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她走了】(上)

第三百一十一章【她走了】(上)

        眼睛睁不开,还好耳朵能够听到,他听到涛声阵阵,自己距离海岸线应当不远,鼻息间能够闻到海水的咸腥味道,罗猎努力捡拾着记忆,试图将支零破碎的记忆拼凑完成,然而他刚有这样的念头就感觉到头痛欲裂。



        罗猎只能判断出自己已经离开了九幽白骨塔,离开了地洞,他不知是自己走到了这里,还是别人将他送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同伴们是否也如他一样离开了地洞。



        在恢复了少许体力之后,罗猎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又重新跌倒在了沙滩上,还好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根树枝,罗猎捡起树枝,刚好衬手,他把树枝当成拐杖,撑着一瘸一拐地沿着沙滩向前方走去,希望能够找到同伴。



        饥渴折磨着他,直射的阳光将他的眼睛照得白花花一片,同时也影响到了他的思维,阳光下的海蓝得耀眼,海风追逐着海浪,驱逐着洁白如雪的浪花拍打在沙滩上,犹如珍珠散落了一地。



        罗猎拄着木棍走了两步就停下,站在那里感觉天旋地转,他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呼吸着,宛如一条濒死的鱼,眩晕稍稍减轻了一些,他方才慢慢睁开紧闭的双目,他的确出来了,龙玉公主不在身边,他依稀记得,自己拼命阻止龙玉公主与颜天心合体,阻止龙玉公主占据颜天心的躯体,可是他并未成功。



        龙玉公主还说过一番让他记忆犹新的话。



        罗猎努力回忆着,那番话应当是在和自己道别,龙玉公主带着颜天心的身体一起离开了自己,她知道了自己的目的,甚至也知道自己爹娘的秘密,一想到这件事,罗猎就感觉到呼吸困难,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占据了他的内心,他以为自己能够阻止,然而最终他什么也没有改变。



        罗猎想起了叶青虹和他的朋友,他的内心被惶恐所占据,叶青虹他们应当还被困在里面,从自己失去意识到现在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的时间,不知他们现在的状况究竟如何?



        就在罗猎为同伴的处境忧心不已的时候,海风送来远方模糊的声音,罗猎依稀分辨出应当是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他想要回答,可喉咙又肿又痛,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他担心会和这声音擦肩而过,于是奋起全身的力量,拄着那根树枝循着声音迎了过去,只走了几步,那根树枝就因为承受不住他身体的重量而从中折断。



        罗猎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重重栽倒在沙滩上,冰冷的海浪拍打在他的身上,潜意识告诉他很可能会被上涨的潮水淹没,罗猎努力想要抬起自己的头,让口鼻远离海水,可刺眼夺目的日光让他的脑海再度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罗猎!”



        “罗猎……”



        “罗猎!!!”



        罗猎听到许多焦急呼唤他名字的声音,他努力睁开双眼,可眼皮却如同沉重的铅块,他感觉到一双柔软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手掌,帮助他靠在一个软绵绵却又富有弹性的怀抱中,嘴唇感到一丝清凉,有人正在给他喂水。



        罗猎的意识随着这清凉的滋味渐渐变得清晰,他意识到叶青虹正紧紧抱着自己,给他喂水的人是瞎子。周围的几个人不停呼喊着他的名字,每个人都在关注着他的状况。



        罗猎想要说话,可仍然说不出话,只能抓紧了叶青虹的手,以此来告诉叶青虹自己已经醒了。



        罗猎感到脸上落了两滴雨,不是雨,是叶青虹欣慰的泪水。



        叶青虹红着眼圈道:“他醒了!”



        瞎子长舒了一口气道:“我早就说过他命大,肯定死不了。”



        陆威霖笑道:“你命也很大。”看了看周围道:“咱们命都很大。”



        张长弓站起身道:“你们在这里陪着他,我先去看看有没有船过来。”



        海明珠马上随之站起道:“我也去。”



        老安靠在礁石上,在安藤井下帮他取出那支骨刺之后,他的状况已经好转了许多,只是在他伤情稳定之后,海明珠明显开始故意疏远他,老安并不介意,也没有感到任何失落,毕竟在生死关头海明珠的表现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血肉亲情是任何人任何事都隔不断的,海明珠虽然嘴上没有承认是自己的女儿,可心里已经承认。



        老安望着两人远走的背影,心中暗自欣慰,看得出女儿对张长弓有好感,张长弓光明磊落,刚正不阿,是条汉子。



        陆威霖道:“安先生呢?”



