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三章【再度现身】(下)

第三百零三章【再度现身】(下)

        此前的侏儒和这些刚刚围攻他们的怪物全都是藤野家族一手改造出来的怪物,安藤井下过去一直以为他有份参与的追风者计划是军方最为隐秘也是唯一的人体基因改造计划,而眼前所见的这一切却颠覆了他的认知。原来从事有关实验的不仅仅是他们,他不知藤野家的实验和军方有无关系,可是从见到的一切已经可以判断出,藤野家族在人体改造方面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

        “走吧!”瞎子催促安藤井下道。

        安藤摇了摇头,此时他们感到脚底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动,这震动明显来自于他们的下方。瞎子等到震动过去,方才敢大口呼吸,心中暗忖,难道是地震了?转念一想他们仍然处在这艘白骨大船内,刚才的震动虽然强烈,不过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难道是罗猎他们遇到了麻烦?

        安藤井下和瞎子想到了一处,这艘白骨大船很大,他们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他们现在经过的距离已经远远超过了水面可见的范围,按照他们最初的判断,这艘大船应当是一座大船一样的建筑,并非漂浮在水面,在水面之下,拥有着更为惊人的庞杂结构。

        安藤井下指了指那间神社,他要毁掉这间神社。

        陆威霖望着眼前的白骨堆,整个人失魂落魄地坐在了地上,眼睁睁看着好友被白骨掩埋却无能为力,这是一件何其痛苦的事情,如果自己早一刻发现罗猎的困境,早点转身去救他,或许就能够在白骨山坍塌之前将他营救出来。陆威霖努力回忆着罗猎被掩埋的情景,当时罗猎本应该有机会逃出来的,只是在最后时刻地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罗猎才掉了进去。

        兴许罗猎不会有事,他一定不会有事,陆威霖相信罗猎的生存能力要比自己强大得多,望着眼前的白骨堆,他默默下定了决心,开始用最笨的方法,一点点移开白骨,希望能够找到那个罗猎陷入其中的洞口。

        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陆威霖缓缓转过身去,远处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正缓步朝他走了过来,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可是陆威霖仍然从对方婀娜的步态判断出这是一个女人。

        陆威霖抽出手枪,枪口瞄准了来人,冷冷道:“别动!”

        黑色的人影果然停下了脚步,低垂着头,因为斗篷的缘故,她的整个面部都在阴影中,陆威霖看不清她的样子,可是觉得这身形有些熟悉。

        陆威霖道:“抬起头来,拿掉斗篷!”

        对方伸出双手取下了帽子,然后慢慢抬起头来,一张美丽清秀的俏脸出现在陆威霖的面前。

        陆威霖因看到她的真容而惊诧地张大了嘴巴,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颜天心,陆威霖向后退了一步,用力眨了眨眼睛,悄悄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幻像,颜天心已经死了,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不可能,没有任何可能?联想起刚刚出现在白骨山上的黑影,如果那黑影就是颜天心,颜天心又怎么可能伤害罗猎?伤害她心中挚爱之人?

        陆威霖摇了摇头,再度睁开双目,看到颜天心仍然站在那里,容光焕发,似乎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状态更好,她唇角一弯,淡淡笑了笑:“陆威霖,别来无恙?”

        陆威霖没有听错,她准确无误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陆威霖并没有亲历那场和雄狮王的生死决战,也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罗猎虽然清楚当时的状况,可是他却不愿提及当时的任何事,没有人愿意揭开自己尚未愈合的伤疤。

        陆威霖道:“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颜天心幽然叹了口气道:“你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陆威霖咬了咬嘴唇再度举起手枪瞄准了颜天心,大吼道:“颜天心已经死了!”

        颜天心道:“你亲眼所见?还是你巴不得我死?”

        陆威霖道:“你不是颜天心,你绝不是颜天心,她怎么可能加害罗猎?”

        颜天心道:“人总是会变的,爱恨往往就在一线之间,他可以不顾我而去,难道我不可以恨他?”

