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四章【幸存者】(下)

第二百九十四章【幸存者】(下)

        罗猎和张长弓已经来到小岛的最顶端,天仍未黑,站在小岛的最高点举目望去,他们身处在一片汪洋之中,吼叫声来自于东南侧,怪兽乌青色的背脊只有小部分浮出海面,它游动的速度并不快,在它的顶部也没有鲸鱼喷出的水柱,张长弓道:“不是鲸鱼。”

        罗猎点了点头,当然不是,在怪兽攻击日方炮艇的时候他看得非常清楚,那怪兽生有两条前爪,巨大的头颅呈五边形,在罗猎有关于未来的记忆中,日本海曾经出现过一种怪兽叫酷斯拉,不过那应当是在日本遭受核爆之后的产物。最早关于这种怪兽的文献记载还是在二十一世纪,难道说在有记载之前,这种怪兽就已经存在?

        张长弓道:“希望这东西不会爬上岸。”

        罗猎道:“应当不会,这么大的体型如果爬上岸肯定会留下明显的痕迹,这小岛咱们大部分都已经搜过,如果有痕迹咱们肯定会发现。”

        张长弓过去一直以打猎为生,对此比罗猎更加清楚,他点了点头道:“不错。”

        两人暂时将怪兽的事情抛到一边,开始在小岛的顶端搜索,小岛顶端不过一千平方米的范围,几乎一眼就能看个遍,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这里并没有高大的植被,只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蒿草,现在的季节多半已经枯黄,仅有几棵常绿乔木点缀其中。

        在正中心的位置,有一个火山口,火山口直径在五米左右,边缘光滑,站在边缘向下望去,深不见底,罗猎找了块石头扔了下去,过了许久都没有听到回声。

        张长弓道:“够深,可能直通地心。”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那么深,这应当是一座死火山,连硫磺味都闻不到。”

        张长弓吸了吸鼻子,果然没有闻到硫磺的味道。自己虽然是猎人出身,可论到观察环境之仔细,思维之缜密在罗猎面前仍然自愧不如。

        罗猎观察了一下火山口,张长弓则在周围寻找此前有无人的踪迹,张长弓几乎能够断定,在他们两人到来之前,这里很久没有人来过,看来老安并没有带着海明珠抵达这里,否则就算老安可以隐藏踪迹,海明珠也无法做到,张长弓不由得又紧张起来。

        他来到罗猎身边道:“他们应该没有来这里。”

        罗猎点了点头道:“就算来了,他们也得有藏身之处,除非藏到火山口里面,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火山口外小内大,内壁光滑,几乎无缝隙可以着手,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张大哥你恐怕也难以从这里进入其中。”

        张长弓道:“这小岛就那么大点地方,他们究竟能够藏到哪里去?”

        罗猎道:“我相信老安一时半会不会加害海明珠。”

        张长弓却没有他这般乐观,老安对海连天恨之入骨,此前他就已经多次想要杀死海明珠,以此来报复海连天,让海连天终生痛苦。如果不是自己保护,海明珠只怕早已死了,现在海明珠落在他的手里必然是凶多吉少。

        罗猎道:“你放宽心,有人盯着他呢。”

        海明珠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座黑暗的洞窟之中,在她前方点燃了一堆篝火,海明珠眨了眨眼睛,想要爬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麻绳绑着,嘴上也塞着破布,无法发出声音求救,海明珠内心惶恐到了极点,四处观望,看到一人从前方山洞内走出,抱着一捆刚刚砍好的劈柴,扔在了篝火旁。

        让海明珠心惊肉跳的是来人竟然是老安,在她看来,落在老安手里还不如被怪兽吃了。

        老安拍了拍双手,然后阴冷的目光投向海明珠,狞笑道:“你醒了?”

        海明珠的呼吸因恐惧而变得急促。

        老安道:“我现在总算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海明珠双腿屈起双脚后蹬向后挪动着,因为四肢被缚,她也只能以这种方式移动。

        老安走向她,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凑近海明珠的面庞,喘着粗气道:“你知不知道,海连天那个混账他对我做了什么?”

