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五章【蜘蛛围城】(上)

第二百九十五章【蜘蛛围城】(上)

        刀锋已经刺破了海明珠的足底,鲜血从伤口处渗了出来,老安狞笑着将刀尖缓缓向内刺入,可突然他停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用拇指擦去海明珠足底的血迹。

        海明珠怕到了极点,疼还在其次,这老坏蛋杀了自己倒也没什么,就怕他生出其他的歹毒念头,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己又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想到这里,海明珠越发伤心,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吸引老安注意的却是海明珠右脚足底的三颗痣,因为海明珠的脚底沾染了不少的泥,所以刚才并未看到,老安刺破海明珠的足心,鲜血流淌将足底的灰尘洗去,所以那朱红色的痣又暴露出来。

        老安将尖刀扔到了一边,他居然用自己潮湿的衣服去擦拭海明珠的脚掌,海明珠又惊又怕,她担心什么,偏偏就遇到什么,若是这老坏蛋对自己生出歹意,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老安看清海明珠的右脚,他的声音突然变了,颤声道:“你……你右胸之上是不是也有一颗朱砂痣?”

        海明珠因为惊恐而凤目圆睁,这老东西实在是太恶心了,他……他一定是趁自己昏迷的时候对自己……哎呀,自己还是一个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被一个糟老头子给看了个遍,让她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安接连问了两遍方才意识到海明珠的嘴巴被自己堵上了,慌忙伸手将海明珠嘴里的破布给拽了下来。海明珠嘴巴获得自由第一件事就是一口唾沫啐了过去。

        老安居然没有躲闪,被她啐了个正着,他丝毫不介意,继续道:“你快告诉我,你右胸之上是不是也有一颗朱砂痣?”

        海明珠羞愤交加,咬牙切齿道:“老贼,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老安被她一骂方才回复了理智,海明珠毕竟是个黄花大闺女,自己的问话实在让人难以回答,老安道:“你若不老老实实回答我,我便自己验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中不禁一阵歉疚。

        海明珠果然被他吓住,心中暗想,这穷凶极恶的老贼任何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她颤声道:“你……你怎么知道?”其实她也猜到这老东西肯定趁着自己昏迷偷看了。

        老安道:“我不但知道你右胸有一颗,我还知道你左边的屁股上还有一颗。”

        “啊!”海明珠感觉脑子轰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周身的血液瞬间汇集到她的脸上,泪珠子噼里啪啦就落了下来,自己好糊涂啊,难道自己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这个老东西坏了清白?

        老安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误会了,他颤声道:“我糊涂啊……我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的眉眼像极了你娘……我……我怎么还把你当成海连天那狗贼的女儿……”

        海明珠听他这么说顿时愣了,本来还悲痛欲绝,可这会儿突然停住了眼泪:“你胡说什么?”

        老安道:“你是我女儿,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天下间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我刚刚看到你足底的三颗朱砂痣,方才觉得奇怪,如果你胸口和左臀之上各有一颗那就绝不会有错……”

        海明珠怒道:“你住口,你是不是趁着我昏迷,偷偷……呜……”她一时悲从心来又大哭起来。

        老安道:“女儿啊,我怎么会啊,我……我发誓……我根本没那么做过……你不信?”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扬起手来反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这一巴掌打得极重,老安左边面颊都肿了起来。

        海明珠道:“老贼,你要杀就杀,何必说谎骗我?”

        老安道:“你是不是七月初五的生辰?”

        海明珠道:“我九月出生,你休得胡说。”

        老安道:“你为何不肯信我?对了……你头上有个胎记头,别人应当不知道的!”

        海明珠闻言不由得愣在了那里,她头上的确有个胎记,除了剃光头发,别人不会看到,应当说这世上少有人知道,更不用说眼前这个老者,他到底是如何知道的?而且他对自己身上的特征知道的如此清楚。

        老安道:“你不叫海明珠,你叫安明霞,你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老安说到这里不由得老泪纵横,当年他的船被海盗打劫,老安以为家人全都被海龙帮所杀,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还活着,而且阴差阳错竟然变成了海龙帮的少东家,海连天的宝贝女儿,若非看到海明珠足底的朱砂痣,他也不敢认,说不定这会儿已经用刀将海明珠的足底戳穿。

        海明珠此时不再说话,她虽然不肯承认,可是心中也有些动摇,如果不是对自己熟悉到了极点的人又怎能知道自己的这些秘密?

