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四章【最大秘密】(下)

第三百零四章【最大秘密】(下)

        罗猎望着颜天心,他清晰感受到了自己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脑域,周围不再是幻境,而是现实,望着颜天心的双目中温情稍闪即逝,他的冷静和清醒让对方的内心再起波澜。

        罗猎平静道:“你不是她,也永远不可能代替她。”

        龙玉公主嫣然一笑,罗猎因她的笑容险些再度陷入迷乱之中,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乃至容貌的每一个细节都和颜天心几乎一模一样,罗猎的内心陷入极度的痛苦中,因为这具肉体本身就属于颜天心,在她的脑域世界被雄狮王全部摧毁之后,龙玉公主强大的意识占据了这里。

        罗猎无法改变。

        龙玉公主道:“我是谁?我的身体被雄狮王摧毁,真正属于我的只有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大脑,然后又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心中一定矛盾得很对不对?你恨不得杀了我,可又不舍得毁掉颜天心的身体对不对?”

        罗猎冷冷望着她。

        龙玉公主格格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好一会儿方才停下笑声站起身来:“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其实是我,就算颜天心也不行!”

        罗猎皱了皱眉头,却无法否认她的这句话,只有她进入了自己的脑域,自己的过去,自己的所有一切对她而言都已经不再是秘密,罗猎终于明白因何西蒙会远渡重洋找到了自己。

        他站起身来:“你控制了西蒙的意识,让他找到了我,透露给我所谓的秘密,将我吸引到这里来。”

        龙玉公主道:“你那么聪明,自然能够想得到,”

        “你害死了西蒙!”

        “就算我没有找上他,他也一定会死,而且还活不了那么久,他鬼迷心窍,害死了自己的女儿……”龙玉公主向罗猎瞟了一眼道:“害死了你的艾莉丝,他死有余辜!”

        罗猎道:“你处心积虑把我引到这里来到底有何目的?”

        龙玉公主道:“其实是我自己多此一举,就算我不让西蒙去找你,你也一定会来,看来冥冥之中你我之间还有未断的缘分。”说到这里她心中却是一动,说不定是罗猎和颜天心的缘分未了,不过颜天心的意识早已灰飞湮灭,在她的脑域世界中找不到丁点儿的存在,除了这具身体再也没有属于颜天心的任何部分。

        罗猎道:“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将我引到这个孤岛?”

        龙玉公主道:“黑日禁典。”

        罗猎皱了皱眉头,当年藤野诚一潜入天庙盗走了《黑日禁典》,那本禁典乃是昊日大祭司毕生心血所著,从藤野家族层出不穷的高手来看,那本禁典里面包含的秘密绝不简单。

        龙玉公主道:“我曾经入侵过藤野忠信的脑域,此人能够掀起那么大的波澜已经很不简单,可是他在藤野家族中却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罗猎道:“他的一身本领就是得自于《黑日禁典》吗?”。

        龙玉公主道:“他若是得到了禁典的全部,只怕连我都难以对付他。”

        罗猎道:“公主殿下能力出众,你想做的事情天下间又有谁能够阻拦,区区一本《黑日禁典》又怎能难得住你。”

        龙玉公主幽然叹了口气道:“我若是有办法又何必麻烦你?”她向前走了一步直面罗猎道:“你我联手除掉雄狮王,虽然成功可是你我都受到了重创,我现在所剩的能力连昔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罗猎知道她并没有说谎,自己在那场大战之中也受到了很大的损伤,距离自己巅峰时候的状态也是大打折扣,只是罗猎认为自己的损失没有龙玉那么夸张。

        龙玉道:“慧心石的能量被你吸收,这才是你侥幸存活的原因,我检查过你的身体,你的损耗并没有我那么大。”

        罗猎道:“你的判断未必都是正确的。”

        龙玉欲言又止。

        罗猎道:“所以你就想方设法将我引到这里来跟你合作?找回《黑日禁典》?”

        龙玉道:“我高估了你们的能力,如果没有我恐怕你们连这座岛都无法离开。”

        罗猎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此别过。”

        龙玉公主道:“你以为你们走得出去吗?”

