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再相逢】(上)

第三百一十四章【再相逢】(上)

        瞎子对此深表羡慕,暗忖自己遇到安藤井下的时候是不是也应当请求他给自己打上一针,这样一来就再也不害怕子弹了,然而想归想,却不敢轻易尝试,谁知道注射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包括张长弓在内,焉知他以后不会变成安藤井下的样子?



        几人在打退了对方的这波攻击之后,也沿着罗猎此前的方向逃去,清点了一下人数,刚才的这波战斗他们一共损失了两人,全都是邵威手下,如今除了张长弓、陆威霖和瞎子之外还剩下一名海盗。



        向前没走出太远就发现前方的通道已经关闭,陆威霖皱了皱眉头向瞎子道:“难道我记错了?”在此前罗猎给他们的黑堡内部地图上这里本应是打开的,瞎子摇了摇头道:“你没记错。”



        张长弓道:“咱们另找道路。”



        陆威霖道:“应当是他们启动了紧急措施,看来只能等罗猎将总闸关闭了。”



        罗猎指了指前方的高处,邵威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对侧约莫三层楼高的地方有一个亮灯的窗口,看来距离不远,想要过去却并不容易,黑堡由六艘军舰组成,而总控制室恰恰处于另外一条船上,和他们所处的舰船有舰桥相连,不过必须先沿着垂直的铁梯爬上去,登上连接两艘军舰的舰桥方才能够抵达。



        舰桥上方有警卫来回巡视,罗猎向邵威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留在原地,自己先行爬上去清除警卫之后他再开始行动,邵威点了点头,举枪瞄准了上方的警卫,做好了掩护罗猎行动的准备。



        罗猎沿着铁梯开始攀爬,攀爬的速度虽然不快,可是他在攀爬的过程中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邵威暗自佩服,换成自己决计无法做到,其实罗猎这群人全都身怀绝技,海龙帮选择与这几人为敌还真是看走了眼,事到如今也不知应当如何收场。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他能够解决的事情,眼前之计唯有走一步算一步,先保证平安回去再说。



        虽然邵威不会主动承认,可在他心底深处却认为能够平安回去的希望全都在罗猎的身上,罗猎此人有勇有谋,此前他们出动了那么多的人力都没有对他造成半点损失,相信他也一定有应付眼前局面的办法。



        罗猎已经爬到舰桥的下方,在四名警卫交错的刹那,双臂猛一用力,身体借力直挺挺向上飞起,于虚空中双手挥舞,四道寒光同时射出,在这样的恶劣形势下罗猎不敢手下留有半点情面,射杀敌人果断而坚决,四柄飞刀同时命中警卫的要害,四名警卫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就倒地而亡,罗猎随即向下方做了个手势。



        一直在观察上方动静的邵威得到信号之后马上爬了上去,等他到了地方,罗猎已经将几名警卫的尸体拖到了暗处,并将其中两人的衣服扒了下来,邵威接过罗猎扔来的一套衣服赶紧换上。



        两人将衣服换好,邵威方才留意到被罗猎射杀的四名警卫和此前他们所见到的长相全都一样。



        罗猎对此已经见怪不怪,这些人应当是克隆产品,他们不是一母同胞,甚至不是父母所生。



        邵威指了指控制室道:“看来没有惊动他们。”



        罗猎点了点头,回头望去,仍然没有看到张长弓几人的身影,难免有些担心,看来张长弓几人又遇到了麻烦。



        “不是这条路!”瞎子低声嘟囔着。



        陆威霖道:“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出路,可走了几条都是死路,即便是罗猎此前给他们绘制了地图,现在他们还是不知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张长弓突然张开双臂,因为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对方的身躯隐藏在阴影中,缓缓探出右手,这是一只布满鳞甲的利爪,鳞甲泛起深沉的金属反光。



        森寒的反光让张长弓的瞳孔受到了刺激而骤然收缩,张长弓从这只利爪已经判断出,来人并非是安藤井下,虽然安藤井下同样拥有利爪,可是安藤井下的手爪要比这一只大得多。



        通过这只利爪张长弓可以推断出对方的身材称不上魁梧,甚至比不上自己,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在日方实验室内被改造成为野兽的人。张长弓沉声道:“你们先撤!”



        瞎子愣了一下:“可……”



        张长弓怒吼道:“快走!”



