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长生不老】(下)

第三百零九章【长生不老】(下)

        张太虚的表情变得极其迷惘,昔日往事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张太虚从雍正提供的皇家秘典之中居然真得找到了炼制之法,这秘典可以追溯到秦时,秦始皇统一六国,也想千秋万代,永生不死,所以想尽一切办法研制长生不老的丹药,张太虚所看到的皇家秘典正是来自于秦时,他也是在无意中破解了秘典。



        张太虚虽然炼成了长生不老的丹药,可是他并没有想过要献给雍正,他乃是汉人,按照他当时的想法,如果雍正得到了长生不老药,那么他即便无法做到永生不死,也会延年益寿。身为一个汉人,张太虚纵然没有反清复明的决心,可是他也不愿自己的子子孙孙都被满人通知,于是隐瞒了练成丹药的事实。



        而雍正帝恰巧在丹成后不久暴毙,在他死后不久,昔日的这些炼丹方士被逐出圆明园,张太虚带着这最大的秘密离开。



        张太虚的秘密终究还是未能守住,协助他炼丹的弟子察觉到他的反常,而后续朝廷对他们这帮方士决定斩尽杀绝,张太虚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登上前往北美的渡船,成为劳工。



        张太虚抵达北美之后,的确过了一段时间幸福的日子,甚至在当地和一位印第安女子组织了家庭,可是张太虚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在获得延年益寿的同时,也丧失了生育能力,这让他彻底打消了在北美开枝散叶的念头,又过了数十年妻子渐渐老去,张太虚不得不面对亲人离去的事实。



        随着他活得越久,他越是感觉到长生非但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成为他的负累,常年的异国漂泊让他无法忍受孤寂,终于耐不住思念给家乡写了一封信,正是这封信让他暴露了行踪,再度招来了清廷的追捕。



        瑞亲王奕勋若无私心,张太虚只怕已经落入清廷之手。听闻大清已经亡了,如今是民国的天下,张太虚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激动感,孤独太久,他现在的想法和过去已经有了太多的不同,一如他最早时候研制出长生不老药的激动,而现在长生二字却成为他的累赘和隐痛。



        活得越久,就越是成为这个世界的异端。



        张太虚道:“你不想长生?”



        罗猎微笑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长生,先生所谓的长生也无非是延年益寿罢了,二百年、三百年、八百年,寿命终有时,在我看来人活一生最重要的是充实且快乐,空虚寂寞的日子一天都嫌太长。”



        张太虚点了点头,精神显得有些萎靡:“不错,我早就活腻了。”他叹了口气道:“最早发现这里的是徐福,他为秦皇出海之前已经派出亲信查探路线,他当时乘船离开可不是为了帮助秦皇寻找什么长生不老药,而是为了逃走。”



        这个典故对罗猎而言并不陌生,他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个说法。



        张太虚道:“他将这里叫做太虚幻境,当时这座岛屿也没那么小,只是经过时间的推移,海面不断上升,小岛大都淹没到海平面之下。”



        罗猎道:“我所看到的那些白骨都是徐福当年带领的童男童女吗?”



        张太虚道:“有些是,有些不是,等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典籍中记载得未必准确,这座岛屿充满了灵气,如同有生命一样你懂不懂?”



        罗猎不知他所谓的灵气是什么?不过张太虚乃是修道之人,他所说的话未必能用科学去解释。



        张太虚道:“我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唯有修炼打坐,在这灵气充沛之地,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说到这里他双目生光,正是这一发现让他重新拥有了目标,张太虚继长生之后产生了修炼成仙的念头,人有了目标才有动力活下去,张长弓能够度过这些年的寂寞时光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罗猎道:“张先生看来已经修炼成仙?”



        张太虚呵呵笑了起来,不过脸上的笑容写满苦涩:“何谓成仙?”



