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再相逢】(下)

第三百一十四章【再相逢】(下)

        眼前一阵森寒,陆威霖感到鼻梁处似有利刃划过,内心惶恐无比,以为对方的利刃已经切开了自己的面部,可随后并未感觉到疼痛,思维也继续处于正常的状态,只是他脸上的口罩被从中劈开,从他的脸上掉落下去。



        一个熟悉的女声惊呼道:“怎么是你!”



        陆威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在目前的状况下遇到了百惠,虽然百惠并未现身,陆【31小说网        31xs.org】威霖还是从声音中判断出了她的身份,他内心中的感觉惊喜参半,自从百惠离开之后,陆威霖曾经多次想到过她,可陆威霖并不认为自己对百惠产生了什么特别的感情,也不认为自己牵挂百惠。他对日本人恨之入骨,又怎会对一个日本冷血女杀手产生感情。



        可真正遇到百惠之时,他方才意识到自己是如何的思念她,内心之中百感交集,只可惜他们仍然处在对立的两面,不是你是就是我亡。



        一个身穿紫色忍者武士服的姣好身影出现在陆威霖面前,如果不是百惠主动现身,陆威霖不可能看到她,两人四目相对,虽然彼此都未说话,可是内心之中都如潮水般起伏,他们都是那种不肯轻易表露感情之人,可尽管如此,也能够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那份藏不住的柔情和思念。



        陆威霖道:“想不到是你。”



        百惠点了点头,将明亮如一泓秋水的武士刀反手插入鞘中,低声道:“跟我来!”



        陆威霖道:“我朋友还在里面。”



        百惠道:“你若是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的那些朋友了。”



        罗猎和邵威两人来到控制室前方,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惊动太多的敌人,两人交递了一个眼色,邵威点了点头,在刚才的战斗过程中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默契,只需对方的一个眼神就已经明白彼此的意思,依然是邵威负责掩护。



        罗猎打开了控制室的舱门,室内正坐在灯下观看记录的一名男子愕然抬起头来,他的目光和罗猎相遇,罗猎并未急于出手将之铲除,而是用日语道:“你好,该换岗了。”



        那男子望着罗猎的双目竟然在瞬间迷失,如同梦呓般答道:“是啊……我……我几乎忘了……”



        其实罗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用催眠术控制了他,此前遭遇那么多的日本警卫,罗猎都未使用这样的手段,是因为那些人全都是克隆产物,在意识上和正常人不同,所以也不能用常规的催眠方法对待,所以罗猎并未冒险。



        这名负责看守控制室的警卫却是正常人并非克隆体,所以罗猎才会大胆对他进行催眠。



        这一招收到了奇效,罗猎道:“你叫什么?”



        “山本聪……”



        罗猎点了点头道:“很好,你带我进控制室,我要在换岗前检查里面的运行状况。”



        “是!长官!”



        邵威听到里面的日语对话,心中无比好奇,禁不住从门缝中向内望去,看到罗猎和那警卫说了几句,那警卫就乖乖听话,站起来为罗猎带路,心中又是好奇又是佩服,看到那警卫失魂落魄的样子,应当是被罗猎控制了心神,心中暗叹,他还有什么不会?此人实在厉害,今次若是能够全身而退,务必要奉劝帮主,以后不要和他为敌。



        罗猎示意邵威进来,在他的命令下,山本聪乖乖拿出了钥匙,打开总控室的二道房门,带着两人进入其中。



        总控室乃是控制整个黑堡的中枢,所有的供水供电,热能控制全集中在这个地方,有了山本聪带路,要比从龙玉那里得到的信息更加直接。控制室内虽然还有另外三名人员在在场,可是有了山本聪带路,在他们还未有觉察的状况下,罗猎和邵威就联手将他们干掉,顺利找到了总控中心的所在。



        邵威本来准备将已经完成使命的山本聪干掉,可是罗猎却及时阻止了他,对罗猎来说,此人尚有用处,他们首先将总电闸切断。



        罗猎让邵威继续掩护自己,而他则利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潜入了山本聪的脑域,他要通过对山本聪的脑域剖析,掌握目前控制黑堡的人到底是谁?



