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六章【水晶洞】(下)

第三百零六章【水晶洞】(下)

        罗猎紧随她的身后进入水晶洞,里面一簇簇的水晶柱如同放射般分布,总体趋势向前方延展,水晶洞的内径在不断延展的过程中也不断扩张。

        罗猎惊叹于这套天罗甲的神奇,他们进入水晶洞那么久,丝毫感觉不到气闷,证明这套神奇的护甲拥有一套完整的内部供氧系统,提供给他们可供自由呼吸的氧气,不但可以抵抗潭水的低温,还可以缓解深潜的压力。

        罗猎对于周围环境变化的感知非常的敏感,随着他们不断下潜,身体所承受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在潜入水晶洞之后,这种压力骤然增加,不过维持的时间并不算太久,很快这压力就开始减轻,这并非来自于他们身体自身的适应能力,而是因为这套天罗甲的缘故。

        罗猎望着前方引路的龙玉公主,她游泳的姿势非常少见,双臂滑动,然后双腿并拢上下摆动,有若游鱼。罗猎水性一流,对于各种泳术均有涉猎,以他的广博见闻过去也没有见过这样泳姿,不过他不得不承认龙玉的泳姿很美。

        随着水晶洞内径的不断扩展,水流也随着螺旋形排列的水晶丛形成了一道漩涡,水的总体流向应当是从外到内,水流冲击在水晶丛林之后在水底出现了一个个的水泡,这一团团一簇簇的水泡形成一条条的螺旋线。

        龙玉公主潜游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在前方晶莹的水泡螺旋般聚集,中心处是一个深蓝色的洞口,那洞口的光芒向周围扩展,越往外周颜色越浅。

        从罗猎的角度看去,这深蓝色的洞口和环绕在周围的水泡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睛,他从内心深处生出莫名的不安,或许只是巧合罢了。

        龙玉公主指了指那洞口,意思是要进入其中。

        罗猎做了个先请的动作,却想不到龙玉公主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他。

        罗猎充满疑惑地望着龙玉公主,虽然同意与她合作,可并不代表对她完全信任。

        龙玉公主有些幽怨地望着罗猎,突然她伸出手去抓住了罗猎的右手,拖着罗猎一起向那深蓝色的洞口游去,随着接近那蓝色的洞口,罗猎意识到那是一团和周围质地不同的蓝色液体,它在哪里缓缓转动着,与其说是洞口还不如说更像是一面液体的屏障。

        龙玉公主伸出手指小心触摸着蓝色的液面,液面在接触到她手指的同时,奇妙的一幕出现了,蓝色液面在眼前凸凹变形,竟然形成了一个和龙玉公主极其类似的镜像。

        龙玉公主抓紧了罗猎的手,这团液体拥有着非常神奇的力量,它不但可以模仿接触者的样子,竟然还拥有读取接触者脑域的能力,龙玉公主在竭力和来自液体的吸引力抗拒着,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全力抽离出自身的脑域,这才是她让罗猎先行的原因。天庙决战之后,她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可是也受到了极大损伤,意志力大不如前。

        这也是她因为追寻《黑日禁典》被困在此地的原因,罗猎的到来让她欣喜不已,自己留下的这一后手也成为她逃离此地的唯一希望,龙玉尝试过去控制罗猎的意识,可是她很快就意识到没有任何的可能,即便是罗猎的身体和精神并未处在巅峰状态,她也无法得偿所愿。

        让罗猎先行进入是因为她觉得目前罗猎的精神力强于自己,应当可以抵御来自于这奇怪液面的吸引力。

        液面上很快就浮现出罗猎的影像,两人手牵手的样子被实时镜像到这片液面,这诡异的液面如同拥有生命力一样,它可以模仿入侵者的样子,龙玉公主紧紧抿起的双唇证明她此刻正在竭力抗争着,电光在她的周身浮掠,无数小蛇一样的紫色电光顺着她的身体传导到她的指尖,很快就如石沉大海一般被蓝色液面吸引进去,龙玉公主的手掌已经没入了蓝色的液面中。

        罗猎发现了她的困境,反手将龙玉用力向外拖拽开来,龙玉公主转过身,在电光的映射下,她的嘴唇一张一合,罗猎从她的口型中读懂了她在说什么,龙玉是在要求他进入她的脑域,唯有如此才能帮助她对抗这来自于蓝色液体的强大吸引力。

        或许是因为罗猎并未直接接触液面的缘故,所以他并没有龙玉公主那种精神即将出窍的感受。

        龙玉公主向罗猎敞开了脑域,一头苍狼冲入一片白色的沙漠,苍狼望着纯然一色的沙漠正在寻找目标的时候,它的后方传来惊天动地的波涛声,回过头去,看到一堵深蓝色的波浪高墙,以铺天盖地之势向它席卷而来。

