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九章【仇人相见】(下)

第三百一十九章【仇人相见】(下)

        罗猎和张长弓回到教堂,发现教堂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门推开,一名年轻的军官走下车来,一旁士兵想要为他打伞,他抬手示意不用,双目盯住罗猎。

        罗猎内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想起了一个名字,虽然他还未见过任天骏,却判断出这名年轻军官就是。

        张长弓也意识到来者不善,正准备抢先向前,罗猎却摇了摇头,示意不用。

        罗猎来到任天骏的面前停步,平静道:“任督军?”

        任天骏点了点头,英俊的脸上不见半点笑容。

        罗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里面坐!”

        任天骏言简意赅地回应道:“好!”他示意手下在教堂外稍等,罗猎打开了教堂的大门,自己先走了进去,任天骏随后走入教堂。

        张长弓并未进去,在门外守着那辆车,以防任天骏的手下有所异动。

        任天骏四周环顾,观察着这间小教堂,而后来到祈福的烛台旁,划亮火柴点燃一支蜡烛,而后向一旁的善款箱内投入一枚银元,低声道:“你知道我在为谁祈祷吗?”

        罗猎道:“我对督军并不了解,所以也不方便妄自猜度您的意思。”

        任天骏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前来的目的。”

        罗猎道:“督军应当来错了地方。”

        任天骏道:“我是为了找人,只要找对人我管他在什么地方?”他年轻气盛锋芒毕露。

        罗猎道:“你想怎样?”

        任天骏盯住罗猎的双目道:“张凌峰的面子我不得不给,可你们不可能永远都不离开黄浦。”

        罗猎微笑道:“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想去什么地方是我的自由。”

        任天骏道:“有些事却由不得你,白云飞罩不住你,张凌峰也是一样。”他向罗猎又走近了一步,压低声音道:“当年害死我爹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罗猎道:“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找错了人?”

        任天骏道:“不怕错,就怕错过!”

        面对任天骏的咄咄逼人,罗猎并没有放在心上,任天骏的这番话看似强硬,不过却暴露出了他的缺点,任天骏对张凌峰是忌惮的,否则就不会在意别人说什么,现在就展开疯狂的报复。

        至少有一点能够确定,在黄浦任天骏仍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这也验证了叶青虹刚才所说的话,不过罗猎有些纳闷的是,刚才的那笔帐是谁替他结的,总不会是任天骏?

        任天骏走了,望着那辆消失于雨中街角的黑色汽车,张长弓低声道:“要不要我去解决这件事?”以张长弓目前的实力,追上去并干掉任天骏应该不是难事。

        罗猎摇了摇头,就算干掉任天骏也不是现在,既然短期内矛盾不会激化,他也不必去主动挑起。

        重新回到教堂的时候,却发现教堂内多了一个人,因为刚才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任天骏的身上,所以并未留意此人是何时进入小教堂的。

        前来小教堂的信徒虽然不多,可毕竟还有,罗猎示意张长弓先去忙他自己的事情,望着那背影突然感到有些熟悉,对方虽然穿着一身标准的男子西装,可罗猎仍然从背影判断出这是一个女人。

        她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罗猎的目光,轻声道:“你相信一个人可以用自己受难而帮助世人解脱吗?”

        她是兰喜妹,罗猎推断出刚才替他结账的那个人应当就是她。

        罗猎在兰喜妹的身边坐下,抬起双眼望着教堂前方的耶稣受难像:“你错了,受难不是帮助世人解脱,而是要让世人醒悟。”

        兰喜妹道:“若是遇到我这种执迷不悔的人呢?他是不是也能够帮助我?”

        罗猎道:“通常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所以自己的问题还是要自己去解决。”

        兰喜妹一双美眸充满幽怨地望着罗猎:“你算个狗屁牧师?连帮人解惑的心思都没有?”

        罗猎道:“对你,我是有心无力。”

        兰喜妹道:“若真是如此,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只怕连心都没有。”她伸出春葱般的指尖狠狠戳在罗猎的心口:“你这颗心里只怕装得满满的全都是叶青虹,我恨不能扒开来看看。”

        罗猎对此女也是颇为头疼,笑道:“谢谢!”

        兰喜妹微微一怔,旋即就明白他是在感谢刚才帮忙结账的事情,可突然间罗猎提起这件事,真正的用意还是想岔开话题,不想自己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兰喜妹道:“你我之间还说什么谢?”眼波瞬间变得妩媚至极,一双美眸几乎就要滴出水来。

        罗猎居然生出一些怯意,不敢直视她的目光,刚刚扭过脸去,却被兰喜妹抓住下巴,强行逼迫他转过脸来,兰喜妹道:“怎么?我长得那么难看?你连看都不愿看我?”

