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六章【一起上】(下)

第三百一十六章【一起上】(下)

        两人一左一右向冰人冲去,冰人看出了他们的意图,扬起双手分别向两人抓去,方克文和张长弓看到那巨大的手掌即将拍落,两人突然都向中间变线,方克文大声道:“借我肩膀一用!”

        张长弓身躯一躬,方克文腾跃而起,踩着张长弓坚实的背脊再次腾跃,一双利爪刺向冰人的咽喉。

        冰人将头颅一低,这次方克文没有刺中目标,手爪抓在了病人的头颅之上,他的这双利爪就算是岩石和金属也能轻易抓破,可是面对冰人坚硬的头颅却无计可施,只是在冰人的头颅上留下数道白色的痕迹。

        张长弓在方克文跃起之后,也随之跃起,一拳重击在冰人的裆下,换成平时张长弓才不会用这样的下三路手段,可面对身材如此高大的冰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击中目标,这一战关乎生死,当然不能计较手段。

        张长弓击中冰人之后,马上就意识到这一拳不可能对冰人造成任何伤害,冰人如同修炼了金钟罩铁布衫,他的身体防御力之强大超乎想象。

        冰人先是将方克文抓住狠狠摔落在地上,而后又一拳打飞了张长弓。

        此时数道火力瞄准了冰人,三条子弹形成的火线轮番射击在冰人的身上,循迹而至的还有陆威霖三人,陆威霖和瞎子一起加入到邵威的射击之中,他们三人采取远距离攻击,他们的火力也只能起到吸引冰人注意力的作用,不存在任何的杀伤力。

        百惠加入藤野家族已有多年,可是她从未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黑堡中隐藏着这样一个刀枪不入的巨人,百惠隐身靠近冰人,一刀斩向冰人的足踝,试图切断他的右足。

        太刀砍中冰人,发出噹的一声闷响,太刀锋利的刀刃因这次的猛烈撞击而卷刃,可冰人却毫发无伤。

        冰人看不到百惠,只能凭着猜测寻找她的位置。一时间陷入众人围攻冰人的局面之中,而此时,黑堡的警卫军也开始朝这边移动。陆威霖让瞎子继续用火力吸引冰人的注意力,他则和邵威两人一起各自扼守一边,占据有利的位置,对闻讯赶来的黑堡警卫军进行射击。

        邵威惊魂未定道:“那……那是个什么怪物?”

        陆威霖一枪干掉了一名克隆警卫,淡然道:“这里就是怪物的总部,看准了就开枪,千万不要留情。”

        瞎子一边开枪一边道:“这大个子实在是太厉害了,刀枪不入,特码的,连特制子弹对他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陆威霖道:“多点耐心,罗猎一定会有办法。”

        罗猎透过破损的门洞看到了藤野忠信,甘边一别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罗猎本以为藤野忠信被龙玉公主所控制,甚至以为他已经死去,可藤野忠信仍然好端端地活在这里。

        藤野忠信苍白的面孔缓缓转了过来,他的表情悲怆中带着嘲讽:“你怎么找到了这里?”

        罗猎没有说话,只是将手落在了飞刀之上,联想起外面的那个怪物,罗猎几乎能够断定,就是眼前的藤野忠信操纵了那个冰人。

        藤野忠信笑了起来:“其实我没必要问,一定是她把你引到这里对不对?”

        罗猎猜到他口中的她就是龙玉公主。

        藤野忠信叹了口气道:“我不是她的对手,你也不是,她利用了我,也利用了你,她想让咱们同归于尽。”藤野忠信抬头环视周围,像是在告诉罗猎,更像是自言自语:“没有人能够控制我,没有人!就算她也不能!”

        罗猎淡然道:“没有人想要控制你,你看看你的周围,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这些这些怪物走出黑堡,它们将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藤野忠信道:“于我何干?”

        罗猎道:“无论和你有没有关系,我都要告诉你,所有一切都结束了。”说完之后,暗藏在掌心的飞刀就射了出去,直奔藤野忠信的咽喉,藤野忠信身躯侧滑,他的动作快到超乎罗猎的想像。

        两人同时向对方冲去,罗猎射出的第二柄飞刀仍然被藤野忠信躲过,藤野忠信伸出手去,两人同时抓住对方的手掌,彼此四目交汇。

        轰!罗猎的脑域如同被闷雷击中,防御脑域世界的荆棘被烈火点燃熊熊燃烧起来。

        栖息在绿色草丛中的苍狼警觉地站起身来,它看到一头鬣狗从烈火烧出的缺口慢慢走入,鬣狗阴森目光贪婪地望着苍狼,它锁定了自己的猎物。

        苍狼昂起高傲的头颅,发出一声震彻天宇的嚎叫。

        鬣狗带着烟火的味道,踏上青青草地,在草地上留下一连串污浊的脚印,苍狼静静望着这只闯入自己领域的鬣狗,捕捉着它的每一个动作,自身在悄然继续着能量,它要以静制动。

        鬣狗望着苍狼,利用辅助手段,终于可以撕开罗猎脑域的壁垒,进入他的脑域,它要击败对手,彻底占领这片美丽的领域,鬣狗迈开步伐,向苍狼冲去,它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四爪践踏着绿色海洋般的土地,宛如在上面撕开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痕。