        一个红色的小点亡命奔跑在波涛的前方,波涛的阴影已经笼罩住了这娇小的火狐。

        罗猎认出那是龙玉公主的意识在她脑域中的投影,苍狼没有选择独自逃离,它向火狐奔去,火狐看到了苍狼,蓝色双目中燃起希望,迷蒙的水汽已经笼罩了火狐的身体,在巨浪吞噬火狐之前,苍狼斜刺里冲了过去,一口将火狐叼住,然后迅速掉头向前方奔去。

        苍狼听到震耳欲聋的涛声,涛声中夹杂着一声悦耳的雕鸣,火狐抬头望去,看到空中一只金雕翱翔。

        金雕俯瞰大地,却见蓝色的海浪从四面八方包围而至,将苍狼和火狐围在垓心。白色沙漠只有一部分裸露在外,梭形的沙面在深蓝色海水的侵袭下越变越小。

        苍狼放下了火狐,火狐刚刚燃起希望的双目因为周围滔天的海浪而变得越来越黯淡,或许下一秒他都将被巨浪吞噬。

        仅存的小小沙面周围突然生出一丛荆棘,当第一支荆棘冒升出沙面之后,一丛丛一簇簇的荆棘迅速蹿升出来,围绕苍狼和火狐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荆棘围墙,密不透风,滴水不进。

        滔天巨浪竟然无法渗透荆棘形成的围墙,巨浪的液面不断累积升高,很快就直达天空。金雕的光芒沿着水面折射下去,聚焦在荆棘丛的上方,荆棘被聚焦后的金光点燃,苍狼桀骜地抬起头来,望着空中的金雕,荆棘虽然被烧,可是这却更触发了它的生长速度,荆棘丛沿着周围的水幕迅速向上蔓延着,将蓝色的水流导向燃烧的火焰,熄灭火焰之后,倔强而迅速地向上攀升,它要直刺云霄,它要将那只金鹰缠住。

        龙玉的身体完全通过了那道蓝色液体的屏障,源于罗猎的保护,她的意识被完整保留在自身的脑域之中,蓝色屏障并未将她的意识剥离出去。

        当她通过屏障之后,马上清醒了过来,龙玉的手仍然和罗猎相握。

        罗猎的意识尚在她的脑域之中,而罗猎的身体还在蓝色液体屏障的另外一面,他们之间的联系就是这一双手。

        龙玉望着蓝色水幕对面的罗猎,近在咫尺,又相隔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苍狼看到刚才还在自己庇护下的火狐已经爬起,它慢慢走向外面,火狐所到之处,荆棘围墙从中分开,蓝色巨浪也暴露出一条通路,苍狼意识到了什么,它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用忧伤的双目盯住那火狐。

        龙玉放开了罗猎的手,罗猎感觉到来自于蓝色屏障强大的吸引力,正在将他的意识全力向外抽离,他进入龙玉公主脑域的部分精神力尚未来得及归来,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终于还是上了当,而这次的失误,可能让他再也没有扳回的机会。

        罗猎已经握不住龙玉的手,两人手掌分开的刹那,龙玉突然又将手探身出去,抓住刚刚消失在蓝色水幕中的那只大手,用力将罗猎拖了进来。

        罗猎刚刚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抽离出去,他的身体无力摔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短暂的空白过后所有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虽然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对罗猎而言却经历了由死到生的反转。

        罗猎趴在地上,惊魂未定地喘息着,周身都是冷汗,犹如虚脱般使不出半分的力量,他经历了从失魂落魄到灵魂归位的两种装填。

        龙玉公主站在罗猎的身边,低头望着罗猎,一双美眸中露出复杂至极的神情,内心也是汹涌澎湃,脑域中的滔天巨浪已经退却,可是心潮却长久未能平复,她不知自己刚才的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

        罗猎在恢复气力之后,双手撑着地面慢慢爬了起来,周围没有水,没有一滴水,罗猎在震惊中回头望去,看到那仍然泛着涟漪的蓝色水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一面蓝色水幕竟然可以分割出两个大相径庭的空间,那蓝色的水幕如何将水流阻隔在外?

        龙玉公主摘下了头罩,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流淌在她的肩头,她呼吸了一口空气,轻声道:“这天罗甲已经损坏了。”

        罗猎这才感觉到寒冷,天罗甲已经起不到调温的作用,而且他开始觉得气闷,赶紧将头罩摘了下来,脱下天罗甲,看来一定是那道蓝色水幕的问题,在他们通过蓝色水幕之时,两人穿着的天罗甲遭受了破坏性的损毁。罗猎因此而后怕,如果没有天罗甲的保护,就算他们能够守护住自身的精神不被抽离,只怕肉体也被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