“你是专程来看我笑话的?”

        兰喜妹幽然叹了口气,来到罗猎的身边,伸手去解他的衣服,罗猎不明她的意图,愕然道:“你干什么?”

        兰喜妹瞪了他一眼道:“看看你的伤口。”

        罗猎微微一怔,旋即脑中一亮,他想到了一件事,自己受伤的时候兰喜妹并未在场,她因何知道的如此清楚,甚至连自己受伤的部位都一清二楚?除非……罗猎默许了兰喜妹的行为,兰喜妹为罗猎检查伤口换药包扎之时,听到罗猎平静道:“藏身在教堂塔楼内,意图射杀张凌峰的那个人是你。”

        兰喜妹微微一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仔仔细细将罗猎的伤口给包扎好了,然后啐道:“你总是坏我好事。”低头盯住罗猎的双目道:“你为何猜到是我?”

        罗猎道:“跳出黄浦,想想满洲就不难猜到。”满洲的局势在平静了一段时间后再起波澜,北满军阀张同武和南满军阀徐北山围绕苍白山争夺地盘的战斗越演越烈,在罗猎初识兰喜妹之时,兰喜妹就是黑虎岭的八当家,而黑虎岭和徐北山一直过从甚密,也就是说兰喜妹处于张同武的对立面。

        兰喜妹伸手在罗猎的脑门上点了一下:“就数你聪明。”

        罗猎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和你有关了。”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我从不害你,我到塔楼只是为了阻止其他人害你,只是凑巧看到了张凌峰,所以我准备趁机结果了他,没想到你居然插手。”

        罗猎道:“那杀手原本的目标是谁?”

        兰喜妹道:“应该是任天骏。”

        罗猎点了点头,他已经推断出当时的状况,杀手杀死任天骏而后嫁祸给自己和叶青虹,能够做出这一手布局的人最可能就是白云飞。

        兰喜妹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罗猎的猜测:“塔楼都没有派人警戒,这么大的疏漏本不该出现在白云飞这么缜密的人身上。”

        罗猎道:“他的处境应当也很麻烦。”

        兰喜妹道:“所以他急于找人来背这个黑锅。”

        罗猎却摇了摇头道:“于卫国不可能是他杀的,一个人布局那么久,就算发生了突然的状况,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这样的调整。”

        兰喜妹道:“你觉得是谁?”

        罗猎问道:“你有没有注意任天骏当晚的位置?”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找到他。”若非罗猎提醒她也忽略了这个细节,现在回想起来,在她干掉狙击手之后,始终没有从瞄准镜内发现任天骏的身影。而任天骏的确参加了当晚的舞会,也就是说任天骏在有意无意中规避了最危险的位置。

        直觉告诉罗猎这绝非偶然,如果任天骏故意规避危险的位置,就证明他在舞会之前很可能就得到了消息,兰喜妹射击张凌峰并非本来的计划,而在她开枪之后,罗猎的出手破坏了她的计划,但是此后的发展也超出了她的预料。

        罗猎道:“任天骏很不简单啊。”

        兰喜妹道:“虽然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可是白云飞的情况也不乐观。”

        罗猎道:“发生在他的府上,他自然要承担责任。”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我指得并不是这件事,白云飞正在和于家谈码头的生意,据我说知谈判进行得并不愉快,于广福已经明确拒绝了白云飞的出价,所以白云飞才会邀请于卫国,试图通过他拉近和于家的关系。”

        罗猎道:“你是说他也脱不开嫌疑?”

        兰喜妹道:“目前你的嫌疑最大,警方已经拒绝你的保释请求,也谢绝你的朋友前来探望你。”

        罗猎点了点头,从兰喜妹的这番话能够推断出自己现在险恶的处境,叶青虹和其他友人至今未能前来探望的原因就在于此,罗猎道:“既然如此,你因何能够破例?”

        兰喜妹皱了皱鼻子,两撇假胡子也随之翘起,模样颇为滑稽,又透着可爱,她小声道:“我不是你朋友,我是你女人!”

        罗猎的心理素质再强大,这会儿也不禁有些脸皮发热了,尴尬地咳嗽一声道:“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像个女人。”暗自揣摩,兰喜妹之所以能够顺利进来探望自己应当和她的日方背景有关。

        兰喜妹咯咯笑了一声道:“你心中只装着叶青虹。”她估算着时间不多,也不再继续调笑,低声道:“你不用担心,就算事情发展到最坏的一步,我也会安排你逃离此地。”语气虽然平淡,可平淡之中又见真情。

        罗猎心中暗自感动,无论兰喜妹是何立场,也无论她做事的手法如何,她对自己的好的确毋庸置疑。罗猎道:“你准备帮我越狱吗?”

        兰喜妹点了点头,如果事情当真恶化到了那种地步,也只有越狱才能帮助罗猎脱困。

        罗猎道:“如果逃了,岂不是就等于承认了所有的指控?”其实他如果想逃,并不是没有机会,可背负冤屈,永远见不得天日那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兰喜妹道:“于家在黄浦的势力很强,于卫国的死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白云飞身为这场舞会的主办人,也被警方叫去协助调查,此刻他就在法租界巡捕房内,换成过去,他未必肯给警方这个面子,可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大,他也无法脱开干系,所以必须拿出诚意。

        于广龙和白云飞并不陌生,因为辖区的缘故,他们之间的来往并不如法租界巡捕那般密切,可白云飞自从继承穆三寿的产业之后,对他一直都很客气。

        白云飞当然知道于广龙现在的做法已经是公然越界,一个公共租界的总巡捕,无论他的权力如何大,也不应该将手伸到法租界,然而死者是于广龙的侄子,又恰恰死在了他的府上。

        白云飞已经照实回答了几个问题,他尽量还原事实,又尽可能地撇开自己的关系,事实就是他绝没有计划杀死于卫国。

        “罗猎和死者当晚有没有发生冲突?”

        白云飞摇了摇头:“记不得了,当晚的客人实在太多,我甚至没有关注到他们有没有碰过面,说过话。”

        于广龙道:“你知不知道罗猎和死者之前的关系?”

        白云飞仍然摇了摇头,虽然他乐于将所有的嫌疑都导向罗猎的身上,可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做,如果事情做得太过,反倒会引起别人的嫌疑,自己现在需要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问题,只要摘清自己,其他的事情都无关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