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六章【桥上有字】(上)

第二百九十六章【桥上有字】(上)

        这洞穴以人工雕琢而成,所以四壁平整,甬道倾斜向下,走出一段距离就看到了阶梯,负责在前方引路的瞎子忽然张开双臂,示意众人暂停前进,他来到石壁前,用打火机将墙上的壁灯点燃,点燃壁灯之后,就看到一道火线沿着墙壁笔直而迅速地蔓延下去,墙面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壁灯,壁灯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

        众人在黑暗中摸索行进了半天,看到光明乍现,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欣喜的笑容。

        罗猎看到那壁灯内是黑色的油膏,壁灯之间有沟槽相连,沟槽内也填塞了这种油膏,火焰就是通过油膏蔓延。道理非常简单,陆威霖对那燃烧的油膏产生了兴趣,他向罗猎道:“我听说有种有人鱼油做的燃料可以燃烧千年,不知这里面是不是?”

        罗猎道:“应该没那么夸张。”

        因为有了照明,众人下行的速度快了许多,几经转折,来到了两扇巨大的铜门之前,铜门高达十米左右,两扇铜门的宽度也各有四米,上方刻有浮雕。

        罗猎仔细望去,却见那铜门之上刻着的竟然是大禹治水的情景,更让他感到惊叹不已的是,在铜门上还镌刻了用来镇定天下的九鼎。

        叶青虹道:“这里应当是中华所建。”

        张长弓考虑得却是另外一件事,这么厚重的铜门,应当如何打开?他朝陆威霖使了个眼色,两人分别抵住一扇铜门,尝试推开,可是他们用尽全力,那铜门仍然纹丝不动。

        瞎子叹了口气道:“拜托,你们用用脑子好不好,这么大的铜门,必然其重无比,别说你们两个,就算集合咱们所有人的力量也推不开,必然有机关驱动,想要打开铜门,首先要找到机关。”

        陆威霖瞪了这厮一眼,虽然知道他说得有道理。

        张长弓道:“那你说机关在什么地方?”

        瞎子装模作样拿出了罗盘,却发现罗盘滴溜溜转个不停,吞了口唾沫道:“大墓,搞不好是个大墓。”

        罗猎则望向老安道:“安伯有什么建议?”

        老安摇了摇头道:“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了。”事到如今他没必要藏私,尤其是在他得悉海明珠的真正身份之后,原本抱定的必死之心已经松动,他不想死,更不想女儿死。

        罗猎向后退了几步,望着那铜门,恍惚间竟感觉上方的浮雕活动了起来,首尾交缠的长龙似乎围绕九鼎移动,罗猎慌忙闭上了眼睛。

        脑海深处的虚无世界之中,一块黑色石碑缓缓转动,罗猎不知自己因何想到了禹神碑,大禹碑铭的内容晦涩难懂,罗猎虽然认得所有的字,可是至今都无法领悟其中的内容。

        望着眼前铜门上的雕塑,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兴许铜门上的浮雕图案和大禹治水的过程相互呼应,只要理出大禹治水的先后顺序,这巨大的铜门兴许就可以开启。

        叶青虹发现在铜门的门框周围分布着一个个的拉杆,这些拉杆应当和铜门的内部相连,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铜门本身,反倒忽略了门框周围。

        叶青虹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众人,瞎子道:“兴许这些拉杆就是开关,只需将它们一个个拉出来,大门就能打开了。”

        陆威霖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兴许你触动了机关,到时候乱箭如雨,咱们都要被乱箭攒心。”

        瞎子呸了一声道:“你就不能往好处想想。”

        罗猎道:“这些拉杆应当是按照时间排列,我们应当按照大禹治水的顺序依次将它们推进去。”

        张长弓望着这图案繁复的铜门禁不住摸了摸后脑勺道:“即便是你说得对,可谁又能将大禹治水的时间顺序记得如此准确?”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罗猎,主意是他想出来的,看来他应当知道时间顺序,罗猎道:“我试试看。”其实他过去对这段无考证的历史也不甚了解,可是自从在苍白山发现禹神碑之后,罗猎对那段历史就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根据现有史料,别说是大禹治水的上古时代,就算夏商的历史也不够完整,还好父亲在他的体内种下了智慧种子,在不知不觉中,那颗种子已经在罗猎的体内产生了作用,许许多多的资料如春雨润物一般无声渗入了他的脑域之中。

        罗猎的知识储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之而提升的是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对于生命的意义他也有了和过去完全不同的看法。

