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七章【新的发现】(上)

第二百九十七章【新的发现】(上)

        安藤井下点了点头,他虽然口不能言,但是他对罗猎的意图十分了解。

        罗猎让他们两人原地等着,自己转身去接应其他同伴,其实就算他不说瞎子也不会走,瞎子喉咙都快冒烟,伸着舌头等着来之不易的水滴,瞎子专注于享受水滴的时候,安藤井下又悄然消失了。

        瞎子道:“恩公,其实您没必要隐形,在我眼中您其实挺英俊也听可亲的。”他对安藤井下两次救了自己的性命非常感恩,连带着觉得安藤井下也顺眼了许多。

        安藤井下没有搭理他,但是有人向他示好也觉得心头温暖,他虽然一个人孤孤单单在鸣鹿岛上生活多年,可并不意味着他喜欢孤僻,拒绝和人交往,人是社会动物,有社交的需求,安藤井下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丑陋的外貌阻挡了他,他或许早已和能说会道的瞎子打成一片,过去他也是个健谈好友之人。

        想起过去安藤井下的内心中就生出一阵悲哀,身体的变异让他外貌发生改变的同时也毁坏了他的声带,他现在只能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用语言交流。

        瞎子忽然停下了说话,因为他看到石笋群中,一个直立矮小的黑影正望着自己,瞎子眨了眨眼睛,那黑影像极了一个小男孩,银白色的头发,灰白色的肌肤,上身赤裸着,下肢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鱼鳞。

        瞎子眨眼睛的时候,他也将眼睛眨了眨,瞎子脑袋一歪,他也学着瞎子的样子把眼睛一歪。

        瞎子将太刀的刀柄握在手中:“人鱼!”他只是在神话传说中知道这种神秘生物的存在,他认为真实的世界中人鱼是不可能存在的,可眼前的生物几乎拥有了人鱼的一切特征,当然瞎子过去以为所有人鱼都是女性,而且是美女,眼前的人鱼却是个男孩。

        而且他下身并非是一条鱼一样的尾巴,而是两条布满鱼鳞的腿。

        瞎子去握刀的时候,人鱼也模仿着他的动作,当然他的手中并没有任何的武器。

        瞎子说人鱼两个字的时候,他学着瞎子的语气嗷嗷叫了两声,像海豚的声音,怪异切含混不清。

        瞎子意识到对方在模仿自己,于是笑了笑,那人鱼果然也学着他笑了笑。

        瞎子点了点头,他也点了点头。

        瞎子啧啧赞道:“这东西值老钱了。”脑筋开始盘算如果将这人鱼弄出去,搞个世界巡展,自己必然赚个盆满钵满。瞎子向那人鱼招了招手道:“小家伙,过来,让叔叔仔细看看。”

        人鱼也向他招了招手,瞎子感觉极其有趣,向人鱼走了一步,在他看来这人鱼只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应当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可是当他靠近人鱼的时候,那人鱼陡然抓起一旁的石笋,竟然一下就把手腕粗细的石笋拧断,然后如同投掷标枪一样向瞎子投了过来,瞎子其实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只是没有想到这小人鱼的劲力竟然如此强劲,居然能够硬生生将石笋掰断。

        瞎子向右侧身闪过砸来的石笋,那人鱼却如同一头出笼的猛虎,以惊人的速度向瞎子冲了上去一下就将瞎子扑倒在地,瞎子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后脑勺在坚硬的地面上撞了一下,撞得他眼冒金星。

        那人鱼张开嘴巴准备咬向瞎子的面门,不等他完成这一动作,脖子已经被一只大手掐住,却是安藤井下及时现身出来阻止了人鱼的攻击,他一把将人鱼从瞎子身上拎起,然后扬起右拳,狠狠击打在人鱼的腹部,这一拳打得人鱼的面孔扭曲变形,安藤井下身躯旋转,宛如扔铁饼一般将人鱼扔了出去。

        那人鱼接连撞断了几根石笋,方才跌倒在了地上,他爬起之后,手足并用,转瞬之间就逃入黑暗之中。

        瞎子从地上爬起,惊魂未定,向安藤井下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这下自己欠安藤井下三条性命了。

        安藤井下现身救了瞎子之后马上又进入隐形状态,此时罗猎带领众人来到这里会合,看到一地的狼藉,罗猎就猜到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搏斗,问过瞎子之后果然如此,瞎子一边擦汗一边道:“人鱼,我还以为人鱼都是善良的,想不到那个小男孩这么歹毒。”

