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她走了】(下)

第三百一十一章【她走了】(下)

        罗猎内心中一阵感动,抚摸着叶青虹的那双柔荑,低声道:“她应当不会回来了,留给我一幅图。”



        叶青虹轻描淡写道:“什么图?”



        罗猎道:“藤野家族仍然拥有《黑日禁典》,也就是说他们仍未放弃进行那些邪恶的实验。”



        叶青虹道:“你想去找到他们的实验基地并将之摧毁?”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我们几乎弹尽粮绝,现在正处在一座无人孤岛之上,我们连船都没有,又如何去找藤野家的实验基地?又谈什么将之摧毁?”



        罗猎没有说话,可心中却在默默想着,那幅图是龙玉公主留在自己记忆之中的,她做任何事都会计划周详,如果当真想将自己和同伴困死在这座孤岛之上,就不会那么麻烦地将他们救出。藤野家族的实验基地对龙玉来说应当也是一个隐患,她之所以告诉自己关于基地的事情,必然是想借着自己的手将藤野家族这颗毒瘤拔去。



        叶青虹道:“你又怎么能够确定她不是再利用你?”



        罗猎平静道:“如果她想要利用我,就不会将我们困在这里,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死去。”



        叶青虹认同罗猎的想法,他们此前已经陷【31小说网        31xs.org】入了困境,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他们根本无法逃出生天,其实单单用机缘巧合也不足以解释他们的幸运。结合罗猎刚才的这番话,可以推断出他们的脱困很可能源于一股神秘力量的安排,这力量兴许就是颜天心。



        叶青虹道:“你是说……还会有人过来救我们?”



        罗猎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无比坚定而笃信:“一定会!”



        罗猎并非盲目自信,很快他的自信就得到了证明,夜幕降临之后,他们继续点燃了篝火,火光很快就吸引了营救者的到来,来的是海龙帮的人,在海明珠决定随同张长弓等人一起冒险之后,徐克定和邵威都不敢就此返回,因为他们了解帮主海连天的性情,于是一路追踪而来。



        进入日本海域对这些海盗来说也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如果让日方军舰发现,他们的海盗船是无法和训练有素的日本海军相抗衡的,不过凭借着对这一带海域的熟悉,和擅自回去遗失帮主女儿可能招致惩罚的威慑下,他们还是迎着头皮追赶上来。



        本来茫茫大海想要寻找海明珠无异于海底捞针,可每到失去头绪之时,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徐克定乃是海龙帮的智囊人物,邵威又是海龙帮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两人带着这群海盗经历风雨,穿越风浪居然顺利找到了海明珠他们。



        看到有船过来,岛上众人齐声发出欢呼,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已经暂时将海盗可能存在的危险放在一边,就算现在登船海盗会对他们群起而攻之,他们还是有逃生的机会,总好过困在这岛上等死。



        海龙帮的海盗对这群人可没那么客气,邵威亲自率领全副武装的部下将他们押解回船。这次连海明珠都不例外。



        登船之前,罗猎特地交代,所有人尽量不要与对方强行对抗,他们目前并非处在最佳状态,他们需要得是恢复体力。罗猎也看出这群海盗暂时不会对他们的生命构成威胁。更何况他们并非全部都落入这群海盗的手中,安藤井下直到现在都未现身,罗猎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应该就在他们不远处,同样也登上了这艘海盗船。



        海明珠还是得到了与众不同的待遇,她被单独关在了一间舱房内,徐克定哭丧着脸望着这位任性的姑娘,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缘故,他们也不会遇到那么多的麻烦,更不会所有人都被她带到日本海域。



        海明珠自知理亏,一脸甜笑道:“二叔,我就知道您会来救我,帮我将绳子解开。”



        徐克定叹了口气道:“我要是帮你解开,说不定你就会拿着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怎么会?您是我二叔,我爹过命的交情,最好的兄弟,我怎么可能这么对付您?您也不会委屈我不是?否则我爹又怎能放心让我跟您一起出来?”



        徐克定道:“明珠,二叔看着你长大,多少对你也算是有些了解,你觉得自己的那点儿心思能够瞒过二叔吗?”



