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章【一幅画像】(下)

第三百章【一幅画像】(下)

        罗猎笑道:“知道就好。”他停下脚步,从一旁竖立的人头扶手上摘下了一串宝石项链,递给瞎子。

        瞎子看到那项链顿时小眼放光,拿着那串项链左看右看,真是感觉到爱不释手,啧啧赞道:“真有宝贝嗳,小罗,我好像不那么害怕了。”

        罗猎道:“死人没什么好怕,真正可怕的是野心。”

        走到阶梯尽头,来到了底舱的甲板,抬头望去,却见上方的天花板上排列着六盏人骨吊灯。不得不承认,这些吊灯都是艺术品,虽然透着诡异可是也有一种邪魅的美感。

        罗猎曾经造访过人骨教堂,所以对这样风格的建筑并没有震惊的感觉,瞎子却是第一次见到,望着周边的累累白骨,虽然他也承认这些用骸骨堆积成的建筑和工艺品的确巧夺天工,可是仍然觉得有些残忍了,尤其是那用来充当扶手的颅骨,分明都来自于儿童。

        瞎子道:“这得死多少人啊。”

        罗猎道:“或许这些人过去就是岛上的居民。”

        瞎子道:“什么人杀死了他们?”

        罗猎摇了摇头,这些人究竟是被杀还是病死还很难说。

        此时听到上方急促的脚步声,却是陆威霖和安藤井下两人沿着台阶冲了下来,陆威霖大吼道:“罗猎,我来了!”

        罗猎内心一怔,不知他们两人出了什么状况?

        瞎子道:“不是让你们在上面守着吗?”

        陆威霖和安藤井下已经来到了底舱,陆威霖愕然道:“我刚刚听到你们求救,所以才……”

        罗猎和瞎子对望了一眼,他们自从进入这里之后并未发出过任何的求救信号,可陆威霖又不会说谎,难道是他听错了?身后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那声音从头顶传来,罗猎暗叫不妙,安藤井下也同时反应了过来,他大踏步向入口处奔去,安藤井下奔跑的速度快如疾风,可是他仍然没有在上方洞口关闭之前赶到。

        那柄此前被他压下的大剑,此刻又缓缓竖立起来,随着大剑的竖立,原本打开的洞口再度被掩上,他们四人全部被关在了底舱内。

        安藤井下怒极,扬起拳头照着被封闭的洞口就是一拳,蓬的一声,震得船身都震动起来,那些白骨发出哗啦啦一声巨响,一盏白骨吊灯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罗猎一把将瞎子拽到一边,那吊灯就砸在他们的脚下,立时散了架,散落了一地的白骨。

        瞎子叫道:“恩公,别砸了,小心门没有砸开,把甲板给砸塌了,到时候咱们可就被活埋了。”

        安藤井下经瞎子提醒之后慢慢冷静了下来,的确如此,如果他将甲板给砸塌,被活埋的还是他们几个,不过刚才的那一拳已经让安藤井下意识到就算自己用尽全力也未必能够将上方厚重的大门砸开。

        陆威霖满脸懊悔,罗猎让他们两人留守甲板就是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想不到最终还是被他们给搞砸了,如今他们四人全丢被困在底舱,又有谁去拉下那柄大剑?如果那道门只能从外面打开,那么他们又该如何出去?

        罗猎并没有责怪陆威霖的意思,只是轻声道:“你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陆威霖道:“我听到了瞎子的惨叫,然后听到你高呼救命的声音。”

        瞎子切了一声道:“你发梦吧?我何时惨叫过?”

        陆威霖自知理亏,瞎子虽然语气不善,他也没有计较。罗猎向安藤井下看去,安藤井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和陆威霖听到了同样的动静。

        罗猎越来越感觉到事情变得诡异,他们刚刚登上白骨船,就听到一个女子的笑声,在他和瞎子进入底舱后,陆威霖和安藤井下又听到了这样的状况,罗猎可以初步判定,他们应当是产生了幻觉,可既便如此,每个人产生的幻觉也不应当完全一样?难道在暗处有人操纵他们的意识?

        瞎子低声道:“有鬼!”

        罗猎道:“这世上的鬼有一多半是人扮的,剩下的都是自己想出来的。”

        陆威霖点了点头,他和罗猎的想法也是一样。

        四人在底舱内搜索,因为发生了刚才的事情,他们决定不再分开,走了几步,陆威霖听到前方传来女子的娇笑声,他低声道:“你们有没有听到?”

        瞎子道:“听到什么?”

