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白骨之船】(下)

第二百九十九章【白骨之船】(下)

        可惜这次是屁股先着地,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地面松软,竟然是沙滩,虽然如此,也被摔得屁股麻木。

        罗猎在下滑的过程中掏出了两柄飞刀,双臂展开利用飞刀和两侧冰壁的摩擦强行将下滑的速度降低,他落下的速度比瞎子减缓了许多,在这样的速度下他可以从容选择落点,腾空一跃稳稳落在沙滩之上。

        罗猎看到瞎子正坐在沙滩上,红色的沙滩上宛如呆了一样木然坐着。

        罗猎低头看到脚下血红色的沙,听到前方阵阵涛声,抬头望去,看到前方不远处就是平静温柔的海,距离海岸不远处停泊着一艘纯白色的船,那艘船竟然是用人骨排列镶嵌而成。

        罗猎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现象,他呆立在那里,直到听到身后冰洞中同伴焦急呼唤他们的声音,方才如梦初醒地回应道:“我们没事,下来吧!”

        所有人看到眼前一幕的震撼都不次于瞎子,罗猎在红色沙滩上坐下,右手抓了一把细软的沙,眼看着细沙从指间缓缓滑落,记得西蒙来黄浦找自己的时候,他曾经进入西蒙的脑域,在西蒙的脑域世界,他看到了七色花盛开又燃烧,火焰照亮了黑暗,照亮了七色花赖以生存的土地,七色花扎根的地方是一片片的白骨,随着七色花化为灰烬,累累白骨开始活动起来,相互拼凑成一具具完整的骨架。

        重新站起的骷髅排成整齐的阵列,在阵列的中心,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背影,那背影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绝美的轮廓不见一丝一毫的烟火气,冰蓝色的双眸冷冷审视着身后。

        金色的发辫随风舞动,一根根的发辫幻化成为金色的小蛇。

        骷髅排列在一起,用它们的身体组合成一艘巨大的白骨之船,那黑衣女子身躯缓缓升腾而起,来到了白骨大船的船首,她的手中捻起一朵七色花,凑在鼻翼前闻了闻。

        白骨大船之下渗出黑色的血液。

        黑血构成的海洋,漂浮着一具具白色的骨骸,它们努力挣扎着,却不停向血水中沉去。

        黑衣女子呵呵狂笑着,她的双手揉碎了那朵七色花,任由花瓣随风飘零,飘落在血的海面上。

        波涛涌动,一条黑色的巨轮分开波涛从海底冒升出来,巨轮之上站着一名身穿满清官员服饰的人,那人左手提着一颗头颅,右手握着一柄血淋淋的长剑。

        巨轮和白骨大船相向而行,彼此都没有减速的意思,就在两艘船即将撞击在一起的刹那,血色海洋之中突然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宛如一张巨口将两艘船吞噬……海洋变成了血一样的颜色,罗猎看到红色海洋中飘着一个身穿白色婚纱的少女,那少女的眉眼如此熟悉,竟然像极了叶青虹……

        罗猎用力摇了摇头,竭力摆脱这可怕的梦魇。

        他身边的红色沙滩上出现了两行脚印,脚印很大超出常人许多,罗猎知道是安藤井下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低声道:“你也从未见过血色的沙滩吧?”

        安藤井下默默点了点头,他在罗猎的身边坐了下去,然后在沙滩上写了一行字:“那大船是白骨堆积而成?”

        罗猎道:“我曾经梦到过那艘船,船上站着一个美丽的女人。”

        “女人?”安藤井下写道。

        罗猎抬起头,微风从海面徐徐而来,透着寒冷,罗猎道:“兴许一切都是圈套。”

        不远处传来海明珠惊恐的声音:“这不是海水,是血……”她的双手捧起海水,发现那水是黑色还泛着血腥的味道。

        一切都和罗猎在西蒙脑域中看到的景象相识,罗猎并不认为这一切是天注定,他产生了一个念头,或许自己在西蒙脑域世界中看到的景象都是假象,西蒙从未来过这里,有人改变了西蒙的脑域世界,让他找到了自己,并透露给自己信息,将自己引到这里,或许从头到尾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

        艾莉丝已经死了,一个死去的人没可能复活,这世上也不可能有什么七色花的存在。西蒙不可能来过这里,这样的情景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脑域之中。

        安藤井下在沙滩上写下一行字:“想抽烟吗?”

