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八章【白骨塔】(下)

第三百零八章【白骨塔】(下)

        罗猎心中暗叹,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可龙玉公主如此诡计多端,自然不会轻易将出口的秘密告诉自己,除非自己能够潜入她的脑域,读到她的意识。

        龙玉公主看穿了罗猎的心思,微笑道:“千万别打什么鬼主意,你的那套办法对付不了我。”

        罗猎道:“既然都已经走到了这里,你应该将真相说出来了吧。”

        龙玉公主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出口,可是却出不去,是因为这岛上有种神秘的力量始终在禁锢我,这力量就来自于这里。”

        罗猎心中将信将疑,龙玉公主来到这里为的是黑日禁典,不过黑日禁典被藤野家得到,以藤野家能力应当无法穿越刚才的屏障来到这里。

        龙玉公主道:“找出力量的来源,我才能自由离开。”她停下脚步。

        前方一个洞口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龙玉公主看到那洞口目露出激动之光,她顾不上和罗猎交谈,快步向洞口走去,来到洞口前方停下脚步,前方现出一条用水晶链接而起的长桥,长桥的另外一端连着一座高达九层的白骨之塔。

        白骨塔的周围笼罩着红色的雾气,似乎是血气聚集,如此一座白骨塔出现在地下,在红色血雾的映衬下更显得阴森可怖。

        罗猎来到龙玉公主身边,望着那白骨塔,因为此前看到白骨大船的缘故,所以看到这白骨塔并没有太大的震撼,他只是奇怪,到底是什么人在这座远离人世的小岛内建筑了如此诡异的建筑?

        罗猎在心中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最可能的答案,昊日大祭司,如果不是如此,龙玉公主又怎能找到这里?

        龙玉道:“你和我一起走过去,记住,这九幽白骨塔乃灵气聚集之所,必须守住心神,千万不可被外来幻像所干扰。”

        罗猎听到这白骨塔的名字叫九幽白骨塔,不由得联想起苍白山下的九幽秘境,不知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

        龙玉双手合什,表情凝重而肃穆,默默祈祷之后,方才小心翼翼走向那水晶吊桥,右脚刚一落在桥面之上,吊桥就开始晃动起来,水晶链条的每一个环节相互摩擦撞击,发出宛如佩环一般的清脆鸣响。

        龙玉公主缓步走上吊桥,罗猎望着她单薄的身影在吊桥上晃晃悠悠,仿佛随时都可能跌落出去,内心也不禁为她担心,龙玉公主始终都闭着双眼,从头到尾都没有向周围看上一眼。

        其实这种时候闭着双眼未尝不是最好的选择,水晶吊桥仅仅用数条透明的水晶长链串起,即便是用来构成桥面的地板也是用透明的水晶板组成,整座吊桥晶莹剔透,凌空悬挂在冰岩和九幽白骨塔之间,桥的下方就是深渊,可以看到底部,不过底部全都生满如同刀剑一样的水晶丛,如果失足跌落,必然会落得万剑穿心的下场。

        龙玉公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睁开双眸,充满期待地望着罗猎,从她的目光中罗猎读懂了她的意思,看来龙玉不敢独自一人过桥,想起刚才龙玉的那番话,估计她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帮助。

        罗猎走上吊桥,因为他的加入吊桥晃动得越发厉害,龙玉站在桥心双手并未去扶护栏,而是等到罗猎走近自己,一把握住了他的臂膀,死死抓住,仿佛担心罗猎从身边逃走似的。

        罗猎道:“你这是要准备拖着我一起掉下去吗?”

        龙玉苍白的俏脸总算有了些许的笑意,小声道:“要死一起死!”

        这句话和龙玉此时的样子却让罗猎想起了颜天心,内心中不由得一酸,他不再说话,昂起头,大步向前方走去。

        来到水晶吊桥的中心,就进入了血雾的范围,罗猎和龙玉两人同时屏住了呼吸,虽然不知这血雾有没有毒,可毕竟还是小心为妙。耳边突然传来滴滴的声音,两人都是一怔,龙玉公主的目光投向罗猎,这声音分明来自于他的身上,罗猎本想掩饰,可有光芒从他的衣袋中透了出来。

        罗猎知道无法掩饰,于是从怀中掏出一物,那卵圆形的仪器居然在此时开始发光,几种不同色彩的光芒交替闪烁,过了一会儿恒定发出柔和的绿光。

        龙玉公主意味深长地望着罗猎,小声道:“看来你背着我做了很多的事情。”她指了指那东西道:“这叫量天仪,功能非常强大,你应当不知道如何使用吧?”