        叶青虹道:“我从没见过人鱼,不过就算在西方传说中人鱼多半都不善良,她们的歌声会迷惑水手,让水手在不知不觉中中魔失控。”

        罗猎听瞎子仔细描述了一下人鱼的外表,他总觉得人鱼的说法有些太过牵强,瞎子见到的或许只是一个类似于安藤井下的变种生物,根本不是什么人鱼。

        张长弓在周围搜索了一下,在石笋群中找到了一些废弃的物品,其中有部分东西明显是近代制造,张长弓拿着一个没有了镜片的眼镜框来到罗猎的身边,将之出示给罗猎。

        罗猎观察了一下那镜框道:“看来在咱们来到这里之前就有人进入过这里。”

        叶青虹道:“铜门打开过?除了你之外居然还有其他人能够破解铜门上的机关?”

        罗猎笑道:“大禹治水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看过有关的传说,理清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打开那铜门应当不难。”

        瞎子道:“可是就算打开了铜门,也难以通过机关重重的长桥……”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连续救了自己三次的安藤井下,既然安藤井下能够带他们通过长桥就证明安藤井下对这种机关设计非常熟悉。

        老安道:“无论怎样,大家都要多加小心,这地方处处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罗猎道:“白云飞让咱们过来找什么太虚幻境,这里难道就是他所说的太虚幻境?”

        瞎子道:“不知有没有美人鱼。”

        陆威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见到美人鱼你是打算拿她煲汤还是红烧?”

        瞎子瞪了陆威霖一眼道:“残忍!”

        陆威霖道:“难不成你想娶她当老婆?”

        “下流!”

        张长弓关心的是瞎子究竟是如何脱险,瞎子支支吾吾,既然安藤井下不肯在众人面前现身,自己也不好意思坦白,罗猎一看他的神态就知道是安藤井下为他解围。罗猎提醒众人尽快补充水分,同时提防周围有异常生物发动袭击。

        叶青虹不小心踩到了一物,捡起一看却是一支试管,从这支试管推断出这里或许进行过某种实验,由此也为这里存在变种人提供了佐证。

        众人在进行了水分补充之后,精力有所恢复,一起走过石笋群,前方现出两道壕沟,宽度均在两米左右,壕沟之间相距七米,似乎有某种车辆从这里碾压而成。

        罗猎将队伍分成两组,一组由张长弓带队,老安、海明珠、陆威霖为队员,另外一组由他自己亲自带队,成员是叶青虹、瞎子,当然其中还有一个隐形的安藤井下。

        两组队员分别沿着壕沟进行探察,壕沟在平行行进了一百多米之后,开始分开,距离一左一右越来越远,这推翻了罗猎最初的判断。证明这两条壕沟应当是两样不同的物体留下,它们并不是一体的。

        罗猎和张长弓相互对望了一眼,两人决定暂时分开行动。

        海明珠忽然打破了沉默道:“如果现在妈祖答应你一个要求你最想要什么?”

        老安明知女儿没问自己,可心中却暗暗回答道,自然是要你平平安安。

        陆威霖心中涌现出的念头居然是百惠的影子,他发现自从天庙决战之后,自己始终对百惠的身影难以忘怀。

        张长弓道:“最想要一艘船,带着大家一起离开。”

        海明珠道:“我想吃一串糖葫芦。”她的回答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张长弓不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想不到这个海盗女的要求就这么简单?难道她首先想到的不是离开这个地方?

        知女莫若父,老安从女儿温柔的目光中明白,女儿喜欢上了张长弓,只要张长弓在她身边,她就感到莫大的满足和幸福,所以她才会有那么简单的要求,女儿大了,老安欣慰之余隐隐感到失落,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身边,等他找到女儿,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陆威霖提醒他们道:“你们看!”

        几人向壕沟内望去,却见壕沟内蓝光闪烁,在壕沟的底部竟然有不少闪光的蓝色晶石。张长弓跳下壕沟,从中捡起了一块晶石,从晶石的外形他初步判断这是地玄晶,在他的印象中这是一种极其稀有的矿石,利用地玄晶铸造的武器可以猎杀追风者,没想到在这个小岛的内部居然比比皆是。

        陆威霖接过张长弓抛来的晶石也判断出这是地玄晶,这么多的地玄晶可以铸造出无数用来对付变异追风者的武器。他低声道:“要不要现在过去告诉罗猎?”

        老安道:“向前找找看,兴许他们那边也不乏这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