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白骨之船】(上)

第二百九十九章【白骨之船】(上)

        小男孩一边尖叫一边向他们冲了过来,陆威霖一手捂着耳朵,一手举枪欲射,罗猎大吼道:“不要开枪!”

        斜刺里一个魁梧的身影冲了出去,却是张长弓,他一拳击中了那小男孩的下颌,声音中断,小男孩的身体横飞了出去,然后重重落在了地上,他坚强地爬了起来,准备逃走的时候,双手却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安藤井下及时出手将他制住。

        众人多半还没有从尖叫的震撼中恢复过来,张长弓受到的影响很小,他担心那男孩再发出噪声,用布条将他的嘴巴封住,张长弓道:“谢谢!”看着似乎他跟空气在说话。

        安藤井下知道对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再张长弓完全控制住那男孩之后,他退到了一旁。

        罗猎和瞎子两人来到那男孩身边,却见男孩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金属铭牌,罗猎拿起一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瞎子也接过来看了看,上面刻着日文,他并不懂得。

        罗猎道:“上面有他的年龄血型性别,他应当属于藤野家族,还有……”罗猎停顿了一下方道:“他已经三十三岁了。”

        三十三岁要比在场多半人都大得多,这男孩,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个男人,一个可能得了侏儒症的男人。

        陆威霖道:“藤野家族,难道他是藤野家族的一员?”

        罗猎抿了抿嘴唇,他想起了藤野忠信,藤野忠信曾经在新满营制造混乱,而藤野家族中的藤野诚一也曾经从天庙带走了一本《黑日禁典》,根据兰喜妹所说,那本《黑日禁典》内记载了昊日大祭司毕生修炼的功法,藤野家也因为这本禁典而再度兴旺发达。

        从罗猎和藤野忠信的交手经历来看,那本《黑日禁典》更像是一本魔法大全,藤野忠信通过那本书可以对别人的精神进行控制,还可以进入隐身状态,甚至能够驱驭僵尸,这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眼前的这个侏儒所带的铭牌无法证明他就是藤野家的人,只能证明他和藤野家有关系,兴许他只是藤野家的一个实验对象。如果是后者,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又摆在了面前,藤野家应当在他们之前就来过这里,或许在这座小岛上还进行过实验。

        那侏儒喉头发出野兽般的嘶嘶声,他挣扎了好一会儿方才放弃,终于接受了被张长弓控制的事实。

        罗猎道:“你会说话吗?”

        侏儒因为嘴巴被堵住,所以用力摇了摇头,罗猎判断出他能够听懂自己的话,尽可能和颜悦色地说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那侏儒又摇了摇头。

        罗猎道:“我们不会伤害你,不过你也不可叫嚷好不好。”

        侏儒依然摇了摇头。

        瞎子道:“我看这厮是个傻子,不管你说什么他只懂得摇头。”

        叶青虹望着那侏儒道:“他一定吃了不少的苦,也不知道他一个人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

        陆威霖道:“人的求生意志很强,只要心中希望不灭,就会克服任何的困难,在任何恶劣的情况下都能坚持下去。”

        安藤井下离开他们有一段距离,不过他们的对话也听在耳中,自己和那侏儒何尝不是同病相怜,看来那侏儒和自己一样,应该都是实验的失败品,不过至少自己还保持着理智,从这一点上来看自己比这侏儒还要幸运些。可是另一个问题马上困扰到了安藤井下,他是追风者计划的全程参与者,也是实验的主要实施者,他并不记得在这里进行过此类的实验,而且更没有和藤野家打过交道。

        海明珠仍然耳鸣,她心有余悸地望着那侏儒道:“他的嗓子好尖,刚才就像是一根针插入我脑子里一样。”

        其他人其实也跟她的感觉差不多,张长弓道:“如何处置此人?”

        这侏儒虽然攻击过他们,可是并未给他们造成太大的损失,如果杀了他手段未免太过残忍,可如果放了他,又担心这侏儒会故技重施,别的不说,单单是他的尖叫声就足够他们所有人头疼了。

        依着老安的意见倒不如一枪将之击毙,以防后患,可他的意见遭到了众人的反对。

        罗猎伸手摸了摸那侏儒的脑袋,盯住他的双目,一旁静静观察罗猎举动的安藤井下突然明白,罗猎是因何知道了关于自己儿子的事情,此前罗猎正是用同样的方法侵入了自己的脑域读到了他的意识。