        罗猎将门框周边的金属杆进行了标记,金属杆一共有九支,根据所对应的浮雕图像,判断出当时这一活动大概的时间,再将时间进行排序。

        张长弓沿着门框攀爬上去,按照罗猎的指示,逐一将金属杆推入门框之中,推动这些金属杆也非轻而易举的事情,这群人中也只有神力惊人的张长弓能够做到。

        罗猎唯一拿不准的就是,开启铜门究竟应当按照时间的早晚顺序还是倒序,最后还是凭直觉选择了顺序,而铜门后也是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机遇和风险并存,罗猎让同伴分散开来,尽量躲开铜门开口的正前方,避免有可能存在的机关伏击。

        张长弓推下最后一根金属杆之后,那铜门上方的图案开始缓缓移动,远远望去,只见上方有四条长龙,在九鼎周围的空隙中来回移动,摇头摆尾仿佛活过来一样,在四条长龙移动的同时,九鼎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

        众人望着眼前的神奇一幕一个个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张长弓及时离开铜门来到海明珠身边藏起。

        瞎子喃喃道:“牛逼大了,罗猎啊罗猎,你何时成了机关大师?”就算他和罗猎一起从小长大,也不得不为这厮层出不穷的本领而折服。

        铜门上的图案停止了移动,只听到铜门内部发出铿铿锵锵的移位声,约莫过了半分钟左右,只听到吱吱嘎嘎的声响,两扇巨大的铜门向后方移动,一股冷森森的寒气从里面席卷而来,众人因这股寒气不禁打了个冷颤,海明珠向张长弓的身边靠近了一些,张长弓面孔一热,也不敢躲开,一来是担心伤了海明珠的自尊,二来他旁边就是石壁,也无处可躲。

        老安一直都在海明珠的身后,他无时无刻不在关心女儿的安危,虽然海明珠这么半天都没有向他看上一眼,可老安却寸步不离女儿左右,为父者天性如此。看到女儿对张长弓如此亲近,老安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可失落过后心中又感到欣慰,女大不中留,女儿大了,自己错过了女儿的童年和成长,还好有机会看到女儿恋爱成家,上天对自己还算不薄。

        海明珠自然不会想到身后父亲心中会产生那么多的想法,重新见到张长弓,偎依在张长弓身边让她感到温暖而踏实,这应当就是常说的安全感,海明珠小声道:“你答应过我要保护我的。”

        张长弓看了看海明珠,内心涌起豪情万丈,他鼓足勇气点了点头,海明珠嫣然一笑,张长弓看到她这明媚一笑,整个人竟突然痴了。

        老安看在眼里,心中越发得不是滋味,忍不住道:“这世上多得是虚情假意背信弃义的男人,嘴唇一碰就是承诺,至于能不能做到还需时间验证。”

        陆威霖和瞎子对望了一眼,这次老安回归之后明显感觉有些不对头,他们也不知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瞎子听到老安的这番话忍不住道:“安伯,听起来你跟个怨妇似的。”

        老安道:“怨妇怎么着?招你惹你了?”

        瞎子莫名其妙碰了个钉子,正想反唇相讥,罗猎道:“铜门开了,瞎子,咱们先去探路。”罗猎向来身先士卒,之所以叫上瞎子,是因为需要借助他的那双夜眼。

        瞎子苦笑道:“这就是朋友,享福的时候不一定能够想到你,可患难的时候第一个会拉上你。”

        周围几人禁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多少冲淡了一直以来的紧张气氛。

        张长弓将此前瞎子借给他的太刀递给了瞎子,让他带上防身。

        罗猎已经在铜门前等待,叶青虹叮嘱道:“小心啊!”

        罗猎点了点头,鼻息间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猜到安藤井下也在自己的身边,看来他也选择跟自己第一批走入铜门。

        瞎子来到铜门前,举目望去,只见铜门后方是一道笔直而宽阔的长桥,长桥两旁竖立着一座座的巨型神像,虽然还未进入其中,就已经感到寒潮不断向外涌动,瞎子冻得牙关打颤,颤声道:“太冷了,咱们就这么进去岂不是要被冻死?”

        其实感到寒冷还因为他们多半衣服都没有烘干的缘故,罗猎也感到寒冷,不过因为寒冷迅速引起了他身体的应激反应,一股暖流从丹田涌动而出,迅速循环周身,顷刻之间寒意尽去。

        在天庙和雄狮王决战之后,罗猎身心都遭受到重创,此前发现的精良装备也毁于那场战斗之中,长时间以来罗猎都沉浸在失去颜天心的痛苦之中,他甚至尝试封锁记忆不愿回忆过去,然而越是强迫自己忘记,记忆反倒变得越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