        陆威霖大声道:“罗猎从来都没有放弃过颜天心……”停顿了一下,他又道:“可惜你不是!”他果断举起了手枪,这一枪瞄准了颜天心的左肩,陆威霖扣动扳机,子弹向颜天心射去。

        颜天心美丽的瞳孔骤然收缩,陆威霖开枪之前,她已经判断出陆威霖对自己并无杀念,可是这一枪却也不是虚张声势,子弹会擦破自己肩头的皮肉,陆威霖要通过能否给自己造成伤害来判断她究竟是人是鬼。

        颜天心一动不动,射出枪膛的子弹却在中途突然就放缓了速度,慢到目光足以追踪它的轨迹,慢到近乎停滞。

        颜天心伸出春葱般纤长的左手,用拇指和中指轻轻松松就捻住了那颗子弹。

        陆威霖无法相信自己的所见,对方的表现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颜天心道:“我们虽然算不上朋友,可是你也不该如此狠毒。”手腕缓缓转动,掌心向上,中指将那颗子弹向陆威霖弹射了过去。

        陆威霖已经做出了闪避的动作,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子弹射中了他的小腹,一股剧痛让他的肠胃痉挛,陆威霖被弹头传来的强大冲击力击倒在地,他低头望去,子弹并未穿透银色的外衣,他心中骇然,如果不是这身衣服的保护,只怕那颗子弹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

        颜天心皱了皱眉头:“想不到,你居然有天罗甲防身,也算你命不该绝。”她并没有继续追杀陆威霖,而是转身向黑暗中走去。

        陆威霖大叫道:“你为何要害罗猎?”

        即便是坠落的过程中,罗猎也没有放弃思考,自己下坠了应当有二十米的距离,还好他直接跌入了水中,他的命运因自己一直以来的好运气而扭转,虽然落入水中没有被摔得粉身碎骨,可是冰冷的海水却冻得罗猎周身麻痹,他的手足无法动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屏住呼吸,避免这气寒无比的水流呛入自己的呼吸道。

        失去活动能力的身体在缓慢下沉,罗猎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在越来越慢,而他周身的血液也随着这水中寒冷的温度越流越慢,罗猎并未挣扎,不仅仅因为他的身体已经麻痹,也因为他不想毫无意义地消耗自身的体力,他要将最后的体力用来唤醒体内沉睡的能量。

        罗猎仍在不断的下沉,在水下他看到前方幽蓝色的光芒,他的心跳似乎已经停歇,就在罗猎怎么也等待不到他下一次心跳的时候,一股暖流终于从丹田处狂涌而出,来得如此迅猛剧烈,期待已久的心跳声再次响起,随着暖流的涌出,心跳的速度在短时间内迅速增长,短时间内已经飙升到一百六十次每分。

        罗猎的掌心和足心都开始感觉到了暖意,四肢的活动能力也开始得以恢复,他迅速上浮,以最快的速度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活着毕竟还是快乐的。

        罗猎的身体状态恢复正常之后,他开始寻找最近的岸边,记忆中那幽蓝色的光芒就在前方,蓝光闪烁的地方却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庙宇,这里的一切都和地图上完全不同。

        罗猎很快就游到了岸边,岸上开满了花朵,空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罗猎诧异于自己的所见,他清楚记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他现在应当身处于白骨大船的下方,或许已经深入到了水底之下。

        罗猎坐在遍地的鲜花之上,片刻的休息让他感到周身的神经在放松,舒服得就想睡去。这样的感觉却让罗猎开始警醒,往往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容易麻痹大意。

        庙宇中传来阵阵轻柔婉转的歌声,罗猎回到水边,将面孔浸入其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睁开双目,却看到水下漂浮着一个女人的身躯,苍白的面孔盯着自己,罗猎被吓了一跳,赶紧抬起头来,抹去脸上的水渍定睛再看之时,那水中根本没有什么人影。

        刚才自己一定是看错了,可那歌声仍然在断断续续,罗猎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再度开始变得沉重起来,甜甜的花香气息更加重了他的疲惫感,他意识到这些开在岸上的小花香气中应当含有催眠的成分。

        罗猎决定尽快远离这片花田,举步向前方的庙宇走去,他的步幅很慢,一边走一边默默调息,当初颜天心通过吴杰转授给他一套内功心法,那套心法对于迅速恢复体能和神智拥有着莫大的帮助。

        罗猎虽然自身意志力非常强大,可是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并非很好,在冷水中几近麻痹,好不容易才激发了自身潜能捡回了一条性命,而刚才在岸边的那种愉悦感很可能是因为花香中含有毒素的缘故。

        对于自己现在看到的景象,罗猎都不敢全信,走过花田,来到了前方石径之上,在入口处有一座小小的路碑,上面刻着篆字——永生界。

        永生界?罗猎心中默默念到,这世上当真有人能够永生吗?永生这两个字只能存在于梦想之中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