        海明珠摇了摇头,摆出一副乖乖女的面孔:“二叔,您是咱们海龙帮的军师,最聪明最睿智的那个,论到头脑,谁也比不过您,侄女儿那点心思又怎么能瞒过您?”她压低声音道:“您放了我好不好,我保证乖乖听话,还有我的那几个朋友,他们也都不是坏人。”



        徐克定道:“他们若不是坏人,那么我就是,明珠,你爹既然将你交到了我的手上,我就必须要将你平平安安地带回去,不可由着你胡闹。”



        海明珠道:“我没有胡闹,他们也不是坏人,如果不是他们,我只怕早已经死了……”



        向来好脾气的徐克定听到这里终于沉不住气了,怒斥道:“我们因为他们损失了多少性命?他们的命是命,我们兄弟的命就不是命?”



        海明珠被徐克定的突然爆发给吓住了,毕竟在她的记忆中这位二叔还从来没有向自己这样发过火。她意识到这次只怕遇到麻烦了,自己的任性起不到任何的效果,过去一向对自己礼让三分的徐克定这次也一定不会让步,海明珠决定暂时将这件事放一放,小声道:“二叔,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



        徐克定道:“全都带回去让你爹发落。”他并非不想要了罗猎等人的性命,可这趟出海死了那么多的手下,虽然这件事是他们一方挑起,可最终还是要给海连天一个交代,如果自己擅自做主,未必能够让海连天消气。



        海明珠听说他暂时不会对罗猎几人下毒手,这才放下心来,心中暗忖,只要见到父亲说几句软话,以他对自己的宠爱十有八九不会太过为难罗猎几人,在父亲眼中那些手下的性命根本算不上什么。



        可当她想到老安的时候,内心不由得一沉,老安和父亲显然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如果让他们两人相见,父亲必然不会放过老安,真要是那样,岂不是麻烦了。



        海明珠陷入极度的彷徨和恐慌中,连她自己都纳闷因何要为老安如此担心,其实她心底深处是知道答案的,无论她怎样对自己否认,她都无法忍心看着老安去死。



        老安的伤情有所好转,现在几人之中状态最差的那个反倒是罗猎,罗猎虽然未受重伤,可是精神状态却非常不好。



        老安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对待海姑娘。”



        其实众人都已经明白了他和海明珠之间的关系,可是无人点破,也都理解老安对海明珠的关心。



        瞎子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她什么身份?海龙帮没人敢招惹她。”



        老安虽然知道瞎子说的不错,可仍然放心不下,目光投向张长弓,看到张长弓背朝着自己似乎已经睡了,心中不由得勃然火起,女儿对他一往情深,这厮居然毫不关心自己女儿的处境,老安离他本就不远,装成无意似的抬脚照着张长弓的屁股踢了一记,张长弓吃了一脚,却并未回身,甚至没有任何的反应。



        老安这才知道他遇到了麻烦,慌忙提醒众人留意张长弓的状况。



        众人都是双手被缚,不过双足尚能自由活动,来到张长弓面前,只见张长弓一动不动靠在墙角,瞎子凑近张长弓的面孔察觉不到他的呼吸,不由得大惊失色道:“来人,快来人啊,救命……救命!”瞎子是真得慌了起来,声音都叫破了。



        陆威霖也同他一起叫了起来。



        罗猎和张长弓相交莫逆,心中一直将他当成自己的大哥一般看待,本以为安藤井下利用化神激素将他治好,却想不到张长弓又突然遭遇了危险。



        此时舱门从外面打开,邵威出现在门外,怒吼道:“叫什么叫?惹怒了我,将你们几个全都扔下船去喂鲨鱼。”



        瞎子道:“他出事了,快请大夫。”其实他也知道张长弓若是当真发病这船上的大夫可治不好。



        叶青虹道:“张长弓和海明珠的关系你是清楚的,如果他当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海明珠可不会饶了你。”



        邵威皱了皱眉头,其实就算叶青虹不说他也知道,此前海明珠就不惜一切代价为张长弓疗伤,这次海明珠的出逃也和张长弓有关,邵威心中极其不解,实在不明白海明珠为何会看上这五大三粗的莽汉?



        就在众人焦急之时,张长弓却长舒了一口气,猛地睁开了双目,将瞎子吓了一跳,瞎子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上,呸了一声道:“老张,你居然装死。”心中对张长弓大大的不满,就算是装死也要装到底,这会儿邵威来了,他反倒醒了过来,根本就是半途而废嘛。



        张长弓道:“不好意思,我刚刚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