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嫌疑犯】(上)

第三百二十二章【嫌疑犯】(上)

        叶青虹搀扶着罗猎离开诊室,张凌峰从等待区的椅子上站起,他的身后四名侍卫寸步不离,刚才的那场刺杀已经让张凌峰身边的境界提升到了最高级别。

        “怎样?”张凌峰来到罗猎面前关切询问道。

        叶青虹抢先道:“医生让他在这里观察一夜,明天再走。”

        罗猎笑道:“皮外伤,不妨事。”

        张凌峰点了点头:“谢谢!”

        罗猎道:“不用客气,其实那一枪就算我不推你,也未必能够射中你的要害。”

        张凌峰笑了起来,罗猎这个人真是不简单,这句话分明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也彰显出他并不以自己恩人自居的想法。

        叶青虹道:“还好大家都没什么事情,不过杀手好像是冲着你来的。”

        张凌峰并不否认,点了点头道:“我会找人彻查这件事,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一定会水落石出。”

        罗猎道:“赶紧回去吧,路上多加小心。”

        张凌峰因他的话心中生出莫名的温暖,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他坚持来医院见罗猎,他的部下都是反对的,这个晚上实在不太平,张凌峰已经能够想到用不了太久,自己被暗杀的消息就会传到老爷子那里,向来爱子如命的老爹必然会下命令让自己回去,老爹一旦下定决心,自己是无法改变的。

        张凌峰来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花园内有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抽烟,张凌峰向周围看了看,然后走了过去,他没有看错,那人正是陆如兰,陆如兰是陪同赵虎臣前来的,赵虎臣比罗猎伤得更重,目前已经进入手术室,要做手术将那颗嵌入肱骨的弹头取出来。

        陆如兰听到脚步声迅速回过头来,看到张凌峰,脸上挤出笑容,虽然极力想要笑得妩媚,可笑容中明显带着受惊后的惶恐。

        张凌峰道:“这么巧?”

        陆如兰道:“赵先生在做手术。”

        张凌峰道:“你不过去看看?”说完又意识到陆如兰的身份只怕不合适,毕竟赵虎臣的老婆子女都已经闻讯赶来,赵虎臣虽然宠爱陆如兰,可陆如兰却没有任何的身份,这个时候出现只能平添尴尬。

        陆如兰摇了摇头道:“不了,我也就是等等消息,待会儿就走。”

        张凌峰道:“像陆小姐这样重情重义的女子真是不多。”他准备离开,却又生出一个念头:“陆小姐,不如我送你回去,我派人留在这里,这边有什么消息随时通报给你,如何?”

        陆如兰的眼神显得有些犹豫:“不好吧……”

        张凌峰道:“天气这么冷,你留下也没什么帮助,不如先回去耐心等着,更何况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不放心你一个美丽的姑娘独自回去。”

        陆如兰还想拒绝,可当她遇到张凌峰灼热的目光顿时打消了念头,轻轻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您了。”

        罗猎在床上躺好,叶青虹为他泡了杯红茶,柔声道:“乖乖躺下,我喂你。”

        罗猎笑道:“说起来我还要感激这位杀手,如果不受伤,我还享受不到叶大小姐的照顾。”

        叶青虹啐道:“我何时没有照顾你了?只是有些人不领情罢了。”

        罗猎喝了口红茶,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心中都是温馨无限,罗猎的目光落在叶青虹柔润的红唇之上,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叶青虹一双明澈的美眸闪现出妩媚的柔光,这对罗猎不啻是一种鼓励,两人渐渐靠近之时,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叶青虹慌忙起身,平复了一下情绪方才道:“进来!”

        进来的是法租界的巡捕,连公共租界的总巡捕于广龙也意外现身。

        叶青虹顿时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这里是法租界的地盘,就算今晚发生了枪击案、命案,公共租界的巡捕也不应当在此地现身。

        于广龙脸色阴沉,双目之中充满悲悯之色,今晚在穆府惨遭割喉的于卫国是他的本家侄子,于广龙之所以能够成为公共租界的总巡捕也和于广福这位本家哥哥的提携有关,于家在黄浦的势力很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于广龙身为于家的一份子,死者的叔叔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叶青虹道:“各位什么事情?这里是医院,伤者需要休息。”

        于广龙道:“叶小姐,我们不会耽搁你们太久的时间,只是想了解一些事。”

        叶青虹还想说话,罗猎示意她不必着急。于广龙向叶青虹道:“叶小姐,我可否单独问罗先生几个问题?”

