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无所谓】(下)

第三百二十章【无所谓】(下)

        赵虎臣的请柬是老安亲自送上门的,老安走后,赵虎臣同样盯着这张请柬考虑了许久,他并不是一个智慧超群的人,可赵虎臣信奉笨鸟先飞,做任何事,只要比别人多考虑一段时间,比别人多下一些功夫,总可以有备无患,总会比别人更周全一些。

        赵虎臣虽然出身草莽,却写得一手好字,这和他平日里下过的苦功有着相当的关系,赵虎臣在雪白的宣纸上,将一个个的名字写了下来。

        他耐心写字的时候,很少有人敢打扰他,手下人如果在这种时候打断他的思考,轻则被打一记耳光,重则被他抽得遍体鳞伤。当然有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他的相好,素有黄浦滩交际花之称的陆如兰。

        陆如兰扭着水蛇腰婷婷袅袅走入赵虎臣的书房,将手中的精致皮包放下,软软的娇躯瘫靠在赵虎臣常坐的那张罗汉椅上,从皮包内取出一盒香烟,自己点上,随着精致嘴唇吐出的第一团烟雾发出充满幽怨的感叹声。

        赵虎臣没有答话,仍然工工整整地将罗猎的名字写好。

        陆如兰忍不住站起身来,踩着高跟鞋来到案边,看了看那张写满名字的宣纸,不屑地切了一声道:“想男人呢?”

        赵虎臣将毛笔轻轻搁在笔架上,突然转过身去,一把揽住陆如兰的纤腰将她抱起放在书案上,就势用身体分开了她一双雪白的大腿,陆如兰发出一声惊呼而后又发出一连串放荡的娇笑。

        赵虎臣正欲鼓起雄风,抬炮攻城之际,却被她妩媚的娇笑撩拨得瞬间崩溃,刚刚趴在陆如兰柔软的身体上,整个人就从一头凶猛的豹子瞬间退化成一只温顺的小猫。

        陆如兰从他的变化已经猜到了过程,轻轻在赵虎臣宽厚的肩膀上拍了拍:“别闹,别闹,人家累了,大白天的,等天黑了好不好?”

        赵虎臣借坡下驴,内心充满尴尬地从陆如兰的身上爬了起来,尚未来得及解开的裤裆内冰凉一片,他偷偷看了陆如兰一眼,生怕她发现自己的秘密,陆如兰笑得依旧妩媚,不紧不慢地整理着头发,似乎并未发觉他的秘密。

        赵虎臣暗自松了口气,却听到陆如兰愤怒地尖叫起来:“讨厌,衣服都脏了,你赔我!”

        赵虎臣厚着脸皮去看,确信弄脏陆如兰衣服的只是未干的墨迹,这才赔着笑道:“好,好,我赔,我赔!”

        陆如兰伸出手臂揽住赵虎臣的脖子,娇滴滴道:“我要你赔我一辆汽车。”

        赵虎臣连连点头道:“别说赔你一辆汽车,就算把我赔给你都行。”

        陆如兰格格笑了起来,赵虎臣看在眼里内心又开始痒痒了,可也只限于内心,刚刚溃堤的部分死气沉沉,他转身去拿茶杯,赵虎臣转过身的时候,陆如兰飘过一丝掩饰许久的鄙夷目光。

        赵虎臣不认为自己老了,可某些方面的机能却突然退化了,开始他还认为休息休息就好,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发严重了,今天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赵虎臣端起茶盏的手微微在颤抖。

        陆如兰就坐在书案上,双眸盯着雪白宣纸上的名字,看到了张凌峰、看到了任天骏、看到了罗猎,罗猎的名字有一半被她坐在了屁股下面,想到罗猎英俊的面庞,不知为何陆如兰感觉到内心一热,而后这股热流就沿着她青春的身体一路奔逸,陆如兰下意识地夹紧了一双长腿,然后在赵虎臣面前以极其诱惑的动作将右腿叠合在左腿的上面。

        赵虎臣的眼里喷着火,咕嘟!他喝了一大口茶,水能灭火,却无法熄灭他心头之火,他想要宣泄虽有目标,却没有途径。

        陆如兰清楚赵虎臣的处境,娇媚地望着他,内心中却想着罗猎,她多么希望刚才将自己压在身下的是一个年轻强壮的身体?抽了一口烟,柔声道:“虎爷,您是不是有心事?”

        赵虎臣经她一问,纷乱的头脑方才渐渐冷静了下来,他喜欢陆如兰不仅仅是因为她妖娆妩媚的外表,更因为她超人一等的智慧,开山帮这几年能够迅速崛起壮大,和她的从旁辅佐,出谋划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赵虎臣道:“罗猎真是命大啊!”