        安先生自然不是瞎子,也不是老安,陆威霖口中的安先生是安藤井下。



        瞎子摇了摇头道:“他神出鬼没,说不定就在附近,只是不想现身相见。”安藤井下拥有隐身的本领,想要在人前消失对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张长弓站在礁石上眺望远方,他们虽然逃脱了困境,可是并没有离开这座孤岛,远方的海面空旷平静,几只鸥鸟在阳光下舒展着它们美丽的翅膀,在浅蓝色的天空和湛蓝色的大海之间划出一道道银色的轨迹,一切都很美好,可却掩饰不住美丽背后的单调。



        海明珠道:“张大哥,如果没有人来找我们怎么办?咱们岂不是要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小岛上?”



        张长弓一直回避去想这个问题如果一辈子都被困在这座小岛上,即便是身边还有朋友,可那样的生活也是不可想象的,张长弓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不会!”



        海明珠道:“其实就算永远都留在这里也不错,闲来看看海,钓钓鱼,还可以……”望着张长弓双眸中流露出温柔的目光,海明珠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愿意和一个男子厮守一生的想法,年龄和阅历决定她看问题的角度和多半人不同,她眼中的这片海要比其他人美丽的多。



        张长弓忽然指向远方,素来沉稳的他表情变得有些激动:“你看!”



        海明珠极目远眺,好不容易才看清在海天之间有一个小黑点,凭着自幼海上生活的经验判断,那黑点应当是一艘船。在海明珠确认了张长弓的发现之后,张长弓马上大声将消息告诉了同伴,然后集合目前拥有劳动能力的几人一起寻找树枝,在空旷的沙滩上升起一堆火,希望火光和浓烟可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当他们将火升起,将烟焖起之后,却发现远方海面上的那个黑点已经不见了,如果看不到希望,他们的失望会依然如故,可是在看到希望之后又破灭,那么他们心中的失望会增加无数倍。



        除了海明珠之外,他们的心理素质都非常强大,尽管如此,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沮丧,连陆威霖都不再掩饰脸上的沮丧,他叹了口气道:“看来他们没有发现咱们。”



        瞎子道:“距离这么远,又是白天,这点儿火苗和烟雾根本不够。”



        老安看出几人的沮丧,作为其中的长者,他感觉自己有必要说几句,咳嗽了一声道:“既然有一条船,就证明还会有船从这里经过,这艘船看不到咱们,兴许下艘船就能够发现。”



        几人围在一起讨论的时候,叶青虹却搀扶着罗猎走向沙滩,罗猎已经恢复了部分体力,脚步也变得稳健,表情也恢复了昔日的镇定,因为补充了水分,干涸的嘴唇也不再流血,眼睛也再度开始变得明亮起来。



        “你们究竟是怎么逃出来的?”罗猎的声音仍然沙哑,这是他获救以来说出的第一句话。



        叶青虹道:“我们本来在原地等着你,可潭水突然涨了,水面上涨得很快,如果继续呆在那里,用不了太久就会被淹没,所以我们就按照和你事先的约定去了白骨大船那里。”



        罗猎点了点头,那是他们此前的约定。



        叶青虹道:“等到了那里,发现那边的水位也开始上涨,我们唯有选择登船,可是没等我们登船,那艘白骨大船突然开始移动,撞击在岩壁之上,将岩壁破出一个大洞,水从洞口流了出去,我们就从洞口离开,发现出了洞口就到了外面,走出不远就是沙滩。”



        叶青虹一口气将他们的脱困经历说完,又问起罗猎是如何走到了沙滩上,罗猎对此报以苦笑:“我若说自己都不记得了你会不会相信?”



        叶青虹点了点头,挽紧了罗猎的手臂,仿佛生怕自己一松手他就会从自己的身边飘走一样,点了点头,本想询问颜天心的下落,可话到唇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她是个极其聪颖的女人,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非常清楚,在这种时候询问罗猎这样的话题,只会勾起他痛苦的记忆,叶青虹认为罗猎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刚刚遭受了重创。



        罗猎沉吟了一会儿道:“她走了!”



        叶青虹没有应声,心中却明白罗猎在告诉自己什么?她因罗猎的这句话而感到温暖,以罗猎的智慧又岂能看不出她的心理,而罗猎表现出的坦诚也证明了他是在乎自己的,叶青虹并不想去争,放开了罗猎的手臂来到罗猎的身后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将俏脸贴在罗猎的后背上,小声道:“我不会走,你永远赶不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