        海明珠说不出话,内心中充满了惶恐,泪如涌泉,只希望自己的泪水能够让这恶魔般的仇人心软,然而她也知道这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她想到了张长弓,他明明说过要保护自己的,他会不会来?他找不找得到自己?海明珠越想越是伤心,泪流不停。

        老安道:“你不必害怕,我不杀你,我要剁去你的手足,划烂你的面孔,让你生不如死。”

        海明珠想要祈求老安将自己一刀杀了,她宁愿死也不愿变成一个没手没脚的丑八怪。

        老安抽出匕首,目光落在海明珠的双足之上,海明珠的鞋袜都丢了,一双白嫩的双足也多出了许多血口,老安道:“海连天那恶魔,强暴了我的妻子,他还用铁钉刺入我妻子的足底手心……”忆起往事老安因痛苦而全身颤抖起来。

        他抓起海明珠的右脚,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要让海明珠的女儿尝到自己妻儿的痛苦,海明珠拼命挣扎,只可惜她的力量根本无法逃脱老安的掌心,她无助的哽咽着,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自己只能接受悲惨的命运。

        罗猎和张长弓回到下面,将他们观察到的情况说了,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周边继续搜索,既然老安和海明珠上了这座小岛,就不可能凭空消失。张长弓更是下定决心,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老安找出来。

        罗猎和叶青虹两人一组,他心中有些奇怪,老安和海明珠失去踪影,安藤井下因何也不见了?他不是去追踪两人了吗?因何现在都没有消息?以安藤井下的能力应当足以对付老安。

        就在罗猎琢磨之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石子落地的声音,罗猎和叶青虹同时察觉,叶青虹掏出手枪,两人一前一后循声走去。

        还未走近,就闻到一股熟悉的烟草味道,罗猎已有两天没有抽烟,可是嗅觉却变得格外灵敏了,尤其是对这种香烟的味道,这些香烟是他送给安藤井下的。

        罗猎示意叶青虹将手枪收起,看到周围无人,方才道:“安藤先生。”

        前方荡漾着一团烟雾,安藤井下显然还处在隐身状态,他从地上抓起了一颗小石子,向前方的岩壁丢了过去,罗猎循着石子落地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前面就已经没有了道路。

        叶青虹从枯叶上捡起了一支头饰,这头饰并不属于她,他们登岛的那么多人中,除了叶青虹之外只有海明珠一个女人,显然这头饰是海明珠遗失的。从头饰来判断,海明珠应当来过这里,只是现在已经不知去向。

        叶青虹在周围找了找并未发现可以藏身之处,心中暗自疑惑,难道这安藤井下有心捉弄罗猎?转念一想这种时候可能性不大,安藤井下应当没有那么无聊。

        罗猎在小石子击中的岩壁前停下,低声道:“你是说,他们从这里进去了?”

        安藤井下吞吐出一团烟雾,烟雾勾勒出他的面部轮廓,他点了点头,旋即烟雾迅速消散。叶青虹看到眼前如此不可思议的情景不禁一阵毛骨悚然,幸亏安藤与罗猎达成了合作的协议,如果此人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恐怕会给他们制造很大的麻烦。

        罗猎拍了拍岩壁,这岩石巨大,想要凭借人力挪动显然是不可能的。安藤井下一路追踪,追到这里应当被老安给甩开了,他也无法将巨石移动。老安既然能够进入其中,就证明他应当知道机关的奥妙。

        老安所知道的秘密应当是白云飞故意隐瞒的,此时有脚步声靠近,安藤井下悄然隐藏,他并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临走之前他抛给罗猎一支烟,罗猎接住香烟掏出火机点燃。

        叶青虹虽然知道他是帮助安藤井下掩饰,可表情仍然有些嗔怪,不是说戒烟了吗?

        张长弓三人来到近前,瞎子吸了吸鼻子道:“我就说你戒不了,怎么样烟瘾犯了吧。”他向陆威霖得意地挤了挤眼睛,原来他们两人偷偷打了赌,陆威霖认为罗猎这次能够戒烟,而瞎子认为绝不可能,从现在来看,瞎子赢了。

        叶青虹将刚才的发现告诉了他们三个,张长弓也认出这是海明珠的头饰,既然在这里发现头饰就证明海明珠来过。

        罗猎道:“我和青虹在周围检查过,这石头可能藏着机关,只是不知如何进入其中。”

        张长弓走过去,抓住那块石头用力一推,岩石纹丝不动。

        而此时原本在山下休息的那些人也开始向上转移,因为潮水在不断的蔓延,眼看就要来到罗猎他们所在的地方了。

        潮水上涨得很快,落日之时已经完全淹没了那块岩石,所有人不得不继续向上转移,张长弓虽然担心海明珠的安危面对眼前的现实也是无可奈何。

        罗猎知道他心情不好,安慰他等到潮水退去,他们即刻再回来研究有无打开这岩石的办法。