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志之争】(上)

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志之争】(上)

        如果不是父亲强调自己务必要尊重他,藤野忠信相信自己一定会将这老家伙扔到海里去喂海怪。

        海怪庞大的身躯再次重撞了黑堡,平度哲也因为立足不稳而踉跄了两步,他叹了口气,抹去头上的汗水道:“任何事情都是有法则的,一旦越过了法则和界限,事情就会变得不可控,你们不该这样做。”

        藤野忠信知道父亲并没有告诉平度哲也关于黑日禁典的事情,也不可能告诉他,毕竟黑日禁典是只属于他们藤野家的秘密。

        藤野忠信道:“平度君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好,其他的事情不用您去操心。”

        平度哲也大声道:“那头怪物是不是你们制造的?”

        藤野忠信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他向平度哲也点了点头道:“抱歉,我还有要紧事,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平度哲也被他的态度激怒了,他愤怒地挥动手臂:“你们对我隐瞒了什么?如果这样下去,我不可能再继续为你们工作。”

        藤野忠信决定不再跟这个固执的老头儿继续谈论下去,有些粗暴地一把将他推开,大步走出门外,出门之后马上有两名武士迎了上来,他们是藤野忠信的贴身武士,平时在负责藤野忠信的安全。

        藤野忠信道:“怎么还没来电?山本聪到底怎么回事?”

        6威霖一把抓住了百惠的手腕,百惠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望向6威霖不解道:“为什么停下?”

        6威霖道:“我还有朋友都在里面,我不可以一个人走。”

        百惠道:“你们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这里送死吗?”

        6威霖道:“这里是藤野家族的秘密试验基地,在进行反人类的实验对不对?所有的怪物都是你们制造的对不对?”

        百惠的眼神黯淡了下去,6威霖紧紧抓住百惠的手腕道:“百惠,你应该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后果,一旦成千上万的怪物被他们制造出来,就会危害这个世界,到时候遭殃的绝不仅仅是中华。”

        百惠道:“他们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6威霖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道:“这种话也只有你才会相信,藤野家族想要的应当是整个世界。”

        百惠咬了咬樱唇,其实她又何尝不清楚藤野家的野心。

        6威霖的声音变得平和了许多:“百惠,帮我好不好,帮我救出我的同伴,毁掉这罪恶的地方,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百惠抬起一双美眸,诧异道:“我们?”

        6威霖用力点了点头道:“是,我和你,在完成这里的事情之后我带着你一起远走高飞,到一个别人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到一个只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连6威霖自己都不清楚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本以为自己不会有向百惠当面表白的勇气,可他还是勇敢地说了出来,并非是因为他想要利用感情来打动百惠,而是因为情之所至,在百惠消失之后他就意识到了自己对百惠的感情,他甚至后悔此前错过表白的机会,他担心这次还会像过去那样擦肩而过,所以他要当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

        百惠的美眸中跃动着两点晶莹,幸福来得过于突然,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可有一点她是清楚的,她对6威霖同样产生了感情。

        6威霖道:“百惠,答应我好不好。”

        百惠正准备点头的时候,却猛地将头转了过去,手中的铁蒺藜蓄势待,远处瞎子举着双手从暗处走了出来:“两位,我什么都没听到。”

        6威霖担心百惠会突然出手,赶紧挡在了她的面前。

        百惠见到是瞎子,马上放弃了攻击的想法,看了瞎子一眼,算是跟他打了个招呼。

        瞎子看到两人一起前来,马上推断出两人绝不是处于敌对立场,既然百惠跟6威霖不是敌对立场,跟自己也是一样,瞎子笑得一脸阳光灿烂:“我当是谁,原来是老朋友,这下可好了。”内心估计今日他们走出这里的希望寄托在百惠身上了。

        百惠惜字如金,除了6威霖之外更不愿和他人多言,无论瞎子说了什么,只当自己没有听到,6威霖听瞎子絮絮叨叨,禁不住打断道:“谁跟你是老朋友,你少说两句。”

        瞎子嘿嘿一笑,此时百惠已经率先向前方走去,为他们在前方带路。

        瞎子用右肘捣了6威霖一下道:“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早就有一腿了。”

        6威霖望着瞎子唇角露出一丝坏笑,趁着瞎子没留神,将他头上的头套一下拉到了底部,瞎子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蓬!蓬!罗猎刚刚走上舰桥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回头望去,却见一个生有双翅的翼人稳稳落在自己的后方,翼人的翼展接近三米,肤色靛蓝,双翼的中部生有利爪,落在舰桥上的双足如同鹰爪,爪尖寒光森然,他先是向前探出一步,利爪在舰桥的钢板上摩擦出刺耳的锐响。而后身躯猛然前冲,以惊人的度向罗猎低飞俯冲而去。