        罗猎道:“破碎虚空,永生不死。”



        “破碎虚空又如何?永生不死又怎样?若是能够离开这个世界去了仙界,满眼皆是仙人,人人都可永生,岂不是和凡人无异?若是成仙仍然羁留在这个世界中,那么在凡人的眼中你无非就是一个怪物,除了阅尽人世沧桑,见惯众生悲喜存亡,你又得到了什么?”张太虚的话语中透露出浓浓的悲哀,这是他在经历超长生命历程之后的感悟,言语中透露出对命运的无奈和人世的厌倦。



        罗猎道:“照先生所说,仙人也不过如此,长生也不会快乐。”



        张太虚苦笑道:“非但不会快乐,反而会让你痛苦。”抬起一双漠然无神的双眼:“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感觉,如同被人关入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监狱,永远都走不出去,却又永远都无法死去。”



        罗猎道:“其实还是有选择的。”并不是走不出去,一定是缺少走出去的勇气,更不是无法死去,而是缺少去死的决心。



        张太虚沉默下去,若有所思,良久方才开口道:“你找的人去了地宫。”



        罗猎不由一怔,张太虚所说的自然是龙玉公主,在进入九幽白骨塔之后龙玉公主就失去了踪影,罗猎本以为她抛下自己,先行一步登塔,现在方才知道龙玉公主和自己选择了不同的方向。只是他们刚才明明从同一个入口进入塔内,相差不过三秒,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可进入塔内就已经看不到龙玉公主的影踪。



        就算是龙玉公主选择不同的方向进入地宫,也不应当如此之快,这九幽白骨塔必有古怪。



        罗猎道:“这塔里有什么?”龙玉公主选择来此必然有所图,根据她此前所说的话,她应当是被某种神秘力量所困扰,所以才无法从这里走出去,难道禁锢她的就是张太虚?



        张太虚道:“你是不是怀疑我禁锢了她?”



        罗猎内心一惊,张太虚竟然能够看穿自己此时的内心活动,难道在自己毫无察觉的状况下他侵入了自己的脑域?警惕顿生,脑域之中筑起无形防线,然而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并无异常,以他目前敏锐的洞察力,应当可以察觉到入侵自己脑域的外来意识。



        张太虚摇了摇头道:“其实我和你们一样,同是网中人。”



        罗猎皱了皱眉头道:“您是说这座白骨塔禁锢了您?”



        张太虚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双脚被禁制,而是内心。”望着罗猎,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你出不去了。”



        罗猎淡然一笑,充满信心道:“路是人走出来的。”他既然进的来就一定出的去,张太虚的话没错,最可怕的不是双脚被禁制,而是内心,张太虚已经失去了离开的勇气,而自己不同,他还有朋友和兄弟,他要离开这里,他要带着他们一起平平安安的离开。



        想到这里,罗猎顿时感觉到希望随着血液在体内中流淌,任何时候他都不会轻言放弃。



        张太虚从眼前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勇气和希望,而这两点是他所没有的,他甚至开始相信这年轻人或许有机会离开这里。



        “张先生,地宫如何进入?”



        张太虚道:“一花一世界,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不同,你们同时走入了这座塔,你选择向上走,而她选择下行,虽然只是刹那间的决定,却决定你们擦肩而过。”



        罗猎从他的话中有所感悟,他首先想到得却不是龙玉公主,而是颜天心。其实人活在世上无时无刻不在面临抉择,就算是现在,如果他选择放弃,那么他和同伴们此前的别离也将成为永别。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只要活在这世上一刻,他就不可能选择放弃,罗猎的眼神变得越发坚定。



        张太虚望着罗猎低声道:“向下是一条死路,你若留下至少可以继续活着。”



        罗猎笑了起来:“在先生的眼中生和死还有什么分别吗?”



        张太虚内心剧震,罗猎说得婉转,其实他在婉转地指出与其像自己这样苟活还不如死去,张太虚缓缓闭上了双眼,孑然长叹道:“不错,没有分别,与其苟活毋宁死去。”沉默良久指了指下方道:“去吧,你还年轻,还可以重新来过。”



        罗猎向张太虚抱了抱拳以此作为对这位传奇人物的道别。



        张太虚朗声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误逐世间乐,破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他所诵得乃是李白的《经离乱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罗猎可以将这首诗一字不落地全部背诵下来,也曾经听数人在面前朗诵过,只是张太虚的这番诵读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沧桑和落寞,一个阅尽人世沧桑之人并未表现出任何超然世外的豁达和宽慰,反倒流露出无限的悲伤和落寞,长生原来并不会让人快乐。



        罗猎虽然不清楚自己能否找到龙玉公主,可是有一点他却能够断定,自此以后他再也见不到张太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