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局中人】(上)

第三百一十章【局中人】(上)

        张太虚也是局中之人,布局者到底是谁?瑞亲王当年想要从张太虚那里得到长生之秘,胁迫张太虚返回中华,却没有料到会被身边亲信所害,瑞亲王本想布局,可到最后却深陷局中。

        穆三寿、任忠昌、刘同嗣这些人谁都想成为谋局者,可到最后却一个个死在了局中。每个人都有野心,野心本身就成为了他们的羁绊,困扰着他们,让他们一个个无法摆脱自身悲哀的宿命。

        罗猎想到了昊日大祭司和雄狮王,他们都称得上出类拔萃的一代英杰,想要逆天改命,可最后仍然倒在了自己的野心之下。

        如果不是张太虚困住了龙玉公主,那么又是谁限制她离开?其实罗猎从开始就对龙玉公主的动机充满了怀疑,以她昔日的能力,少有人能够困得住她,她既然能够控制住西蒙,并驱使他从北美前往黄浦寻找自己,就证明她在天庙之战中受到的损伤并不严重,甚至要比自己轻得多。

        罗猎回到了最初进入九幽白骨塔的地方,放眼望去,一切和刚才进入的时候并未有任何的不同,龙玉公主仍然不见踪影。他想起张太虚临别时候的那句话,重新来过,似乎在暗示自己。

        罗猎暗自吸了口气,然后重新通过封住白骨塔入口的液体屏障,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就来到了外面。

        当罗猎再次踏入白骨塔内,方才明白张太虚重新来过的真正意义,眼前的景物已经全然不同,他进入了一个光影浮掠的虚幻世界,蓝色的光影宛如波浪般在他的周遭流淌,让人误以为进入了水中,脚下不远处就是台阶,晶莹透明的水晶砌成,和此前不同,台阶向下延伸。

        罗猎缓步向下走去,凝聚心神,将自己的意识向周围蔓延而去,意图感知龙玉公主的存在。不过他很快就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小男孩,那男孩身穿灰色衣服背朝着他,一动不动站在他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

        罗猎内心一怔,他首先想到得是自己的错觉,眨了眨眼睛,手指悄悄掐了掐掌心,于情于理在这种地方都不可能有一个小男孩单独出现,罗猎想到了此前的侏儒,不过看这男孩的身影竟然生出熟悉的感觉,难道自己在此前见过?

        罗猎镇定了一下心神,方才道:“小弟弟……”

        那男孩听到他的声音慢慢转过身来,罗猎看清他的面容顿时惊呆在了原地,那男孩根本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这世上不会有如此凑巧的事情?罗猎道:“你……是谁?”

        那男孩面无表情地望着他:“我就是你!”

        罗猎强行抑制住内心的震惊,他提醒自己眼前的一切全都是幻像,应当是有人干扰了自己的意识,在自己没有觉察的状况下进入了自己的脑域,这样的状况如果继续下去只会有更大的麻烦,罗猎的目光回避着那小男孩,希望这幻想尽快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

        小男孩道:“你为什么不敢看我?讨厌自己还是害怕自己?”

        罗猎用力咬了咬嘴唇,希望疼痛能够有助于自己尽快回到现实中去。

        小男孩道:“我不想去北美,我想我娘……”

        罗猎的内心一酸,这正是他当年心中所想,爷爷为了他的未来将他送入中西学堂,又将他送往美利坚留学,却从未考虑过他的感受,对他当时的心灵实则是一次重创。

        罗猎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这句话更像是对自己所说。

        即便眼前站着的真是儿时的自己,时光也已经一去不会回头,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少年岁月。

        小男孩望着罗猎:“我不想成为现在的样子。”

        罗猎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震惊,一个人怎会害怕过去的自己?他微笑道:“看来我让你失望了。”

        小男孩摇了摇头:“不是失望,而是不想,你明白吗?长大后我想成为一名教师,像娘一样。”

        罗猎点了点头,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儿时的理想,母亲在他心中的地位如此崇高,他敬仰母亲的一切,甚至他的理想也受到了母亲的影响,他想成为一名教师,教书育人,舞文弄墨。然而母亲的逝去却让他的人生从此发生了改变,罗猎望着过去的自己,他记得自己过去的一切,可过去的自己却并不满意现在的自己。

        小男孩道:“我当时应该逃走的,去找英子,去找洪爷爷。”

        罗猎想过逃离,可是当年的他实在太小,天下之大,人海茫茫,让他去哪里寻找故人,即便是找到,那时的洪爷爷只怕也无力照顾两个幼小的孩子。

        小男孩道:“我没想到可以长这么高。”他仰视着罗猎,其实就是在看着自己。

        罗猎轻声道:“人总会长大,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会改变。变得不再单纯,甚至会变成一个陌生的自己。”他的话在说给自己听,现在的自己,因为他认为过去的自己不会懂。

        小男孩点了点头,若有所悟,他又道:“爷爷为什么要送我去北美?”

