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幻境岛】(上)

第三百零七章【幻境岛】(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龙玉公主慢慢梳理着头发,将秀发挽起,然后从一旁的水晶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当成发簪插入秀发之中,一举一动风姿无限,美得让人感到窒息。



        罗猎望着龙玉想到的却是颜天心,龙玉从他突然变得温柔深情的眼神中就已经猜到了他此刻的想法,突然面色一冷。



        罗猎从她突然变化的表情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并未逃过她的眼神,难免有些尴尬,环视周围,故意重复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龙玉公主道:“幻境岛!”



        罗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是从西蒙那里,现在西蒙之所以远渡重洋去黄浦找自己的真正原因已经知道,西蒙只不过是龙玉公主的一个诱饵罢了,所有一切都是在龙玉公主的刻意驱使之下,连幻境岛的名称也是龙玉公主强行灌输到他的脑域之中。



        罗猎心中暗叹,在龙玉公主的可爱外表之下,包藏着一颗何其歹毒阴险的内心,可是他又想到刚才龙玉公主明明可以将自己弃之不顾,可在最后关头她又选择挽救了自己,难道是她突然良心发现?



        罗猎道:“太虚幻境是不是就在这里?”



        龙玉公主摇了摇头道:“没听说过什么太虚幻境,你为何这样问?”



        罗猎意识到自己面对的绝非是温柔善良的颜天心,龙玉公主非但感情淡漠,而且诡计多端,即便是双方已经同意合作,她也不会将一切坦然相告,更谈不上跟自己推心置腹。



        罗猎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龙玉公主道:“师父说的。”她口中的师父就是她的生身之父昊日大祭司。



        罗猎道:“你是说这里是昊日大祭司当年一手建成的?”



        龙玉公主摇了摇头道:“我可没说,我师父何等神通,只可惜……”想起生父机关算尽到最后仍然中了雄狮王的奸计,不由得黯然神伤,其实她进入休眠之前只不过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梦醒之后原指望着能够将师父唤醒,只要有他在身边,无论世间如何变化,自己都有一个依靠,然而事与愿违,非但未能成功将他复活,反而被雄狮王所乘,害得师父再也没有复生的机会。



        一种孤独的感觉油然而生,龙玉公主意识到无论【31小说网    更新快】前世还是今生,自己都无法摆脱孤独的命运,她就像是一个可怜的羔羊,始终孤独地在黑夜中行进。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亲人,龙玉公主下意识地咬住樱唇,看了看身边的罗猎,罗猎也不是自己的亲人,虽然他们共同出生入死,在他心中从未将自己当成是他的朋友,自己和他之间的联系兴许只有颜天心的这具身体罢了。



        罗猎感觉体力已经渐渐恢复,望着那诡异的蓝色液面屏障,低声道:“咱们还回得去吗?”他开始对龙玉公主此前的话产生了怀疑,即便是这一通道能够通往外界,可是他们的天罗甲已经损毁,在失去保护的情况下很难原路返回,须知道刚才通过那蓝色液体屏障的时候就险些灵魂出窍。



        罗猎并没有夸张,刚才他的意识甚至看到了自己失去灵魂而倒下的身体,如果不是龙玉公主在关键时刻将他一把抓住,只怕他已经死在了水中。



        龙玉公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走吧。”



        罗猎道:“那蓝色的液体屏障是不是可以将精神从肉体中剥离出来。”



        龙玉公主微笑道:“我不清楚,不过咱们还是好端端的,证明它也没那么神奇。”虽然说得风轻云淡,可是内心中却清楚如果不是罗猎的强大意识力作为保障,他们很难通过那道屏障,就算能够通过,也会成为被剥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罗猎道:“这里有什么?”



        龙玉公主道:“水晶宫!”



        罗猎道:“东海龙王的水晶宫吗?”



        龙玉公主道:“我没见过什么龙王,这里也不会有什么龙王。”她向前走去。



        罗猎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天罗甲,两套天罗甲损毁严重应当无法修复了,他从贴身衣袋中掏出此前找到的仪器,却发现那仪器居然闪烁着有若呼吸节奏的淡绿色光芒,这光芒并不强烈,可毕竟有了反应,罗猎悄悄将之藏起,无论这东西是不是探测仪,居然可以通过刚才的屏障而丝毫无损,足以证明这东西非同寻常。



