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死得蹊跷】(上)

第三百二十一章【死得蹊跷】(上)

        向穆府大门走来的是开山帮帮主赵虎臣和黄浦最有名的交际花陆如兰。

        陆如兰艳名远播,张凌峰有所耳闻,今日方才正式见到,喜好妩媚风情的张凌峰一见到陆如兰整个人顿时将其他的事情抛到了一边。

        叶青虹拉了拉罗猎,两人趁机走开,走远之后,叶青虹禁不住笑道:“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就是见一个爱一个。”

        罗猎道:“我总觉得风流只是表象,这位少帅也不简单。”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应当如此,否则他父亲也不会对他如此重视,在满洲张同武和徐北山两大势力之间征战不停,这两年张同武胜多败少,据说也和张凌峰提出的军事改革有关。”

        叶青虹说到这里停下,因为她看到今天的主人白云飞前来迎宾,白云飞穿着藏青色偏襟长袍,外罩黑色缎面羔羊皮坎肩,黑色圆口布鞋,唯一的装饰就是一块银色的怀表。

        江湖中有白云飞这种儒雅气质的人很少,白云飞走过来首先给叶青虹打了个招呼:“叶小姐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

        叶青虹淡然一笑道:“这里可是法租界数一数二的豪宅。”

        白云飞知道她话中有话,微微一笑道:“叶小姐若是喜欢,明儿我就搬出去将这宅子送给您。”是送不是还。

        叶青虹道:“你不怕我当真啊!”

        白云飞笑容不变:“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罗老弟应当知道,我从不食言。”

        叶青虹道:“别人的东西再好,我都不会要,我不是君子,可我也不会夺人所爱。”

        白云飞笑道:“叶小姐的境界真是让我们这些做男人的汗颜了,自愧弗如,自愧弗如呐!”刚好法国领事来了,他借口去迎接领事,让老安帮忙招呼两人。

        老安和他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彼此交递了一个眼神就算是打了个招呼,老安趁着无人注意,悄悄向罗猎道:“这么大的雨还以为您今晚不会来。”

        虽然只是一句话,却已经暗示的非常明确,雨并不大,老安并不希望罗猎前来,虽然他没有确切的把握,却认为今晚是一个局,这个局针对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罗猎和叶青虹。

        共同经历过生死患难的人就算无法成为朋友,通常也不会是敌人,老安不希望罗猎中了白云飞的圈套,虽然白云飞对他有恩,可罗猎也不止一次救过自己。提醒的话不用太多,一句就好,老安相信罗猎的智慧和能力,就算自己看不透白云飞的这场布局,可罗猎应该能够。

        罗猎和叶青虹坐下之后叫了两杯红酒,端起红酒,透过酒杯观察眼前的大厅,会有一种血色满屋的错觉,叶青虹摇曳了一下酒杯,品尝了一口红酒道:“我忽然想起了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以一场刺杀开局的,赣北军阀任忠昌于蓝磨坊被枪杀,行刺的执行者是陆威霖,策划者穆三寿、叶青虹。经历者、罗猎、瞎子。

        罗猎微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真正的布局者应当是穆三寿,穆三寿虽然已经死去,可是这段仇恨并未消亡,冤冤相报何时了,道理谁都懂得,可是真正落在自己身上,少有人能够看破放下。

        罗猎道:“借刀杀人?”

        叶青虹摇了摇头,她并不认为白云飞有这样的胆子,更何况这场舞会是他主办,又在他的府上,邀请的人都非泛泛之辈,任何人出了问题,都会追究到他的头上,以白云飞的精明不会不考虑这个问题。

        明知对自己不利仍然坚持这样做去,其背后的原因应当就是在权衡厉害之后的不可不为,叶青虹望着罗猎的双目,期待从中看到答案。她虽然也认为这是一场借刀杀人的布局,可是仍然想不透白云飞要杀谁?难道只是为了除掉他们从而向任天骏有个交代?

        罗猎的目光投向一旁,落在从正门而入的一人身上,那人正是任天骏,任天骏在白云飞的陪同下走入大厅。

        任天骏的影响仅限于赣北一带,无论任忠昌的旧部如何忠诚于他,无论他怎样的少年有为,可在黄浦众多达官显贵的眼中此人只不过是一个地方军阀而已,甚至连军阀都算不上,任天骏的影响力和张凌峰都无法相提并论,可白云飞仍然待之如上宾,甚至舍弃了陪同法国领事蒙佩罗和少帅张凌峰的机会,陪在了他的身边。

        任天骏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地位和吸引力,白云飞之所以选择自己应当是他不方便打扰张凌峰和蒙佩罗之间的对话,也可将之理解为某种程度上的回避。

        白云飞满脸堆笑道:“多谢任将军赏光。”

        任天骏道:“想不到连法国领事都来了。”

        白云飞笑得越发厉害:“待会儿我为任将军引荐。”

        任天骏的目光隔空投向罗猎和叶青虹,双目中迸射出两道仇恨的光芒,不过稍纵即逝,从一旁侍者的托盘中端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口红酒道:“你人脉那么广,法租界发生的任何事都应当瞒不过你的耳朵。”

        白云飞呵呵笑道:“我只关心和自己有关的消息。”

        任天骏意味深长道:“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白云飞毫不迟疑道:“我更关心结果。”只要结果是好的,哪管过程呢?

