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二章【白骨森森】(上)

第三百零二章【白骨森森】(上)

        张长弓忽然爆发出一声大吼,一个背摔将侏儒狠狠掼到了地上,趁机抢下侏儒手中的一柄板斧,侏儒极其顽强,死命护住了另外一柄。

        侏儒从地上爬起,双目中流露出些许的畏惧之色,他并没有料到一个人类竟然拥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张长弓指着那侏儒道:“我不杀你,你最好离开!”

        侏儒压根没有理会他的话,举起斧头向张长弓冲去,张长弓也扬起另外一柄板斧,双斧交错之后,张长弓身体猛然矮了下去,顺势旋转到侏儒的身后,以斧背重击在侏儒的脑后,张长弓仍然没想置他于死地。

        那侏儒脑袋被敲了一记居然硬生生承受了下来,反手斧头劈砍在张长弓的右腿之上,斧刃划过张长弓的大腿,鲜血四溅,一个寸许长的伤口深可见骨。

        海明珠和叶青虹同时惊呼起来。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不可思议,只见张长弓流血的伤口迅速止血,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侏儒被张长弓刚才的一记敲晕了脑袋,脚步踉跄在沙滩上来回摇晃,张长弓没有放过这次机会,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再次用斧背,重击在这厮的额头之上,那侏儒虽然强悍,可是也承受不住张长弓接连两次的重击,一双眼睛斗鸡眼一样对在了一起,然后四仰八叉地倒了下去。

        张长弓担心这厮使诈,走过去将侏儒的斧头踢到一边,又在他身上踢了一脚,侏儒毫无反应,不过他在昏迷之后,身体迅速缩小,竟然比起众人最初见到他的时候还要小,等到停止缩小的时候,他的身高至多只有一米,身上的鳞甲也消失于无形,整个人就像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叶青虹可没把这厮当成小男孩看待,举枪瞄准了他青紫的额头,张长弓道:“算了,他也是被人所害。”

        不知为何,张长弓看着这侏儒竟然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在接受治疗之后,他总在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变成安藤井下那副模样。

        叶青虹放弃了开枪击毙这侏儒的念头,她向张长弓道:“他的存在始终是个危险,如果他苏醒过来,十有八九还会攻击咱们?”她看出这侏儒已经丧失了理智,他才不会分什么敌我,只要进入这里的人都会遭到他的攻击。

        张长弓道:“我能对付得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大腿上的伤口,此刻已经完全愈合。

        海明珠也在望着张长弓,她下意识地咬了咬樱唇,张长弓惊人的愈合能力显然是那怪物所赋予的,对他而言还不知是坏事还是好事?

        叶青虹幽然叹了口气道:“希望罗猎他们没有遇到麻烦。”

        罗猎四人耗费了不少的时间,但是并没有什么收获,瞎子嘟囔着哪有什么《黑日禁典》,说话的时候,手中刚拿起的一本书不慎掉落下去,瞎子叹了口气,看到其他人仍然在书架上认真检索寻找,自己只能爬了下去,攀爬在白骨制成的书架上对体力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瞎子准备歇一会儿再干,从地上捡起那本书的时候,发现书桌下居然闪闪发光,定睛望去,原来是一枚金币。

        瞎子悄悄看了看同伴,罗猎几人都在专心检查书架,没有人留意到自己,瞎子心中窃喜,悄悄爬到书桌下方,将那枚金币捡起,捡起金币的时候,却发现桌底竟然绘制着一幅地图,普通人即便是爬到桌下,也不可能看到桌底的地图。

        得亏瞎子拥有一双夜眼,瞎子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马上就判断出这地图显然是他们所在这艘白骨大船的结构图,瞎子激动道:“哥几个,地图,这儿有地图。”

        罗猎几人被瞎子吸引了过来,罗猎拿着手电钻到了桌子的下面,平躺在地面上,照亮桌子的底部,瞎子跟他并排躺着,因手电筒的光束把小眼睛给眯上了,低声道:“我看这地图应当是这艘白骨船的结构图。”

        罗猎看了一遍之后点了点头道:“应该如此。”

        瞎子因为受不了强光,从桌底爬了出来,陆威霖笑道:“能耐啊,这都能被你发现,不过你钻到桌子底下干什么?”

        瞎子自然不能坦白自己钻下去是为了捡金币,嘿嘿笑道:“这就是感觉,身为一个冒险家必须要对周围的一切有敏锐的感觉,说了你也不懂。”

        陆威霖不屑道:“瞧你那得瑟劲儿!”

