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六章【一起上】(上)

第三百一十六章【一起上】(上)

        苍狼即将坠入熔岩湖灰飞湮灭,罗猎不知这自身的投影消失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后果,然而既然选择了这样做,就无怨无悔,沸腾的熔岩已经点燃了苍狼的皮毛,它感到灼痛,或许这是它死前的最后感觉。

        可突然之间,烧灼的痛楚消失了,方克文脑域世界中的熔岩湖倏然一变,变成了碧波荡漾的湖水,苍狼的身体坠入湖中,又很快浮出了湖面。

        向方克文发号施令的人是平度哲也,他大声命令着野兽,这由他一手改造完成的终极武器,促使平度哲也来到黑堡,与藤野家族合作的主要原因就是野兽,藤野家向他展示了一些秘密,这些秘密让他欣喜若狂,通过自己的研究配合藤野家的资源,可以改造出一个真正完美的终极武器。

        而更让他期待的是,这只终极武器只有他才能够命令,只有他才能够完全控制。

        可这次野兽并未听从他的命令,缓缓转过头去,双目盯住了平度哲也,平度哲也大声道:“亚库西,亚库西!”这是他们之间独有的交流信号。

        野兽依然无动于衷,平度哲也开始有些慌乱了,这是很少发生的状况,他举起麻醉枪,准备向野兽发起射击,没等他做出这个动作,野兽已经向他冲来在他扣动扳机之前,利爪就刺入了他的胸腹,平度哲也虽然一手制造了无数怪物,可是自身却无任何的特殊能力,野兽的攻击连罗猎都难以抵御,更何况他这个寻常人,平度哲也望着野兽,他的目光中并无恐惧,反而流露出少有的平和,自从他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就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来临,死在自己的试验品手中,也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平度哲也终究控制不住这头野兽,方克文一爪洞穿了平度哲也的身体,当他恢复理智之后,平度哲也无疑是他想要除之而后快的大仇,如果不是平度哲也在自己的身上动手脚,自己也不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罗猎望着眼前的一切,内心暗自欣慰,而刚才在方克文脑域中遭遇得敬献一幕也让他的周身遍布冷汗,在自己的意识投影即将在方克文的脑域世界中灰飞湮灭的最后关头,方克文改变了脑域世界,从而挽救了自己。

        方克文不仅仅是在营救罗猎,在救起罗猎的同时也完成了对自身的救赎,他一把将平度哲也的尸体推开。转向罗猎冲去,他的目的并非是要攻击罗猎,在罗猎身前跃起,越过罗猎的头顶,利爪径直插入一只意图从后方突袭罗猎的翼人头部,那翼人双翅因挣扎而急速的扑棱着,可是仍然无法逃脱方克文的死亡之爪。

        罗猎道:“这里交给你!”

        罗猎大步冲入那道门,他要找到黑堡的统领,擒贼先擒王,他要摧毁这里的一切,以免危害这个世界。

        藤野忠信望着桌上的红色针剂,他的目光充满了犹豫,可最终还是拿起了针剂,找到自己左臂静脉准确无误地扎入注射进去。他是藤野家年轻一代的翘楚,他拥有强大的意志力,然而这仍然无法保证他可以获得今天的这场胜利,让他保住黑堡,黑堡是藤野家最为重要的堡垒,也是他们的秘密实验基地,关系到藤野家的兴衰存亡。

        如果黑堡被毁,他将面临比死更加可怕的下场,他不容许这样的一幕发生,人在堡在,人亡堡亡。

        藤野忠信的信心随着药剂在体内的扩散而迅速增长着,除非万不得已,他不会将这支药剂注入到自己的体内。一个人的身体如何强大终究还是要受到大脑的控制,如果能够控制住他人的意识,无论这个人如何强悍都将为自己所用,藤野忠信站起身,来到右侧的密闭门前,打开了黑堡中最为神秘和坚固的那道门,一股寒潮从里面涌出。

        沉重的脚步响起,从脚步声听来步履维艰,这是一个身高在三米左右的巨人,他的周身生满白色的长毛,因为从低温冰室内走出,他的身上还布满冰霜,握紧的双拳准备随时都要出击,他要抓住第一个所见到的生物,无论是谁,他都要将对方撕碎,以此来庆祝自己的重获自由,也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藤野忠信的意识潜入了对方的脑域,,这是一个风雪漫天的世界,冰人的世界本来就是如此,不要谈什么野兽,冰人才是黑堡的终极力量,最强力量,连平度哲也都没有机会接触到黑堡的核心秘密。

        任何人都控制不了冰人,藤野忠信也不能,可是他可以通过增强自身的意识来达到这一目的。

        冰人一把抓住了一旁的铁柱,轻轻一拽,就已经将铁柱连根拔起,举起那根铁柱想要向藤野忠信的头顶砸去,铁柱落下时却突然一偏,重重落在地板之上将室内的地板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藤野忠信低声道:“冰人,找到他们,将他们全都干掉!”