        任天骏道:“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古往今来,宴无好宴,我非关云长,自不能单刀赴宴,可今儿若是一场鸿门宴,我身边又没有子房出谋划策,也没有樊哙护驾。”

        白云飞闻言内心一怔,难道任天骏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动机?表面仍然风波不惊道:“任江军尽管放心,只要在我的府上,我的每一位客人都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任天骏淡然道:“我可以理解为威胁喽?”他正准备走向罗猎和叶青虹,却发现两人站了起来,因为法国领事蒙佩罗主动向他们走了过去。

        白云飞看到眼前情景也是一怔,蒙佩罗是新近才上任的领事,自己虽然花费了一番功夫和此人搭上了关系,目前来说已经走上了正途,可他并不清楚蒙佩罗和罗猎、叶青虹都认识,难道是张凌峰为他们自动引荐?

        白云飞很快就明白自己猜错了,蒙佩罗和叶青虹原本就是故交。

        叶青虹迎上前去笑道:“老师,您好!”原来蒙佩罗在从政之前就是一位法文教师,而且他还曾经做过叶青虹的私教,两人之间是师生关系。

        蒙佩罗哈哈大笑起来:“阿佳妮,我一直都以为你失踪了,哦,感谢上帝,原来你在这里。”

        连罗猎也是刚刚知道叶青虹还有一个阿佳妮的法文名字。

        叶青虹和蒙佩罗用法文叙旧,说了一会儿方才想起介绍身边的罗猎,她向蒙佩罗介绍道:“老师,他叫罗猎,是我的……好朋友。”叶青虹犹豫了一下才用好朋友来称呼罗猎。

        蒙佩罗笑着向罗猎伸出手去:“好朋友?罗先生一表人才啊!”

        罗猎和蒙佩罗握了握手,蒙佩罗又道:“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别忘了给我发请柬。”

        叶青虹俏脸红了起来,旁观的张凌峰心中难免感叹,叶青虹认准了罗猎,看来自己是没机会了,看到几人热烈交谈,自己反倒被晾在了一边,转身向一旁走去,推开南边的玻璃门,看到一个身影站在长廊下独自欣赏夜景,正是交际花陆如兰。

        原来赵虎臣忙着跟方方面面的人物打招呼,冷落了陆如兰,所以她才来到外面透气。

        陆如兰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张凌峰出来之前又拿了一杯酒,将这杯酒递给陆如兰道:“陆小姐!”

        陆如兰打量着张凌峰,对这位少年得志风流倜傥的少帅她也是闻名已久,不过一直没有打过交道,双眸中流露出一丝媚色,俏脸上浮起职业性的笑容道:“少帅认得我?”

        张凌峰微笑道:“自然认得,从小就认识。”

        陆如兰有些诧异地睁大了双目,不可能,自己此前从未跟这位少帅见过面。

        张凌峰道:“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黄浦人陆绿不分,所以他才会有此一说,不过这头脑也是够灵活。

        陆如兰禁不住笑道:“倒是有些歪理呢。”

        张凌峰跟她碰了碰酒杯道:“今夜见到绿如蓝,不知何时才能见到红胜火。”

        陆如兰听音之意,一张白玉无瑕的俏脸上涌起两片红霞,此人当真是大胆,第一次见面居然就敢如此调戏自己,难道他不清楚自己和赵虎臣的关系?强龙不压地头蛇,张凌峰再厉害毕竟还是在满洲,这里是黄浦。可想到张凌峰和赵虎臣之间曾经发生过矛盾,当时赵虎臣要对付罗猎,还是张凌峰出面为罗猎解围,最后搞得赵虎臣灰头土脸,铩羽而归。

        陆如兰正准备说话,刚巧看到赵虎臣出来寻找自己,赶紧撇开张凌峰向赵虎臣走去,离开之时,却听张凌峰低声道:“明日下午三点,我在浦江罗曼咖啡馆等你。”

        陆如兰停顿了一下脚步,而后扭动水蛇腰,妖娆的身姿如同风中摆柳向前走去。

        张凌峰望着陆如兰的倩影,扬起手中的酒杯,一口将红酒饮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