        苍狼俯视着这卑鄙无耻的生物,在鬣狗进入攻击范围之后,它终于开始启动,在罗猎的脑域世界中,两头敌对的生物开始了一场顽强的搏斗,关乎生死,也关乎整个战场的大局。

        张长弓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被冰人击飞,强悍的复原速度已经赶不上冰人变态的攻击力,新伤未愈,旧伤又添。方克文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凭借着一身坚不可摧的鳞甲护住身体,可是冰人的一次次重击也让他苦不堪言,这次方克文干脆就被冰人击出了舰桥。

        瞎子的火力牵引刚开始还有些效果,可后来冰人对这种不疼不痒的攻击干脆采取了无视,现在处境最为危险的反倒是陆威霖和邵威,他们两人负责阻击闻讯赶来的克隆警卫,那些克隆警卫没完没了地冒着,火力不见减弱,可陆威霖他们这边的子弹就快打完了。

        一旦子弹用尽,克隆警卫就会一拥而上,而他们也会面临被包围的局面。

        百惠围绕冰人采取游记战术,利用隐身的能力和灵活的身法有效躲避了冰人的攻击,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凭她的能力也无法给冰人造成任何的伤害,陆威霖的困境她看在眼里,马上决定暂时放弃对冰人的攻击,先解决陆威霖这边的问题。

        百惠躲过冰人的攻击,迅速冲向黑堡警卫的队伍,挥动手中太刀,宛如砍瓜切菜一般斩杀那群克隆警卫,百惠斩杀警卫之后就将武器抛向陆威霖和邵威的方向,以这种方式为两人补给弹药。

        可是百惠的行为却引起了冰人的注意力,再次将刚刚冲上来的张长弓拍飞之后,冰人向陆威霖的方向冲了过去,他要先清除这边的对手。

        邵威和陆威霖两人都意识到了危险的到来,邵威道:“分开行动。”

        陆威霖点了点头,向瞎子招呼了一声,三人分散开来,避免被冲上来的冰人一窝端,冰人重重一脚踏向陆威霖,陆威霖连续几个翻滚方才堪堪避过这一击,危险关头,从下方重新爬上来的方克文再次腾空跃起,扑向冰人的后背,一手抓住冰人的脖子,一手的利爪刺向冰人的耳孔,人有七窍,冰人也不例外,方克文已经尝试进攻冰人的多处弱点,可至今都未成功,这次他选择了耳孔。

        冰人将脸及时一偏,方克文刺了个空,利爪抓在冰人的后脑上,仍然徒劳无功。冰人反手抓住方克文的右腿,将他从背后拽了下去,狠狠摔倒在甲板上,扬起巨大的拳头,照着方克文一拳又一拳砸了下去,直到将方克文的身体楔入甲板之中。

        张长弓双手抓住一旁的舱门全力一拽,精钢铸造的舱门被他整个拽了下来,然后他宛如投掷飞碟一样将舱门扔了出去,舱门旋转飞出重重撞击在病人的头颅之上,发出噹的一声闷响。

        冰人虽然强悍,也被张长弓的这次全力一击砸得发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已经陷入甲板中的方克文伸出右手将冰人的左足死死搂住,冰人一时间无法逃脱他的束缚。

        张长弓趁此良机,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舱门,腾空一跃,从空中居高临下照着冰人的脑袋狠狠拍落下去。

        鬣狗和苍狼的身上都是血迹斑斑,无论鬣狗怎样努力,都无法冲破苍狼的封锁,苍狼以强大的毅力支撑着,一轮红日从苍狼的背后一点点冒升出来,将苍狼的身体染上金光,更显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鬣狗怨毒的双目望着苍狼,它的身躯开始颤抖,它并未想到对方的意志如此强大,竟然可以坚持那么久的时间。

        利用药物短时间内提升自身的精神力毕竟有一定的时效,现在藤野忠信就面临着这个问题,而更让他害怕的是,他侵入了罗猎的脑域,原本以为可以在短时间内以压倒性的优势拿下的战斗,却拖了那么久,烈火烧过的荆棘又如雨后春笋般冒升出来,封锁住了它后退的道路,无法后退只能向前,机会往往就在最后的关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