        即便罗猎不是矿物方面的专家,他也能够看出这是一个水晶的世界,玉树琼花,形态各异的水晶组成了一个奇妙的水晶花园,他们开始经过的地方并没有任何刀削斧凿的痕迹,白色、透明的水晶一丛丛一簇簇形成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乍看上去如同来到了一个冰雪世界,用手触摸之后发现比冰雪要坚硬得多,那些透明的水晶也带着寒气,不过宛如雪般的晶蓉却透着温润。



        罗猎感觉自己的脚步似乎沉重了许多,他本以为是刚才通过那道蓝色水幕的时候精力受损的缘故,可是很快就意识到这里的重力和外面不同。



        再往前行原本纯然一色的景色陡然变得五彩缤纷,红色、黄色、蓝色、绿色、紫色……一丛丛一簇簇的水晶树竞相争艳。罗猎又发现了蓝色的地玄晶矿石,这一度被他认为极其稀有的矿石想不到在幻境岛的深处蕴藏如此丰富。



        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藤野家族是否有人进入了这里?



        龙玉听到罗猎的问题不由得笑了起来:“藤野家族?他们就算拥有《黑日禁典》也没可能进入这里,在你我之前恐怕只有我师父来过……”她突然停下了说话,因为她看到前方的水晶丛中出现了一具人类的骸骨。



        海明珠盯着水潭,那大片的死亡水母尸体被瀑布的水流冲散,他们能够重新看到水下的情景,海明珠瞪大了双眼也没有看到水中两人的身影,她自小随同父亲在海上讨生活,水性绝佳,按照她的常识推断,没有人能在水底屏气那么长时间,忍不住道:“怎么去了那么久都不见回来,他们该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吧?”



        叶青虹最忌惮这种话,冷冷瞪了海明珠一眼道:“你若是嫌舌头太长,我可以帮你。”



        其实海明珠并无恶意,她也知道叶青虹心情恶劣,决定忍下这口气,可老安却不能看到女儿被人欺负,怒视叶青虹道:“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谁都没有恶意,海姑娘也是出自关心,你又何必恶语相向?”



        叶青虹道:“你们倒是亲近的很呢。”



        张长弓用手臂捣了捣瞎子,意思是让他出来说两句化解双方的矛盾,这种时候不适合再生内讧。



        瞎子咳嗽了一声道:“大家不必争执,都听我一句。”



        海明珠也发了火,怒道:“你又算老几?”



        瞎子道:“这里不是海龙帮,你搞清楚自己的斤两!”



        向来很少说话的陆威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罗猎为了咱们去冒险,你们却在这里相互吵了起来,心里过意的去吗?”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再说话,海明珠沉默了一下,可她骄纵惯了终于还是无法忍住这口气,反驳道:“他去了这么久,没有人可以在水下屏气那么长的时间。”



        瞎子道:“你不能够,未必别人不能,罗猎是什么人?他最喜欢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海明珠看不惯他那副洋洋自得的表情,冷笑道:“照你这么说,他也可能找到了出路,把咱们所有人都扔下,自己逃了!”



        瞎子可以忍受别人侮辱自己,但是绝对无法容忍任何人诋毁罗猎一分,他怒道:“你放屁!”



        海明珠哪还按捺得住,抽出短刀向瞎子冲了过去,没等她靠近瞎子,一柄匕首已经抵住了她的咽喉,却是叶青虹突然出手。老安看到叶青虹危及女儿的性命,暴吼一声,冲向叶青虹。



        陆威霖拔枪对准了他。



        张长弓大声道:“大家都把武器放下!”



        安藤井下冷冷看了看这群因为彼此冲突而陷入僵持中的人,心中浮现出莫名的悲哀,这就是人类的天性,相互残杀,身处困境不想着齐心合力离开这里,却将烦躁和愤怒发泄在自己人的身上,人类!可悲的人类!



        叶青虹望着老安,从他紧张的神情中看出了端倪,她点了点头,轻声道:“这世上的事情真是千变万化,海明珠,你老老实实交代,你给老安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如此不顾性命的维护你?”



        海明珠怒道:“你休得胡说。”



        叶青虹意味深长地望着老安,其实从老安和海明珠一起现身,大家都看出他们的关系不对,不过因为周遭的事情层出不穷,所以无人在这件事上刨根问底。老安从叶青虹的目光中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她的圈套,以自己如此深厚的阅历居然会栽在这群年轻人的手上,怪只怪,关心则乱。



        瞎子忽然道:“上来了!”



        众人举目望去,只见两道身影正从水底飞速向上浮起。



        叶青虹紧张的内心总算稍稍放松下来,罗猎果然平安归来,在场的人中并不是所有人首先想到平安归来就好。老安心中暗忖,罗猎回来是不是没有找到出口?如果是这样他们的麻烦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