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无所谓】(上)

第三百二十章【无所谓】(上)

        兰喜妹甜甜一笑道:“人家就喜欢你无所畏惧的样子。”

        罗猎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兰喜妹道:“我来找你自然没有那么简单。”她又拿出了一张照片。

        罗猎接过照片,不由得一怔,照片上是一位明眸善睐的少女,这少女却是麻雀,从照片上的背景来看是一片冰雪覆盖的世界,因为缺乏具体的地理特征,所以无法判断她所在的位置,照片上的日期就在半个月之前,如果日期属实,那么这张照片应当新拍不久。在北平圆明园事件之后,麻雀就前往欧洲留学,促使麻雀离开的原因还是兰喜妹配合罗猎表演的那出戏。

        兰喜妹道:“这张照片新近拍于苍白山。”

        罗猎抿了抿嘴唇,如果兰喜妹没有骗自己,麻雀应当已经回到了国内,看来这妮子并未老老实实在欧罗巴留学,只是她为何突然回国?为何选择重新回到苍白山?

        兰喜妹道:“你现在心中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她?”

        罗猎摇了摇头道:“如果我那么想,当初就不会找你帮忙。”

        兰喜妹呸了一声,俏脸已经红了起来,显然是想起了当初她主动亲吻罗猎的事情。

        罗猎道:“你拿出这样一张照片是想告诉我什么?”

        兰喜妹道:“福山宇治虽然死了,可是留给了麻雀一些东西,她此次从欧洲回国应当是为了这件事。”

        罗猎皱了皱眉头道:“她一个人?”在他看来,麻雀毕竟涉世不深,处理方方面面的事情稍显稚嫩。

        兰喜妹道:“她的背后有人支持,一个叫罗伯特.肖恩的年轻侯爵。”停顿了一下,满怀深意地望着罗猎道:“这位侯爵英俊多金哦!”

        “那又如何?”

        兰喜妹道:“你不吃醋?”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

        兰喜妹道:“笑得真是虚伪。”

        罗猎将所有的照片一股脑全都还给了她,然后道:“照片我已经全部看完了,现在你能说说找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兰喜妹撅起樱唇道:“人家想你嘛。”

        罗猎道:“说重点!”

        兰喜妹道:“我想你陪我走一趟。”

        “去什么地方?”

        兰喜妹道:“苍白山。”

        罗猎道:“暂时我还没有这个安排,也没有这个时间。”

        兰喜妹并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生气,轻笑道:“看来叶青虹魅力不小,居然能够将你这个浪子安定下来。”她向罗猎又靠近了一些,将螓首枕在罗猎的肩头:“你不可能拒绝我,我会等你。”

        说完,她起身离去,目光落在入口处的叶青虹脸上,充满挑衅地望着她,和叶青虹擦肩而过的时候,招呼道:“别来无恙?”

        叶青虹报以淡淡的一笑:“多谢挂怀。”

        罗猎其实早已感知到叶青虹的到来,叶青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应该能够明白,所以罗猎没有解释,他也无需解释。

        叶青虹来到刚才兰喜妹所在的地方坐下:“我回来是因为想起了一件事。”

        罗猎道:“什么事?”

        叶青虹道:“白云飞让人给我送了封请柬,邀请我参加明晚的舞会。”

        罗猎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叶青虹本以为罗猎也已经收到了请柬,可从罗猎的反应来看,他应该对此事一无所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方才道:“刚才的事情。”

        罗猎想起自己刚才叶青虹和唐宝儿先行离开,是不是白云飞派人跟踪了她们?就在此时突然听到外面的门铃声。

        罗猎起身出门,没多久就回来,向叶青虹扬了扬手中和她一模一样的请柬道:“我的也到了。”

        叶青虹道:“我回来黄浦已经有一段时间,他还从未主动跟我见过面,更不用说什么邀请。”因为穆三寿的事情,白云飞尽量避免和叶青虹正面相逢,这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叶青虹对他的这次主动相邀也感到好奇。

        罗猎道:“白云飞这个人心机深沉,做每件事都有他的动机。”

        叶青虹道:“不知他请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罗猎想了想,也想不透白云飞的目的,沉吟了片刻道:“不知道他还邀请了什么客人?”

        叶青虹道:“这件事只有他的身边人才清楚。”

        罗猎和叶青虹同时抬起头来,目光相遇到一起,他们几乎在同时想起了一个人——老安。

        “请柬都送到了?”白云飞托着鸟笼,望着笼中的画眉,画眉叫得清脆悦耳,在白云飞听来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老安点了点头道:“已经送过去了。”

        白云飞道:“罗猎和叶青虹那边是不是你亲自去送的?”

