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五章【大起大落】(下)

第三百零五章【大起大落】(下)

        有龙玉公主引路,他们等于有了一张活地图,龙玉公主带着他们穿过数道暗门,指着前方的神社样建筑道:“那里就是藤野家族的秘密基地了。”她闻到空气中的浓烈血腥味道,马上意识到这里应当刚刚发生过一场战斗。



        罗猎和陆威霖几乎在同时发现了不远处的尸体,那是一些怪物的尸体,陆威霖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低声道:“这些是什么?”



        龙玉公主道:“迦陵频伽!”



        迦陵频伽是出土于西夏的人首鸟身的文物,罗猎和陆威霖在西夏王陵冒险期间曾经不止一次见到过,可他们一直以为那是西夏的某种图腾,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可以见到迦陵频伽的活物样本,确切地说应当是尸体。



        虽然看到了这人首鸟身的怪物,罗猎仍然认为眼前的这些尸体和迦陵频伽没有任何的关系,在他看来这些死去的怪物更像是一些变种人,和方克文、安藤井下类似。



        陆威霖忽然惊喜道:“瞎子!”



        他们举目望去,果然看到两道身影从神庙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正是瞎子,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怪物就是安藤井下。



        瞎子他们在神庙内搜索了一周,那些实验的半成品和失败品让两人触目惊心,出来之后没想到就看到同伴出现,对他们来说可谓是意外之喜了,瞎子的兴奋劲儿只持续了一小会儿,马上就发现了罗猎身边的颜天心,这种感觉比他刚才看到那些变种怪物还要让他毛骨悚然,瞎子只叫了一声:“啊……”便硬生生把接下来的话全都吞了回去。



        瞎子因为外婆生病所以并未随同罗猎前往西夏王陵冒险,所以他对颜天心的事情只是听说,并未亲眼见过,根据众人所说,颜天心已经死于天庙之战,瞎子因此还为了罗猎伤心不已,在他眼中颜天心至少要比那个屡次欺骗威吓自己的叶青虹要靠谱可爱得多。



        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瞎子心灵上的震撼难以形容。



        龙玉从瞎子惶恐的表情就看出他害怕自己,当下甜甜一笑道:“瞎子,别来无恙?”她不但占据了颜天心的身躯,而且读取了颜天心所有的记忆。



        瞎子张口结舌,他感到呼吸困难,将透明的面罩从脸上取了下来,结结巴巴道:“颜……颜天心……你……你不是……”



        龙玉格格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死了?谁说的?”一双妙目盯住罗猎道:“你是不是很想我死啊?”



        安藤井下警惕地望着龙玉,颈部的鳞甲向上立起,双拳紧握在一起。



        龙玉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抿了抿樱唇道:“这里好冷。”



        罗猎道:“那就尽快出去。”



        龙玉公主意味深长道:“你很想离开这里啊?”



        罗猎意识到这妖女处处都在跟自己作对,反正自己说什么她都得怼回来,不过罗猎也看准了龙玉必须要跟自己合作,否则她根本无法离开这个地方。



        看到罗猎没有说话,瞎子可憋不住了,他点了点头道:“当然想离开啊,总不能在这阴风阵阵死气沉沉的地方呆着,跟鬼作伴吗?”



        龙玉指了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道:“这些怪物都是你杀的?”



        瞎子嘿嘿笑道:“小意思。”



        罗猎和陆威霖都知道他可没这样的本事,十有八九是安藤井下的所为。



        龙玉道:“这里距离离开白骨船已经不远。”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书桌下面的地图?”



        瞎子朝罗猎看了一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



        罗猎心中暗叹,这龙玉公主智慧出众,今天他们来到这里多半源于她的设计,她既然这样问,就证明那桌下的地图搞不好也是她故意留下。



        罗猎道:“在这里耽搁时间没有任何的意义。”



        龙玉明白他的意思,莞尔一笑道:“随我来。”她向前方走去,安藤井下慌忙闪到了一旁,明显对这位突然出现的女子充满了敬畏。他的举动并未逃过罗猎的眼睛,罗猎心中暗忖,安藤井下所注射的化神激素来自于麻博轩,而麻博轩之所以会发生变异却是因为九幽秘境的经历,龙玉公主称得上九幽秘境的主人,安藤井下对她产生畏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罗猎也留意到龙玉公主始终正眼没有看过安藤井下,或许是压根没有将他看在眼里,或许她心怀鬼胎故意回避,自己需要多多留意,以防她从中作梗。



        一行人随着龙玉公主顺利找到了出路,沿着骨洞的阶梯上行,并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就回到了白骨大船的甲板之上。



