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三章【再度现身】(上)

第三百零三章【再度现身】(上)

        在瞎子移动之后,空中那十八只盘旋的怪物突然发出阵阵怪叫,一只怪物率先从空中向瞎子俯冲而来。安藤井下的双臂着地,四肢并用向前方奔去,迅速超过了瞎子,双腿一蹬,身躯腾空跃起,迎向那空中怪物,一把抓住怪物的一对肉翅膀,双臂用力,硬生生将那怪物撕裂成两半。

        安藤井下的行为引燃了所有怪物的愤怒,所有的怪物都将目标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一个个疯狂向安藤井下扑去。

        因为安藤井下成功吸引了所有怪物的注意力,瞎子反倒变得无人问津,他趁机逃向神社后方,沿着神社后方的小路一溜烟逃到了地图上标记的骨洞前方,按照地图的描绘,穿过这骨洞就可离开白骨大船,瞎子跨入骨洞之前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安藤井下被十多只怪物所包围,他虽然勇猛,可是却无法飞翔。

        那些怪物在损失了一名同伴之后,就改变了战术,它们采用车轮战,偷袭安藤井下,偷袭得手之后马上飞高,安藤井下的周身被抓出无数伤痕,虽然他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可是身体旧伤未愈,新伤又添,流出的血迹四处纷飞,洒满了白骨。

        瞎子咬了咬嘴唇,虽然前方就是出口,可是自己如果独自离去岂不是等于将同伴的生死弃之于不顾,更何况安藤井下还是自己的恩公,不止一次救了自己的性命,他现在拼命搏杀,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为的也是自己能够顺利逃脱。

        瞎子摸了摸手枪,他拉开求生行囊,将那身珍珠鱼皮似的衣服穿在身上,又把头罩给套上,按照瞎子的想法,多一层保护总是好的,这透明头罩至少可以防护面部,自己还没讨老婆,这张脸千万不能被毁容了。

        瞎子穿上防护服,开始时候觉得有些紧,可刚有这个想法就感觉防护服似乎扩展了一些,贴合身躯极其舒服,瞎子抽出手枪,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道:“姥姥滴,干死你们这帮怪胎。”

        瞎子大吼道:“恩公,我来了!”他举枪瞄准空中的怪物进行射击,这么大的目标,瞎子一枪一个准,那些怪物皮肉坚韧,虽然被子弹击中,但是并未伤及要害,仍然没有丧失飞行的能力。

        瞎子枪里的子弹有限,仅有的五发子弹已经射得干干净净,此时一只怪物已经闪电般飞到他的面前,一双利爪向他的面门抓去,瞎子吓得惨叫一声,心中暗叫我命休也,可是那怪物的爪子抓中面罩却未能将之抓破,瞎子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怪物的爪子,然后一拳重击在那怪物丑陋的面孔之上,这一拳用尽全力,打得怪物的面孔扭曲起来,让瞎子更为诧异的是,在他竭力挥拳的刹那,一道蓝色的电光从他的拳头传导了出去,这电光啪!得一声击中了怪物的脑袋,那怪物的头颅从内部爆炸开来,竟然被瞎子如同捶西瓜一样轰了个稀巴烂。

        瞎子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拳竟然拥有这么大的威力,望着死在自己面前的怪物,瞎子意识到这是因为这套衣服的缘故,就算他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拳力,更别说还可以带出闪电。

        瞎子还没从胜利的兴奋劲儿恢复过来,又有一双利爪从后方抓住了他的后心,怪物的一双爪子抓住他的行囊将他脱离了地面,瞎子反手去抓,可惜手臂太短无法抓住怪物的翅膀。

        还好安藤井下及时发现瞎子遇到了麻烦,冲上来照着怪物的背脊就是一拳,安藤井下虽然没有瞎子放电的本事,可是这一拳力量奇大无比,足可开碑裂石,拳头砸在那怪物的背脊之上发出喀嚓一声,骨头已然碎裂。

        瞎子趁机挣脱开来,双手抓住怪物的左腿,奋起神威,竟然将那怪物的身躯抓起抛了出去,怪物先中了安藤井下一拳,又被瞎子抛起,在空中翻腾了两周和一名同伴撞击在了一起,双双掉落在了地上。

        瞎子接连得手此时也是信心倍增,抽出从鸣鹿岛得到的太刀,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刷刷两刀,将两只怪物的脑袋齐着脖子根儿斩断。

        瞎子有生以来都没有如此威风过,遇到战斗他通常都是被照顾的一个,而现在这身衣服让他的防护力和攻击力倍增,瞎子哈哈大笑,威风凛凛大吼了一声道:“还有谁?”