        叶青虹看了看罗猎,在征求他的意见之后离开了观察室。

        于广龙独自一人留下,他在房间内走了几步道:“罗先生和死者过去就认识对不对?”

        罗猎道:“认识,几个月前,我们一起乘火车从津门返回黄浦。”

        于广龙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盯住罗猎道:“据我说知,你们相处并不愉快对不对?”

        罗猎道:“通过朋友认识,算不上朋友,可也没什么矛盾。”

        于广龙大声道:“你撒谎,你和死者的未婚妻关系密切,死者因此而和你产生了矛盾,曾经多次发生不快对不对?”

        罗猎皱了皱眉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和于卫国之间的矛盾的确因唐宝儿而起,于卫国途中几次针对自己,甚至在抵达黄浦之后还找到菜刀帮来报复自己,可罗猎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此人当成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富家子,这种人压根不可能也没资格成为他的对手,更何况他和唐宝儿之间没有任何暧昧。

        罗猎道:“于探长应该选错了方向,我和死者并无深仇大恨,我和唐宝儿也没有任何逾越正常友谊的感情,就算我和死者有过不快,也不足以成为我杀害他的理由,如果您不相信,可以找相关人取证。”

        于广龙道:“谈到证据,我们在现场找到了一把凶器。”

        罗猎敏锐地意识到正是这把凶器才将警方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平静地望着于广龙。

        于广龙道:“一把飞刀,刀刃上染满了死者的血迹,停电之后,凶手就是用这把飞刀极其残忍地割断了死者的喉咙。”他停顿了一下,咬牙切齿道:“罗先生常用的武器是不是飞刀?”

        罗猎道:“如果凶器是一把菜刀,那么负责做饭的厨子岂不是最大的嫌疑人?”

        于广龙道:“没有人证我不会找你。”

        罗猎愣了一下,人证?谁在设局陷害自己?

        于广龙将一副手铐放在罗猎的面前:“是我押你走,乃是你主动跟我走一趟?”

        罗猎道:“于探长是在给我定罪吗?”

        于广龙摇了摇头道:“你亲口认罪之前只是最大嫌疑人,不过这只是早晚的事。”

        张凌峰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他伸手去拿电话,却被一条雪白如藕的手臂缠住,望着乌发蓬乱,睡姿妖娆的陆如兰,他的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又合身扑了上去,假装熟睡的陆如兰发出一连串格格的笑声,两人刚刚厮缠在一起,电话铃声又倔强地响了起来。

        张凌峰道:“看来真有急事!”

        陆如兰娇嗔道:“不许你接。”常春藤般缠绕在张凌峰身上的四肢却悄悄放开,她懂得男人的心理。

        张凌峰起身拿起了电话,陆如兰望着他健壮的背影,想起此前的疯狂,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内心的天平已经不知不觉开始倾斜,她想起了赵虎臣,那个外强中干的家伙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无法和年轻英俊的张凌峰相提并论。

        “什么?”张凌峰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他大吼道:“他们凭什么抓人?青虹,你别着急,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们放人!”

        陆如兰从对话中已经知道发生了大事,悄悄穿上睡衣,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凌峰怒道:“于广龙那个王八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跑到法租界来抓人,把罗猎给扣了!”

        和猛龙过江的张凌峰相比,陆如兰对黄浦方方面面的关系要清楚得多,她也清楚眼前这个优秀的男人看中的只不过是自己正值青春的肉体,想要抓住他的内心就必须让他看到自己的内在。

        张凌峰正准备打电话,陆如兰却走过来按住了电话,他微微一怔,不知道陆如兰因何做出这个大胆到近乎无礼的举动。陆如兰道:“少帅,你知不知道今晚被杀的于卫国是于广龙的侄子?”

        张凌峰愣了一下,他只知道于广龙是父亲的旧部,却不知道于广龙和死者的关系,陆如兰应该不会欺骗自己,如果死者就是于广龙的侄子,那么于广龙应当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也就是说这个电话打过去会毫无意义。

        张凌峰在死里逃生之后并不在意死者是什么人,现在陆如兰一说他方才意识到整起事件并没有那么简单。

        陆如兰道:“今晚的事情有些蹊跷,少帅需先谋定而后动。”

        张凌峰看了她一眼,掩饰不住欣赏的目光,最初吸引他的是陆如兰诱人的肉体,而现在他发现陆如兰能够成为知名交际花绝不仅仅是依靠其外表,此女的头脑相当精明。

        张凌峰道:“依你之见,我应当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