        整个黑堡的断电会将这里多半的力量集中到这里来,对他们而言就意味着更大的压力,邵威佩服罗猎过人的胆色之余也不禁有些担心,他们即将成为众矢之的,又该如何在这样的处境下脱身,对他们而言时间是极其宝贵的,越早离开就意味着逃脱困境的可能就越大,晚上一刻很可能就会被包围,一旦敌人寻踪而至,那么他们就会插翅难逃。



        而此时的罗猎却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不慌不忙,似乎忘记了他们生死悬于一线的处境。



        整个黑堡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外面虽然是白昼,可在黑堡内部如果不靠电力照明,大部分地方都是一片漆黑,黑堡如今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黑堡。突然的断电让张长弓和野兽也突然失去了目标,他们都可以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声,也闻得到浓重的血腥味道,这血腥来自于他们两人的身体,刚才的那场搏斗已经让两人遍体鳞伤,他们在黑暗中迅速恢复着。



        张长弓能够准确判断出野兽的位置,他平静道:“我知道你是谁?如果你的女儿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她会不会认得你?如果你的父辈在天有灵会不会认同你认贼作父的做法?”



        张长弓的判断并没有错误,野兽就是方克文,九幽秘境的长期幽闭生活,不但让他形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情,同时也严重侵害了他的身体,方克文的身体因为周遭环境中某种不为人知的因素而变异,在他刚刚和妻女重逢,幻想可以过上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日子之时,他的身体开始迅速发生了变化,他变成了一个怪物,一个连自己都不认得的怪物。



        方克文在无奈之下选择离开了妻女,他只希望自己的变化不要被妻女看到,更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连累到她们,影响到她们本来贫困但平静的生活。



        安顿好母女两人之后,方克文一度产生了自生自灭的想法,可是身体的变异很快带来了心理上的巨大变化,方克文无法掌控这种变化,他变得残暴而嗜血,他也走上了和麻博轩同样的道路,身体在变得强悍的同时,他的新陈代谢的速度随之加快,同时他的生命也开始变短,方克文知道用不了太久的时间自己就会和麻博轩一样寿终正寝,他不想这么早死,他不甘心,就在这种时候他遇到了藤野俊生,并接触到了平度哲也,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他答应了配合平度哲也进行试验的条件。



        方克文的头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内心中焦灼切矛盾,在张长弓道破他的身份之后,内心中人性的部分又渐渐开始复苏。



        张长弓凝神屏息准备迎接对方再次攻击之时,突然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道:“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走。”



        罗猎睁开双目,向邵威道:“你将这里炸毁之后马上从原路离开,去第二汇合点等我。”



        邵威道:“你去哪里?”



        罗猎道:“去找一个人。”



        藤野忠信心神不宁,自从电力被停之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妙,同时他又在安慰自己,停电应当只是偶发事件,外面响起蓬!的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随之整个黑堡宛如地震一般产生了晃动,那头海怪正在竭尽全力撞击黑堡的外墙。



        一名手下进来结结巴巴地向藤野忠信禀报外面的状况,藤野忠信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继续说下去,藤野忠信缓缓站起身来,他决定亲自去看看,这种心神不宁的感觉让他如坐针毡,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悄悄窥探着自己。



        藤野忠信还未来得及出门,就遇到了前来找他的平度哲也。



        平度哲也一进门就愤怒地嚷嚷起来:“停电,为什么会停电?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实验已经进行到了关键时段,如果不及时恢复电力,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就会白费,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藤野忠信道:“平度君不必生气,我想这只是偶然的现象,已经派人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平度哲也仍然没有消除怨气,大声道:“我根本不该答应和你们合作,你们的这个基地天皇知不知道?他一定不知道对不对?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在背着天皇对不对?”他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了。



        藤野忠信冷冷望着平度哲也,他从心底看不起这个所谓的学者,不明白父亲因何会对他如此看重,黑堡是他们藤野家付出了无数心血和牺牲方才才建立起来的,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可藤野忠信相信凭借家族的力量还是可以克服,可父亲仍然坚持请来了平度哲也。



        家族的诚意在平度哲也的眼中却成了一种欺骗,老家伙固执且傲慢,他来到黑堡之后,并未起到太大的作用,也没有让黑日禁典的研究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现在只是发生了一点小事,他居然跑过来向自己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