        很多时候实力的增加会给人以勇气,陆威霖虽然看不到瞎子如今牛逼拉风的打怪场面,可是他也拥有了和瞎子一样的装备,这身装备带给陆威霖的最大感受就是温暖,他主动走在前方,从周围白骨上凝结的寒霜就能够猜到周边的温度仍然在下降。

        如果没有这身衣服,恐怕自己真的要被冻僵了,陆威霖禁不住看了罗猎一眼,真不知道罗猎是怎样忍受的,作为朋友,自己理应和罗猎共同分担的。

        罗猎的确感到寒冷,不过每当他感觉到自己就快无法承受的时候,丹田内就会涌出一股暖流,然后寒冷的感觉就会被驱散许多。罗猎表面上虽然风轻云淡,实际上却在默默感受着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的感觉,这过程充满了波折和痛苦。

        陆威霖道:“我脱下来给你暖和暖和。”他是真想脱掉这身衣服与罗猎共享。

        罗猎阻止他道:“不必,你熬不住的。”他抬头看了看两侧,不由得有些担心,他们已经处在峡谷的中心,两旁都是高高堆起的白骨,如果在此时发生坍塌,他们必然会被活埋。

        陆威霖道:“不知瞎子他们走出去没有?”

        罗猎正想回答,却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抬头望去,却见白骨堆的上方站着一道黑影,罗猎的第一反应就是尽快逃离这里,大声道:“快跑!”

        陆威霖也发现不妙,迈开步伐向外面跑去,进入奔跑状态,陆威霖方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脚步轻盈,奔跑速度成倍增加。

        罗猎在陆威霖身后,以他对陆威霖的了解,自己的奔跑速度应该胜过陆威霖的,可是如今的陆威霖如同一头银色的猎豹瞬间就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而且这种距离越拉越远。

        罗猎已经没有时间去多想,两侧的白骨哗啦啦向下方滚落,白骨宛如雪崩一般向中心的峡谷涌去。

        陆威霖率先奔出了白骨峡谷,转身望去,看到罗猎仍然还在峡谷内,罗猎竭力奔跑,后方白骨宛如巨浪般向他涌去,陆威霖大吼道:“快,快跑啊!”

        罗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眼看他就要逃出那道峡谷之时,突然脚下一空坍塌的不止是两侧的白骨山,罗猎一脚踏空之后,感觉如坠云端,双手挥舞着试图抓住前方断裂层的边缘。

        陆威霖腾空一跃,试图在罗猎坠落之前将他抓住,可是他竭尽全力,距离罗猎挥舞的手臂仍然差了一尺的距离。

        陆威霖看到罗猎下方无尽的黑暗中坠落。

        瞎子怪叫一声,一拳将最后一只怪物打得横飞了出去,挥出的右拳电光闪烁,瞎子宛如战神附体,保持着一拳击飞怪物的架势足足十五秒都没有改变姿态,心中暗想,若是周晓蝶在这里该有多好,看到自己如此威猛神勇,岂不是要爱死?

        安藤井下从最初的震惊中平复了过来,一个人的战斗力在短时间内提升肯定不正常,瞎子没有注射过化神激素,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他的战斗力突然爆表,真正的奥秘就在那套银色的衣服上,安藤井下有些好奇地伸手摸了摸瞎子的银色外套。

        瞎子有些敏感地向后退了一步:“恩公,别乱摸,都是男人。”

        安藤井下喉头发出嗬嗬的怪声,瞎子听出他在发笑,瞎子道:“我说恩公,你声音还是蛮洪亮的,不如大胆说两句。”

        安藤井下何尝不想说话,只是他的身体因为变异而改变了喉头的声带结构,的确无法言语。前方传来翅膀的扑腾声,却是一只怪物还没有完全断气,安藤井下来到那怪物身前,低头望着那怪物,这怪物虽然长着人脸,可是除了这张面孔之外,身上再无和人类相似的地方。

        那怪物张开嘴巴露出犬牙交错的利齿,试图发起最后的攻击,安藤井下抬起脚来狠狠踏了下去,将怪物那张丑陋的面孔踩扁。

        瞎子却从一个死去怪物的身上找到了金属铭牌,这铭牌他曾经在侏儒的身上见到过,不过并不是每只怪物的身上都有铭牌,被他和安藤井下联手全歼的怪物之中,也只找到了这个铭牌。

        安藤井下凑近铭牌看了看,瞎子将铭牌递给了他,上面都是日文,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

        安藤井下看到那铭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种种迹象表明,这座岛屿和藤野家族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藤野家族在日本又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安藤井下和藤野家族有不共戴天之仇,藤野优加害死了他的父母。

        安藤井下刚才的愤怒是因为他看到了神社入口处的鸟居,鸟居的供奉人是藤野优加,杀害她父母的仇人,所以安藤井下才会失控,投掷骷髅头摧毁了鸟居,事先并未预料到会惊动鸟居中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