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死得蹊跷】(下)

第三百二十一章【死得蹊跷】(下)

        穆府灯火辉煌,在穆府对面的教堂塔楼之上,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身影正在准备,冷风将冰凉的夜雨吹送到她雪白的俏脸之上,她正是兰喜妹,端起狙击枪,从瞄准镜中瞄准了穆府灯火通明的大厅。透过瞄准镜她找到了罗猎,很快又从罗猎转移到了叶青虹,兰喜妹在观察,她并没有马上射击的意思,手指甚至没有搭在扳机之上。

        塔楼便于藏身,而且拥有最好的视角。这把枪却并不属于兰喜妹,兰喜妹观察了一会儿,眼睛从瞄准镜离开,扫过地面,在地面上躺着一具尸体,尸体的脖子被割开,地上流淌了大片的鲜血。

        兰喜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根据她的推算,杀手应当在八点左右实施暗杀,为了准备这场舞会,白云飞的安防搞得极其严密,然而终究还是疏忽了这最为致命的环节,在一个专业人士看来,这样的疏漏本不该发生,除非有意略去这一环节。

        兰喜妹已经搜查过死者的身上,找到了一些证据,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他的雇主是谁,可重重迹象表明,有一个人的疑点最大。

        白云飞将空杯放在托盘上,又换了一杯红酒,远处法国领事蒙佩罗和罗猎谈得正热切,此时并不方便过去打扰,白云飞有意无意地抬头看了看右侧的窗口,从他的角度无法看清外面的景象,他的目光只是在窗口稍稍停留,马上就转向其他的地方,这是为了避免引起他人的注意,晚上八点,当八点钟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被钟声所吸引,而这时候就是刺杀的绝佳时机。

        白云飞从人群中找到了任天骏,任天骏拿着红酒正和一位年轻的女郎聊天,毕竟是年轻人,正值青春的他们不愿错过对美好异性的追逐。

        老安来到白云飞的身边,轻声道:“侯爷,都准备好了。”

        白云飞点了点头,老安并不知道他的全部计划,自从老安这趟出海归来,白云飞就对他生出了疑心,核心的事务不能让他介入,然而此人还有利用的价值。

        任天骏此时和张凌峰聊了起来,两人聊得很愉快,不时发出欢畅的大笑声,白云飞望着两个少年得志的年轻人,心中暗叹,一个人的出身果然和成就有关,自己从一无所有打拼到了今天的地步,付出了多少的辛苦多少的血汗,又有几人看得到,虽然现在有机会和他们共处一室,进入了所谓的上流社会,可这些人的心中谁又能真正看得起自己?

        付出的努力越多,越害怕失去。任天骏大概不会想到,他无意中的一句话已经激起了自己的杀念,知道白云飞真正身份的人不少,可白云飞担心泄露自己秘密的却只有任天骏。

        杀掉任天骏,嫁祸给罗猎和叶青虹,这是一箭双雕的妙计,白云飞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他所需要的只是等待刺杀时刻的到来。

        舞曲响起,蒙佩罗主动邀请叶青虹走下舞池。张凌峰笑眯眯来到罗猎的身边,向他道:“我还以为今晚只是我缺少舞伴。”

        罗猎也笑了起来:“少帅不是缺少舞伴,而是盯上了别人的舞伴。”顺着张凌峰的目光他找到了陆如兰,目光犀利的罗猎早已发现他们两人之间不时偷偷目光交流。

        张凌峰被罗猎点破,表情略显尴尬,呵呵笑了一声道:“只可惜青虹宁愿和老师跳第一支舞。”

        罗猎道:“少帅怎么会喜欢黄浦这湿冷的天气?”

        张凌峰道:“十里洋场,花花世界,美女如云,我真是有些舍不得走了。”

        罗猎道:“再好也不如家好。”

        张凌峰听到家这个字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抿了口红酒道:“你最好留在黄浦,任天骏说了,只要你胆敢离开黄浦,他就不会客气。”

        罗猎道:“我的双脚长在自己身上,想去什么地方,谁都管不住。”

        张凌峰自然听得出他并不领情,心中顿时有些不爽,如果不是自己出面,任天骏早就全面出手。

        罗猎向他微微一笑道:“还是要谢谢您的好意,也劳烦您转告他,若是继续一味相逼,只怕有人难以全身而退。”