        冰人昂起巨大的头颅,拖着铁柱大步向前方走去,来到房门前,一脚将房门踹飞,可是这狭窄的房门仍然不够他庞大的身躯出入,冰人的身体仍然倔强地挤入了门洞,强悍的身体将门洞挤压变形,直到完全挣裂开来,他方才走了出去。

        罗猎看到了冰霜裹满周身的巨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进入这巨人的脑域并将他控制住,可是对方的脑域周围已经用冰墙封闭起坚实的壁垒。罗猎不得其门而入。

        冰人扬起手中的武器向罗猎砸去,罗猎在正常人中算得上高大的身躯在冰人面前形同一个婴儿一般。他原地翻滚,堪堪躲过这巨人的进攻,冰人扬起那根铁柱上下翻飞,向罗猎发起了如同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罗猎射出的飞刀都被冰人体外坚硬的冰壳所阻挡,对冰人造不成任何伤害。自身却不得不来回躲闪,躲避冰人的攻击。

        罗猎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关切的声音道:“闪开,让我来!”说话的却是张长弓,冰人闹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张长弓循声找到了这里。

        张长弓认为自己的身体足够强悍,他勇敢地向冰人冲去,冰人的身体过于庞大,张长弓想要对他造成伤害,就必须采取贴身肉搏战,然而冰人马上猜到了张长弓的意图,手中铁柱挽了个花,反手一击,正中张长弓的身体,宛如击球一般将张长弓打得横飞出去,足足飞出二十余米,撞击在铁壁之上而后方才滑落。

        张长弓被冰人的这次重击打得身体多处骨折,罗猎看到好友受伤,掏出手枪对冰人接连射击,子弹射中冰人的身体只是激起一片冰尘,甚至连一个明显的弹坑都未留下。

        罗猎虽然没能对冰人造成伤害,可是却成功吸引了冰人的注意力,张长弓趁机恢复了过来。

        冰人抬脚向罗猎踩去,罗猎一个翻滚躲开。他再次试图突破冰人的脑域壁垒,可是仍然被拒之门外。

        张长弓重新站起身来,发出一声怒吼:“大个子,过来,老子要痛揍你一顿。”

        冰人望着张长弓。

        张长弓毫无畏惧地跟他对视着:“有种你将那根棍子放下。”

        冰人丢下铁柱,罗猎慌忙闪开,再晚一会儿就可能被铁棍砸中。

        张长弓大吼一声再次向冰人冲去,冰人握紧右拳向这胆大妄为的家伙砸去,张长弓奔跑中突然一个变线,冰人这一拳落空,砸在甲板上,将甲板砸出一个大洞。

        罗猎在此时成功绕过冰人,他推断出这冰人一定受某种神秘力量的控制,想要击败冰人,就必须找到背后的操纵者,只要将操纵者干掉,眼前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张长弓左闪右避,虽然成功躲过冰人的几次进攻,却终究还是被击中,这次是被冰人的大脚丫子踢中,身体飞得更远。

        冰人准备冲上去,在张长弓没有恢复起身之前将他的身体撕成两半,此时枪声响起,却是随后赶来的邵威,他看到救命恩人张长弓遇到了危险,慌忙开枪吸引冰人的注意,为张长弓解围。

        邵威心中明白,就凭着自己,压根没有和这巨人对抗的能力,可他又不能眼睁睁看着救命恩人遇险,江湖人也有江湖人的义气,就算豁出这条性命,也不能对张长弓放任不管。

        冰人不屑地望着邵威,他躬身抓起地上的铁柱,猛然向邵威丢了过去,邵威看到那铁柱呼啸而来,有些狼狈地趴倒在了地上,铁柱贴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

        身后一道黑影弹跳而起,足尖在铁柱上一点,然后再度跃起,腾跃到高空之中,俯冲而下,锐利的双爪向冰人的面部抓去,却是方克文在关键时刻出现。

        冰人闭上双目,方克文锐利的手爪仍然无法刺破他坚硬的肌肤,在方克文抓中他面门的同时,他扬起左手,一巴掌狠狠拍击在方克文的身上,方克文纵然有鳞甲护身,仍然被这次的重击击飞。

        方克文摔落在地上,他的身边恰恰是刚刚爬起的张长弓,张长弓看了方克文一眼道:“我先上!”

        方克文伤得不重,他马上就爬起身来,低声道:“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