        罗猎笑了笑,挣脱开她的魔爪,向一旁挪了挪,拉开彼此间一些距离。

        兰喜妹不依不饶地又挪近了一些,娇躯完全靠在了罗猎的身上,娇滴滴道:“你是不是心虚,觉得亏欠我?”

        罗猎道:“好像从未这样想过。”鼻息间闻到兰喜妹诱人的体香,也不禁有些乱了心跳的节奏,此女的魅惑手段的确非同一般,可罗猎又清楚,归根结底还是他自身的原因,如果他对兰喜妹毫无感觉,也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罗猎道:“你若是继续这个样子,咱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兰喜妹娇笑道:“谁要跟你做朋友?我要做你的女人,要做你忘不了,放不下,打不得,丢不掉的情人。”一双手臂常春藤一样绕住了罗猎的脖子,罗猎这下真是有些吃不消了,推她不是,不推开也不是,尤其是在小教堂里,在耶稣的注视下,自己这个假牧师实在是有点尴尬。

        罗猎道:“放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兰喜妹俏脸一红,啐道:“你跟我还客气什么?你想怎么做……”声音突然变得低柔婉转,更流露出无尽诱惑:“人家都不会拒绝……”美眸微闭,樱唇轻启,一副人均采摘的可爱模样。罗猎暗暗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回复了一片清明,双目也变得越来越清朗。

        兰喜妹从他突然变得理性的目光中意识到自己的魅惑又没起到作用,呸了一声,松开了罗猎,坐正身姿,整了整西装道:“你倒好,拍拍屁股走了一干二净,难为我在甘边苦苦找了你两个多月。”

        罗猎留意到兰喜妹比起上次分手之时瘦了也黑了一些,无论她对别人怎样,对自己总是一往情深,想起兰喜妹过往对自己的付出,内心中难免有些感动,低声道:“我自然没事,你不用担心。”

        兰喜妹道:“有时候想想,真巴不得你死了才好,你若是死了,我也就没有了牵挂,可我又想,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怎么办?咱们未来的孩子怎么办?”

        罗猎瞪大了双眼,吃惊地张开了嘴巴,几乎能够吞下一个完整的鸭蛋,他愕然道:“兰喜妹,你可不能讹我?”

        兰喜妹看到他的表情不禁格格笑了起来:“瞧你那熊样,我跟你都未结婚,怎么可能有孩子,人家是说,你若是死了,我一个人怎么生孩子。”

        罗猎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妮子当得起妖女之名,本想狠狠顶回去一句,谁要跟你生孩子,可话到唇边又觉得不忍,说出来害怕伤及到她的自尊。

        兰喜妹道:“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见得旧人哭?想不到你罗猎也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

        罗猎明白如果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只能是没完没了,而且自己绝对无法占到上风,淡然一笑道:“吃人家的嘴软,我说不过你,你还有什么抱怨还有什么不满只管说出来,我保证不还嘴。”

        兰喜妹道:“只是我一个人说那多没意思,不如你说说,这段时间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猎道:“出海了一趟,混混日子,散散心,平平淡淡,无风无浪。”

        兰喜妹道:“好一个无风无浪。”她从口袋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罗猎。

        罗猎接过信封,信封并未封口,里面放着几张照片,照片上拍摄的大都是黑堡的远景近景。其中有几张是黑堡正在沉没,以及完全沉没之后的照片。罗猎看完之后已经明白,当时他们在黑堡战斗之时已经被人从空中监视,只不过当时他们并未留意空中的情形。

        罗猎道:“原来你一直都在跟踪我?”

        兰喜妹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闲情逸致,这些照片是从军方内部得到,一直以来藤野家族和军方都存在秘密联系,不过因为藤野家族所从事的事情,包括黑堡在内的许多事情军方始终没有对外公开,甚至没有向内阁禀报。”

        罗猎道:“也就是说藤野家族的行为并未得到官方的承认。”

        兰喜妹道:“如果得到官方的全面支持,你们的行为等于是入侵和挑衅,很可能会为这个国家带来一场战争。”

        罗猎的表情极为不屑,就算是日方知道了藤野家族的所为,这种事情也是无法公开于光天化日之下的,一旦公开了藤野家族的秘密,他们就会成为整个人类的公敌。

        兰喜妹道:“藤野家族之所以能够在海中建立如此规模的秘密基地和他们背后的政治势力有关,虽然黑堡的事情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公开,可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善罢甘休。”

        罗猎道:“我还想找他们算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