        陆威霖道:“有女人在笑。”

        瞎子侧耳听了听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罗猎举起手电筒,手电筒的光束投向右侧的墙壁,墙壁上挂着一幅油画,画的是一个黑衣女人,那女人背影朝着他们。

        瞎子道:“一幅画而已。”他的话刚刚说完,却见那画中的女人竟缓缓转过身来,瞎子吓得大叫了一声,一把就抓住罗猎的手臂藏在他的身后。

        其他三人都是一愣,他们不知瞎子因何表现得如此畏惧,罗猎道:“怎么了?”

        瞎子将头埋在他背后,指着墙上的那幅画道:“那……那女人……转身了……”

        罗猎三人再次向那幅画望去,却见墙上的那幅画好端端挂在那里,还是原来的样子,陆威霖不禁笑道:“一幅画而已。”

        瞎子用力揉了揉眼睛,再去看那幅画,果然还是原来的样子,画中的女人并未回头,瞎子讪讪笑了笑自我解嘲道:“我就是试试你们的胆子。”

        陆威霖道:“这样的玩笑最好别开。”

        瞎子道:“你刚刚不是说听到女人在笑?”

        陆威霖正想反驳,可耳边却又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他整个人呆在了原处,悄悄掐了掐自己的掌心,确信自己没有听错,抬头再看那幅画像,让他震惊的是,画框内空空如也,那黑衣女人突然不见了。

        身后传来呼吸声,陆威霖猛然转过身去,却见那黑衣女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他举枪欲射。

        手腕却被罗猎一把抓住用力推了上去,呯!的一声,子弹射中了上方的天花板,陆威霖因这声枪响而清醒了过来,哪有什么黑衣女人,他看到黑衣女人的地方明明是瞎子,瞎子被吓得面无血色,刚才如果不是罗猎及时抓住陆威霖的手腕,将枪口推开,陆威霖的子弹恐怕就射中了自己的胸膛。

        瞎子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大吼道:“你特妈瞎了!是我!是我!”

        陆威霖大口大口喘着气,他看到一团团的白雾从自己嘴里喷出,周身都因空前的恐惧而颤抖着,让他害怕的是,他刚才几乎亲手杀掉了自己的朋友。陆威霖将手枪扔在了地上,然后蹲下去双手用力揪住自己的头发,利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回复清醒,把刚才看到的幻像驱除。

        瞎子骂完陆威霖之后,也明白他是无心,应当是发生了刚才和自己一样的状况,瞎子也蹲了下去,右手落在陆威霖的头顶,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你丫等着,等出去后我一定饱揍你一顿。”

        陆威霖抬起头脸上充满了感动,瞎子没有怪他。

        罗猎道:“你们尽量避免到处乱看。”每个人对外来诱惑的抵抗不同,自己和安藤井下在最初也听到了女子的娇笑声,可是那笑声对他们两人并无影响。而瞎子和陆威霖的反应却更加敏感,平静下来之后,陆威霖将自己刚才的所见说了一遍,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再不敢向那幅画看上一眼,瞎子也是一样。

        罗猎抬头看了看那幅画像,画像还是原来的样子并没有任何改变,可是瞎子和陆威霖一个看到那黑衣女人转身,另外一个更加离谱,居然看到那女人从画像中走了出来,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太过离奇,罗猎认为这种事只能存在于神话志怪小说中,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应当是这艘白骨船上的某些因素影响到了陆威霖和瞎子的脑域,从而让他们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避免他们陷入幻觉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停和他们交谈,让他们的注意力不被外界干扰。

        安藤井下虽然口不能言,可是从他们三人的对话中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俯身从脚下捡起一根白骨,这白骨粗长一看就知道来源于人类的股骨,安藤井下一扬手,那股骨被他全力掷了出去,罗猎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那根股骨嗖!地飞了出去,正中墙上的那幅油画,安藤井下的力量何其强大,全力投掷之下,那根股骨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竟然将油画砸了个大窟窿。

        罗猎看到那幅画除了破损之外,并未从中走出一个人来,也稍稍放下心来,向其他人道:“一幅普通的画罢了……”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却见殷红色的液体缓缓从油画的破裂处流了出来。

        瞎子目瞪口呆道:“流……流血了……”

        罗猎剑眉凝结,心中暗忖,一幅画怎么可能流血?那幅画的背后一定暗藏玄机。

        安藤井下也和罗猎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一跃而起,沿着骨墙攀爬上去,迅速爬到那幅画的旁边,伸手抓住画框边缘想要将那幅画摘下来看个究竟。

        罗猎提醒他道:“小心!”

        安藤井下第一次并未能够将那幅画摘下来,原来那幅画并非是悬挂在骨墙之上,而是和墙壁紧密钉在一起,安藤井下稍稍用力,只听到喀嚓一声,画框被他掰断,脱离画框固定的油画从上方飘落下来,在油画的后方暴露出一个方形的洞口,洞口边缘不停有血水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