        张凌峰内心一怔,罗猎这句话充满了威胁的含义,虽然并不是威胁自己,可张凌峰仍然从中察觉到了强烈的杀机。他和罗猎接触不多,但是也知道罗猎绝非引颈待宰逆来顺受之人,任天骏逼得太紧或许真得会引起罗猎的反击,此地也非任天骏的势力范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任天骏也无法保证全身而退。

        张凌峰道:“任天骏算是我的朋友,青虹是我的知己,我不希望双方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罗猎道:“保护你的朋友……”他的话被外面的钟声所打断,就在此时罗猎突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他几乎没做任何的迟疑就扑了上去,将张凌峰扑倒在地上,于此同时,听到窗户玻璃的破裂声,一颗子弹射穿了罗猎的左肩,去势不歇,继续向前方飞去,正中赵虎臣的右臂,现场一片混乱。罗猎虽然受伤,可是仍然临危不乱,大吼道:“趴下,趴下!切断电源!”

        叶青虹听到罗猎的声音方才稍稍放心下来,她在人群中寻找罗猎的身影,看到罗猎左肩上已经染满血迹,侥幸躲过一劫的张凌峰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

        大厅内仍然灯火通明,尖叫声哭喊声不断,现场乱成一团,幸运的是,第二枪并未及时到来。

        张凌峰躲在大理石柱的后面,他虽然年轻可是也经历过数十次战斗,明白刚才的一枪是冲着自己而来,自己才是刺杀的首要目标。

        兰喜妹从容地将弹壳退出,视野中已经找不到了张凌峰,她看到罗猎肩头的鲜血,罗猎仿佛有心灵感应,抬头向她的方向望来,兰喜妹的内心抽动了一下,虽然她明明知道罗猎不可能看到自己,可仍然感到有些内疚,她绝没有想伤害罗猎的意思,可罗猎偏偏在这种时候跑出来,为张凌峰挡了一枪。

        逞英雄的代价,兰喜妹心中默默念道,此时穆府大厅的灯光灭了,兰喜妹放弃了继续留下的打算,用不了太久时间,白云飞的手下和巡捕就会蜂拥而至,她要在这群人到来之前安全撤离。

        穆府大厅灯光再度亮起的时候,现场一片狼藉,除了受伤的罗猎和赵虎臣,竟然还有一人死于非命,死者是于卫国,说起来罗猎也认识,此人曾经是唐宝儿的男友,是黄浦富商于广福之子,他今晚也是受邀前来舞会,因为晚到的缘故,罗猎并未和此人打照面,也不知道他的到来,可谁也想不到他竟会死在这里。

        于卫国死得蹊跷,并不是被狙击手枪杀,而是被人一刀割喉,甚至连声息都没有发出,就死在了穆府大厅内。种种迹象表明,于卫国应当是在穆府拉下电闸之后才被人所杀。

        于卫国的死让本该成为焦点人物的罗猎得以解脱,这一枪并未命中他的要害,子弹也没有停留在他的体内,而是射穿了他肩部的肌肉而后又射中了赵虎臣。

        相比于罗猎的主动救人,赵虎臣的受伤更显倒霉,子弹留在了他的体内,而且嵌入了他右侧肱骨里面,赵虎臣被紧急送往医院。

        罗猎伤势较轻,不过在叶青虹的要求下他也一起前往医院。

        白云飞已经无法掩饰他沮丧的心情,他的计划完全破灭,非但如此,这场闹剧将太多的不利指向了他。巡捕赶到塔楼之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杀手的尸体,凶器就在现场,杀手的手中还有一把手枪,从现场看,他用这把手枪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死无对证,白云飞相信这名杀手已经说不出什么,可是于卫国是个大麻烦,他最近因货仓的事情正在和于广福谈判,于广福在谈判中表现得极其强硬,拒绝了白云飞的几次出价,白云飞之所以邀请于卫国,却是要从这个败家子着手,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料到有人会趁着这次机会杀掉于卫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白云飞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被人算计了。

        这个人不可能是罗猎,罗猎营救张凌峰,当时的形势千钧一发,不可能是演出来的,而且罗猎并不清楚他生意上的事情,就算他们的理念有所不同,还不至于成为罗猎对付自己的理由。

        白云飞开始感到懊恼,他陷入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最让他后悔的事,开始的布局者竟然是自己。想要撇清干系,就必须要找到一个替罪羊,将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当白云飞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他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罗猎的伤势并不重,在医院检查后进行了简单包扎,由始至终叶青虹都陪在他的身边,张凌峰稍晚到达,罗猎救了他的性命,刚才舞会之上如果不是罗猎出手相救,现在自己可能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个人情不小,张凌峰必须要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