        龙玉公主将他们带到白骨船的尾部,那里的甲板下藏着一艘小船,那小船并非是用白骨组成,而是货真价实的一艘船。



        他们回到甲板上的时候,水面上的雾气已经消散,仍在岸上焦急等待的叶青虹等人已经看到了他们的身影,叶青虹始终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不过当那艘小船距离岸边越来越近,叶青虹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张长弓心中的震骇绝不次于叶青虹,船上多了一个人,罗猎他们此次前往白骨大船的探索之旅最大的收获是带回来了一个人,那人竟然是颜天心。



        张长弓曾经亲历西夏王陵那场生死冒险,对于颜天心的事情他非常清楚,就算他敲破脑袋也无法想透这其中的道理,颜天心为何突然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叶青虹咬了咬樱唇,她甚至怀疑罗猎对此行的目的有所隐瞒,难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颜天心在这个岛上,所以才会坚持前来,如果当真是这样,自己被他骗得够惨。



        海明珠小声道:“那黑衣女人是谁?”



        老安道:“正常人不可能呆在这种地方。”



        海明珠点了点头道:“换成是我,一天都待不下去。”其实何止是她,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忍受这里的孤寂。



        老安打量着船上的女郎,她一身黑衣,肤色欺霜赛雪,看她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的恐惧,镇定自若,精神饱满,她究竟是人是鬼?



        叶青虹同样在考虑着这个问题,眼前的颜天心究竟是人是鬼?



        张长弓低声向她道:“她绝不是颜天心。”



        叶青虹内心一怔,小声道:“她究竟是谁?”



        张长弓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摄魂大法?”离开甘边虽然有一段日子,可是张长弓始终无法将发生在那边的事情忘记,颜天心突然性情大变的事情他依然记忆犹新,因为此事他特地请教过宋昌金,老狐狸宋昌金见多识广,认为当时的颜天心被龙玉公主所控制,也就是说身体虽然是颜天心的,可意识却已经被人完全控制。



        所以颜天心才会做出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天庙决战之后,所有人都认为颜天心死了,否则罗猎也不会表现得那么伤心,还为此隐居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为罗猎的好友,他们也不忍心再触及罗猎的伤疤。



        无论怎样,同伴的平安返回都是让人欣慰的,几人上岸之后,龙玉公主的目光锁定在叶青虹身上。



        叶青虹望着龙玉公主,心中却认定了她是死而复生的颜天心,浅浅一笑道:“这位就是颜大掌柜了?”



        龙玉公主道:“你是谁?”



        叶青虹道:“在下叶青虹!”



        龙玉公主赞道:“挺漂亮的,难怪能将罗猎迷得神魂颠倒。”



        叶青虹也见惯风浪,微笑道:“颜大掌柜哪里话,我和罗猎只是普通朋友……”停顿了一下又道:“跟你们的关系一样。”这话背后的含义就是,我和罗猎没什么,你们也是一样。



        罗猎知趣地走到一旁,其他人也是一样,除了好奇心很重的瞎子之外,没有人在这种时候凑到近前,瞎子有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这两位美女表面上风平浪静,可是她们的每句话都是暗藏机锋,瞎子心中暗忖,若是现在发两把刀给她们,怕不是要拼上一个两败俱伤。



        可瞎子又有些纳闷,颜天心哪里有被人控制精神的意思,和叶青虹唇枪舌剑也不见落半点下风。



        这会儿功夫老安已经将自己刚才想要回去寻找出路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罗猎对此并没有感觉到太大惊奇,毕竟此前龙玉公主就已经说过,想要沿着回头路离开这里没有任何可能。



        老安道:“你们那边的情况怎样?”既然回头路走不通,只能寄希望于罗猎那一边。



        罗猎摇了摇头道:“那条白骨船并没有出路。”



        老安道:“她兴许知道什么?”他口中的她指得自然是龙玉公主。



        龙玉公主和叶青虹之间的对话已经告一段落,她笑盈盈走向罗猎,张长弓忽然感到内心有种莫名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正是龙玉公主带来的,他转身向一旁走去,主动躲避龙玉公主的绝不止张长弓一个,安藤井下一个人在远处的沙滩上孤零零站着,他偷偷望向龙玉公主,内心中颇为不解,这看似美丽柔弱的女子因何会让自己产生极度的敬畏之心?



        他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张长弓,也感觉到了张长弓心中存在着和自己类似的恐惧。



        张长弓并未走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已经停下,两人彼此对望着,从对方的目光中都看出某种共同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