        陆如兰知道任天骏的委托,其实她看到宣纸上的那些名字就已经猜到一定和明晚的舞会有关,沉吟了一下道:“虎爷觉得突然?”

        赵虎臣点了点头,如何不突然?明晚舞会今天才发出邀请实在是有些仓促,而且显得不敬,可组织者仍然这样做了,穆天落一定有他的理由。

        陆如兰道:“这穆天落还真是够自信。”

        赵虎臣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想着一个得到不久的消息,穆天落就是白云飞,曾经雄霸津门安清帮的帮主白云飞,同行相忌,对他们这个行当也是一样,只有扳倒了穆天落,原本属于他的利益就会属于自己,赵虎臣不止一次地盘算着。

        陆如兰道:“穆天落是利用了领事的影响力,他和法国领事关系非同一般啊。”

        赵虎臣皱了皱眉头,根据他所搜集到的消息,穆天落和法国领事并无过多的接触,可凡事总有疏漏,从明天晚上的舞会法国领事确定出席来看,他和穆天落之间的关系就不简单,应当说多半人都是看在法国领事的面子上过去的。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公共租界,想要扩张到法租界就必须和法国领事搞好关系,看来这一次穆天落又捷足先登了。

        陆如兰道:“去不去?”

        “为什么不去?”

        白云飞举办舞会的地方位于法租界,叶青虹对这里再熟悉不过,因为过去这里就是穆三寿的故宅,白云飞继承穆三寿帮派势力的同时,也一并继承了穆三寿在黄浦的产业。

        抵达的时候,夜空开始飘起了冬雨,罗猎拉开车门,撑起一把雨伞,为叶青虹挡住头顶飘零的雨丝。叶青虹抬头看了看罗猎,抱以一个明媚如阳光的笑容,夜雨虽冷,但我心温馨。

        挽住罗猎的手臂,打量着这迷蒙灯光下的大宅,叶青虹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灯光下,手持烟杆静静等待着自己的到来,她的双眸不由得有些湿润了,立刻归咎于这潮湿的天气。

        不远处有人下了车,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身上,而后大步向他们走了过来,是少帅张凌峰。

        向来风流的张凌峰的身边居然没有女伴,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

        叶青虹向罗猎靠近了一些,明眼人都能够看出他们是一对恋人。张凌峰还未走到近前就开始大笑起来:“青虹,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叶青虹报以礼貌的一笑:“原不打算来了,可他要我过来。”这句话颇有一番暗示的含义。

        罗猎主动向张凌峰伸出手去:“少帅还在黄浦啊。”

        张凌峰稍稍犹豫了一下,很快就热情地伸出手去,在叶青虹的眼皮底下用尽力量握住对方的手,他想要给罗猎一个苦头,可用力一捏却如同捏住了一根铁棍,罗猎并未加力,从掌心传来的力度和感觉就能够判断出这是一只养尊处优的手,张凌峰的强势和自信是身份使然,并非是他自身拥有着绝对的实力,这样的人容易吃亏。

        在张凌峰再次加力的时候,罗猎决定给他一个小小的苦头,稍稍加力,张凌峰的手顿时沦陷。

        叶青虹从张凌峰眉宇表情的变化已经判断出两个男人正在展开一场无声的角逐,而这场角逐恰恰是因为自己,叶青虹很开心,并非是因为仰慕者众多,而是因为罗猎终于肯正面维护自己,男人对女人的主动维护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张凌峰暗自叫苦之时,罗猎已经迅速放开了他的手,微笑道:“少帅行伍出身,手劲真大。”

        张凌峰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你手劲也不小。”

        叶青虹道:“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惺惺相惜了,少帅今天怎么没和柳大小姐一起来呢?”

        张凌峰用大笑化解了尴尬:“黄浦美女如云,我怎会错过这个结识美女的机会?”他的目光又投向罗猎道:“待会儿不介意我借用你的舞伴吧?”

        罗猎微笑道:“介意!”

        张凌峰微微一怔。

        罗猎笑容不变道:“我向来尊重青虹自己的选择。”

        叶青虹笑靥如花,罗猎真是狡猾,既维护了自己,又把皮球踢给了自己,抛开张凌峰的身份地位不言,他们也是老朋友了,张凌峰这个人虽然花心,可本性不坏,总不能当众让他太下不来台,微笑道:“我可不想妨碍你结识美女的机会。”手指远处道:“美女来了。”

        其实不用她指,张凌峰的目光已经定格在了远处,张凌峰虽然爱慕叶青虹,可是在叶青虹拒绝他之后,他也不会强人所难,他骨子里骄傲且自负,在他身边围绕着太多的莺莺燕燕,他在年少时就已经成婚,因为父亲是北满大帅张同武,他的婚姻充满了政治因素,正如他自己所言,他的婚姻并不幸福,也因为这场婚姻造成了张凌峰游戏人生的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