        安藤井下却向瞎子竖起了拇指,他佩服得不是瞎子所谓的敏锐感觉,而是瞎子能在黑暗中视物的那双夜眼。

        罗猎看了一会儿就将那幅地图牢牢印在自己的脑子里,他的记忆能力在不断增强,尤其是在体内种下智慧种子之后,这方面的本领更是突飞猛进。

        罗猎让瞎子几人继续检查书架,自己则拉开书桌找到几张泛黄的纸张,利用铅笔循着记忆将地图勾勒了一遍。

        瞎子他们将书架搜索一遍之后,罗猎也绘制完成了四幅一模一样的地图,他将四幅地图给同伴分了,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他们中间有人脱离了队伍,依靠这幅地图应该也能够返回到这里,当然前提是桌下的地图完全正确。

        绘制地图的同时,罗猎将地图的细节已经研究透彻。

        陆威霖看了看地图道:“下一道门位于书架后方?”

        罗猎点了点头道:“开启这道门的关键在书桌。”

        瞎子凑在地图上:“你怎么知道?地图上没有标记?”

        罗猎道:“感觉!”然后他拧动书桌的底腿,将四条底腿依次逆时针旋转了一周,只听到对面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位于中心的书架缓缓转动,暴露出隐藏在书架后方的洞口。

        瞎子目瞪口呆道:“你……你怎么知道?”

        罗猎笑着拍了拍瞎子的肩膀道:“要注意观察,你只看到了地图,没看到上角的标记。”

        瞎子将脑袋又低了下去,这次他看到了罗猎所说的标记,只不过是地图上一个用来标记南北的指南针符号,他当然看到了这个符号,可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竟然白白放过了这么明显的线索。

        陆威霖哈哈笑了起来:“罗猎,你说了他也不懂。”

        瞎子挠了挠后脑勺道:“你懂,就你聪明。”

        罗猎道:“这幅地图只能用来参照,不可全信。”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低声道:“我怀疑这次可能是个圈套,有人故意将咱们引到这里来。”

        咱们之中自然不包括安藤井下,因为他并不在罗猎最初的冒险计划中。

        瞎子道:“谁特妈这么阴险,罗猎,既然是圈套,咱们就没必要走下去了,不如现在就回头……”

        “回得去吗?”陆威霖反问道。

        瞎子被问住了,事到如今的确已经回不去了,甲板上的那道门被封,他们没了后路。

        罗猎道:“我看过地图,地图上标记了可能的出口,既然我们回不去,干脆就向前继续行进,如果找不到出口咱们再返回这里另想其他的办法。”

        陆威霖点了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

        罗猎提醒同伴道:“务必要记住,一定要守住本心,不要被外界的因素所干扰。”他仍然记得刚才陆威霖举枪射击瞎子的险情,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出手,悲剧只怕已经酿成。

        陆威霖面露惭色道:“我记得了,瞎子,你看紧我。”

        瞎子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泥菩萨过江,咱们俩还是分开点好。”他并不糊涂,看出他们四人之中受到干扰最少的要数罗猎和安藤井下,在抗干扰方面,陆威霖和自己的确要弱不少。

        罗猎点了点头道:“威霖跟我一组,瞎子跟安先生!”他看了看安藤井下。

        安藤井下点了点头。

        陆威霖抢先走到了罗猎前方,两人先后进入书架后方的洞口,陆威霖向罗猎低声道:“如果我再犯迷糊,你就先把我打晕。”

        罗猎笑道:“放轻松点,越是紧张,越是容易被人有机可乘。”

        陆威霖道:“你是说除了咱们这里还有其他人?”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好说。”目前可以断定的是,这艘白骨大船和藤野家族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藤野家族的兴衰和《黑日禁典》有关,而黑日禁典又从天庙而来,乃是已经灰飞烟灭的昊日大祭司毕生心血所著。

        天庙的回忆对罗猎而言是极其痛苦的,他一直都想将记忆深埋,而现实却一次又一次地揭开他心中尚未愈合的伤疤。

        白骨累累,冷气森森,这是陆威霖进入后的第一印象。

        罗猎和陆威霖走入之后,瞎子和安藤井下也紧跟着他们的脚步进入其中,两人刚刚进入,不想那书橱就转动起来,安藤井下伸出手臂,撑住那旋转的书橱,可是他的臂力仍然无法和书橱转动的扭力相提并论,在瞎子进入其中之后,他也赶紧冲了进去。

        眼前一片黑暗,瞎子瞪大了双眼,并没有看到先行进入的罗猎和陆威霖,他愕然道:“小罗,老陆!”他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内回荡,却并未听到两人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