        这个问题困扰了罗猎从少年到青年时代,他隐约觉得爷爷送自己离去是为了规避某种危险,而后来爷爷因清廷覆灭而自杀,也让他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或许爷爷当着希望自己出国留洋可以学到本领振兴中华,向来惜字如金沉默寡言的爷爷从未透露过他的目的,且已经带着秘密永远离开了人世。

        罗猎道:“他想让我学会独立自强!”

        小男孩抿了抿嘴唇:“我不想长大,我想娘。”

        罗猎点了点头伸出手去想要抚摸儿时自己的头顶,当他的手掌触及男孩的头顶时,男孩的影像如风中流沙般在眼前消失。

        耳边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罗猎的内心因这突如其来的啼哭声剧烈跳动着,他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幻象,务必要守住本心,千万不可被这接二连三的幻象所干扰。

        然而当罗猎看清前方的景象,刚刚平复的内心却又再起波澜。

        一个年轻的女子抱着一个哇哇啼哭的婴儿站在前方,虽然只是一个背影,罗猎却已经从那熟悉的背影中辨认出她就是自己的母亲。虽然明知道一切皆是幻象,罗猎的内心仍然抑制不住阵阵激动。

        母亲怀中的婴儿一定是儿时的自己。

        母亲轻轻拍打着怀中的婴儿,声音充满了不舍和难过:“你……不该来到这世上的……”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母亲伸出手突然捂住了婴儿的嘴巴,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罗猎差点没有惊呼出来,可他马上又想到,母亲一定不会忍心下手,否则自己又怎能长大?

        果不其然,母亲很快又放下手来,紧紧拥住婴儿大声哭泣起来:“我做不到……做不到……”

        罗猎热泪盈眶,他没有因为母亲一时的杀念而生出怨念,他能够体谅到母亲当时复杂矛盾的心理,自己本不该属于这个时代,自己的出生或许会改变整个时代发展的轨迹。

        母亲抱着婴儿,轻声道:“你必须走,你不属于这个时代……”她缓缓转过头来,清秀的脸上不满泪痕,充满忧伤的双眸盯住罗猎,仿佛一直看到了他的内心深处:“快走!快离开这里!”她陡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尖叫声中她和婴儿的身影宛如纸片般碎裂,又如千万只蝴蝶散落在空中,旋即化成点点光斑于虚空中消失不见。

        罗猎被眼前的所见深深震撼,许久情绪都无法平复。

        他明明知道刚才所经历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都是自己脑海中深层记忆的写照,可是却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因何发生,罗猎第一次产生了无法主宰自身意识的感觉,仿佛有人悄悄打开了他记忆的闸门,往日记忆所有的悲伤痛苦,所有不愿在人前提起的事情都一股脑呈现在眼前。

        这些记忆除了他自己,也只有一个人曾经读到过,龙玉公主,只有在天庙的时候为了对抗雄狮王,龙玉公主进入了他的脑域,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人知道自己的秘密,那么这个人就是龙玉公主无疑。

        以龙玉公主向来多变的性情,不排除她在暗中下手脚的可能。罗猎朗声道:“龙玉,我知道是你!”

        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地宫中回荡,过了许久仍然未见有人回应,罗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此女诡计多端,躲在这里却不知又在酝酿怎样的阴谋。

        前方出现了一道形如水幕的屏障,罗猎先用手小心试探了一下,此前已经接连穿越了两道类似的屏障,这种屏障看似如同液体一般,其实触摸并无水的质感,更像是光波之类的幻影,除了在离开水潭之时遭遇的屏障毁掉了他们的天罗甲,并险些将魂魄抽离之外,这些屏障并无特殊。

        罗猎暗自吸了口气,举步进入这有形无质的屏障,身躯并未受到任何的阻碍就顺利通过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