        老安从随身的医药包中取出药酒,抓起海明珠的右足,海明珠吓得向后一缩,其实老安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帮她清理一下伤口,海明珠知道他的用意之后,也不再反抗,其实她现在双手双脚都被捆着,也没可能反抗。

        老安默默帮助海明珠将伤口处理好,他低声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也不愿认我。”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道:“我没用,保护不了你娘,又让你受了那么多年的苦,认贼作父……”

        海明珠听他侮辱自己的父亲,激动道:“你休得胡说,我爹一直都疼我。”

        老安怒吼道:“他不是你爹,海连天那混账,他是你的仇人,是我们安家不共戴天的仇人!”

        海明珠被他的样子吓住,用力咬紧了嘴唇。老安看到女儿惶恐的样子,又不由得内疚起来,他摇了摇头道:“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明霞,我帮你解开绳索,你得答应我不可乱走。”

        海明珠被捆得手脚发麻,巴不得早一点解开束缚,她点了点头,此时仍然拿不准老安到底是不是在试探自己。

        老安居然真的帮她将绳索解开,海明珠获得自由,双目盯住自己前方不远的尖刀,心中暗想,若是我冲上去捡起尖刀兴许能趁他不备将他干掉。海明珠其实也只能想想罢了,她现在手足麻痹,正常站立都成为问题,其实就算她活动自如也不可能是老安的对手。

        老安道:“你是不是想杀我?”

        海明珠没有说话,因为被他看穿心思而一阵心跳加速。

        老安道:“这世上唯一有资格杀我的人就是你,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

        海明珠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老安心中一阵凄然,他知道女儿仍然不肯相信自己,这也难怪,海明珠从小被海连天抚养长大,她压根不知道自己这个亲生父亲的存在,何止是她,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可转念一想上天对自己已经不薄,至少没让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亲人,女儿就是自己的希望。

        海明珠站起身来环视四周,看到周围石壁平整,应当是人工雕砌,她努力回想,记忆只能到被飓风卷起,此后所有的事情一无所知,她向老安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老安道:“这里通往东海的海眼,据说可以直达东海龙宫。”

        海明珠道:“你在说故事啊!其他人呢?”

        老安道:“还在岛上,不过他们活不过今晚。”

        海明珠马上想起了张长弓:“你抛下了他们?”

        老安道:“不是我抛下了他们,是老天爷断了他们的生路。”

        海明珠道:“你既然……”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既然说我是你的女儿,你会不会帮我?”

        老安知道女儿在打什么主意,他点了点头道:“任何事,只要你需要,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海明珠虽然至今都不肯认他是自己的父亲,可是听到他这样说话,心中对他的恶感也在不觉中消失了大半,她鼓足勇气道:“我想你帮我救人。”

        老安道:“现在不成!”

        “为什么?”

        老安指向右后方。

        海明珠看到了一道门,她试探道:“我们就是从那里进来的?”

        老安点了点头。

        海明珠道:“那你打开不就行了?”

        老安道:“现在正是涨潮时分,潮水已经高出了我们所在的地方,现在打开等于自寻死路。”

        海明珠闻言大惊失色:“那他们怎么办?”

        老安道:“距离退潮还要有四个小时,希望他们的命够硬,可以撑过这四个小时。”

        潮水已经淹没了小岛的一半,所有人不得不继续向上,罗猎充满担忧地望着逼近的海岸线,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大困扰并非是涨潮,而是那头巨大的海底怪兽,怪兽始终环绕着小岛游动,它应当发现了岛上的猎物,不排除怪兽趁着涨潮强行登岛的可能。

        张长弓指了指小岛的顶端,目前他们并不知道潮水究竟会上涨到怎样的高度,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爬到小岛的顶端。可是就算他们能够爬上去,这群人中的三名伤员肯定没可能爬上去。

        陆威霖道:“潮起潮落,有涨潮就有退潮,我看用不了太久时间就会退潮。”

        瞎子道:“得嘞,您比我还会算!”

        罗猎道:“咱们还是向上走走,我总觉得这里不太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