        罗猎看到了一个支离破碎的脑域世界,破碎到他无法找到进入其中的途径,他很快就放弃了尝试,这侏儒并没有拥有正常人的理智,侏儒望着罗猎,忽然他的身体抽搐了起来。

        罗猎心中一惊,以为侏儒急病发作,可那侏儒用力挣断了束缚他的绳索,张长弓冲上去想要将他再度控制住,那侏儒却猛地向张长弓冲去,以身体将张长弓撞翻在地,然后手足并用,向远方逃去。

        陆威霖举枪瞄准那侏儒射去,罗猎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子弹射中侏儒的右臀,却未能穿透侏儒体表的鳞甲。

        安藤井下下意识地抚摸了一下自身手臂上的鳞甲,侏儒身上鳞甲的坚硬程度不次于自己,不过那侏儒刚才竟然完成了从小到大的变身过程,自己虽然能够隐身,但是并不具有自如变化身形的能力。

        老安懊悔不迭道:“早说让你们杀了他,那东西跑出去若是找来同伴,岂不是要给咱们制造巨大的麻烦。”

        叶青虹道:“他毕竟是一条生命,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他?”

        老安冷哼一声道:“妇人之仁!”

        叶青虹怒道:“你说什么?”

        海明珠主动当起了和事老:“大家都是自己人,现在这种时候不可伤了和气。”

        罗猎手中仍然拿着从侏儒身上得来的金属铭牌,铭牌上有两个时间,一个时间应当是侏儒的出生日期,另外一个时间刻得是二十年前,罗猎心中暗忖,这个时间难道是侏儒接受实验的时间?如果他接受实验已经有二十年,那么他就不可能是追风者计划的产物,毕竟追风者计划是以麻博轩的血液提炼物为基础,二十年前,麻博轩还未踏足九幽秘境,更没有受到神秘物质的感染,以至产生变异。

        罗猎又想起了那本《黑日禁典》,藤野诚一从天庙盗走了《黑日禁典》,那本书中到底记载了什么?据说正是因为那本书才让藤野家族实现了复兴,从罗猎接触到的藤野忠信来看,此人的身边就集结着一群拥有特殊功能的忍者,难道这些忍者的超能力都和这本书有关?

        前方道路越走越是狭窄,很快就只能容纳一人通行,瞎子走在最前方负责探路,罗猎紧随其后,张长弓负责殿后。

        瞎子感觉周围越来越冷,禁不住缩了缩脖子道:“都说地下冬暖夏凉,可这里怎么如同冰窟似的,越来越冷,这样走下去,只怕咱们要被冻成冰棍了。”

        后方传来海明珠抱怨的声音道:“实在是太冷了……阿嚏……阿嚏……”

        老安始终跟在女儿身后,听到她喷嚏的声音,赶紧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海明珠道:“你披上,别冻着。”

        所有人都已经看出老安对海明珠非同一般的关心,叶青虹看在眼里,不知为何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若是父亲在世会否也像他这样做?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叶青虹的印象中并没有太多父女之间的互动,她只是瑞亲王的一个私生女,一个见不得光的女儿,如果不是因为父亲落难,兴许她永远不会知道亲生的父亲是谁。

        叶青虹又想起了穆三寿,这个昔日的义父,她的杀父仇人,在他死后,恩怨了断,叶青虹却又时常念起他对自己的好处,人生就是这样,处处充满着矛盾,恩怨难辨,永远没有了断。

        罗猎悄悄将自己的外衣递到叶青虹的面前,叶青虹抬起头,只看到罗猎的背影,泪水却无声落下。

        瞎子听到阵阵涛声,这声音应当是海浪,他心中不由得大喜过望,以为这条路一直通往海边,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可因为前方的缝隙愈见狭窄,不得不侧身吸腹才从缝隙中堪堪挤过去,过了这最为狭窄的一段,前方宽阔了不少,瞎子迈开大步向前走,却不曾想,脚下变成了晶莹光滑的冰面,身体处在冰洞之中,瞎子的脚刚刚落在冰面上,就是一滑,身体失去平衡,哧溜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冰面上,然后沿着倾斜的冰面向下方滑去。

        瞎子此时想到得只有一失足顿成千古恨,他怎么能想到脚下居然那么滑,罗猎想要抓住他也来不及了,只听到瞎子叫了声娘哦!然后就沿着冰面瞬间滑了个无影无踪。

        罗猎看到瞎子遇险也顾不上多想,挤出缝隙毫不犹豫地沿着冰面向下滑去,只听到身后叶青虹的尖叫声。

        罗猎的头脑要比瞎子清醒许多,他看清这是一个天然的玄冰滑道,滑道曲折回旋倾斜向下,瞎子率先从滑道中飞了出去,这货大声惨叫着,抱着脑袋,也算是本能反应,最爱惜自己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