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七章【关键时刻】(下)

第三百一十七章【关键时刻】(下)

        海龙帮的海上搜救行动在黑堡区域的海面彻底平静之后开始,他们在原地搜索,寻找生还者的踪迹,可是搜遍附近的海域都徒劳无功,就在所有人即将绝望放弃的时候,负责瞭望的海盗发现了远方浮出海面的潜艇。

        罗猎等人的回归让众人欣喜非常,在第一时间原本敌对的双方甚至忘记了彼此的仇恨,当海龙帮一方反应过来的时候,瞎子和张长弓却先行控制住了邵威,以邵威作为要挟,胁迫海龙帮方面将其中一艘船提供给了他们,徐克定何其老道,一看就知道在这件事上邵威和他们站在了一起。看破不点破,毕竟其中还有海明珠这位刁蛮大小姐,就算是邵威不帮罗猎他们,海明珠也会帮忙。

        徐克定只说了句好自为之,就让手下退了下去,经历这场惊心动魄的劫难之后,徐克定已经没了争强斗狠的心境,只求能够带着剩下的人平安返回。

        七天之后,罗猎一行人经由舟山返回了黄浦,海明珠和邵威只是将他们送到了舟山,接下来的行程他们自己雇船前往。离去之前,海明珠悄悄和张长弓约定不久以后就会去黄浦见他,可现在她必须要回去,面见父亲并向他解释清楚所有的一切。

        这次的黑堡之行少了两人,前往黑堡的途中安藤井下就已经不见踪影,而且全程都未曾现身,至于后来出现并倒戈帮忙的方克文,则是在黑堡被炸毁的时候并未登上潜艇,不知他已经和黑堡共存亡还是悄悄离开,罗猎宁愿相信他仍然活着。

        这场生死冒险让每个人的心境都发生了变化,其中变化最大的应当是老安,老安一个人坐在船头,望着前方在晨雾中现出轮廓的黄浦,表情显得有些凝重,他的伤已经愈合,可整个人却变得少言寡语。

        身后响起脚步声,从平稳的节奏已经可以推断出到来者的淡定。

        老安不用回头就知道来人应当是罗猎。

        罗猎在老安的身边坐下,和他一样望着远方的黄浦,老安率先打破沉默道:“我回去见到侯爷会跟他说,所谓的太虚幻境只不过是前人故弄的一场玄虚罢了,我们到了地方,什么都没找到。”

        罗猎笑了起来,露出满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而后又道:“什么都没找到?”

        老安懂得他的意思,若说这次收获最大的人应当是自己,他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本以为被海连天杀掉的女儿,却仍然好端端活在世上,一路走来,老安始终在思索如何复仇的问题,复仇就要杀掉海连天,可是如果这样做势必会让女儿陷入两难的境地,老安决定暂时放下,并不意味着他要放过海连天这个恶贯满盈的罪魁祸首,而是要放过自己的女儿,给女儿一些空间。

        一个人如果能够暂时放下仇恨,必然有很重要的原因。

        罗猎能够体会老安的心情,老安刚才的话明显释放出善意,无论这次出航的结果如何,他们都要给白云飞一个答复,毕竟白云飞从头到尾劳心劳力。

        罗猎并不在乎白云飞可能有的反应,如今白云飞在黄浦的能力虽然强大,可是真正选择和他们这些人为敌,白云飞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勇气。

        不过无法排除白云飞会利用其他的手段,比如利用湘北那位少年得志的督军。

        当今世界,只要有钱有势,就会有许多的亡命徒为你卖命,海龙帮的追杀不会是第一次,更不会是最后一次,所以罗猎让陆威霖在舟山登陆之后离开,和他一起走的还有百惠和瞎子,罗猎让他们先行返回满洲,自己将黄浦这边的事情料理清楚之后也会前往满洲跟他们会合。不过这边的事情估计要耗费一些时间,瞎子心系外婆自然归心似箭,陆威霖明白罗猎是好意,毕竟当初杀死任忠昌的人是他,如今任天骏向自己寻仇也是天经地义,罗猎让他去满洲的目的也是为了避免他和复仇者正面冲突。

        罗猎轻声道:“复仇未必能够让一个人得到真正的快乐。”

        老安若有所思,知道罗猎的这句话应该是在说给自己听。

        叶青虹也朝这边走来,轻声道:“国恨家仇何者为大?中华之所以陷入目前的局面和当权者一心谋私关系很大。”

        罗猎转身笑了起来,叶青虹整个人都被他的笑容暖化了,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心中所属,是自己一生所属。

