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长生不老】(上)

第三百零九章【长生不老】(上)

        叶青虹点了点头,毅然决然道:“颜天心能够在这里活下来绝非偶然,她选择停留的地方一定是相对安全的地方。”她这样一说几人都认为很有道理,马上意见就达成了一致。

        龙玉公主在踏上白骨阶梯之前表现得有些犹豫,罗猎看了看量天仪,刚才还有反应的量天仪如今又变得黯淡无光,似乎仅有的那点能量刚才已经消耗殆尽。

        龙玉公主道:“切记我对你说过的话,走入白骨塔内,除了你我,你所看到的任何景物,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虚妄。”

        罗猎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意志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两人并肩走上台阶,来到塔门之前,还未等到他们去开启塔门,那塔门似乎就感应到了他们的存在,塔门缓缓上升,门洞处波光浮掠,宛如有一层液体将门洞封住,这和刚才他们脱离水域进入这地下世界的所见几乎相同。

        刚才灵魂出窍的感觉罗猎仍然记忆犹新,看到这层屏障内心中不由得萌生出怯意,龙玉公主向他莞尔笑道:“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说完,她率先走入门洞,毫无阻滞地通过了那屏障,身影消失在白骨塔内。

        罗猎本想叫她等等自己,可惜已经迟了,站在那液态屏障之前犹豫了短短的三秒,罗猎就做出了决定,伸手探入屏障内,他的手穿过屏障的时候如同进入空气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感觉,罗猎这才明白为何龙玉公主刚刚反复提醒自己那句话。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地穿越了屏障。

        龙玉公主消失了,两人相差不过区区三秒,可是罗猎进入之后却并未看到她的身影,白骨塔内并无白骨,建筑的内部用不知名的金属铸造而成,台阶就在不远处,罗猎叫了声你在吗?许久都未听到有人应声。

        沿着前方的台阶拾阶而上,一直走到九幽白骨塔的顶层,塔内雕刻精美,墙上龛内,藏有无数稀世珍宝,可惜罗猎一心只想尽快找到龙玉公主,根本无暇欣赏。

        一直走到顶层,每层都有值得驻足之处,然而罗猎却连片刻都未曾停留。

        九层已到尽头,罗猎并未找到龙玉,在九层正中的白玉台之上,一位灰衣中年男子盘膝坐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他面如冠玉,发黑如墨,颌下生有三缕青髯,虽然一动不动也让人感觉到颇有仙风道骨。

        罗猎在这幻境岛上见惯了诸般奇怪的事情,认为这男子兴许也早已死去多时,看到他身上所穿的衣衫分明是件道袍,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当初瑞亲王奕勋前往北美的秘密任务其实是去寻找张太虚,据说当时张太虚已经活了二百多岁。此事还是兰喜妹告诉他,说奕勋找到了张太虚,两人面谈之后不久,张太虚就面对故国的方向饮弹自尽。

        一个能在人世间存活二百多年的人,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死?罗猎来到那中年男子面前轻声道:“前辈!”

        那人一动不动,罗猎自问以他的感知力,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对方哪怕任何细微的动作都不会瞒过他的感知,可罗猎从对方的身上却未曾感觉到生命的迹象。

        罗猎怀疑这或许又是一尊蜡像,低声道:“冒犯了!”伸手想去触摸那人的面庞。

        就在此时那中年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目,罗猎错愕且尴尬地停下了动作,一时间手僵在那里。或许是在他心底深处早已料到这中年男子仍有存活的可能,所以对方突然睁眼并未带给他过度的震惊。

        中年男子深邃如海洋般的双目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喟然叹道:“你以为我是个死人吗?”

        罗猎微笑摇了摇头道:“如果以为您是死人,我又何必试探呢?”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不错,很有道理。”

        罗猎道:“前辈在这里已经有不少年了吧?”

        中年男子因他的这声询问而陷入沉思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双目充满迷惘道:“是啊,我呆了不少年,我是谁?我为何会在这里?”

        罗猎道:“我若是没有猜错,前辈行张对不对?”

        中年男子目光一亮,不过旋即又黯淡了下去:“我姓张?你……你怎么知道?”

        罗猎其实也是猜测,听到对方承认姓张,心中已经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就是张太虚。

        中年男子道:“这世上原本就是张姓人多,你一定是胡乱猜的对不对?”