        追随他们而来的那名海盗已经转身逃走,陆威霖伸手拉了瞎子一把,身为杀手他对杀气的感觉极其灵敏,已经感觉到从阴影处潮水般涌来的巨大杀气。张长弓让他们离开绝不是毫无原因的,在他们几人之中,唯有张长弓的近身格斗能力最强,尤其是在注射化神激素之后,他获得了惊人的自愈能力。他们之中有能力和这怪人一搏者只有张长弓。其他人留在这里非但帮不上忙反而会让张长弓分心,虽然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可是在关键时刻也不可冲动,必须保持冷静的头脑,选择最佳的应对之策。



        瞎子和陆威霖选择离开,在他们转身之时,藏身在阴影中的怪人宛如一支离弦利箭窜了出来,周身银色的鳞甲划出一道银色光芒,他的攻击目标却非是近处的张长弓,而是要抢在陆威霖和瞎子离去之前将他们截住。



        张长弓岂能让他如意,怒吼一声,早已握在手中的长刀呼啸向怪人砍去,刀光霍霍直奔对手的右腿,这一刀气势如虹,雷霆万钧,势要将对手一条腿斩断。



        怪人压根没有将张长弓放在心上,右腿直奔张长弓挥来的长刀踢去,似乎认定了张长弓的这一刀压根不可能给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



        张长弓在出刀之前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出刀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阻止怪人拦截同伴,这一刀给怪人造成些许停顿就已经足够延缓他追击的势头。刀刃重击在怪人的鳞甲之上,发出锵!的一声锐响,怪人丝毫无损,而张长弓手中的长刀却已经卷刃。



        让怪人感到不解的是,张长弓不退反进,竟然弃去长刀,徒手抓住了他的右腿,张长弓大吼一声道:“姓方的,你给我下来!”神力牵扯之下,怪人自然无法继续前行,身躯下坠,追杀阻截瞎子和陆威霖的目的顿时落空,满腔的怨恨都转向了张长弓,双爪向张长弓抓去,张长弓将怪人拽下来的同时,一脚狠狠踢向他的胸腹,这一脚踹了个正着,而怪人的利爪也在同时抓在他的大腿之上。



        怪人凭借着自己一身坚硬的鳞甲硬碰硬吃了张长弓的一脚,他认为张长弓根本不可能给自己造成任何伤害,可是这一脚的力量完全出乎他的想像,将怪人踹得倒飞出数丈,重重撞在铁壁之上,张长弓的一条右腿也被怪人双爪抓中,血肉被撕裂开来,剧痛让张长弓发出一声闷哼。



        怪人撞在铁壁之上而后又重重落在了地上,他意识到正常人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一脚竟然将他的肋骨踢断了两根。怪人缓缓从地上爬起,双手抚摸胸部,利用利爪将断裂错位的肋骨复位,强大的自愈能力让他的伤势迅速恢复。



        而让怪人惊奇的是,张长弓被抓伤的创口也在迅速止血治愈,对方竟然拥有着不次于自己的自愈能力。



        张长弓已经认出了眼前的怪人,此人正是自己在北平日方秘密试验基地所遇的野兽,刚才的那声姓方的也不是胡乱叫出,而是因为张长弓猜到对方的真实身份很可能就是发生变异的方克文。



        两人都没有急于发动攻击,刚才电光石火的交手让两人都不同程度受伤,不过两人恢复的速度都非常惊人。



        野兽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张长弓也开始挪动脚步,这次的进攻是他先发起,依靠强悍的身体素质和超常的自愈能力,双方在狭窄的通道内展开了一场贴身肉搏战。



        这样的战斗直接而血腥,其结果必然是鲜血淋漓,两败俱伤。



        瞎子和陆威霖追赶着那名率先离开海盗的脚步,那名先行逃走的海盗就在他们前方约五十米的地方,让他们感到惊喜得是这条通道并未封闭,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逃出目前困境的希望。



        那海盗已经来到了出口处,他的右脚刚刚迈出通道,身体就断成了两截,从腰部开始齐齐被人斩断,他的两条腿仍在奔跑,可是惯性却让他的身体分裂开来,上身掉落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条腿向前继续飞奔了几步方才扑倒在了地上。



        遍地鲜血,浓烈的血腥味道弥散在空气之中。



        陆威霖端起了手枪,对准前方有可能出现敌人的地方连续开枪,直觉让他意识到敌人处于隐形的状态中,在看不到对手的状况下,只能用这种方式,以密集的子弹来阻挡对方的进击。



        瞎子也领会了陆威霖的意思,手中双枪同时施射。



        陆威霖忽然感到危险在迅速迫近,慌忙示意瞎子分散后退,两人分别逃向身后的不同通道,陆威霖不敢有任何怠慢,双枪轮番开火,然而他的手枪仍然先后被击中,钢铁制作的手枪竟然被对方的利刃斩断,陆威霖暗叫不妙,在自己看不清对方的前提下,只能盲目反击,而现在看来,自己的反击并不奏效,而且已经丧失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