        老安无意于打扰两人相处的空间,点了点头起身向舱房走去,他要去整理行囊,顺便好好体会一下罗猎的这句话。

        叶青虹来到罗猎的面前,罗猎伸出手去亲切地帮她将额头上被风吹乱的头发拢起,这细心亲密的举动让叶青虹俏脸有些发热,她小声道:“你也不怕别人看到。”

        罗猎笑了起来,他何时怕过,这次和龙玉的重逢让他终于将颜天心的事情放下,无论承认与否颜天心的离开都已经成为事实,即便归来,归来的也只是她的身体。他必须学会适应,适应颜天心离开的世界。

        叶青虹挽住罗猎的手臂,和他一起眺望黄浦的方向:“回到黄浦之后我马上派人去日本,争取将安藤井下家人的事情尽快安顿好。”

        罗猎道:“辛苦了。”

        叶青虹啐了一声道:“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这些?”

        罗猎点了点头,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叶青虹从他微妙的表情变化中看出了端倪,小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罗猎没说话。

        叶青虹指着他的鼻子道:“你是不是外面还有女人?”

        罗猎禁不住笑了起来,叶青虹却拥紧了他的手臂,仿佛怕他随时都被海风吹走似的:“有我也不怕,你那么聪明,谁对你好,谁值得你对她好,你自然清楚的,对不对?”

        罗猎没有说话笑得却越发亲切了。

        白云飞见到老安,不等他向自己禀报,就已经猜到此次的结果很可能以失败告终。

        老安将整件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是他自己的版本,还特地向白云飞展示了自己身上的伤痕,白云飞关心的当然不是这个,就算老安死在海里,只要能够完成任务对他来说也是值得的。

        白云飞叹了口气道:“我还是低估了罗猎,想不到他居然给我来了一手金蝉脱壳的对策。”

        老安主动承担责任道:“都是属下无能,居然被他骗过。”

        白云飞摇了摇头道:“跟你没关系,罗猎这个人本来就很狡猾,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聪明过人财力丰厚的叶青虹。”

        对叶青虹,白云飞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他目前所继承的财富和地位来自于穆三寿,可穆三寿是叶青虹的义父,说起来自己得到了本属于叶青虹的遗产,当然叶青虹也不会在乎这些财富,就算没有穆三寿的这份财富,她依然拥有惊人的财富,这段时间白云飞也一直都在悄悄调查叶青虹。

        老安道:“我们在海上遭遇了海龙帮的追杀,根据了解,海龙帮是受到了任天骏的雇佣。”

        白云飞道:“年少气盛,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果然要为他死去的老爹报仇。”

        老安道:“任天骏是个怎样的人?”

        白云飞淡然笑道:“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他停顿了一下道:“这两天他就会来黄浦。”

        罗猎在抵达黄浦的第二天主动登门拜会了白云飞,既然接受了白云飞的委托,于情于理都要给他一个交代,白云飞算准了罗猎会来,听闻通报之后,白云飞并未像以往一样热情出迎,而是就在会客厅等着,点燃了一杆旱烟,静静等待着罗猎的到来。

        手中的旱烟得自于穆三寿,这烟杆儿传承到他手中依然代表着权力和威严,白云飞很少使用,这烟杆儿拿在他的手中显得并不和谐,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穆三寿将权力传递到了他的手中。

        罗猎曾经不止一次见过这烟杆儿,最后一次还是在颐和园地宫,不难推测出白云飞就是在那里从穆三寿手中接过了烟杆儿,至于用何种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罗猎在老安的引领下走入客厅,白云飞看到罗猎进来,呵呵笑道:“罗老弟平安归来真是可喜可贺。”

        口中虽然说着可喜可贺,可是他却并没有急于站起身来,举动中明显表达着对罗猎的慢怠,投入不少,无所收获,即便是白云飞也心存不满。

        罗猎淡淡笑了笑,白云飞却从他的笑容中解读出对自己表现的不屑,感觉自己的态度的确有些落入下乘,于是勉强站起身来,向罗猎伸出手去,罗猎扬起右手,他的右手缠着白色的绷带:“不好意思,我受伤了。”

        于是白云飞的手僵在了中途,这一状况是老安并没有向自己禀报的,老安也是一头雾水,昨天和罗猎分手之时,也没有发现他的右手受伤?

        大智慧未必没有小聪明,罗猎已经算准了此次登门白云飞可能摆出的态度,所以提前耍了那么点的小小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