        罗猎道:“我不但知道您姓张,我还知道您就是张太虚先生。”

        中年男子听他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本名,双目反倒恢复了清明之色,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张太虚,你一定是清廷派来的对不对?想不到那老妖妇如此厉害,我躲到了这里居然也会被她找到。”

        罗猎猜测他口中的老妖妇应当是慈禧,从瑞亲王奕勋前往北美寻找张太虚推算,他们当时相见之时大清尚未灭亡,民国还未成立,张太虚在和奕勋见面之后不久就传来他自杀的消息,如果那时算起,张太虚应当不知道中华发生的这场改朝换代的革命。

        罗猎道:“在下罗猎,和清廷无关,先生口中的清廷也早已亡了。”

        张太虚听他这样说,心中将信将疑。

        罗猎于是简单将这几年的事情说了,张太虚听完之后长吁了一口气道:“自当如此,早该如此,腐朽清廷早该覆灭。”

        罗猎心中暗忖,这张太虚从雍正时候活到现在,算起来应当有二百多岁了,虽然和龙玉公主、雄狮王这等妖孽无法相比,可是比起正常人类,其寿命已经突破了极限。这二百年来,他东躲西藏,不惜漂洋过海,最后来到这神秘之地躲藏起来,是因为他意识到自身的危机所在,只要让人知道他的秘密,那么他必将成为人人都想俘获的宝贝,谁都想从他的身上获取长寿的秘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张太虚选择隐身世外的真正原因就在于此。

        张太虚虽然幽居多年,可是说话仍然流利,这源于他的长期的坚持练习。二百多年的人生历程让他阅尽沧桑,饱尝人情冷暖,自然也洗练出一双看透人心的慧眼,从他第一眼见到罗猎就没有感觉到威胁,罗猎给他的印象不错,经过一段时间的攀谈,他甚至对罗猎生出亲切感,初步判断出罗猎并非为了寻找长生不老药而来。

        张太虚终于还是问起罗猎此行的目的:“罗猎,你是说这次的行程并非是为了找我?”

        罗猎也不瞒他,将自己因何受到白云飞委托的经过说了一遍,张太虚听到瓷瓶内画地图之后,唇角禁不住现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因为长时间没有和人交流的缘故,张太虚的表情显得有些生硬,这笑容在罗猎的眼中显得格外诡异。

        罗猎一直都在琢磨张太虚因何会来到这里,如无意外应当和瑞亲王奕勋有关,奕勋遇害之前的那场北美之行,真正的秘密也不是什么保险柜,现在看来保险柜只不过是他用来迷惑其他人的幌子罢了,说不定就是奕勋和张太虚的障眼法。

        可张太虚刚才不由自主浮现出的笑意实在太过诡异,罗猎又想到了一种可能,奕勋放出张太虚饮弹自尽的消息,其用意是要让所有人都认为张太虚死了,甚至他要在这件事上瞒过天下人,而张太虚是被迫跟随奕勋一起返回故土,船行到这里,奕勋恰巧为手下人联手所害,张太虚则借此良机脱身,只是他因何会选择在这里隐匿?难道说当初奕勋选择的航线受到了张太虚的影响?又或者张太虚早就知道了这个地方?

        张太虚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只管开口。”

        罗猎道:“张先生,我有位同伴,她和我前后脚进入此塔,可是我却看不到她的影踪,劳烦前辈告知她的下落。”

        张太虚道:“能找到这里的绝非寻常人物,她不是普通人。”停顿了一下,双目盯住罗猎道:“你也不是。”

        罗猎道:“张先生高看在下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张太虚叹了口气道:“当一个普通人最好,普普通通庸庸碌碌平平凡凡的一辈子才是最大的幸福,人人都想长生,可长生能够带给你什么?目睹亲朋好友一个个地死去,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别人知道你的秘密,一旦秘密暴露就会成为别人争相猎取的目标,如果你知道长生有多么寂寞,你就不会羡慕我了。”

        罗猎道:“我从未想过长生,也不羡慕张先生。”

        张太虚望着罗猎双目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过了一会儿他笑着摇了摇头道:“同样的话我也对奕勋说过,他也如你这般回答我,可是他却口是心非。”

        罗猎道:“我只想找到同伴,离开这里。”

        张太虚道:“雍正皇帝想要长生,他召集了当时有名的修道之人前往圆明园为他秘炼金丹,为了帮助我们炼制成功,他提供了大量的秘典给我们,在接触到那些秘典之前,我从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长生不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