        罗猎道:“既然能够走进来,就一定能够走得出去。”他时刻警惕着龙玉,以防她再次趁虚而入,进入并控制自己的脑域。

        龙玉觉察到了他对自己的戒心,莞尔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刚才之所以能够侵入你的脑域,是因为你的身体状态极差,而且又吸入了不少转生花的香气,既便如此,我仍然控制不住你。”

        罗猎道:“控制别人的脑域又能让你得到什么?”望着眼前的龙玉,恍如颜天心在世,罗猎的内心不禁一阵阵隐痛,他知道眼前只是颜天心的肉体罢了,她的灵魂早已灰飞湮灭。

        龙玉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可是我又能有什么选择?”她说得倒是实话,在当时的状况下她的肉体已经被雄狮王摧毁,唯有利用颜天心的躯体才能继续存活下去,在她看来颜天心也没有吃亏,与其失去灵魂在天庙的废墟中任其自生自灭,不如将肉身送给自己,至少现在颜天心可以以这样的方式继续活下去。

        却不知在罗猎的眼中颜天心和死去无异。

        龙玉道:“如果你不喜欢,你不情愿我占据了她的身体,我大可放弃。”她语气轻柔,却巧妙地将了罗猎一军,如果她放弃颜天心的躯体,另寻宿主,那么颜天心的肉体就会因缺乏灵魂而彻底死去,龙玉看出罗猎是不会轻易放弃颜天心的,她占据了颜天心的躯体等于成功抓住了罗猎的弱点。

        虽然如此龙玉心中却没有产生应有的快意,她甚至有些嫉妒,正如她自己所言,她的心中也充满了迷惘,自己究竟是谁?颜天心的灵魂明明早已被摧毁,可是她为何还会产生嫉妒的感觉?嫉妒一个死去的人?龙玉甚至产生过要放弃这具身体的念头,为何要活在别人的阴影下?然而她几度兴起这念头又几度放弃。

        罗猎环视周围,既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也是在躲避龙玉公主的目光,看到颜天心就在自己的面前,可心中又明白眼前的只不过是她的躯壳罢了,想要就此和她划清界限各分东西,可内心深处又有一丝难舍的情愫作祟,盖因他仍然不愿接受颜天心已经魂飞魄散的事实,即便只是躯体,也是他未灭的希望。

        龙玉公主道:“我们或许可以做个交易。”

        罗猎摇了摇头。

        龙玉公主被他的冷淡和傲慢激怒了,厉声道:“难道你眼睁睁看着你的同伴困死在这里?”

        罗猎霍然回过头去,正看到龙玉冷漠阴森的表情,这样的表情绝不会出现在颜天心的面孔上。

        龙玉在罗猎的注视下内心忽然一阵发虚,她居然将目光垂落下去,咬了咬樱唇道:“我没有要挟你的意思,如果没有你帮我,我绝对无法完成这件事。”她叹了口气道:“这里曾经是古时的一个修炼场,昊日大祭司曾经在此修炼过,也将这里记载在《黑日禁典》内。”

        罗猎在天庙之战的时候就已经判断出,包括昊日大祭司、雄狮王、龙玉公主在内的这些人绝非寻常的人类,他们和自己的父母也不同,应当不是来自于未来,最大的可能是从遥远的外太空来到了这里。

        禹神碑、九鼎、神秘的夏文,这一系列的因素都和他们似乎有所关联,最有可能解开其中答案的人就是龙玉公主,或许她早就知道了答案。

        龙玉公主从罗猎古井不波的面容上看不出他的内心是否有所松动,又不敢贸然侵入他的脑域,生恐这样的行为会激怒了他,龙玉公主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罗猎竟然产生了一些敬畏感,这在她漫长的生命过程中还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龙玉公主继续道:“雄狮王的可怕你已经领教过,可是雄狮王最巅峰的实力也难以和昊日大祭司抗衡,那部《黑日禁典》融合了昊日大祭司毕生精华,如果有人参透了那本禁典,将会拥有多么可怕的实力?”

        罗猎没有否认她的这个说法,可是也怀疑她故意有所夸大,为何龙玉公主要跟自己合作?她又是何时来到了这里?罗猎心中暗自琢磨着,沉吟片刻低声道:“你何时到了这里?”

        龙玉公主道:“在你之前不久。”她并没有正面回答罗猎的问题。

        罗猎盯住她的双眸,这双美丽的眼睛属于颜天心之时清澈见底,罗猎可以看到她的内心,而现在却高深莫测,龙玉的内心中波谲云诡不可捉摸。

        龙玉公主警惕地望着罗猎,生恐被他看透自己的秘密。

        罗猎轻声叹了口气道:“你我之间只怕无法合作。”

        龙玉公主道:“别忘了,你我曾经联手击败了雄狮王。”

        罗猎心中暗忖,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是因为无路可退,自己方才放弃防御任由她进入自己的脑域,而现在这种状况应当不会再次重现,他们彼此都不相信对方,任何成功的合作都需要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