        罗猎摇了摇头。

        龙玉道:“想不到这东西居然保存的如此完好,还可以使用,这绿光就证明咱们周遭的环境并无毒素,可以自由呼吸。”

        听她这样说,罗猎赶紧深深吸了一口空气,这半天憋得他可够呛。

        龙玉公主找罗猎要来量天仪,双手握住量天仪,双眸聚焦在其上,量天仪绿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盛。罗猎不知这东西如何使用,只能眼睁睁看着,隐然猜到龙玉正在用一种不为自己所知的方式使用量天仪,通过量天仪探知周围的状况。

        龙玉停顿了三分钟左右,方才重新启动脚步,她将量天仪交还给了罗猎。

        罗猎望着萦绕在他们身边的红色血雾道:“这红雾当真无毒?”

        龙玉公主道:“没有,我不会害你。”

        罗猎道:“什么人在这里建起了这座九幽白骨塔?你师父?”

        龙玉公主摇了摇头道:“上古神迹!”

        罗猎从她的这句话推断出九幽白骨塔的存在还要追溯到北宋之前,兴许建成之日就在有记载的历史之前,在他们所生存的世界上存在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境,这些秘境因为地处偏僻而不为人知,龙玉公主、昊日大祭司他们这些人的来历很不寻常,他们的生命和能力已经突破了正常人类的认知极限。

        罗猎忽然想到了自己,其实自己的来历也很不一般,父母都是来自于未来,在遇到父亲得知真相之前,罗猎也会觉得极其荒谬,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一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父母穿越时空将自己降生在二十世纪初的世界上。

        父亲曾经特地提醒自己不可根据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去改变这个世界,否则自己带给这个世界的就是毁灭,他所能做得就是让历史尽量顺应其本来的规律和脉络,对未来的先知先觉并没有带给罗猎任何的幸福感,相反带给他更多的都只是矛盾和折磨。

        遵照父亲的指示他没有去改变历史,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连心爱人的命运都无法改变,或许他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注定是孤独的,在这一点上他和龙玉公主有些同病相怜。

        罗猎道:“你所谓的上古神迹是什么?”

        龙玉公主并没有回答。

        罗猎继续问道:“禹神碑为何会出现在九幽秘境?”

        龙玉公主道:“因为有人想要利用那块禹神碑将我镇住,让我永世不得复苏。”转向罗猎,眼波突然变得温柔了许多,轻声道:“说起这件事,我应当感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进入了九幽秘境,或许我永无复苏之日。”

        罗猎摇了摇头,一切是偶然,偶然中却又存在着必然,即便是没有自己进入九幽秘境,那座沉睡的火山终究还会喷发,一旦火山喷发,龙玉公主兴许同样可以复苏。

        罗猎道:“像这样的上古神迹世界上应当有不少吧?”

        龙玉公主点了点头:“人通常都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这世界虽然不大,可有太多人迹罕至的地方,其实就算繁华都市,花花人间,人们只看到了浮华表面,谁又知道地表之下存在着怎样的奥妙?”

        罗猎深以为然,圆明园之下不就存在着一个错综复杂的地下世界,歌舞升平的北平,熙熙攘攘的人群,又有几人去关注地面之下的奥秘?

        龙玉公主道:“其实这些神迹无处不在,只是容易被忽略罢了。”她轻轻一跃离开了水晶吊桥,来到了桥的另外一端。

        罗猎人在桥上,随着吊桥晃动着,他并没有急于登上彼岸,抬头仰望着那座九幽白骨塔,感觉一片浓重的阴云正在缓缓吞没自己的内心世界。

        “水在上涨!”陆威霖惊声道,众人向那水潭望去,只见水潭中的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上长着,瀑布的水流明显加大,照这样的速度,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们的立足之处就会被淹没。

        张长弓道:“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瞎子道:“罗猎他们还没回来。”

        海明珠道:“这水越涨越高,咱们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比起罗猎,她更担心老安的安危,老安为她身受重伤,虽然他性情坚强,强行撑住没有发出半点叫苦之声,可是从他惨白的脸色已经判断出他的状况不容乐观,如果水漫上来,恐怕他的个人状况更是雪上加霜。

        叶青虹这次并没有斥责海明珠,在生死存亡面前,每个人考虑的事情都不一样,自己不可以将意志强加给每个人,在罗猎进入水潭之前,也曾经和她约定如果发生意外的处置方法,叶青虹道:“去白骨大船那里。”

        几人同时将目光投向叶青虹,老安颤声道:“咱们好不容易才从那里走了出来……现在又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