        面对疾飞来的翼人罗猎纹丝不动,他在耐心等待,直到翼人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时候,方才腾空而起,躲过翼人横扫而至的翅膀,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巧妙的翻身,稳稳落在翼人的背上。

        翼人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用这样的招数躲过自己的攻击,他本以为罗猎在自己的强势攻击下选择向后躲避,一念之差,已经决定了胜败。

        罗猎用手臂拧住翼人的头部,逼迫他将面孔转了过来,盯住翼人血红色的双目,自身的意志力已经从对方心灵的窗口侵入了他的脑域。

        翼人脑域内却是一只鸟笼,鸟笼之中自有一只毛色黯淡的黄鹂,它叫哀婉低吟,悲伤无限。

        雄风凛凛的苍狼腾空一跃,一口就将困住黄鹂的鸟笼咬住并撕断,黄鹂从损毁鸟笼的缺口振翅飞出,在苍狼的头顶盘旋一周,出悦耳的鸣叫,这是自由的鸣叫。

        苍狼抱以一声震彻苍穹的咆哮。

        翼人竖起的羽毛缓缓平复,带着罗猎向高处振翅飞去,罗猎牢牢抓住翼人身体和双翅的结合处,耳边只听到冷风嗖嗖,高度急上升。

        蓬!总控室的爆炸让整个黑堡内部地动山摇,黑暗的黑堡内部火光闪现,邵威虽然逃得够快,还是没有完全逃脱出爆炸所波及的范围被气浪掀起,重重摔落在坚硬的甲板上,转身回望,总控室已经火光冲天,邵威心下大慰,自己不辱使命已经完成了罗猎交给自己的任务,接下来就是向事先约定的第二汇合点撤退了。

        可邵威马上现自己遇到了麻烦,刚才的那次爆炸不禁毁掉了总控室,而且将通往第二汇合点的舰桥炸断,以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跳过中间接近五米的裂口,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闻讯赶来敌人正在向总控室聚集,邵威咬了咬牙,自古华山一条路,就算是摔死也好过落在这群怪物手里,他先是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助跑、腾跃,动作一气呵成,也拿出了自身全部的潜力,可纵然用尽潜力,仍然无法逃脱出能力的魔咒,邵威看得到对岸,却抓不住,他的手距离对岸的边缘只差一尺的距离,可这一尺的距离就能够决定他的命运。

        邵威出一声惨叫,他的身体向下坠落,他曾经无数次构想过自己的死亡,十有**认为自己不是在海里淹死就是被枪炮打死,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被摔死,就在邵威准备认命的时候。

        他的手腕却突然一紧,身体突然就停止了下坠的势头,因为惯性,身体重重撞击在黑堡的铁壁上,撞得邵威骨骸欲裂,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右肩已经撕脱,生死悬于一线之时,却是张长弓现了他,及时一把将他的右臂抓住,如果不是张长弓其他人也无法做到,张长弓神力惊人,将邵威从下方拉起。

        此时敌人也已经赶到了刚才邵威腾空跃落的地方,枪口瞄准了下方的两人纷纷射,张长弓用身体挡住射来的子弹,掩护邵威向里面逃离,两人先后逃向里面的甬道,直到逃出敌人的火力范围方才敢停下脚步,张长弓身中数枪,不过他的性命并无大碍,在将子弹逼出体内之后,很快他的身体就会完全复原。

        邵威死里逃生此时惊魂未定,望着鲜血淋漓的张长弓心中感动到了极点,如果没有张长弓的两次相救,自己必死无疑。

        张长弓道:“后面!”

        邵威慌忙转过头,右臂突然一紧,猛然感到剧痛,却是张长弓用话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趁机帮他将脱臼的右臂复位。

        藤野忠信内心剧震,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像,他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孔,可是他越是努力,影像却越是模糊,藤野忠信低声道:“来了!他来了!”

        罗猎从翼人的身上腾跃而下,翼人重获自由,他并未继续向罗猎动攻击,而是在空中一个盘旋,直奔从后方俯冲向罗猎的翼人扑去,于后方将那翼人的颈部抓住,一双利爪分别抓住对方的头颅和颈部,用力一拧,就将对方的颈椎拧断,那被折断颈部的翼人宛如断线风筝一般向下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