        老安摇了摇头,毕恭毕敬答道:“因为侯爷没有专门交代,所以让别人去的。”

        白云飞看了老安一眼,心中其实已经明白,老安正是为了避嫌所以才会选择这样做,自从老安这次回来之后,白云飞对他就产生了怀疑,并不是怀疑老安对自己的忠诚,而是他怀疑老安和罗猎因为上次出海而建立起了不为他所知的友情,人一旦有了感情在处理某些事上就无法避免受到影响。

        从老安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也能够偶看出他必然对此有所觉察,所以才会主动避嫌。白云飞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做到深藏不露,同时也证明老安对自己非常的了解,可老安越是如此,越是让白云飞感到有些欲盖弥彰之嫌。

        白云飞笑了笑:“把旱烟帮我拿来。”

        老安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将穆三爷留下的旱烟取来,帮着装好烟草,然后又毕恭毕敬地给白云飞点上,白云飞的目光始终注视着烟斗,极其平静,平静中又流露出漠然,直到他抽第一口烟的时候,停滞的目光方才重新活动起来。

        老安则接过鸟笼挂在长廊的屋檐下,此时他听到白云飞轻轻的一句话:“老安,我想你帮我杀一个人。”

        白云飞愣了一下,原本举起的鸟笼微微停滞了一下,虽然只是片刻,却仍然没有逃过白云飞犀利的眼神。在白云飞的理解,老安的第一反应是犹豫,这在过去是绝不会发生的事情,老安的性命是自己给的,无论自己让他做任何事,他都不会犹豫,更不应该犹豫。

        白云飞认为老安有了牵挂,一个人一旦有了牵挂,也就是有了私心,一个有私心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白云飞向来是个自负的人,他推断出老安应当是担心自己派他去杀罗猎,可白云飞的自负也会影响到他的判断,他并不知道老安的犹豫和私心都和罗猎无关。

        老安将鸟笼挂好,转回身的时候,他的表情已经恢复到一贯的平静和淡漠,风波不惊道:“遵命!”不问姓名,不管是谁,只要白云飞开口,他都要无条件地去做,这是他欠白云飞的,这辈子必须要还。

        白云飞道:“叶青虹!”

        老安已经掩饰不住错愕的目光,就算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白云飞为何要杀叶青虹。白云飞原本是打算和任天骏合作的,那次的会面具体过程老安虽然不清楚,可是他却知道结果并不乐观,任天骏应当触怒了白云飞。按理说白云飞应当选择对他下手才对,可为何要将目标锁定为叶青虹?难道他想要利用叶青虹的死挑起罗猎和任天骏之间的仇恨?

        宴无好宴,任天骏同样收到了来自于白云飞的邀请,对于这种邀请他的第一反应是拒绝,此前白云飞主动登门向他示好,任天骏却并没有给他好脸色,本以为白云飞自此以后不会再跟自己主动联络,却想不到他居然还会请自己参加舞会,此人脑子里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任天骏考虑了一会儿方才做出了决定,他决定前去参加,形势的变化出乎了他的意料,张凌峰为罗猎几人出面,让他在黄浦的复仇行动受阻,原来的复仇计划不得不暂时放一放,他因此重新考虑白云飞曾经释放的善意。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根据他的了解,法租界领事蒙佩罗也会携家人一起参加这场舞会,而此人正是他来黄浦想面见的重要人物。

        任天骏虽然在赣北拥有着相当的实力,可是在黄浦并没有太深的根基,否则他也不会想到借助外力去报仇。父亲的仇要报,可未来的路也要走,任天骏虽然年轻,可他懂得轻重缓急。

        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任天骏这般理智,赵虎臣就不是,赵虎臣对于金钱和权力的欲望极其强烈,所以他才会选择与任天骏合作,先是在黄浦对付罗猎,因为张凌峰的阻挠而失败,他表面与罗猎讲和,可背后却绕开黄浦选择舟山下手,最终因罗猎的警觉而未能成功,任天骏对赵虎臣是失望的,但是仍然没有追回订金,因为在任天骏看来一个充满欲求的赵虎臣要比心机深沉的白云飞好合作的多。

        赵虎臣也受到了请柬,作为在黄浦地下社会响当当的角色之一,白云飞召集的这场聚会若是不跟他打招呼就等于不给他面子,赵虎臣恰恰是个爱面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