        罗猎愣了一下,看到空中漂浮着半支烟,却是安藤井下一直没舍得抽完的那半支,罗猎笑着摇了摇头。

        安藤井下又将香烟收起。

        瞎子和叶青虹一起向这边走来,安藤井下悄悄起身离开,在罗猎看来他的离开并无太多的必要,因为任何人都可以从脚印发现他的存在。

        瞎子和叶青虹已经习惯了安藤井下的存在,瞎子道:“这里和外面的大海应当是不相通的。”他的心中充满着失望,也就意味着他们无法从这里离开。

        叶青虹道:“咱们是继续往前走还是选择回去?”从罗猎的目光中她已经找到了答案,回头已经没有可能,就算他们回到最初的落脚点,回到外面的沙滩上,也无法脱离困境。

        罗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两手准备吧。”

        叶青虹秀眉微颦道:“你的意思是……”

        罗猎道:“我准备去那艘白骨船上去看看。”

        叶青虹道:“我也去。”她的心中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罗猎笑了笑道:“你是个理智的姑娘。”他伸出手去轻轻落在叶青虹的俏脸上,望着叶青虹的双眼,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细腻柔滑的面庞,叶青虹没料到他居然会当着瞎子的面做出如此亲切的举动,羞涩和欣喜之后却又意识到罗猎正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告别,她抓住了罗猎的大手,美眸含泪而异常坚定地摇了摇头。

        罗猎道:“我不会让你去。”

        叶青虹紧紧抓住他的手:“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罗猎抿了抿嘴唇,他什么都没说,表情前所未有的坚毅,可是他悲怆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叶青虹知道他一定预感到了不好的事情,而且一定和自己有关,否则他不会如此坚决拒绝自己同行。

        叶青虹充满伤感地笑道:“其实最理智的那个人始终都是你。”

        罗猎道:“瞎子,把所有人都叫过来。”

        罗猎的计划是兵分两路,一批人继续前往白骨大船,登上大船,另一部分原地驻扎等待,登船的一组人由他带领,瞎子、陆威霖同行,当然其中还有一个隐形的安藤井下。

        另外一组人马由张长弓带队,叶青虹、老安、海明珠四人就在这里等着。

        瞎子听到罗猎的分配方案之后也只能感叹重色轻友,一遇到脏活苦活累活,肯定是兄弟冲在前方,抱怨归抱怨,瞎子也不会临阵退缩。

        张长弓明白罗猎这样安排的用心,之所以让他留下主要还是因为他的水性不行,张长弓道:“这黑水不知有没有毒,你们难道就这样泅渡过去?”

        罗猎向周围看了看道:“这里只怕找不到船。”

        瞎子指了指张长弓身边的两只救生行囊道:“不如检查一下里面还有什么可用的东西。”

        张长弓将里面的东西一古脑倒了出来,里面的东西虽然很多,可并没有可以用来渡河的东西。

        因为两只救生行囊中的东西几乎一模一样,罗猎留给了张长弓一个,另外一个随身携带。

        罗猎的肩头被人拍了拍,却是安藤井下,他在沙滩上写了一行字,我背你们过去。

        安藤井下在众人商量的时候,自己已经悄悄进入这黑色海洋中游了一圈,确信这黑水对他的身体并无任何的腐蚀作用,这才主动提出要将罗猎几人背过去。

        罗猎第一个进入黑水之中,安藤井下在水中现身,让罗猎踩在他的背上,展开双臂破浪而行。

        众人看到罗猎踩在那怪人身上向白骨船行去,无不啧啧称奇,其实他们早就觉察到队伍中多了一人,只是因为安藤井下始终处于隐身状态,所以并未和他多做交流。

        瞎子对安藤井下最为感激,因为安藤井下已经接连救了他三次。

        张长弓虽然曾经被安藤井下所伤,还差点丢了性命,不过他之所以能够转危为安也是拜对方所赐,更何况张长弓原本就是心胸豁达之人,看到安藤井下接连将几人渡过,也不禁生出前往白骨船上一探究竟的念头,大声道:“先生,可否载我一程?”

        瞎子蹲在安藤井下身上,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生怕一时不慎从他的背上跌落下去,听到张长弓的声音,瞎子大声道:“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岸上吧,看好你的小情人。”

        海明珠被瞎子说得害起羞来,啐道:“等你回来,看我不撕烂你那张嘴。”

        罗猎和陆威霖已经沿着大船的白骨舷梯爬到了甲板之上,最初的时候,罗猎认为还存在这艘大船可能用类似白骨的材料制作而成,真正靠近的时候,方才敢确认,这艘船完全是用骨骸排列堆砌而成,用来攀爬的舷梯都是用人的肱骨连接而成,攀爬在人骨舷梯之上,从心底感到一股阴森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